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21 11:46 發表
離題文章!信唔信我叫版主移你文丫拿?
不但離行離辣,上下次序又不對....................

=============================================================================================
相距劍門關不過兩、三 ...


我都係將老大同薏蘊二人"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之後的畫面  用現代插圖方式表現出來jey~~ 咁都唔岩??
至於上下次序...老大你冇講邊個上邊個下  我鬼知咩~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我家是做綢緞營生的,不論多貴重的絲綢,羅、紗、綾、綃,我這雙手從小摸過不知凡幾;可是,妳平日是用那一個字號的刨花水(注53)的呢?怎麼妳的一綹青絲,不獨觸手處比上好的貢品碧縐絹還要柔軟光滑;而且尚帶縷縷幽香,教沙哥哥不禁神魂顛倒?」翌晨,沙文一邊替薏蘊著梳頭,一邊問道。她甜甜一笑:「那有什麼刨花水?小時候家窮,十二歲跟著爹爹賣唱街頭,卧雪眠霜,吃飯也是有一頓沒一頓的;直至公主收留,我才用過她剩下的刨花水。沙哥哥,你…..還是快些回房罷,史大哥他們就要來找你啦,給他們知道你半夜溜了過來我這兒,多不好。」沙文哈哈一笑:「咱們新婚燕爾,自然….自然這個…..衾枕長温;昨天嚇了他們一嚇,看樣子褲子幾乎也當場濕了,誰再敢胡言亂語啊?」薏蘊不依道:「才乖了一晚,又不聽話啦?」

沙文心想:「往日我給紗蓮師妹梳頭,她的秀髮,那裡會輸給妳半分了?不過易曰:『潛龍勿用』,暫且討好於妳而已。」口中卻道:「且讓沙哥哥替妳梳完再走罷…..妳…妳這就要回長安啦,我….我捨不得妳。」說到此處,伸手揉著眼晴,裝作抹淚。」薏蘊聽得愀然不樂:「真的…這麼快要我回去嗎?沙哥哥,讓我我多留一天….只一天,好嗎?」又要滴下淚來。沙文吻著她鬢邊道:「儍丫頭,我要跟那些羅馬人操演大秦國陣法呢,妳留在此處多氣悶?待得操演熟了,我向皇上上表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助作為我大唐所用,回長安御前操演,再來會妳,那時,法王見我得朝廷器重,說不定便讓我做執事,常跟妳一起事奉大秦寺。」薏蘊只好點頭道:「那…沙哥哥你自己多保重,我不在你身邊,此地一早一晚,每多寒氣襲體,可莫忘要在黃金甲下穿著我縫給你那件棉衣……….」接著囉裡囉唆的一大串,沙文說好說歹,才命幾個得力士兵護送她回長安。

送她出劍門關時,她回眸一顧,一步三盼,囑咐他道:「沙哥哥,我…要去了。你…你記得每逢主日,在辰時跟我一起祈禱,就好像咱們在一塊的一般。」沙文看起來亦有點傷感,微點頭道:「那….『逢十抽一捐』的香油錢怎辦呢?」
「我會替你奉獻啦。」
「那麼,妳把賬記下來,下次我還妳罷。」
薏蘊凝淚欲滴:「什麼你的、我的?我….都是你的人啦。你省著吧,留侍將來…將來成婚時花用。」

個來月後那幾個士兵回營覆命,帶來了薏蘊託他們送來好多物事,都是沙文平日愛吃的乾脯和內衣內袴。沙文不禁心想,她如此痴纏,倘若一不小心,數度春風,身懷六甲,那怎辦呢?

「鉤弋夫人」,沙文甫一浮起「漢武帝殺母留子」的這個念頭,自己也不寒而慄。

午時,沙文才閒下來召見安冬厘、施沙、麥高等人;眾羅馬人再三稱謝:「得沙將軍疏財仗義,錢銀己託付驛子(注54)驛子:驛站的信差寄回甘肅家鄉。」沙文道:「舉手之勞,再也休提。那日怱怱一別,未及細談,眾位口稱『甘肅家鄉』,想是以大唐為國邦,樂不思蜀….不對…..是樂不思秦,不想念大秦了?」安冬厘答道:「回將軍,屬下等全生於大唐,八百年來十多二十代人從未踏足大秦國,確然一心效忠大唐,絕無弍心。」沙文點頭:「自我大唐開國以來,亦多外族遷居,我們無不對之禮敬有加;西域樂器、糧食果品皆有傳入大唐,若琵琶、奚琴、琉璃、葡萄酒。從你們大秦國傳來的物事,我聽說有火烷布,不知是也不是?」

(注53)刨花水是古代的Styling Gel

(注54)驛子:驛站的信差
http://www.xiangyata.net/data/articles/a03/459.html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23 14:29 發表
唔知就要問清楚。您咁即係靠估啫。
本篇所有寫作資料都有根有據,唔係靠估的。
而且您估都估得唔啱 -- 您何曾見過女仔第一次就會玩顛鳳倒凰得咁豪放的?

======================================================== ...


頂 ~ 老大 我講圖畫次序ja 播... 乜你講你同薏薀玩過d乜呀?
我以為你地避完雨數完花 就訓教教珠ga ja...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眾人聽沙將軍言下之意,似是意欲他們獻上什麼珍奇寶物,誠惶誠恐的答道:「屬下聽說,中國又稱現在這個東大秦國為『拂林』,漢朝時的西大秦國則稱『驪靬』,亦是我們現在鄉居的在漢朝時的名稱,至隋朝,文帝將我們併入番禾縣。屬下聽祖輩說,驪靬至大漢一萬二千里,他們當年遠征安息國,應該不會帶上什麼大秦珍寳,多年來咱們也沒有聽說祖上有什麼東西流傳下來,恐怕….恐怕有失將軍所望。」沙文道:「本將並非貪圖這些大秦寳物,只是上次聽諸位說,你們秉承大秦尚武精神,所以本將猜想,你們族人可有什麼西域武功、戰事見聞之類流傳?自漢唐以來,中國跟邊陲夷族大小數千餘戰,但未能見識再遠些的國家軍事。本將只知前朝有個甘英,奉西域都護班超之命出使大秦,但安息人對他說去大秦國必經水路,『海上有善使使人思土戀慕,數有死亡者』,甘英聽之卻步,無功而還。不知這『海上善使』是何方神聖,使人『思土戀慕,數有死亡』。」(注55)

