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龍井樹 於 2008-3-6 14:19 發表
謝謝你再次邀請!

我是個眼高手低的,自己的寫作能力遠遠落後於對文章的要求,恐怕無法完成「離教見證」這類比較嚴肅的東西。

不要緊的,也不一定需要很嚴肅地去寫,隨心就可以了。不如以訪問形式,我問你答,然後讓我輯錄一下好麼?

1. 在小五信教後,對這個宗教及教會有甚麼感覺?(包括剛信時和信了一陣子後)
2. 可否形容多些關於「不冷也不暖的宗教生活」?
3. 離開教會後,仍然信這個神的麼?在甚麼時候、發生了甚麼事,令你開始不再信這個神了?
4. 你現在對這宗教的看法如何?你現時的宗哲思想是甚麼?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21#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回想起來,前塵往事彷如隔世。要全部回答可能要花一點時間。

對這個宗教,感覺就是非常沉重。「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神。」( 林前六:20),因此「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聖潔。」( 彼前 1:15 );而且「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 路十二:7 ),又「掩蓋的事,沒有不露出來的;隱藏的事,沒有不被人知道的。」( 馬太十:26 ),做教徒怎能不戰戰兢兢呢?然而教會實際上就只是一個聯誼會,藉由一套特殊的宗教語言來維持身分認同。講台之上傳道人的字字真言,教眾無不「主啊!是!」「誠心所願!」;離開教會,一切又回復常軌,愛賭博的繼續賭博,愛說是非的繼續是是非非。大家似乎都不曾有過什麼信仰掙扎,彿彷主日崇拜就是信仰的全部〈而且那不過是為了散會後的聯誼社交所作的犧牲〉。
剛剛信教時有甚麼感覺?信了多久後,才感覺非常沉重?

說多些你離開教會時的感覺好嗎?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to: 抽水

太長啦! 不如你讀比我聽仲我啦?
原帖由 Guest from 59.188.129.x 於 2008-3-7 22:28 發表
太長啦! 不如你讀比我聽仲我啦?

每日睇幾行,一兩個星期都睇得完啦。

畢竟她是在耶教打滾了很久的人,而且在網絡上亦百足咁多爪,她的經歷還是值得一看的。

但假如是她用英文讓人看不慣,唯有等她出個中文版吧。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Guest from 59.188.129.x 於 2008-3-7 22:28 發表
太長啦! 不如你讀比我聽仲我啦?


it would also b 太長啦 as well for My Dear Sir 抽水 to 讀比我地聽 , cheers sorry ThANK-ye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8-3-7 20:38 發表
剛剛信教時有甚麼感覺?信了多久後,才感覺非常沉重?

說多些你離開教會時的感覺好嗎?

信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次突如其來的重大轉變,所以很難說定哪個才是剛剛信教的時期。對宗教的熱情我想大概是在中四轉校的時候開始。中四時曾經想過輟學,跟友人一樣到社會某生。那個朋友是我的初中同學,中四被分派到一所高中念商科,因無心向學,跟老師發生了一點衝突,最後學他哥哥一樣當上貨車司機。那個舊同學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至今未變。我是個比較被動的孩子,對新環境甚覺恐懼,不容易跟已經在初中時混熟的新同學做朋友。有兩個同校的同學跟我一起轉到這裡讀書。一男一女,男的黑黑實實,看上去有點胖;女的嬌小玲瓏,十分可人。他們都融入了新環境,各自找到自己的朋友,女的更成為了風頭躉,只得我一個人躲在暗角,害怕老師不知何時叫我起身回答問題。我試過在中文作文課作了一篇晦淫的文章交給老師,藉以發洩內心的鬱悶。一年就是這樣熬了過去,校方要我重讀中四,而我就去意已決,家人教友都替我憂心起來。教會內有一個在私校任教的老師,他是教會的堂董事,姐姐跟他商量過後,他來邀請我轉到他任教的那所基督教學校重讀中四。就從那時開始,我對信仰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全情投入了教會的事情上。

剛信教的時候對信仰有怎麼樣的感覺?感覺就像遭遇患難時的避難所。我在那所基督教私校讀到中五會考。那裡大家都是來自五湖四海,所以完全沒有適應的問題。我在那裡渡過了最快樂的校園生活,我妻也是我在那裡的同班同學。因為父母經常吵架,我時常都到教會溫習,為會考作準備。教會執事,我的主日學導師,她甚至將教會大門的鎖匙給我,讓我可以晚上一個人到教會溫書。教會差不多成為了我另一個家。在溫習之餘,我開始讀教會圖書閣的神學哲學書。一些在教會內很少被人提及,容易引起爭議的題目都給我讀到了。很多念頭在我心裡轉了又轉,有時也會在團契聚會時提出來令導師感到有點尷尬。

