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3/8/2 19:07 編輯

辟邪寶典

「基督徒是這樣一種人:他們對一種新的罪惡而又盲目的崇拜產生了癖好。」
(羅馬歷史學家蘇埃托尼烏斯)

「(基督教)信仰也就是對非理性的現象的堅定意見或確信。」
(中世紀意大利人文主義者圭查爾狄尼Francesco Guicciardini)

「(『上帝』祗是)對頭腦糊塗的人有特別大的威力。」
(中世紀意大利人文主義者圭查爾狄尼Francesco Guicciardini)

「(羅馬教廷是)邪教徒的寺院,引人入邪途的學堂。」
(文藝復興時期詩人彼得拉克Francesco Petrarca)

「大多數人從宗教(基督教)中學會了恨別人,而不是愛別人。」
(十七世紀愛爾蘭裔英國作家喬納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世界上現有的宗教都純粹是人為捏造出來的東西,宗教(基督教)是妄想、謬誤、欺騙、虛構和瞞哄;『啟示』、預言、信條都是荒誕不經、欺騙人民的東西。」
(法國唯物主義哲學家讓・梅葉Jean Meslier)

「無知和恐懼是宗教的來源,上帝是人所想像的『虛構物』,宗教(基督教)是『神聖的瘟疫』,它挑起塵世間的戰爭,敗壞人類道德,宣傳愚昧,扼殺科學,幫助專制制度奴役人民,是萬惡之源。」
(十八世紀人文主義者霍爾巴赫Paul Henri Dietrich d'Holbach)

「信仰基督教的人大多都是極其邪惡的。」
(廿世紀最偉大哲學家羅素Bertrand Russell)

「所謂的基督教人種在全世界一切地區對他們所能奴役的一切民族所採取的野蠻行為和不顧死活的迫害,乃是人世間任何時代、任何其他人種,不論他們多麼殘忍,多麼無知,也不論他們多麼狠心和無恥,都是無法跟基督教人種相比擬的。」
(威・豪伊特William Howitt)

「聖公會這個組織在中世紀和納粹德國期間都有份逼害猶太人。它也是北愛和平的絆腳石,壓抑婦女、主張帝國主義、奴役人民和壓抑言論自由等政策,都顯示出人類可惡的一面。」
(聖公會大主教凱里)

「基督教的前一千五百年沒有產生任何有一點價值的東西。」
(荷裔美籍作家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

「真正的基督徒心裏更清楚,一個人如果真心熱愛並且獻身于基督教,決不會知道那麼多,決不會有那麼多書。
一本書就足够了。
這本書就是『聖經』,它裏面的每一個字,每一個逗點,每一個冒號和感嘆號,都是在神的啟示下寫出的。」
(荷裔美籍作家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

「新教徒也和天主教徒一樣視科學和醫學為敵人。他們視探究事物本質的人為人類最危險的敵人,在這方面,他們和天主教徒表現了同樣的愚昩和不寬容。」
(荷裔美籍作家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

「宗教改革實在沒有解決任何問題。
它把一座監獄換成兩座,把一個『一貫正確』的人換成了『一本沒有錯誤的書』,用一個黑衣牧師的統治取代了(更準確地說:企圖取代)白袍神父的統治。」
(荷裔美籍作家房龍Hendrik Willem Van Loon)

「自然世界的法則在人的理性掌握之中,而不是隱藏在上帝的手中。」
(天文學家伽利畧Galileo Galilei)

「我確實很難明白人們怎麼能够希望基督教是真理;因為經文用清楚的文字表明了那些不信者將會受到永恆的懲罰,而這包括我的父親、兄弟和幾乎所有最好的朋友。這是一個可咒詛的教義。」

(達爾文Charles Robert Darwin)

「你所讀到的關於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一個被有系統地重複著的謊言。
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也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了這一點。如果在我的內心有什麼能被稱之為宗教的話,那就是對我們的科學所能够揭示的這個世界的結構的沒有止境的敬仰。」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一想起十字架,這個人類有史以來妄用苦難的最要命的象徵,我就幾乎要渾身發抖。
想想這個苦難的器具所帶來的災難!」
(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

「《聖經》不是我的書,基督教也不是我的宗教,我永遠也不會贊同《聖經》中冗長煩瑣的教條。」
(美國總統林肯)

