英國不再是一個基督教國家

據英國《衛報》今年5月發佈的一條消息說,英國一家名為「奈特森」的民調機構就「不列顛人社會態度」所作的一次民調顯示,不列顛人群中,不信教人數超過基督徒人數,英國宗教史上第一次出現基督徒失去多數地位的局面,引發英國主流媒體紛紛「發聲」。《旁觀者》雜誌指出,伴隨著基督教機構的弱化和教徒人數的減少,英國已然不再是一個基督教國家,而是一個實實在在的「世俗國家」。《衛報》則追問,為什麼英國人遠離宗教組織?沒有基督教神靈保佑,英國人該如何面對死亡?這一問題不僅引起了英國教會的嚴重擔憂和焦慮,而且對英國宗教未來走向也將產生重大影響。

據《衛報》報道,宣稱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英國人佔全國人口比例為48.5%,宣稱自己為基督徒的人數為43.8%,宣稱信仰其他宗教的占8%。僅看這些數據,人們也許不會感到驚訝,但比較一下英國宗教力量分佈情況,英國宗教版圖之巨大變化就一目瞭然。1983年時,宣稱自己為基督徒的英國人高達87%左右;2001年時,仍然有近75%的英國人明確表示自己為基督徒。在過去的15年內,英國基督徒人數減少了31%左右;在近33年來,英國基督徒人數削減了一半。與此同時,宣稱不信奉任何宗教的人數比例卻呈快速增長勢頭。五年前,不信教人數占英國人口比例僅為25%;現在,該比例「突飛猛進」至48.5%。正是因為一方面基督徒人數「斷崖式」下降,而不信教者人數又如火箭般上升,英國宗教界和學術界人士都不得不承認,當年基督教占主體地位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任何人和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止這一趨勢。

長期以來,「英國聖公會」和「蘇格蘭長老會」這兩大新教「國教」及以北愛爾蘭天主教為主體的天主教教會,一直受困於教徒人數不斷減少的煩惱。但相對於過去教徒人數下滑比例呈漸進平緩趨勢,近五六年來出現的「塌方式」劇降尤令兩大「國教」和天主教教會深感焦慮。其原因主要有兩個。首先,大量原先出生於基督教家庭、從小受過基督教觀念熏陶的年輕人「背棄」家庭基督教傳統,不僅不再信奉基督教,而且對任何宗教信仰都持冷漠態度。英國聖瑪麗天主教大學神學高級講師斯蒂芬·布利凡特認為,這是造成基督教人數劇降的最主要原因。其次,英國基督教力量持續弱化之時,正好是英國伊斯蘭教等宗教力量呈強勁上升之勢。近三十多年來,數百萬來自亞洲、非洲和東歐的移民和難民湧入英國,他們的宗教信仰程度遠遠高於英國本土出生者,其中穆斯林教徒人數尤其可觀。

面對兩面「夾擊」,英國兩大「國教」教會和北愛爾蘭的天主教教會試圖阻止基督教教徒人數大幅度下滑的趨勢。一份題為《當代天主教》的報告已於今年5月提交給英國下議院,旨在強調當今「英國聖公會」和天主教面臨教徒嚴重流失之嚴峻形勢及難以留住基督教家庭兒孫們的困境。更讓這兩大教派深受挫折和無奈的是,它們辛辛苦苦吸引新教徒「加盟」的人數遠不及眨眼間「脫教」的人數。據統計,現在「英國聖公會」每「招納」一個新教徒,會有十二個「老」教徒與其「拜拜」,而天主教教會每皈依一個新教徒,會有十個「老」教徒與之分道揚鑣,其中十分之九為白人。英國基督教窘境由此可見一斑。