[ 本帖最後由 龍井樹 於 2008-3-11 15:16 編輯 ]
跟「弟兄姊妹」合不來,是否曾經發生過甚麼事件?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28# 抽刀斷水 的帖子

我是個比較內斂的人,就算跟「弟兄姊妹」合不來,也不會鬧出什麼不愉快事件。比較有戲劇性的一次,是在我當青年團契團長期間,發生過一幕迫宮事件。由一個有號召力的團友牽頭,大概有四至五人左右 (團契經常參與者其實都不過十人),相約我和團契導師到麥當勞表達他們對團契的不滿。他們不滿團契缺乏凝聚力,聚會形式太過刻板,導師只會一味用家長式訓話,團友間表現冷漠,打電話來都只會關心團友是否返教會聚會,沒有被愛的感覺。其實我亦向導師反映過團友的意見,認為應該放手給團友去搞聚會,導師不要經常以教會代表的身分去否決團友的提議。我更在一個教會聚會中以耶經「信徒皆祭師」的話向導師詰難。導師雖然在會上表現得像有點懺悔的,認為自己有不足之處和可以改善的空間,但在迫宮事件擾攘過後,教會決定取消團契職員會,團契運作交由導師全權主理。最後那個牽頭的團友轉到了附近的宣道會繼續教徒生活,而我亦漸漸淡出這個教會。

回復 29# 龍井樹 的帖子

在缺乏教會的「餵養」後,你接觸了甚麼思想,令你覺得這個「神」不再可信?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29# 龍井樹 的帖子

我都參觀過教會的所謂「團契」,其實只不過係一個吹水小組之麻。您地一齊架空教會,去邊度聚會都得格?到時咪等個「導師」喺教會等餐懵咯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31# 沙文 的帖子

我當時只係一個學生,冇諗咁多野。況且教會有經費俾團契,唔用咪好笨實囉。其實我同班比較活躍既團友都唔多玩得埋,佢地飲茶灌水行街玩野,我因為冇錢所以都唔會一齊去。

回復 32# 龍井樹 的帖子

人地出得雞碎咁多,就要俾氣您受啫。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要您知道who's the boss嘛
de omnibus dubitandum

感謝版主

Hi all :

非常驚訝有這個網站, 太棒了! 我喜歡你們這些有自我思想的人!
原帖由 Guest from 218.166.209.x 於 2008-3-15 05:41 發表
Hi all :

非常驚訝有這個網站, 太棒了! 我喜歡你們這些有自我思想的人!

謝謝您的欣賞和支持。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想知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曾經十分堅持其信
對付那些蠢人 就絕對不可以跟他們說真話 必須要用宗教形式來催眠他們 使他們覺得所做的事都是對的 所以“因信稱義“只不過是個口號,跟“阿彌陀佛“其實是一樣的
原帖由 孔雀 於 2008-3-20 10:18 發表
我想知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曾經十分堅持其信


>>>>>>>>>他曾經十分堅持其信

sorry , which 他 'r u referring ? cheers ThANKye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來自夜遊杜拜的祝福

已有很多個月沒有上來這個網頁。但當我看到這條文章,真是感到異常驚訝!
連那位當年因為護教而跟我大吵大鬧的大黃傻貓,最終竟然也加入了成為離教者
的一員。連那樣敬虔又樂意事奉的黃貓也要跟耶穌講"bye-bye",究竟耶教內的
人要讓多少個基督徒離開,才會有所改變呢?

但無論如何,小弟經已開始學習佛學,希望將來我也可以找尋到一個2適合自己
離苦得樂的方法。
原帖由 Guest from 123.243.12.x 於 23-3-2008 21:24 發表 已有很多個月沒有上來這個網頁。但當我看到這條文章,真是感到異常驚訝! 連那位當年因為護教而跟我大吵大鬧的大黃傻貓,最終竟然也加入了成為離教者的一員。連那樣敬虔又樂意事奉的黃貓也要跟耶穌講"bye-bye",究竟 ...
金剛經說
佛陀從來沒有教化眾生
你是如何學佛
對付那些蠢人 就絕對不可以跟他們說真話 必須要用宗教形式來催眠他們 使他們覺得所做的事都是對的 所以“因信稱義“只不過是個口號,跟“阿彌陀佛“其實是一樣的

回復 39# 孔雀 的帖子

佛又不止佛佗一個佛,大日如來、燃燈佛、藥師佛........個個都宣稱冇教化眾生咩?
de omnibus dubitandum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