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無法改變現狀,也無力改變,除非國際大環境變了。否則政府仍然要顧及國際聲譽。全國各地大興土木,建造教堂不就為了“大國崛起的面子”嗎?那個杭州的崇一堂(亞洲最大教堂)現已成了杭州市的國際名片。接待西方來賓,那里是必到一站。省得美國一天到晚指責中國無宗教自由。
有人問我蓬萊路

雲在青山月在天

      --------------------離教者面對耶徒的質疑和責難,引詩作答。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9-28 14:27 發表


其實現時最重要的是確保宗教於教育系統中隔離的政策推行,和阻止內外國教會的政治聯繫

至於其他的,我只能說,一個國家的選舉制度,應該是與人民的教育水平和社會的世俗化程度成正比的
所以某程度上,只要共產黨保持作 ...


那前輩認為台灣人的教育水平和世俗化程度如何?
有人問我蓬萊路

雲在青山月在天

      --------------------離教者面對耶徒的質疑和責難,引詩作答。

回復 20# Nomad 的帖子

我倒認為兩種條件都不充分。舊殖民地的影響尚在,族群分裂由來已久。制度和政府環境問題本身可以在將來的矛盾動蕩探索中解決,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族群仇恨撒下的禍根太大了。
有人問我蓬萊路

雲在青山月在天

      --------------------離教者面對耶徒的質疑和責難,引詩作答。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9-29 15:45 發表
在我看的話,台灣本地大學多,平均受教育水平頗高
而且公共機關系統(公校,法律部等)幾乎完全沒有宗教條文
這兩項民主政制的基本國民需求而言,倒是十分足夠

而舊殖民地影響和族群分裂的問題,似乎也不是民主與否會造成 ...


難道過分的言論自由被利用的民主制度導致的無秩序不是激化族群矛盾的催化劑嗎?還有台灣超級噁心變態接近下流的綜藝節目......
有人問我蓬萊路

雲在青山月在天

      --------------------離教者面對耶徒的質疑和責難,引詩作答。
原帖由 Nomad 於 2008-10-2 09:29 發表


要改變這一點,可行的做法並不是用法律強令言論不能進行
(這反過來又會像香港的淫審處和自律媒體一樣,成為了別樣的政治工具 - 有趣的是,在台灣唱禁書禁動畫調的,本來就是一群道德政客,但妳又猜猜是誰促進台獨等軍閥 ...


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想法是,小蔣同志是否當年過早開放體制了。因為那時候的台灣,族群矛盾的種子一直在成長,可否在適當開放言論的情況下把體制延續一段時間,外省人的老化,其後裔(出生在台灣的第二代,三代)進一步成長,學校教育的進一步完善等等。

如此,是否能不產生今日的惡果?或者最大限度地遏制族群矛盾,達成雙方的諒解。

我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不是比較白癡?
有人問我蓬萊路

雲在青山月在天

      --------------------離教者面對耶徒的質疑和責難,引詩作答。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