對悲觀者來說,英國基督教日趨衰敗已呈不可逆轉趨勢,無可阻擋。英國《衛報》曾載文說,作為一個具有1700年歷史的基督教國家,基督教在英國已經「走到盡頭」,無望「重溫舊夢」。鑒於目前大多數英國人不再信奉基督教,更鑒於他們的年輕一代缺乏基督教精神,英國未來的宗教版圖將很可能是:「不信教」成為最新的「宗教」。這是因為,根據英國蘭卡斯特大學的一項研究,40歲是目前英國「信教」與「不信教」的重要分界線。大不列顛人群中,40歲以下者不信教者居多,而40歲以上者則正好相反。更能說明問題的是,家長不信教家庭中,95%的兒女長大後不信教;父母為基督徒的家庭裡,40%的孩子長大後會不信教。英國基督教要持續性發展顯然步履維艱、困難重重。

樂觀者認為,英國基督教並沒到「不可救藥」的地步。首先,英國基督教領袖認為,那些「脫教」者本身大多是一些缺乏虔誠精神的教徒,剩下來的教徒才是教會的中流砥柱和精兵強將,他們構成了基督教教會的核心力量,使得教會更虔誠、更團結、更專一、更自覺。其次,基督教領袖們指出,從全球來看,堅守宗教信仰呈上升趨勢,而不是相反;何況,就全世界所有宗教信仰而言,基督教仍高居榜首。再次,有英國宗教學學者指出,英國現在自稱「不信教」者並非都是堅定的無神論者,他們中僅40%的人堅定地認為人世間不存在上帝,其餘的或堅信有神存在(但未必是基督),或目前仍無法確信。最後,英國兩大「國教」和天主教正在積極行動,致力於為那些尋求人生意義的人群提供精神食糧,試圖掀起一場宗教復興運動。

但一個不可迴避的事實是:不獨英國年輕一代對基督教冷漠,也不僅英國世俗主義者對宗教持懷疑態度,而且信奉基督教等宗教信仰的英國政客們也發現,他們的宗教信仰非但沒給他們帶來任何「紅利」,反而造成了諸多不便和麻煩。顯然,昔日「風光無限」的基督教,在英國已成「明日黃花」。

http://sscp.cssn.cn/xkpd/zjx_20158/201611/t20161101_3259252.html
Hi Keith, nice to hear your news.  That was a wonderful time.

We have little information about underground church.  You are welcome to share with us more about it.  Looking forward to hearing from you again.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hi 抽刀斷水, de de sir, sa man ......
Do you remember, I am Keith Lau; there was a long time ago, that I joined you, you guys to meet to Disneyland and also to a peak in mid-autumn festival.
I can never forget all the kindless of you guys and I did pass one of the good time at that difficult period. Right after, my company fire me, I was force to excile to mainland china to open of own NGO supply china company hoping to help more people in china. Then I married a girl who later I found out her grandfather was from the undergroung church - died long time ago, we have 2 babies now. I am very happy living in Dong guan. I still always thinks of your kindly support and friendly to me. I am so happy I suddently decide to leave you some message. I had a lots of adventure about the underground church and secret beliver of religent experience ..... one day later, I hope we can un-union again and I can share some of the exciting stories with you guys.
Regards
Keith Lau
香油錢與德國宗教危機?「教會稅」掀起的棄教潮
2018/05/07
近年來,身為傳統基督宗教國家的德國,正面臨一個慢性的宗教信仰危機——兩大基督宗教教會的教友人數一年比一年少,除了新受洗入教的小孩跟不上辭世的教友人數之外,每年還有不少教友主動向戶政所提出退出教會的申請。

退教就退教,為什麼要特別申請,而且申請的單位還不是教會,而是戶政所呢?

這跟德國這個官僚國家的課稅機制有關。在德國,教友必須給付「教會稅」(Kirchensteuer),而教會稅也正是許多人離開教會的主要理由之一。不過,當越來越多人拒絕付教會稅而退出教會、德國出現傳統宗教信仰危機的同時,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教會的稅收卻一年比一年多。這又是為什麼呢?