「不是《聖經》中我不能理解的讓我不安,而是《聖經》中我能理解的讓我不安。」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Mark Twain)

「在《新約》中演變出了一個遠比《舊約》的上帝更壞的上帝。正如無盡的折磨要比長眠更壞,永恆的火刑要比簡單地滅亡更壞。
不像《舊約》的上帝,如果其受害者只是在他面前死去並變得粉碎,《新約》中的上帝還不高興。這位上帝的兒子不僅繼承了家庭傳統,而且超過了其父最高的期待。」
(Emmett F. Fields)

「基督徒依虔誠的程度不同,顯出的精神失常症狀也不同。……聖女貞德聽到上帝呼召她把法國從英國人手中拯救出來,聖徒保羅等人看到耶穌復活及將保羅眼睛打瞎其實是顳葉癲癇症所產生的一種幻覺。這種幻覺所產生的宗教信仰受人體基因影響的概率為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說,基督徒的後代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天生的基督徒。」
(《新聞週刊》1998.1.26日第55頁)

「鄉族有教民則一鄉一族不安,城市有教民則通城通市不安。」
(清末內閣學士廣安)

文:旁觀者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5/2/25 18:04 編輯

在翻閱《新約》之前,最好戴上手套。離骯髒如此之近,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只要人們讀過《新約》,其他所有的書籍都變乾淨了。《敵基督者》
尼采

有沒有宗教,好人都會做好事,壞人都會做壞事。但要好人做壞事, 那需要宗教。
史蒂文•溫伯格Steven Weinberg

宗教甚至支持最壞的政府,而政府也同樣庇護最荒謬的、最愚蠢的宗教。
梅葉Jean Meslier

大多數人從宗教(基督教)中學會了恨別人,而不是愛別人。《寬容・伊拉斯謨》
喬納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

任何宗教 , 即使是自稱為博愛的宗教, 對於那些不屬於它的人們, 也一定是冷酷無情的.
佛洛伊德.

宗教並不是僅僅教人溫順,只能鼓勵作惡 <<戈拉>>
泰戈爾

黑夜中我在無邊的森林中躑躅 , 手中只有微弱的燭光照亮我的道路. 一個陌生人出現了 , 他對我說 :" 我的朋友 , 吹熄你手中的燭火吧 , 那樣才能更清楚地看清你的路, 這個人就是科學家
說作為上帝的耶穌基督曾受魔鬼的引誘,這是一個配收入"天方夜譚"的故事
踏出哲學的第一步就是不信神
耶穌基督的宗教,被一些無知的人宣傳著,曾造成了那些最初的基督徒。這同一個宗教,為一些學者和博士宣傳著,在今日卻只造成了一些不信的人。
如果從對一個罪人的懲罰中,已不能得到任何好處,為什麼還要懲罰他呢?
除去了一個基督徒對於地獄的恐懼,你就將除去了他的信仰。
狄羅德.

沒有一個王國像基督的王國那樣, 爆發了那麼多的內戰<<波斯人信札>>
孟德斯鳩.

在一切博學的人們中間, 牧師的職業道德是最為低下的。任何牧師都可以厚頻無恥地向競爭對手乞求顧客 ,同時又肆無忌憚地把競爭手描繪成神學騙子。
H. L. 門肯.

上帝對自己的工作十分滿意, 這是一種不幸<<筆記>>
塞繆爾.巴特勒.

一個虔誠的教徒不但要準備做殉難者, 而且要準備做傻瓜<<異教徒>>
G. K. 切斯特頓.

不可能有什麼造物, 因為他的造物的命運將使他愴悢傷懷, 難以忍受。<<人類的心境>>
伊萊亞斯.卡內蒂.

不管萬物之首是什麼, 指望它會關心人類的事顯然是荒謬的。<<自然史>>
大普林尼.

一個人亮無理由要為了自己祖父是無尾猴而感到羞恥.要是有人在念自己的一個祖先時感到羞恥的話, 那麼他是這樣一種人,就是: 他具有很不穩定而且善於權變的才在他自己的活動範圍內, 不能滿足於一種人可疑的成就, 竟要粗暴干涉他根本不熟悉的科學問題.這種人濫用文化和雄辯方面的贈品, 去為自己的偏見和欺騙效勞
赫胥黎.