安冬厘道:「唉,甘英被安息人騙了,當時大漢絲綢皆從安息轉售到大秦,如此肥水,安息人豈肯流向大漢之田?安息從轉售絲綢得暴利,若然大秦向大漢直接買絲,安息這中間人不就關門大吉了嗎?實則由大漢至大秦,怎會一定要經水路?咱們的祖先就是從陸路攻安息,再輾轉來到大漢的。說不定便是因為想除去安息這個中間奸商,才有此役呢。」沙文恍然大悟,安冬厘再道:「至於那海上善使嘛,我猜就是小時候我媽拿來嚇我們的海上美女….」聽到「美女」二字,沙文精神一振,「啊,那甘英因何聽到『美女』裏足不前呢?若是本將軍出使,定必前仆後繼。」豈料安冬厘道:「將軍有所不知啦,這美女乃是妖精所化,名叫海妖賽蓮,歌聲甜美,迷惑水手使之觸礁,殺人不計其數。將軍以為美人秀色可餐,就著了道兒啦。」(注56)



沙文有點不好意思,乾咳幾聲道:「本將對這個這個….美色不屑一顧,不過平生未見西域風物,增廣見聞而已。自古美人配名將,不如說說西域有什麼名將,堪與我中土英雄匹敵罷。」安冬厘道:「唉,我們在中國出生,所知者亦不過是聽祖父輩流傳,也不知對是不對,將軍姑妄聽之好了。」於是便向沙文述說了好幾位西域英雄。

聽到古希臘有城邦名斯巴達,全民皆兵,若男嬰出生時不夠精壯,則棄於山間,自生自滅,只養其壯者,自幼即以軍旅訓練,所以長大成人的斯巴達人必為百中挑一的勇士,沙文不禁瞠目結舌。再聽到斯巴達王列奧尼達在温泉關一役以三百兵抗波斯十萬大軍,歷三日苦戰全軍覆沒,殺波斯軍二萬人;又不禁想起移鼠大聖說那個人家出兵二萬,自己有一萬兵就要求和的皇帝來:「原來西域也有三百人抵十萬兵,雖然比我中國的燭之武、弦高略差,但亦可算了不起。為什麼移鼠大聖不知道此事呢?」

安冬厘說了好久,麥高續道,以斯巴達之強悍,後來亦為底比斯所敗,底比斯又被亞歷山大所滅,亞歷山大大帝功業不可一世,中土的秦皇、漢武、唐宗亦有所不及,其版圖由雅典至埃及、敗波斯,直插天竺邊陲,六千萬里江山,是名符其實的千古一帝。沙文驚道:「西域竟有如此人物?我們一向以為天下以我為中央,自稱『中國』,真是井底之蛙,把天下人都小覤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注55)【後漢書•西域傳•安息傳】:和帝永元九年,都護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條支。臨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謂英曰:「海水廣大,往來者逢善風三月乃得度,若遇遲風,亦有二歲者,故入海人皆齎三歲糧。海中善使人思土戀慕,數有死亡者。」英聞之乃止。

(注56)載於荷馬史詩的女妖Siren,被伊朗人用來嚇我大漢使節
http://en.wikipedia.org/wiki/Siren_(mythology)
http://theory.people.com.cn/BIG5/49157/49163/4221535.html
眾人又笑了一陣,沙文續道:「經文說米甸軍營靠著小山丘,但一賜樂業人吹牛卻又吹得過了頭,倘若米甸大軍多如蝗蟲、海沙,即使靠著小山丘亦會多出一邊來,怎可能只須三隊人圍營?反之就說明其實米甸軍並非很多。但姑且不論多少,若說背山、背水安營,韓信在井陘一戰也試過了,反可激起軍士一拼之志;史上以少勝多的戰役不知凡幾,敵我人數記載可是有史可考的,如彭城之役,三萬對五十六萬;咱們太宗皇帝的虎牢之戰,三千對十餘萬,可不是如士師記一般『多如蝗蟲海沙』就能服眾。不過,一賜樂業人自己拿來緬懷一下昔日豪情壯志,恭敬桑梓,倒也無可厚非,但景教拿這樣含糊的記載來吹噓就笑掉大牙。米甸軍又非第一次出來打仗,夜襲營寨屢見不鮮,若然他們連哨崗也不放,那是米甸人自己儍瓜而已,由末將帶兵也可殺他個措手不及啦,又何勞無所不能的阿羅訶真主權充軍師?撇開這些糊里糊塗的記述不談,此計仍有點可取之處,他們偷竄到營邊突然亮出火把,米甸人以為敵軍已入營,在黑暗中誤認友軍以致互相厮殺,也是有的;只是倒不如以火箭射向米甸營,勝於單是亮出火把暴露自己方位。」

麥高笑道:「這些一賜樂業人法螺吹得嘟嘟響,實則見識極為有限,他們的功業充其量只在迦南攻佔一些小城邦,其全盛時亦不過是數萬里丁方的一隅之地而已,可憐打個小勝仗就因為聽從真主聖旨,落荒而逃就是本該如此,哈哈,世間勝仗難道還少了?」沙文忍著笑:「我聽景教的法王說過,那一隅之地已易名為『巴勒斯坦』,此名就是從一賜樂業人以前的死敵非利士而來的,這個名字還是你們大秦國改的,可真陰損啊。」

麥高道:「說起咱們大秦國,自亞歷山大駕崩,其帝國終為羅馬所滅……」沙文道:「但你們大秦怎會有能耐稱霸一方呢?據景教經書所載,羅馬兵是很笨的。」眾羅馬人聞言起哄,沙文道:「這不是我說的,在新約景教經中記著,有一次,你們坐船去義大利,中途遇風高浪急,船夫欲偷小艇逃命,你們居然乾脆一刀割繩,丟了小艇了事。」麥高怒道:「派人守住小艇,不就行了?咱們羅馬那有這般笨的軍人,因噎廢食?(注101)沙將軍,我們知道你是信奉景教的,若非你說到景教經對羅馬軍人多所非議,我亦不便多說,但這景教的經書,景教的經書………..」沙文陰側側的獰笑:「景教的經書怎地了?」但麥高愈想愈氣,終於把心一橫,朗聲說道:「景教經書,怪力亂神、倒行逆施、朝令夕改、指鹿為馬、狐假虎威、向壁虛造、杞人憂天、非愚則誣、獨夫民賊、故弄玄虛、顛三倒四、殘民以逞、不共戴天、子虛烏有、敝帚自珍、不足為信。」沙文見說得興起,接口道:「時日曷喪、煩言碎辭、管窺蠡測、北轅適楚、戴盆望天、避坑落井、不辨菽麥、博士買驢。」安棟離突然想起:「喲,沙將軍你….你不是信景教的嗎?怎麼跟我們一起罵景教來著?」

「千人諾諾,一士諤諤。」沙文道:「今日與各位志向相投,我也不好再隱瞞,我投身景教,乃是權宜之計。」於是將前因後果數說一番,跟師妹一別經年,查探消息又難有寸進,說到傷心處,竟失聲痛哭。眾羅馬人聞之者動容,安慰他:「咱們受過將軍之恩,誓隨左右助你。」沙文這才收淚。