就讓我們從頭來解密「德國教會稅」以及「退教現象」的真相。

就讓我們從頭來解密「德國教會稅」以及「退教現象」的真相吧! 圖/法新社
就讓我們從頭來解密「德國教會稅」以及「退教現象」的真相吧! 圖/法新社
歷史上,德國基督宗教經歷了許多變革。從天主教作為唯一正統宗教,到馬丁路德的《九十五條論綱》、農民戰爭,然後是20世紀的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在在對德國的宗教生活帶來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其中一件對於基督教會結構以及德國民族國家的出現非常關鍵的歷史事件即是所謂的「世俗化運動」。

世俗化運動起源於法國革命以及組成反法同盟的德國及奧地利的戰敗。依照1801年與拿破崙所簽署的和平協議(即〈呂內維爾條約〉),神聖羅馬帝國將萊茵河以西的地區全部割讓給法國,造成德方君主大量的領土及財產損失。

為了賠償這些損失,神聖羅馬帝國於1803年發布帝國最後一項重要的法令——〈帝國委員會規章〉(RDHS)——徵收萊茵河以東屬於教會的土地及財產,並且重新分配給君主。此舉嚴重影響了德國政教關係中的權力分配,並使得4萬5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和近500萬名臣民歸屬於新的主人 。

當教會的土地及其他財產被徵用時,失去主要謀生之道的教會組織,不得不仰賴地方政府來負擔生計。再者,19世紀的工業革命以及人口快速增長帶來的境內移民,導致傳統教區分界的瓦解,以及原本屬於同一教派地區的多元化,各地教會的財政需求愈來愈大,直到政府拒絕買單——這就是德國宗教稅雛形的歷史脈絡。

當教會的土地及其他財產被徵用時,教會組織也失去了主要謀生之道。圖為德國維滕貝格街...
當教會的土地及其他財產被徵用時,教會組織也失去了主要謀生之道。圖為德國維滕貝格街頭販賣的「路德餅」禮盒。這種以蜂蜜、杏仁製作的甜食餅乾,據說是依照馬丁路德留下的古法食譜所作成的。 圖/法新社
在教會堅決反對自己課稅、認為應該由政府出頭的狀況之下,1827至1912年間,德國各地政府機關陸陸續續開始設計教會稅的制度。最終,威瑪共和國在1919年首次將教會稅納入憲法,授予國家認定的公法宗教團體課稅的權利,至今德國憲法《基本法》第140條,仍延續了這個傳統。

有了課稅權利後,課稅機制的成形則有賴1949年後,西德不僅繼承威瑪共和國的法律傳統,還沿用了納粹政權在1935年所創立的官僚設計,規定將「教派」註明在稅卡(Lohnsteuerkarte)上,並要求雇主以所得稅為計算基礎,直接從員工的薪水中扣掉教會稅,再將所得稅及教會稅一併繳交給國稅局。

教會稅的稅率是所得稅的8–9%,舉例來說,稅前月薪為2,000歐的單身員工每個月大約會被課17歐的教會稅。2016年,德國兩大教會的教會稅總共進帳高達116億歐元,比2015年多1.5%,是歷史新高(但教會稅中,大概只有3分之1的錢會流回地方教會,幫助地方的神父及其他神職人員進行重要的牧靈/教牧諮商工作,3分之2則留在中央,而中央如何利用這些資源,並沒有受到太多的監督)。同時,天主教教友有16萬2,093人離開教會;基督教(新教)教會則公告有高達19萬人選擇退出教會。

當教友人數與日俱減時,教會的收入怎麼還能創下新高呢?

主要原因是德國工資和資本的總體成長。當人民的工資增加時,所得稅也跟著增加,以所得稅為稅基的教會稅自然也一起增加。不過,雖然教會稅的總收不下降,教友人數大跌也該令教會相關負責人徹夜難眠了,畢竟德國兩大基督教會每年損失的教友,加總起來等於失去如法蘭克福這種大都市規模的教會信眾。

雖然教會稅的總收不下降,教友人數大跌也該令教會相關負責人徹夜難眠了,畢竟德國兩大...
雖然教會稅的總收不下降,教友人數大跌也該令教會相關負責人徹夜難眠了,畢竟德國兩大基督教會每年損失的教友,加總起來等於失去如法蘭克福這種大都市規模的教會信眾。圖為法蘭克福西南的小鎮本斯海姆,每年復活節前的「耶穌受難遊行」。 圖/路透社
話說回來,為什麼這麼多德國人選擇離開教會?難道德國人特別不虔誠嗎?