有史以來(某些人)常常利用基督教來進行人類所知道的最殘,無情與愚蠢的暴行.歷史例證不難記:十字軍,宗教裁判所,焚燒女巫,大屠殺.....我在基督教世界中看不到什麼我認為值得擁有的東西
肯.沙伊.

不是上帝要消滅邪惡郤辦不到,就是祂能夠郤不要,或者祂不能,也不要.如果祂要而祂不能,祂就是無能.如果祂能而祂不要,祂就是失德.然而,如果上帝既能而且又要,那麼世上何以還有邪惡呢?
伊壁鳩魯.

童女生子,耶穌復活,拉撒路死後復活,甚至舊約中的神蹟,都被隨便用於宗教宣傳,它們對不思索的聽眾與兒童非常有效
理查德.道金斯.

聖經告訴我們要像上帝,但書中頁後一頁描寫上帝是個大殺手
羅伯特.A.威爾遜.

我堅決反對任何宗教聲稱自己優於其佗信仰.這是精神上的種族主義.那等於說我比你更接近上帝,這是導玫仇恨的根源
拉比施穆里.巴提撒.

阻止上帝再次降下洪水的唯一原因是第一次洪水沒起作用<<名人與軼事>>
尚福爾.

人們宗教信仰甚微, 亦不能躬行其教義, 但為了宗教的緣故, 他們有什麼過淚行為做不出呢! <<品格論 , 論自由思想者>>
拉布呂耶爾.

把能思維的人當門外滿對待,是最殘酷的
黑格爾.

你所讀到的關於我篤信宗教的說法當然是一個謊言,一個被有系統地重覆著的謊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從來不否認而是清楚地表達這一點。如果在我的內心有什麼被稱之為宗教的話,那就是對我們的科學所能夠揭示的這個世界的結構的沒有止境的敬仰。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

All religions have been made by men
拿破侖.

只要對理性有一點點尊敬的人,都應排斥基督教的有神論
喬治.H.史密斯.

愚蠢的本性是只見到別人的過失,而忘了自己的錯處
西塞羅(古羅馬)

與作千上萬的滔天大罪相比,愚蠢更使人難以忍受<<家庭與世界>>
泰戈.

我最大的願望是從所有人的眼裡拭去所有的眼淚"這也是本人的願望。很可惜, 幾乎是沒有可能的事!我只能盡人事,說給一些人知,他們所吃的蘋果是壞的.
尼赫魯.

我已經寬恕了耶穌
kennyken

耶穌原是古代一名江湖術士,全靠胡言混飯吃。他的謊言,祗要實踐一下,真偽立辨。
可憐教徒給傳教人舞上舞落,傳教人說洋妖書是「真理」,妖徒就說「真理」;傳教人說耶穌是「救世主」,教徒便說「救主」,真是「蠢如鹿豖」。《紀曉嵐評教徒語》
紀曉嵐

教會關於正義觀念的看法,從各方面來看,都是對社會有害的----首先就在於它貶抑知識和科學
與基督教道德息息相關的罪孽觀念是釀成驚人危害的原因,因為它為人們提供了泄他們自以為合法,甚至是崇高的虐待狂熱的機會<<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
除科學的方法之外,我絕不會認同其它任何獲得真理的方;但在情感的王國裡,我不否認那些產生宗教的經濟價值.由於同虛妄的念相聯繫,這些經驗除導致了善之外,還導致許多惡;擺脫了這種聯繫,那就可以指望只保留善.<<科學與宗教>>

基督教的中心信條,上帝和永生,在科學上是找不到根據的....我並不自命能證明沒有上帝;同樣我也無力證明撒旦純純虛構.也許存在著基督教的上帝;同樣也可能存在著奧林匹斯山,古埃及或巴比倫的諸神.但這假設都是半斤八兩,哪個的可能性也不惢另一個大;它們不屬於可能的知識範圍之內,因此我們沒有理由去考慮它們.<<真與愛----羅素散文集>>

恐懼是宗教教條的基礎,也是人類生活中其它許多事情的基礎.對人煩的死懼,不管是對個人或是對集體,在許多方面支配著我們的社會生活;而產生宗教的郤是人對自然的恐懼.<<真與愛----羅素散文集>>
宗教,因為它的源泉是恐懼,就把某些種類的恐懼捧得高高的,使人們不以這些恐懼為恥.<<真與愛----羅素散文集>>
我認為宗教是由於恐懼而造成的病症,是人類災難深重的淵源.<<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