麥高續說大秦帝國霸業:「有霸主凱撒,也就是上次與沙將軍初見面時所說景教經書裡面的該撒,歷任羅馬皇帝的帝號,稱霸歐洲,固一世之雄也。著有高盧戰記(注102)我聽祖父說,雖非專為兵學論,但以戰事紀實,彪炳千古,文兼武備,筆掃千軍,秉要執本..」沙文聽到西域兵學,眼前一亮,急道:「本將要的大秦寳物,就是這個!」麥高道:「唉,但可惜此書並沒有傳來中國。」沙文甚感失望,再問道:「那西域還有什麼兵書,比之中國兵書如何?」

麥高道:「聽祖父說,有釋諾勳師從希臘大儒蘇格勒底,著有《長征記》;有韋格烏斯著羅馬軍制(103)。可惜我只聞其名,無緣一讀。但祖父曾言及,聽過最先入中國的羅馬軍士傳言,中國的兵書是為用兵之道,少有教習陣形、兵種配合、佈防,偏重心法,並非人人看得懂,可以說,大將軍看了有用,校尉看了,即使懂也用不著。而西域兵書是為用兵之術,中人之資亦可因之效用。(注104)」沙文想了好一陣:「可惜不能一睹,那你們祖上傳下來有何陣形、兵種?」麥高道:「我們自幼訓練各種大秦軍陣法(注105),其中佼佼者是『夾門魚鱗陣』,聽先祖說此陣在西域所向披靡,但在征安息一役及跟漢軍交戰均失利,聽說是被騎兵衝散,箇中因由,試陣時將軍自會明瞭。」沙文道:「大秦國武功鼎盛,陣法一時失利未必便可斷言,待咱們試練一下,說不定其中有些奧妙。各位欲得朝廷重用,必得將祖宗老本拿出來吃吃,本將亦須獻些可用之材,以便早日回京,接近景教。若非如此,守劍門關不知守到何年何月,臨淵羨魚,不如結網,如何操練、試陣,你們早作安排吧。」眾人點頭稱是,繪製陣法須用之長可及身方盾形制,史諦勳等亦幫忙合力打造。

(101)使徒行傳27:30-32
(102)凱撒大帝著作8年記事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mmentarii_de_Bello_Gallico

(103) 釋諾勳 Xenophon雅典軍事家、史學家http://en.wikipedia.org/wiki/Xenophon
《長征記》Anabasis http://en.wikipedia.org/wiki/Anabasis_%28Xenophon%29
韋格烏斯 Vegetius http://en.wikipedia.org/wiki/Vegetius
羅馬軍制The Military Institutions of the Romans http://www.pvv.ntnu.no/~madsb/home/war/vegetius/

(注104)其實,《孫臏兵法》是有教授十種陣形的,但東漢以後此書失傳了,至1972年才又出土,所以唐代的沙文不知道其內容。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D%AB%E8%87%8F%E5%85%B5%E6%B3%95&variant=zh-tw
李衛公問對亦有用實例闡述軍事理論,但羅馬兵入中國時此書尚未問世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94%90%E5%A4%AA%E5%AE%97%E6%9D%8E%E5%8D%AB%E5%85%AC%E9%97%AE%E5%AF%B9&variant=zh-tw
有謂李衛公問對乃為後人偽作之說,各學者發表的考據似乎缺少了一項:其中有句「諸葛亮七擒孟獲」,出自三國演義,史上並無其事。沙文認為起碼曾被後人修改內容。因為三國演義》作於明朝,李靖不可能有「七擒孟獲」這個想法。

(注105)羅馬軍團的陣形、戰術留有相當完整的紀錄;不像一賜樂業由真主默示的聖典般,連敵軍人數也記下不來就拿出來吹牛
http://en.wikipedia.org/wiki/Roman_infantry_tactics
de omnibus dubitandum
那邊貼完
這邊抄一次XD

剛剛正好想說唐李問對就有陣法圖和陣形理論
怎料老兄已經預先描述了,果然神人也XD

說起來,諸葛亮的『八陣』,有說也不是獨創
而是以戰國已經存在的八陣修改
這些在當時可能會有類似的傳書也說不定
而且唐代一向有很明顯的進退陣法
說無當時無陣圖流行在軍校之間,不太可能吧(苦笑)

有趣的是,相反,某程度上多得景教對『知識』的厭惡
西方自羅馬城壞滅以降,科技,文化,歷史相繼失傳
直到十字軍以降才再被研究
在沙文的唐代中葉時期,西歐一般軍隊不單無陣
而且西歐人的識字率隨時不及同年中國的一半
實際上,就是沙文的唐代中葉五百年後,所謂西歐騎兵戰術的巔峰的十字軍時期
西歐人仍然是無陣亂衝的,尤其在騎士時代司令官往往跑到陣前跟騎士一同戰鬥
而且領袖一死,士兵四散,也沒有戰場以外的指揮體系,令西歐軍隊更顯得落後。
甚至第三次十字軍前席時,還有個耶路撒冷King Guy同學膽色好得步騎混成一堆『衝鋒』
結果人擋馬,馬踏人,後果可想而知。

(別忘了,中國不單少有像景教大肆摧毀舊有科技的民變情形
而且在沙文的唐代更發明了印刷術,全國文字流通率極高
相比之外,西歐不單只剩下耶經作為文字記錄
當時教會更禁止一般民眾閱經,令本來處於低位的識字率更低)

至於麥高他老兄,大概是移民定居太久,久未聞大秦國情
所以還不知道他們的魚鱗陣,方陣,三排列陣,通通都早已失傳了。

說來也怪,羅馬軍隊的最小編制單位是80人(『百夫』...)
那群羅馬人才十多人...

怎樣排龜陣啊?



也對龜陣作一點簡單的分析

其實龜陣既不是所向披靡,也不是用來擋騎兵的
那位以為在安息一役中當真用龜陣來擋騎兵衝鋒的大秦小哥是在中土待了太久了XD

一般而言,龜陣一個用途是針對羅馬部隊野戰射程不及其他軍隊而設計的矢石防衛陣形
所以才封得像隻龜一樣
問題是,要是重騎兵拿支三米大槍撞穿盾牌,入面的士兵還是會領便當
(加上要是由四面八方一起壓進陣形的話,士兵很快就迫得動彈不能,那時才變陣反擊也變不成了)
所以對付種騎衝鋒時,一般是向著衝鋒方向(或是排成四方形)用擲槍放成槍陣,接戰時由後面的士兵向騎兵擲槍,擲槍鋒利,所以就算對重甲也有一定殺傷力。
但是羅馬人在安息一役無法組成此陣
因為安息軍一直利用弓騎兵組成密集的『火力投射』
將羅馬部隊迫入龜陣,再間歇性利用重騎攻擊龜陣