事實上,根據2012年「歐盟晴雨表」(Eurobarometer)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德國受訪者中有61%表示自己是基督/天主教友,相較之下,法國則有57%,荷蘭甚至只有37%的人表示自己是兩大教會的教友。那麼,宗教認同與實際登記為信徒之間的落差要如何解釋呢?在德國,此一關鍵的因素便是宗教稅。

2014年,宗教稅為退教重要推力的假設得到有力證實。宗教稅的稅基不只有所得稅,另外一個計算基礎是資本收益稅(Kapitalertragsteuer)。雖然規定一直都是如此,可是教會以前並沒有很積極地爭取資本收益稅帶來的稅收,必須要納稅人主動告知銀行自己是教徒,才會被扣自動除這筆宗教稅。

但自認面臨收入緊缺的教會不願意再被「佔便宜」(以資本收益稅為稅基的教會稅每年高達15億歐元),於是要求政府機關修訂現行制度,從2015年起,委託銀行直接將資本收益稅為稅基的教會稅跟資本收益稅一起扣除。

遵照修訂規定的精神,各家銀行在2014年廣發通知函給所有的客戶。銀行的這封信對很多人來說是「原來我還在付宗教稅」的提醒,甚至有人誤以為教會要課新的稅,因而引發了災難性的退教潮:2013年的總退教會人數為35萬5,356人;2014年則飛升到48萬7,719人,增加了37%;直到2016年才慢慢地降回2013年的水準。

銀行的這封信對很多人來說是「原來我還在付宗教稅」的提醒,甚至有人誤以為教會要課新...
銀行的這封信對很多人來說是「原來我還在付宗教稅」的提醒,甚至有人誤以為教會要課新的稅,因而引發了災難性的退教潮。 圖/美聯社
其實,「消極宗教自由」(negative Religionsfreiheit)這樣的概念在德國,早在19世紀就已出現,當時的普魯士首次立法保障其公民皆有不信教、不參與宗教活動、以及退出教會的自由。

基於此法律前例,德國曾經歷了幾次「退教潮」,第一次大規模的退教潮發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由社民黨人士以及工人階級所推動。

然而,在納粹掌權後,突然浮現了入教的浪潮。對基督教不以為然的納粹政權,便在1936年推出「信神運動」(gottgläubig),好讓願意退出教會卻仍然有宗教信仰的人,能在戶政所以「信神」的名義,而不是基督徒、天主教徒之名登記。當時退出教會而自稱「信神」,被視為一種對納粹思想的肯定,因此

1936至1940年間,德國又發生了大規模的退教潮,直到二戰結束之後,才有了明顯的回升趨勢。

此外,當我們參照過去30年退教會的相關統計時,除了2014年由資本收益稅所引發的退教浪潮之外,還可以發現幾次的高峰期。

第一個高峰是1991至1995年間,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後,東德改採西德的稅法,在東德已經退教的教徒,缺乏證明退教的文件,於是再度被列為教會的一分子,需要重新申請退教,導致那5年的退教人數居高不下;第二次的高峰是2010年,德國天主教教會被暴露多年廣泛隱藏其神職人員的兒童性侵事件,使許多信徒對教會失去信任而紛紛退教。

1936至1940年間,德國發生了大規模的退教潮,直到二戰結束之後,才有了明顯的...
1936至1940年間,德國發生了大規模的退教潮,直到二戰結束之後,才有了明顯的回升趨勢。圖為1930年代,希特勒接見教廷派來的天主教特使。 圖/維基共享
「不再重演!」2010年,德國天主教教會被暴露多年廣泛隱藏其神職人員的兒童性侵事...
「不再重演!」2010年,德國天主教教會被暴露多年廣泛隱藏其神職人員的兒童性侵事件,使許多信徒對教會失去信任而紛紛退教。 圖/法新社
無論因為什麼原因,當一個教徒決定退出教會的時候,他/她得親自到戶政所報到,出示證件,填寫申請表,並付10至50歐的行政費用(因地而異)。完成戶政所的行政手續之後,他/她會收到當地教會的一封信:信中神父會對他/她離開教會表示遺憾,呼籲他/她再次深思熟慮。

但完成申請退教這樣的行政手續之後,真的會影響信徒實際的宗教生活嗎?教會的說法是:

會!