教會關於正義觀念的看法,從各方面來看,都是對社會有害的----首先就在於它貶抑知識和科學.<<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
基督教有別於其它宗教的就是更動軏施加迫害.<<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
基督教對待性知識的態度也是危及人類幸福的......正統的基督教徒企圖人為地迫使青年接對性知識的無知,這是非常有害於青年的身心建康的.<<為什麼我不是基督教徒>>

一種純粹的私人宗教,只要它願意迴避那些科學可能會駁斥的主張,就是在科學極盛的時代也可以安穩地倖存下去.<<科學與宗教>>
神志清明者的信仰所寄托的慾望是與其他一般人的慾望相符合的,神志錯亂者的信所寄托的慾望是與其他一般人的慾望相衝突的.<科學觀>>
伯特蘭.羅素.

從真理使者到悲劇的鑄造者,不過半步之遙而已
自知無知,乃是智慧的開始;自以為無所不知,正是愚蠢的極致。
不知道什麼意思之無從相信,這是常理!
上帝永無錯,凡人皆有錯,這就是上帝的錯!
智者知錯,誠者知道,盲目之人死不認錯!
沒有任何說法是所有人都接受的說法---包括這個說法本身在內;
然而一個說法是否正確,跟別人是否接受它是無關的。
最大問題在於看不出所謂的問題其實不成問題。
真有智慧的人說話不會故弄玄虛不知所云製造垃圾的,
因為︰「如果你不知道我說什麼,你就不知道我多麼有智慧。」
偽裝高深,適足以暴露淺薄。
打架像思考一樣,最忌迂腐。
迷糊的言語並不反映高深的思想,迷糊的言語只反映迷糊的腦袋而已。
不知道什麼意思之無從相信,這是常理!
自相衝突的說法,就像用鬧鐘來叫醒自己吃安眠藥那樣滑稽。
基督教的思想觀念有大量都是加建物或甚至是僭建物。
李天命.

為了神學論爭,五百年來,有時在這個國家,有時在那個國家,鮮血流遍大地,洒上絞刑架和斷頭台,差不多沒有間斷。
神學的宗教則不然。它是一切可以想像的愚蠢和混亂的源泉;它是狂熱和內亂之母;它是人類的敵人。
基督教無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謬的和最殘酷的。
誰思考,就不是信徒!
宗教狂熱好像是一種可以傳染的病症。
有一個神的觀念這一命題並不能給我們一個關於神是什麼的觀念。
基督教無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謬的和最殘酷的。
我討厭聽說十二個人創立了基督教,我要證明一個人就足以摧毀它。

一個在戰鬥中中了二十槍的人不會發脾氣,但一個神學家在受到別人拒絕同意的傷害時就會變動勃然大怒,而且絕不饒恕。
新教徒認為聖物,免罪,苦行,為死者禱告,聖水以及幾乎所有羅馬天主教的儀式都是愚蠢的迷信。
基督教無疑是最可笑的,最荒謬的和最殘酷的。
在所有宗教中,基督教無疑是應該向人民灌輸最多寬容的宗教,但到目前為止,基督教徒是所有人中最不寬容的人。
誰思考,就不是信徒!
待在辦公室,吃飽了飯,命令一百萬人去屠殺,然後再叫他們進行莊嚴的儀式感謝上帝.

這地球上滿目瘡痍,到處是災禍
參孫揮動列斧之前,先有伏爾泰銳利的笑聲
嘲笑是能夠戰勝一切最有力的武器
殘忍的諸神,你們使我犯罪,你們又因這些罪行來處死我啊!迷信頑固的殘酷性蹂躪了美好的心靈
教仕將基督教當成支配人民的工具
我們生活在世間雖然短暫,但願把這短暫時間獻給理性.
現在你們發抖吧! 理性的日子來到了!
地窖裡有幾隻小老鼠,忙去讚美救世主. "世界多好啊!一切多美啊!" ,然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一夥,這一點是很明白的!
伏爾泰.