當然,除了羅馬步兵本身的限制之外
當時Crassus
一不聽進言而取平地路線
二沒帶多少個弓兵
也是令羅馬軍敗退的主要原因

回復 #92 Nomad 的帖子

麥高答道:「算來該是中國的戰國時代,張儀鼓其如簧之舌時,亞歷山大英年早逝。否則,他鋒芒再向東一指,統一六國那裡輪得到秦皇政?」沙文低頭默然,半晌才道:「咱們中國常誇什麼『千秋功業』,今聽君一席話,始知自愧不如。但比起一賜樂業人的自吹自擂,卻常藏頭露尾,中國還不算太差勁。」眾羅馬人奇怪他何出此言,沙文哈哈笑道:「我聽麥兄說起三百斯巴達軍人死戰之事,想起景教經中也有一個三百兵戰勝米甸軍之事。基甸將三百名一賜樂業軍分成三隊,每隊一百人,夜襲米甸軍營,吩咐他們要在營地的『四圍』吹號吶喊,本來這計也可媲美咱們的「四面楚歌」,但三隊人怎樣在人家營地的『四圍』啊?該分成四隊,每隊七十五人才對!除非米甸軍佈了一個三角形的營地,但經文明說米甸人在平原安營,我好歹也是個帶兵的,實在想不透為何會在平原安一個三角形的營地,不知亞歷山大大帝會不會這樣安營?」(注57)

眾人聞言,當場笑彎了肚子,沙文給他們述說新譯的一部份【士師記】,安冬厘不愧是軍人世家:「以夜戰來說,將火把藏在瓶中根本是行不通的,倘若瓶子不透風,就生不了火,若透風,就會有煙出來,煙又會被火光照亮,十里之外就被哨兵看見啦,怎麼偷襲啊?不信你可以試試。這些經文,不過是未打過仗的書生的紙上談兵罷了。」大夥又再笑了好一會才續道:「其實若然他們要吹噓真主阿羅訶戰無不勝,有種就派三十人去算了,派三百人這麼多幹啥?」

眾人又笑了一陣,沙文續道:「一賜樂業人吹牛吹得過了頭,另外兩隊人可以看見基甸在幹什麼,這營地能有多大?米甸軍怎會『多如蝗蟲、海沙』?倘若米甸大軍多如蝗蟲、海沙,怎可能只須三隊人圍營?反之就說明其實米甸軍並非很多。但姑且不論多少;史上以少勝多的戰役不知凡幾,敵我人數記載可是有史可考的,如彭城之役,三萬對五十六萬;咱們太宗皇帝的虎牢之戰,三千對十餘萬,可不是如士師記一般『多如蝗蟲海沙』就能蒙混過關,若我軍中探子這樣回報敵軍人數,不被我當場砍了腦袋才怪。不過,一賜樂業人自己拿來緬懷一下昔日豪情壯志,外人倒也不便說什麼,但景教拿這樣含糊的記載來吹噓,又要人信,那就笑掉大牙。米甸軍又非第一次出來打仗,這些夜襲營寨之事古已有之,屢見不鮮,難道他們的哨崗是瞎子?由末將帶兵也可殺他個措手不及啦,又何勞無所不能的阿羅訶真主權充軍師?撇開這些糊里糊塗的記述不談,用火把不如以火箭射向米甸營,你一亮出火把暴露自己方位,就即被亂刀砍死啦,還可以寫出此等婆媽經文?」

麥高笑道:「這些一賜樂業人法螺吹得嘟嘟響,實則見識極為有限,他們的功業充其量只在迦南攻佔一些小城邦,其全盛時亦不過是丁方的一隅之地而已,可憐打個小勝仗就因為聽從真主聖旨,落荒而逃就是活該如此,哈哈,世間勝仗難道還少了?」沙文忍著笑:「我聽景教的法王說過,那一隅之地已易名為『巴勒斯坦』,此名就是從一賜樂業人以前的死敵 – 非利士而來的,這個名字還是你們大秦國改的,可真陰損啊。」

麥高道:「說起咱們大秦國,自亞歷山大駕崩,其帝國終為羅馬所滅……」沙文道:「但你們大秦怎會有能耐稱霸一方呢?據景教經書所載,羅馬兵是很笨的。」眾羅馬人聞言起哄,沙文道:「這不是我說的,在新約景教經中記著,有一次,你們坐船去義大利,中途遇風高浪急,船夫欲偷小艇逃命,你們居然乾脆一刀割繩,丟了小艇了事。」麥高怒道:「派人守住小艇,不就行了?咱們羅馬那有這般笨的軍人,因噎廢食?(注58)沙將軍,我們知道你是信奉景教的,若非你說到景教經對羅馬軍人多所非議,我亦不便多說,但這景教的經書,景教的經書………..」沙文陰側側的獰笑:「景教的經書怎地了?」但麥高愈想愈氣,終於把心一橫,朗聲說道:「景教經書,怪力亂神、倒行逆施、朝令夕改、指鹿為馬、狐假虎威、向壁虛造、杞人憂天、非愚則誣、獨夫民賊、故弄玄虛、顛三倒四、殘民以逞、不共戴天、子虛烏有、敝帚自珍、不足為信。」沙文見說得興起,接口道:「時日曷喪、煩言碎辭、管窺蠡測、北轅適楚、戴盆望天、避坑落井、不辨菽麥、博士買驢。」安冬厘突然想起:「喲,沙將軍你….你不是信景教的嗎?怎麼跟我們一起罵景教來著?」

「千人諾諾,一士諤諤。」沙文道:「今日與各位志向相投,我也不好再隱瞞,我投身景教,乃是權宜之計。」於是將前因後果數說一番,跟師妹一別經年,查探消息又難有寸進,說到傷心處,竟失聲痛哭。眾羅馬人聞之者動容,安慰他:「怪不得,怪不得,我等百思不解,以沙將軍如此人才,怎會是信景教的呢?原來你是裝的。將軍放心,咱們受過大恩,誓隨左右助你。」沙文這才收淚。

麥高續說大秦帝國霸業:「有霸主凱撒,也就是上次與沙將軍初見面時所說景教經書裡面的該撒,歷任羅馬皇帝的帝號,稱霸歐洲,固一世之雄也。著有【高盧戰記】,我聽祖父說,此書以戰事紀實,彪炳千古,文兼武備,筆掃千軍,秉要執本…..」沙文聽到西域兵學,眼前一亮,急道:「本將要的大秦寳物,就是這個!」麥高道:「唉,但可惜此書並沒有傳來中國。」沙文甚感失望,再問道:「那西域還有什麼兵書,比之中國兵書如何?」