以神學的角度來說,天主教不認同「退出教會」這樣的動作;依天主教教義,人一旦受洗,便是永遠的天主教友,但在現實的宗教生活中,申請退出教會卻有「革出教門」的嚴重後果。

對教會而言,試圖離開教會是一種「破壞教會團結的攻擊」,這樣的行為被教會法規視為「罪行」。因退教遭到「絕罰」(Exkommunikation)之後,前教友再也無法在教堂結婚,或為親朋好友的小孩扮演教父或教母的角色;不能接受任何聖禮,神父也不會幫前教友主持喪禮。離開教會的人再也不能在受教會所領導的企業或團體(如醫院、養老院、幼稚園、學校等等)工作——其員工如果選擇申請退教,有一說是會直接被開除。

退教遭到「絕罰」(Exkommunikation)之後,前教友再也無法在教堂結婚...
退教遭到「絕罰」(Exkommunikation)之後,前教友再也無法在教堂結婚,神父也不會幫前教友主持喪禮。圖為2015年,前西德總理施密特逝世的喪禮。施密特生前自稱自己是廣義的路德宗新教徒。 圖/路透社
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德國人選擇退教。那麼「逼退」教友們的教會稅,在21世紀真的還合乎時代嗎?

連出身德國的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都批評教會稅以及德國天主教的官僚化。他在2016年曾指出,

在我看來,那些不交稅的人自動遭到革出教門的罰則,是站不住腳的。

本篤十六世指控,「德國這套既定制度與坐領高薪的天主教」,課收宗教稅並非基於精神信仰,反而是一種「非神聖的官僚制度」。他主張,德國應該向義大利學習,大部分的教會工作都由志願者來承擔,而不是正職員工。

當然,除了教會稅之外,觸發多人離開教會背後的原因實際上更多元、更複雜。例如弗萊堡宗教學家邁克爾.埃伯茨(Michael Ebertz)教授的研究便發現,「年輕人很少會被教會所提供的傳統服務及活動感召,不認為它有吸引力。」

在種種推力下,德國教會應該重新思考自己能如何吸引年輕人投入教會,在21世紀的資訊化、透明化、以及全球化時代背景之下能夠提供人們什麼樣的協助,而不是強抓教會稅以及其它歷史所留下來的特權。因為按照目前的老齡化趨勢及退教速度,早晚沒什麼人會願意幫教會買單了。無論是天主教或新教,德國的基督宗教都需要進行深層的結構性改革,不能持續盲目地堅持高高在上的存在。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 ... alnews_ch2artbottom
de omnibus dubitandum
盖洛普:周末去天主教堂祷告的信徒越来越少
【侨报编译凯森4月10日报道】盖洛普最新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过去十年中,美国天主教徒每周去教堂参加教会活动的人数出现急剧并且稳步的下滑。据合众国际社报道,盖洛普的这一数据显示,在2014至2017年间,平均39%的天主教徒表示在过去七天内参加过教会活动,而2005至2008年间这一比例是45%。而在同一时期内,对于每周一次的教堂祷告活动,由盖洛普定义的基督徒、新教徒或任何特定的新教信仰者则相对保持不变,仅下降了约1个点至45%。

天主教堂礼拜人数的最大减少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从近75%下降到不足50%。

此次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受到年轻天主教徒的影响,2014至2017年间年龄在60岁以上的天主教徒中,有49%会每周上教堂祷告。

盖洛普指出,此次调查显示,年长的天主教徒在过去七天里也越来不太可能去教会祷告了,而作为去教堂礼拜的主要群体,这也是首次出现下滑。

调查还显示,对于21岁至29岁间的年轻人,每周还坚持去教堂的天主教徒仅占25%,新教徒则占到36%。而在21至29岁的年轻人中,对任何宗教都没兴趣的人也较多,33%表示没有宗教信仰,14%选择“其他”。