烈酒的基督教, 是歐洲人的麻醉劑<<歡悅的智慧>>
基督教的價值系統含著對生命的極端仇視.
一切宗教的先決條件,就是到處麻痺神話<<悲劇的誕生>>
基督教貶人格,使人陷於深沉的泥沼中,這是過度的病態的情緒<<什麼是基督教中非希臘的因素>>
小人的道德成了事物的標準,這是文化迄今最嚴重的蛻變。難道听憑這類"上帝"永遠騎在人類頭上作威作福不成
人類的精神導師和領導者---所有的神學家,都是頹廢者:因此,他們將一切價值的重估都轉變為對生命的敵視;因此,他們所謂的道德,乃成為所有頹廢者的變態症候(The idiosyncrasy of decadents)<<瞧!這個人!>>
<<新約全書>>乃是低賤人的<<福音書>>
基督教的神-- 詛咒現世的公式<<反基督>>
基督教利用罪來腐化最強者的理性<<反基督>>
上帝也是人,不過是人和自我的可憐片段,這幻影出於人類自己的灰燼───理智和昏亂的道理。
創造的這個上帝,如其他神們一樣,是意識的作品和人造的瘋狂。

人所希望的,既不是上帝,也不是基督教,而是教會的權威。
基督教的道德觀念是怨恨的產兒,並自己表明了它對於善惡的無知,它告訴我們,只有上帝才有這種知識。
但上帝已經死了!
基督教創造了罪孽,這種靈魂的脆弱,但是對於基督教的救治之道的信念,卻很快的缺失了。教會不是別的,只是墳墓和上帝的墓石。
如果有上帝而我非上帝,我豈能忍受!所以,沒有上帝!<<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基督教的神-- 詛咒現世的公式<<反基督>>
基督教既非阿波羅式的,也非歐尼索士式的,它否定一切的審美價值<<悲劇的誕生>>

一切宗教的先決條件,就是到處麻痺神話<<悲劇的誕生>>
宗教信仰是盲目的,沒有科學的分析<<人性的,太人性的>>
基督教貶人格,使人陷於深沉的泥沼中,這是過度的病態的情緒<<什麼是基督教中非希臘的因素>>
如果上帝要成為一個愛的對象,牠必須先將裁判和正義拋開,一個裁判官,即使是一位仁慈的裁判官,總不是愛的對象<<歡悅的智慧>>
一個愛人的上帝,只是要人信仰牠,凡是有不相信這種愛的,牠便投之以惡眼和威嚇,怎麼?一種有條件的愛,是一個全能上帝的感情!這種愛只不過是榮耀的感覺,且不能免於激烈的復仇慾。<<歡悅的智慧>>

現在,反基督教己經不再是我們的動因,而是我們的興趣了<<歡悅的智慧>>
上帝到那兒去了? 我告訴你們,我們殺死了祂.<<歡悅的智慧>>
我認為,基督教乃是歷史上災難深重的誘惑欺騙,是非神聖的大騙局。儘管做了種種偽裝,我們還是從理想中分析出了基督教的后裔和萌芽,我要擊潰一切基督教的曖昧觀---我要與基督教背水一戰。<<權力意志>>
小人的道德成了事物的標準,這是文化迄今最嚴重的蛻變。難道听憑這類"上帝"永遠騎在人類頭上作威作福不成!<<權力意志>>
我們每讀一本散發牧師和神學的書,就留下一分可憐和貧乏。<<權力意志>>
上帝的概念是生存的最大反對者.<<偶象的黃昏>>
事實上,並無柏拉圖等唯心論者所謂的"真實的世界",那不過是神話罷了<<偶象的黃昏>>

上帝不是別的,只是對我們的一種粗劣的命令,就是,你不要思想!<<瞧!這個人!>>
我過於好奇,過於傲慢,所以粗淺的答案無法令我滿意。上帝,這就是個粗淺的回答,對我們這些思想家來說是一種不高明的解答。<<瞧!這個人!>>
出于我的本能,無神論是不言自明的。<<瞧!這個人!>>
上帝的概念是被發明來作為生命的敵對概念。"來世"的概念是被發明來貶低生存者的價值。<<瞧!這個人!>>
上帝的概念是生存的最大反對者.<<偶象的黃昏>>
當我與信教的人接觸後,我總要洗手的。<<瞧!這個人!>>
上帝全知全能,但對於他的造物能否理解他的意旨這一點卻漠不關心--這樣的上帝能說是一位善的上帝嗎?。<<曙光>>
基督教使出渾身解數,力圖使它的學說成為不受懷疑的,甚至宣佈懷疑就是罪過。<<曙光>>