麥高道:「聽祖父說,有釋諾勳師從希臘大儒蘇格勒底,著有《長征記》;有韋格烏斯著《羅馬軍制》。可惜我只聞其名,無緣一讀。但祖父曾言及,聽過最先入中國的羅馬軍士傳言,中國的兵書是為用兵之道,少有教習陣形、兵種配合、佈防,偏重心法,並非人人看得懂,可以說,大將軍看了有用,校尉看了,即使懂也用不著。而西域兵書是為用兵之術,中人之資亦可因之效用。」沙文想了好一陣:「可惜不能一睹,那你們祖上傳下來有何陣形、兵種?」麥高道:「我們自幼訓練各種大秦軍陣法,其中佼佼者是『夾門魚鱗陣』,聽先祖說此陣在西域所向披靡,但在征安息一役及跟漢軍交戰均失利,聽說是被騎兵衝散,箇中因由,試陣時將軍自會明瞭。」沙文道:「大秦國武功鼎盛,陣法一時失利未必便可斷言,待咱們試練一下,說不定其中有些奧妙。各位欲得朝廷重用,必得將祖宗老本拿出來吃吃,本將亦須獻些可用之材,以便早日回京,接近景教。若非如此,守劍門關不知守到何年何月,臨淵羨魚,不如結網,如何操練、試陣,你們早作安排吧。」眾人點頭稱是,繪製陣法須用之長可及身方盾形制,史諦勳等亦幫忙合力打造。

(注57)士師記7章
(注58)使徒行傳27:30-32
de omnibus dubitandum
老大  點解你講歐洲戰記兵書時冇講埋漢尼拔戰記ga
大秦之所以雄霸地中海 好大程度唔係因為軍事實力
而係用左圍魏救趙既方法令到當年漢尼拔首尾不能兼顧
http://203.84.223.237/srch/cache ... ;icp=1&.intl=hk
但在戰場上 漢尼拔可以說是打到大秦人無還手之力

聽聞漢尼拔再埋伏戰上也有一手 可以讓伏兵在敵人十米之範圍內不被察覺
比起史副將的樹木伏兵法好像高明很多吧...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沙文趁打造盾牌少說也得幾天,趁機了解一下當年安息軍與羅馬軍戰况,向麥高等人請教,麥高卻給他引見一個小伙子:「這位盧密兄弟平日最用心聽祖父說故土事 跡,由他向將軍禀報當年戰况,最好不過。」晚上,眾人在大廳之內聚首,史諦勳等人午間到城中採購製盾牌物料時順道買了幾罈美酒,眾人促膝夜談。

麥高給沙文引見的是個幹練英挺的少年,沙文以禮相見,邊飲邊談,盧密道:「跟中土的諸侯分封不同,羅馬那時稱『共和國』,以執政官聯同元老院及部族議會治國,當時有凱撒、龐貝、卡拉蘇三位執政官。領兵攻打安息的是平定斯巴達克奴隸起義的卡拉蘇(注59),大概他是見凱撒在高盧戰功彪炳,不攪些事端出來,難與跟凱撒分庭抗禮。卡拉蘇靠經營礦產、地產成羅馬首富,以前凱撒債台高築,還是卡拉蘇接濟他呢,就像沙將軍接濟我們一般。」

沙文哈哈一笑:「沙將軍可不是長安首富,不過朋友有通財之義而已,此事再也休提!」盧密微一躬身稱謝,續道:「就在凱撒橫渡英吉利海,西進英倫三島….」 史諦勳問:「柏兄弟等一等,這些英吉利海、英倫三島是啥地方啊?」盧密盧密搔頭道:「史兄見諒,祖父如此說,我就如實告訴大家,我也沒能到此一遊,我猜想大概是,若然咱們要到日本島,也要渡東海吧?那一年就是凱撒在高盧連戰皆捷,渡海西征,卡拉蘇便欲争功東進,領四萬五千兵攻打扼守歐亞二洲咽喉要地的安息,當時希臘、羅馬稱安息為帕提亞王國。(注60),【漢書】稱之『番兜』,【後漢書】稱之『和櫝』。

兩軍相遇之處在伽雷,亦即景教舊約中的哈蘭,一賜樂業人之祖艾伯罕的故居。在卡拉蘇大軍出發的二百多年前,亞歷山大亦與波斯軍在此接戰,雙方以方陣對疊,大概這事卡拉蘇是知道的,那是跟希臘地區戰法差不多的戰事,以羅馬步兵團的實力,在歐陸確然未逢敵手。但卡拉蘇並不知道,這時取代波斯帝國的帕提亞王朝,是游牧民族,就像從戰國時代起,歷秦而至漢初,中國騎兵遜於匈奴,便只好不斷將公主外嫁匈奴單于求和一樣;卡拉蘇所遇到的,也是他生平未見、來如電、去如風,以騎兵為主力的軍隊。祖父說,高祖們畢生難忘首遇柏提亞騎兵的『回馬箭』。(注61)騎兵疾馳而至,並不接戰,我軍以為他們怕我們的標槍退卻,誰知他們轉身回馬時竟能開弓射箭,所謂『弓馬嫻熟』,此等馬背上的功夫,我們是連想也沒有想過的。羅馬騎兵穿輕鎖甲,配盾牌,一枝標槍和劍,不懂馬上射箭之術,標槍射程約六十尺,遠不及弓箭,標槍出手後便只剩配劍迎敵,箭卻可連珠而發,我們首先在兵器上吃了大虧。

而帕提亞軍幾乎全是騎兵,我們見到的,除了輕裝的馬弓騎兵外,還有另一種重甲騎兵,衝陣時有千鈞之勢,配標槍、長劍或鐵錘、狼牙棒之類短兵,胸甲為一整塊的板甲,以鱗片甲或鎖子甲蓋手足,連坐騎也有鎧甲,長及馬膝。初時我們還不知其厲害,見到他們在萬里黃沙之中全身密封,一定熱得如烤爐一般,不能久戰,便戲稱他們為『烤爐兵』。

在兵器方面,我們的弓箭原來亦遠為落後。我們的弓手用的是直木弓,不用時並不上弦,在應變方面已輸一籌;波斯軍用的是反曲弓,近距發射能穿透木盾鱗甲,而帕提亞軍以弓箭和騎兵的配合,殺得我們遍野哀鴻;我們的盾牌長四尺,寬二尺餘,以木製成,表面套皮革,用以抵擋遠程而來的箭矢,本是綽綽有餘,但弓馬手疾馳而至,能在近距離發箭而又馬上退卻,我們的標槍無用武之地,他們的箭卻能穿透重盾,將我們拿盾的手都釘在盾牌上了。(注62)