尽管每周做礼拜的人有所下降,但大多数受访者表示,至少会定期参加一次教会活动。大多数年龄组的人均表示,他们会每周或每月去一次教堂。但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中最年轻的年龄组是一个例外,因为大多数人表示他们很少或从来没有去过教堂。

(编辑:苏晚)
http://www.uschinapress.com/2018/0410/1129526.shtml
de omnibus dubitandum
又係您話要半信半疑咖嘛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23:11


突然間聽我話了?
(你有病)
又係您話要半信半疑咖嘛
de omnibus dubitandum
您仍然都係唔識計數, 比起舊石器時代嘅人平均享壽33岁, 人類長命咗2.4倍。

可見污染令人更康健
所以根據聖 ...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18:42


『舊石器時代嘅人平均享壽33岁』,
但經上的人都很長命, 亞當930歲, 亞巴郎(銅器時代)都175歲
同科學家說法唔同哩喎
你一時又信科學講,
一時又信經講
買了大, 又驚輸, 買多個細咁....(白痴)
您仍然都係唔識計數, 比起舊石器時代嘅人平均享壽33岁, 人類長命咗2.4倍。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fe_expectancy
可見污染令人更康健
所以根據聖經, 現今應該100歲都有得生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覆  beebeechan
撒拉90後至生, 唔駛咁急哩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12:59


今時今日既污染世界, 90後生驚灑就有份
回覆 16# beebeechan
撒拉90後至生, 唔駛咁急哩
係呀!您講得啱, 等到我屋企一家有四口, 我應承您一定會出一個穆斯林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11:30

平時你就吹到功夫了得,
做起上黎就包到實, 

論論盡盡, 無哂 feel 哩

原來一家未足四口,交唔足quota 哩。。。。
北韓都有新教教堂, 而且唔止一間, 煩帝肛就一間都冇, 可見連肥仔金都包容過個妖酋

de omnibus dubitandum
半信半疑就我都得。
de omnibus dubitandum
係呀!您講得啱, 等到我屋企一家有四口, 我應承您一定會出一個穆斯林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11:30

即使只得三口,也至少要有一個係半信半疑
唔係,唔岩 29.7% 個比例
係呀!您講得啱, 等到我屋企一家有四口, 我應承您一定會出一個穆斯林
de omnibus dubitandum
嗱, 您都鬼拍後尾枕啦.... 唔夠數, 都有幾十萬, 4.2%。
唔會好似煩帝肛咁0%明目張胆对修斯林unfriendly ...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11:11


咁你屋企一家四口, 理應都要有一條友係穆斯林先得,不然, 你屋企都係明目張胆对修斯林unfriendly , 第日 ISIS 黎到, 一定殺你個頭
嗱, 您都鬼拍後尾枕啦.... 唔夠數, 都有幾十萬, 4.2%。
唔會好似煩帝肛咁0%明目張胆对修斯林unfriendly
不但对修穆斯林, 連和尚寺師姑庵、道觀、錫克廟....一律欠奉, 而且最離譜係新教嘅教堂都冇, 咁就可知貴教的排外、不包容到咗幾咁極端。
de omnibus dubitandum
所以話您數都唔識計, 穆斯林人口係全球29.7%:

按比例400人中應該有118位信穆斯林
若果係細間嘅mosque, 起 ...
沙文 發表於 2017/2/8 10:35


你都係唔識計
拿。。。
香港人口7188000, 照你條硬膠數, 理應有 2134836 (29.7%)係穆斯林哩
但實在只得不足300000,
你快d唔好食豬肉, 叫老婆披面紗, 你娶多三個老婆,做穆斯林篤數哩
所以話您數都唔識計, 穆斯林人口係全球29.7%:
http://www.religiouspopulation.com/
按比例400人中應該有118位信穆斯林
若果係細間嘅mosque, 起一間都唔夠
但由於煩帝肛唔係dominant market 話事, 係妖酋話事, 不能包容其他宗教的哩, 所以一間都冇
de omnibus dubitandum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