他們先是大言不慚地一再聲稱:"我就是真理,因為,<<聖經>>上是這麼寫的。"然後就是厚顏無恥和隨心所欲地進行解析,這種解析是如此武斷離奇,以至於一位聽到這種解析的語言學家不知道自己是應該感到憤怒呢,還是應該感到可笑。<<曙光>>
上帝是虛構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好一個可怕的邪教.<<反基督>>
這等希望是惡中之惡,真正狡猾的惡"<<反基督>>
基督教是頹廢的!<<反基督>>
上帝的概念是偽造的! 道德的概念是偽造的! <<反基督>>
謊言來世的公式! 神-- 虛無的神化,虛無意志宣告神聖<<反基督>>
新約中根本沒有自由,仁愛,坦白和誠實的東西<<反基督>>
像保羅所創造的這種上帝,乃是對上帝的否定.<<反基督>>
偉大的人都是懷疑主義者"<<反基督>>
保羅是一個愚笨和憎恨的天才,他自己造了基督教的歷史,歪曲了以色列的歷史,以使它表現為他的事蹟的史前紀錄,教會更歪曲了整人類的歷史<<反基督>>
凡是一個神學家覺得真實的東西,必定是虛假的,這幾乎是真理的準則.<<反基督>>
基督徒所有與他的思想不同的人,迫害意志<<反基督>>
基督教需要野蠻的概念和價值以成為野蠻的主人<<反基督>>
基督教決心找出世界的邪惡和醜陋,卻讓世界變得邪惡和醜陋
然而,不管怎樣,我與我的思想總是在他們頭上行走如故,即使我採到自己的錯誤也還是在他們與他們的頭上!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
基督徒畢生的事業就是使人類病弱以歪曲善惡和真假概念以危害生命和誹謗世界<<反基督>>
尼采.

通過自然力的人格化產生了最初的神.隨著各種宗教進一步發展,這些神越來越具有超世界的形象,直到最後,通過智力發展中自然發的抽象化過程---幾乎可以說是蒸餾過程,在人們頭腦中,從或多或少有限的互相限制的許多神中產生了一神教的唯一的神的觀念
一切宗教都不過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們頭腦中的幻想的反映,在這種反映中,人間的力量采取了人間的加量的形式.
宗教按其本質來說就是奪人和大自然的全部內容,把它轉給彼岸之神的幻影,然後彼岸之神大發慈悲,把一部分恩典還給人和大自然.
影響群眾的首要的精神手段是宗教
所有過去的時代,實行這種吸血的制度,都是以各種各樣的道德,宗教和政治的謬論來加以粉飾的.
對於一種征服羅馬世界帝國,統治文明人絕大多數達一千八百年之久的宗教,簡單地說它是騙子手湊集而成的無為之談,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要根據宗教借以產生和取得統治地位的歷條件,去說明它的起源和展,才能解決問題.對基督教更是這樣.
宗教根值於蒙昧時代的愚昧無知的觀念.
恩格斯.

宗教偏見的最深的根源是窮困和愚昧
宗教偏見的最深刻的根源是窮困和愚昧;我們正是應當同這個禍害作鬥爭
神的觀念永遠是奴隸制(最壞的沒有出路的奴隸制)的觀念;它一貫麻痺和削弱"社會感情",以死東西偷換活東西。神的觀念從來沒有"使個人和社會相聯繫",而是一貫把壓迫者奉為神這種信仰來束縛被壓迫階級
列寧.

宗教裡的苦難既是現實苦難的表現,又是對這種現實的苦難的抗議.宗教是被壓迫生靈的嘆息,是無情世界的心境,正像它是無精神活力的制度的精神一樣.宗教是人民思想的鴉片
宗教是支配著人們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的幻的顛倒的反映
人創造了宗教,而不是宗教創造人
宗教本身是沒有內容的,它的根源不是在天上,而是在人間.
宗教本身既無本質也無王國.在宗教中,人們把自己的經驗世界變成一種只在思想中的,想象中的本質,這個本質作為某種異物與人們對立的.
在所謂基督教國家,實際上生作用的不是人,而是人的異化.唯一發生作用的人,即國王,是與眾不同的存在物,而且還是被宗教神化了的,和天國與上帝直接聯繫著的存在物.
我們不是到猶太人的宗教裡去尋找猶太教的秘密,而是到現實的猶太人裡去尋找猶太的秘密.
馬克思.