前排士兵有損,重甲騎兵便排成密集隊形衝擊我陣,一輪衝殺,將陣形衝散,陣形一散,更遭亂箭透入,我們雖訓練有素,能迅速重組陣形,但待得我們合攏重組,他們又退出百尺之外;如此去而復來,我們一籌莫展。羅馬軍最擅近身搏鬥,行軍時以魚鱗陣抵擋弓矢,迫近敵軍,士兵除盾外配一槍一劍、待行進至距敵六十尺,標槍出手,無堅不摧,此時便分隊短兵相接,以盾及短劍格鬥。但我們行進,他們就走避,騎兵這種來去如風似電的戰法,卻將我們的步兵團牢牢釘死在陣上了,只有挨打的份兒。說釘死,真的是釘死,失去魚鱗陣保護的士兵,雙腳都被箭射透,釘在地上。
----------------------------------------------------------
(注59)Marcus Licinius Crassus
http://en.wikipedia.org/wiki/Marcus_Licinius_Crassus

(注60) Parth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rthia

(注61)安息回馬箭Parthian Shot http://en.wikipedia.org/wiki/Parthian_shot

(注62)希臘羅馬弓跟波斯弓的比較,前者稱為「長弓」,後者稱「彎弓」,又名「複合彎弓」Composite Recurve Bow
http://penelope.uchicago.edu/Tha ... ts/secondary/SMIGRA*/Arcus2.html
長弓http://en.wikipedia.org/wiki/Longbow
反曲弓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curve_bow

戰史參考資料
http://penelope.uchicago.edu/Tha ... tarch/Lives/Crassus*.html#23
http://penelope.uchicago.edu/Thayer/E/Roman/Texts/Cassius_Dio/40*.html#21
http://www.unrv.com/fall-republic/battle-of-carrhae.php
http://www.caama.ca/carrhae.html
http://www.silk-road.com/artl/carrhae.shtml
http://penelope.uchicago.edu/~gr ... trivia/carrhae.html
http://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Carrhae

古戰場圖片
http://www.livius.org/a/battlefields/carrhae/carrhae.html
de omnibus dubitandum
首先,據職業人仕指出
沒有馬鐙的槍騎兵,其實是可能的。
http://www.classicalfencing.com/articles/shock.php

不過,馬鐙最強的地方不單是穩住騎手
而且它將騎兵和馬的動作分離,
這點對於用劍,弓,和中國式的槍術等動作多是橫向的武器更有幫助。
(留意,其中一個很大的分別,是中國槍術不一定要騎士跟著馬一起向前刺 - 中國槍手是幾乎會向馬的任何方向發槍的。)

這點上,其實馬鐙也令漢軍可以使更強的弓。
結果,卡拉蘇連同士兵萬人被俘,傳說帕提亞人將卡拉蘇以黃金灌口將他處死,亦算不枉他『羅馬首富』這稱號了。」盧密慘然笑了一聲,眾羅馬人想到先祖一世英名,遭此惨敗,個個低頭不語。

「這萬名俘虜,就是你們的祖先了?」沙文問道。盧密點點頭:「之後,他們輾轉到了匈奴手中,成為郅至單于麾下一支部隊,十七年後,遇上了征伐匈奴的大漢軍隊,魚鱗陣再遇挫敗。」「陳湯也是用馬弓手鎮住你們嗎?」沙文又問。這次,盧密卻搖頭:「漢軍只用輕騎兵就衝破我們了。本來,在伽雷一役,帕提亞重甲騎兵衝陣時,如果我們能抓住他,亦可輕易將之扯下馬來。但遇見大漢軍隊,當時不知為什麼,不能故技重施;歸順大漢之後才曉得,原來漢朝騎兵有件騎術至寳。」

史諦勳忍不住道:「啊!重甲騎兵會被你們輕易拉下馬?難道那時他們沒有馬鐙的?」(注63) 盧密道:「豈止那時,我問過西域客商,歐洲還是近年才有的。」史諦勳道:「怪不得你們這麼少騎兵。」盧密道:「對,沒有馬鐙,騎兵根本不能作為衝陣的主力軍;我們在伽雷之敗,其實是敗在馬弓手之下,並非敗於重甲騎兵,若非馬弓手重創魚鱗陣的頭幾排士兵,重甲兵殺進人堆之中也討不了好去,幾個人合力將他拖下馬並不難,這些傢伙一落地便站也站不穩,那能衝散我們的陣形?

在歸順大漢後,先祖亦曾好奇打聽過馬鐙這寳貝兒是誰弄出來的,卻也問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就像輪子一樣,恐怕永世也弄不清創製人是那位高人了。但我查看史冊,似是西漢初年已有了,否則,驃騎霍將軍如何能孤軍挺進居延海,穿小月氏,抵祁連山,殲匈奴四萬騎?又與大將軍衞青分道聯袂,漠北會戰,以逸待勞的匈奴鐵騎竟自不敵千里而來的衞青軍,大單于折兵兩萬,突圍而走,結果漢家兒郎『涉冒頓之區落,焚老上之龍庭』,東路霍去病則大破左賢王,自此匈奴再不敢南下牧馬?

匈奴自幼習馬術,論馬背上的功夫,漢軍無論怎樣都非其敵手,其中必有一項致勝關竅,我想來想去,也只有兩個馬鐙可解。所以,漢軍有了馬鐙著力,騎在馬背上穩如泰山,雙手揮灑自如,步兵便應付不了;再加以眾寡懸殊,故我們為漢軍所俘。喜幸漢軍乃仁義之師,非但沒有難為我們,得悉我們是歸家無路,不得已才服膺於匈奴,上奏大漢天子,設縣收留我們,永感大德。」

史諦勳道:「那你們歸順大漢後便甘心務農,不思歸鄉了?」麥高等人同聲歎氣:「昊天罔極,大漢等同我們父母之邦,世受皇恩,我們本應力保漢家天下,豈料後來漢室氣數已盡,曹賊挾天子而令諸侯,天下三分,便有部份族人思歸,但初入漢境時身無長物,那來盤川回鄉?於是便有多人圖個建功立業,希望得朝廷封賞,讓願意永在大漢落地生根的族人得以安身立命,想回故土的族人亦有盤川上路。於是,我們便投在馬超將軍麾下。」

史諦勳驚呼:「啊!原來,…. 馬超將軍的西凉胡兵,就是你們羅馬人!(注64)」安冬厘點頭:「王莽篡漢,大改縣郡名,驪靬易名為羯、羯胡、羯虜,又因驪靬一帶有沼澤名盧水,又有人叫我們作『盧水胡』、秦胡,其實都是我們。」史諦勳一拍大腿:「怪不得!怪不得!馬超有一支西涼步兵不習弓馬而擅脫手標槍,以巨盾作戰,原來就是你們!曹操也曾栽在你們手中呀!」安冬厘道:「當年之勇,還提之作甚?史副將見笑了。」史諦勳又問:「你們頗有建功,驃騎馬將軍應大大賞賜你們罷?」安冬厘道:「我們的確得了些封賞,憑此經營了兩代,薄有資財,那些意欲回鄉的族人動身之際,西域卻有變故,眾人都打消了回鄉的念頭。」史諦勳奇道:「什麼變故,使你們連家也不想回了?」

安冬厘歎氣道:「西晉時,羅馬的君士坦丁大帝信了一個教,還將之定為國教,倘若回國便人人都要皈依此教了。打聽之下,這個教的教理…..前幾天盧密已說過了,我可說不來這麼多四字句。我們都不願入教,所以索性不回去了。」這次,史諦勳驚詫更甚:「莫非…就是大秦景教?啊!我早該想到了,怪不得咱們太宗皇帝稱之為『大秦』景教。」盧密卻搖頭:「哈哈,史副將這次猜得不全對,在羅馬,它不稱『景教』。」眾漢人都搔頭道:「不叫景教?那叫做什麼教?」盧密道:「若以希臘文翻譯,是『至公教會』,確有點錯綜複雜,若論創教師尊,至公教會跟景教都是同一位,若論供奉神祇,至公教會跟景教、一賜樂業教、回教都是同一個,但回教跟一賜樂業教卻不拜移鼠大聖,一賜樂業教又不拜回教的模罕默德。」沙文捧著頭道:「不要說啦!我都攪糊塗啦!怎麼這個教的派系比咱們中原武林的門派還要難攪?什麼少林、華山、峨嵋、崆峒、崑崙、天山….一大串,卻又大家都是習武的。你們不回大秦,大秦景教卻找上門來;幸好那日皇上說要信景教,我及時制止,否則你們即使不回大秦,也避不了大秦景教!」眾人驚問其故,沙文將涇原兵變後德宗差點信景教之事說出來,那些羅馬人揑了一把汗,暗道「好險」,個個向沙文重複叩頭謝恩。
----------------------------------------------
(注63) 馬鐙
http://www.xawb.com/gb/rbpaper/2004-11/27/content_404257.htm
http://library.thinkquest.org/05 ... vention/stirrup.htm
http://www.chinaculture.org:81/g ... 1/content_70840.htm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irrup
http://www.computersmiths.com/chineseinvention/stirrup.htm
馬鐙的起源歷來史家眾說紛紛紜,今無定論。認真的考古人士不同意的話當作小說中人說夢話好了
http://military.china.com/zh_cn/ ... 50414/12242808.html

(注64) 馬超的軍隊很有羅馬風格:“關西兵彊,習長矛”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29 16:37 發表
咁又冇話唔得茄,戰鬥力弱些、傷亡重些就是了。

------------------------------------------------------------------------------------------------------------------------------------------------------------ ...


老大  徒兒知錯了 嗚嗚嗚 很痛~~ 小的不再跟老大頂撞就是了~~ 嗚嗚嗚~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咁又冇話唔得茄,戰鬥力弱些、傷亡重些就是了。

詳盡一點而言,衝鋒的衝擊力不變(見引文)
但是衝入敵陣後缺乏持久的攻擊力和穩定性
這點上,說傷亡重倒沒錯
第九回   夾門魚鱗陣

沙文道:「諸位行此大禮,沙某何以克當?來來來,大夥喝過三杯,在軍中雖仍稱沙某『將軍』,實則大家都是好兄弟,下了班只管跟史諦勳他們一般叫『沙老大』便了。」誰知眾人已喝了不少,只剩每人酙得一杯,沙文乾笑幾聲:「移鼠大聖當年變水作酒,公主可沒教我這功夫,咱們便喝一杯吧。」眾亦大樂,同喝一杯,互以兄弟相稱。

沙文續道:「從前你們枕戈待旦、披袍擐甲、轉戰千里,但現在一世英雄,是蠖屈求伸、螫伏待機呢,還是當真甘心偃武修文、臥旗息鼓?」麥高歎道:「唉,自打消了回鄉之念,確是有些族人心如槁木,壯志消沉,上代經營下來的薄產疏於打點,又逢幾次天災,我們便家道中落,以致要去找那些一賜樂業人討些好處,與沙老大不期而遇,讓老大見笑了。我們的魚鱗陣兩番遭挫,三國時雖有小勝,但始終未能匡扶漢室以安天下,剿平曹魏以慰黎民,這魚鱗陣….實不足恃以橫行天下,所以,老大要我們演練陣法,我們不禁有所躊躇。要報效大唐嘛,我們是死而後已,不如跟其他將士們一同操練大唐的陣法罷。大唐陣法多著呢!有鶴翼陣、天門陣、一字長蛇陣、二龍出水陣、天地三才陣、四門兜底陣、五虎群羊陣、六丁六甲陣、七星北斗陣、八門金鎖陣……….」

沙文止住他道:「這些尋常陣法,對大唐虎視耽耽的外族、意欲割據稱雄的藩鎮有那個不識了?經過這些年,他們自有一套陣法應付,並無出奇制勝之效。」麥高、安棟離、施沙、盧密等異口同聲:「但夾門魚鱗陣已是馬弓鐵騎的手下敗將,更加不濟吧!?」沙文緩緩的道:「不!正因為它曾經慘敗,所以才要用它。」

眾人搖頭:「屬下愚昧,請將軍明示。」沙文道:「好,那我先問各位一句話,你們就甘心大秦的夾門魚鱗陣敗于安息人之手,背負這千秋惡名,不得翻身嗎?」眾人垂頭喪氣的道:「魚鱗陣無法在騎兵之前取勝,我們….亦無話可說。」沙文拍著他們肩膊道:「兄弟們先不要氣餒,容我再問一句話,我師妹、師父的事,你們都知道了;我預計終有一天會跟景教有一場惡鬥,不知各位是否願助沙某一臂之力?」

「沙老大,咱們同仇敵愾,又是過命的交情,這句話也要問出口來,就未免將咱們小覷了。」眾人齊聲道。沙文作個長揖:「先謝過各位兄弟。大夥肝膽相照,我也不瞞諸位,我要你們用這陣法,是有些私心的。我的計較是這樣,那些景教僧人,不都是波斯來的嗎?波斯就是安息,當年打敗夾門魚鱗陣的,也就是同一個地方的人,至於西域各邦,亦熟知魚鱗陣敗于馬弓手,所以他們一定知道弓騎兵大敗魚鱗陣之事。」眾人點頭之餘,又問:「那又如何?」

沙文道:「所以,他們一見魚鱗陣,必定輕敵,會用弓騎重施故技。我就是要利用他們的輕敵,伺機反擊,一擊必中。如此,我可以救人,你們則可一洗『羅馬魚鱗陣被安息騎兵大敗』之恥,豈不快哉?於公於私,兩皆有利。」麥高等人個個人心振奮,但還是問道:「這樣行嗎?倘若人家仍用反曲複合弓,我們的盾牌仍是不能抵敵啊。」沙文哈哈笑道:「幸好盧密兄弟聽先祖說故事聽得鉅細無遺,當年之敗,很大原因是敗在軍械,你不是說利箭穿盾,將拿盾的手釘住嗎?在盾牌執手處加裝銅片,便可保無恙。你們羅馬人二十三人,加上史諦勳他們二十六人,共須四十九塊銅片,小史趕明兒再去弄來。」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30 20:35 發表
史諦勳道:「屬下到廣元市採購木材,路經長生店,見一小學徒被師父罵得狗血淋頭,眼看就要將他解聘,原來他造棺材時算錯了尺寸,蓋子短了兩尺,幾十個棺材蓋變了無用之物。屬下見他可憐,便相商賤價買了回來,不但尺寸剛好造盾牌,無須怎麼加工,快捷便當;老闆還說,是上好的柳州木呀!這麼好的木料,還省了二十多両銀子呢!不過屬下該死,跟兄弟們在綺紅樓….花掉了。」


老大 史仔見識小...綺姐樓是什麼地方阿?