「請永遠不要向我談到基督。」伏爾泰.

「痛苦的人生呀!我為你不停的尋找一絲的光明」尼采.


「用一個奇蹟來證明福音,就是用一個違反自然的東西來證明一個荒謬的東西。」
德尼.狄德羅.(法國白人,文學家、哲學家,主編《百科全書》)

「可是,在這段期間內,就是在1836年到1839年間,我卻逐漸地意識到,由於《舊約全書》中有明顯的:偽造世界歷史事實,有巴比倫塔和作為約言徵兆的神聖光環等等,還有硬認為上帝具有暴君般的報復心,因此就認為它的內容,並不比印度教徒們的聖書或其他任何一個未開化民族的信仰高明些,更加值得使我們相信。」

「我又作了進一步的思考,就是:必須要有最明顯的證據,才能使任何一個頭腦健全的人去相信那些作為基督教支柱的奇蹟,我們越是對自然界的固有法則知道得更多,就越是對奇蹟變得更加不可信賴。」

「我很難明白人們怎麼能希望基督教是真實的,因為果真如此的話,其經文已明明白白的語言表示了,凡是不信仰基督的人們,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兄弟以及幾乎一切我的最好的朋友,都要永世受到懲罰。這真是一種可詛咒的教義。」
查爾斯‧達爾文.(英國白人,發表《演化論》,《物種起源-物競天擇》。)

「基督宗教之為害有二:其一是無法自拔的信仰,其二是直接造成不幸的教條。」

「大家都知道 ,事先計劃的論點就是說,世界萬物正好造成現在的狀態是使人類得以在其中生存.....從達爾文的時代起,我們逐漸更加了解生物為什麼能適應環境,不是環境被造得適宜於生物的生存,而是生物逐漸適應變化的基礎,這就是適應性變化的基礎。這裡絲毫也不能証明有什麼事先的計劃。」

「我倒似乎覺得,信仰基督教的人大多都是極其邪惡的。大家可以看到這種咄咄怪事,就是歷史上無論什麼時期,只要宗教信仰越狂熱,對教條越迷信,殘忍的行為就越猖狂,事態就變得越糟糕,在所謂宗教信念的時代裡,當人們不折不扣地信仰基督教義的時候,就出現了宗教裁判所和與之俱來的嚴刑,於是也便有數以百萬計的不幸婦女被當作女巫燒死,在宗教的名義下,對各階層人民實施了各種各樣的殘酷迫害。」

「作為”聖經”中,”你們不要讓巫婆活著”這一告誡的結果,僅僅在1450-1550年之間,在德國就有十多萬被處以死刑。」
伯特蘭‧羅素.(英國白人數學家、邏輯學家、本世紀最有影響的哲學家之一。)

「《路加∕馬太福音》矛盾百出的耶穌家譜,原來是虛構出來的。」《基督解密》
劉天賜

「基督教的教義,實際上非常膚淺幼稚,…其中夾雜了許多歪理邪說。…它為人類著實帶來無盡的苦難和愴痛。」《基督教是邪教嗎?》
屈暢聯

「從四世紀初葉到十六世紀中葉,開了一連串會議,對這麼多的福音書及其他文書,進行了淘汰、選拔、捏造或虛構,完成了今天的聖經的樣本。」《基督何許人也》
幸德秋水

「愚蠢的教說只能聚集愚蠢的教徒,極蠢的教說只能聚集極蠢的教徒。這樣的宗教,久必衰腐,終必自毀。」《哲道行者》
李天命

「祂需要人去信奉祂,這顯示祂有虛榮心,卻沒有自信心。這樣的天主,只不過是人的投影罷了,哪裡會是宇宙的至高無上主宰呢?」《人鬼神》
何文匯

「把迷信當作真理來教導是一件最可怕的事情。」
希帕蒂婭

「我們否定神,也否定神的責任,於是世界才能獲得解放。」
尼釆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