屬下可從來沒去過這地方阿~

是不是賣染料的???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眾人聞言大喜,那史諦勳卻不識趣的問:「啊,我們也要練這陣法嗎?羅馬兄弟們要報一箭….不,萬箭之仇,但要是加入我們漢人,恐怕…. 恐怕人家就會說,不是羅馬人一雪前恥啦!」話聲未落,被沙文照後腦勺子一掌摑去:「安息奸商曾用希臘神話欺哄我堂堂大漢使節甘英,同仇敵愾,他們的事也就是我漢家子弟的事!」

史諦勳兀自喋喋不休:「怎不索性整個盾牌用銅造成呢?」沙文向他下腹就是一拳:「銅價現在很便宜嗎?你是西楚霸王項羽嗎?捧著一個銅盾個把時辰,膀子不酸嗎?」史諦勳吃痛,但仍不服氣,彎著身仍要再說:「銅片雖可保護持盾的手,但人家利箭裂木,穿胸而過….」沙文這次朝他屁股一腳:「世上很多飛將軍李廣嗎?個個都能一箭入石嗎?過幾天造好盾牌,你倒試試一箭射穿木盾直插本將軍的心窩給我看看……….」

沙文料不到史諦勳不消幾天便造好盾牌了,著實嘉許了他幾句。但沙文持盾,叫史諦勳一箭射來,史諦勳卻推三推四,連稱不敢:「怕失手誤傷將軍。」結果,沙文叫他持盾,走到十步開外,挽起駙馬所贈三百斤反曲強弓,運起十成功力,左手如托泰山,右手似抱嬰兒,弓開如滿月,箭去似…….千鈞一髮之際,眾人說好說歹的拉住他,什麼「愛惜士卒,為將之本」啦,什麼一代兵聖吳起「與士卒分勞苦,卒有病疽者,起為吮之」啦,旁徵博引、微言大義、秉要執本,沙文這才作罷;只將盾牌竪立,再度彎弓射兩箭。「嗖嗖」兩聲,如中金石,檢視之下,盾牌執手處有銅片保護,已不能穿透,另外一箭亦只能透出箭鏃一寸。「果然是好木!」沙文讚嘆一聲:「你是怎樣弄來如此堅實的木材?」

史諦勳道:「屬下到廣元市採購木材,路經凶肆(注65),見一小學徒被師父罵得狗血淋頭,眼看就要將他解聘,原來他造棺材時算錯了尺寸,蓋子短了兩尺,幾十個棺材蓋變了無用之物。屬下見他可憐,便相商賤價買了回來,不但尺寸剛好造盾牌,無須怎麼加工,快捷便當;老闆還說,是上好的柳州木呀!這麼好的木料,還省了二十多両銀子呢!不過…屬下該死,跟兄弟們在綺紅樓….花掉了。」

眾人往地上啐了一口,叫聲「百無禁忌」,沙文亦氣得七竅生烟,本擬將他打三十軍棍,以儆效尤,但見盾牌素質超於預期,只索罷了。眾人各自領了盾牌,在盧密口令下用心操練名震歐洲大陸、為大秦羅馬帝國開疆辟土、建不世功業的「夾門魚鱗陣」。

豈料過不了兩個時辰,史諦勳等人叫苦連天,原來羅馬軍後裔自幼受訓,負重持盾如履平地,但史諦勳等人是騎兵,雖然他曾誇口要用銅盾,但原來連扛木盾也是一件要命的活兒,盧密只好加持特訓,要他們扛著大盾上山下坡、翻山越嶺,高舉過頭作雨傘用,如此過了數月苦練,才有小成。

(注65) 凶肆 -- 唐代出售喪葬用物的店鋪。《李娃傳》:邸主懼其不起,徙之於凶肆之中
de omnibus dubitandum
恐怕最嚴重的不單是連射性吧?
弩雖然可以肩上發射,身前張弓
但弩手仍然是要雙手用弩
要是佈置了弩手,魚鱗陣就會出現缺口
即使佈置在陣中心,要是馬弓手以拋物線方式發箭
陣中人還是會被射中

想起來,如果將弩手魚鱗陣的邊緣
然後像歐洲的Pavise crossbowman一樣立個盾牌在地上代替一般的軍團兵呢...?

說起來,史諦勳跟士兵們...
在賣染料的地方花了二十兩銀子幹甚麼?XD

[ 本帖最後由 Nomad 於 2007-4-1 10:49 編輯 ]

回復 #103 Nomad 的帖子

Out of Topic >  

Step. King is spending 20 piece of silver in a place that sell DYE.

Thanks for the visit.
原帖由 dye 於 2007-4-1 11:30 發表
Out of Topic >  

Step. King is spending 20 piece of silver in a place that sell DYE.

Thanks for the visit.


老大  盧兄  dye兄 留手呀~ 不然被史仔的女朋友看到
會有性命之憂呀~
老大你真衰  話我去機鋪米算law 係都要去綺紅樓...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呀,想起來
也不是那麼嚴重的問題吧...

一來,只要魚鱗陣能擋住箭攻
不為意的人就會換出重騎進攻
在自己的騎兵跟對方的步兵混在一塊時,馬弓手就難以繼續放箭(除非射中友軍也沒所謂吧)

其次,在大部隊中也可以將步兵陣和弓手分開
像是八卦陣一樣用步兵佈置魚鱗陣組成八個方向的防線
中央配置弓兵
弓兵一來可以利用魚鱗陣當成簡陋的護牆
二來馬弓手一旦迫近向陣內弓兵射擊,就有被步兵以投槍反擊的危險...

這樣想來,雖然不至於無敵
但也不至於像兩次戰役一樣被輕易擊破吧...?


想來...賣DYE...咦
史兄到底是...(略)
不過,我查綺紅樓
只查到這啊?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3%AD%E8%84%82%E6%89%A3

綺姐樓更是聞所未聞,查都查不到
難道是傳說中只存在於S.Fantasyland的...!!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