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我終於離開天主教了

經過這麼多年跟天主教的糾纏不清的關係,我終於離開天主教了。但天主教始終是我的朋友。

從另一角度來看,也是說我跟耶穌基督的緣分已經很少了。少到不能再少了。

真的有很多佛教朋友不喜歡耶穌基督。這種感覺一定是有原因的。
經過這麼多年跟天主教的糾纏不清的關係,我終於離開天主教了。但天主教始終是我的朋友。

從另一角度來看, ...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14/7/8 00:14



你有没有入過天主教都成疑問。
經過這麼多年跟天主教的糾纏不清的關係,我終於離開天主教了。但天主教始終是我的朋友。

從另一角度來看, ...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14/7/8 00:14


內行人都知没有『離開』這回事。
只有冷淡的門徒。

天主教是没有出門聖事的
有入無出根本唔啱數。

如果真係無計,博佢excommunicate囉。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4/7/8 21:13 編輯
有入無出根本唔啱數。

如果真係無計,博佢excommunicate囉。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4/7/8 11:57


那之前得要努力 communicate,
不然, 如何 『ex』communicate?


再者, excommunicate 不等同是逐出教會的意思,
excommunicate 也有不同級別。
我的確沒有正式加入天主教,我頂多只能算是天主教的慕道者。
但說"離開天主教"亦不能說大錯,因為我有很多佛教朋友都反對我加入天主教。既然不能加入天主教,當然只有疏遠。
所以正確的說法是,我會跟天主教保持非常友善的關係,但亦會與天主教保持一定的距離,不會像2007年至2013年那樣關係密切了。
我的很多佛教朋友不支持我改信天主教,亦不支持我信耶穌基督。
而且,一直在背後支持我的密宗護法神亦反對我信耶穌基督。
支持我的密宗護法神認為,我不應該違背皈依佛教三寶的誓言,
不應該去信耶穌基督的教法及耶穌基督本人。
耶穌基督是講上帝創造萬物的,佛教則講業力、輪迴、因果。
所以我跟天主教保持非常友好的關係是一回事。如果信耶穌基督及天主教就太不應該了。
我是不會加入天主教,更加不會加入基督教。當然,我亦無可能改信天主教。
佛教敬拜偶像或是存有偶像,因該是天主教與基督教撻伐的對象巴......

現在能看清嗎?任何事物都是重有形之物開始的。
由於閱讀聖經非常困難,我更加抗拒加入天主教。
我很好奇你為什麼要和宗教糾纏不清呢?
最近有什麼不順心的嗎?
樓主可能跟很多事情都糾纏不清,只是碰巧這個論壇與宗教有關罷了。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其實也沒什麼。我比較糾纏的是宗教和共產黨。現在我已經完全把共產黨這三個字放下了。

宗教上。主要是有人想拉我信基督教。想我跟他們一樣信上帝信耶穌基督。但我很不樂意。這樣便糾纏了。

另外一種糾纏是。真的很多漢傳佛教的和尚反對密宗。很多漢傳佛教的人很反對密宗。偏偏我喜歡密宗。這樣便有糾纏了。

還有。王亭之這個大魔頭真的害人不淺。他害了很多人。連我都被王亭之害了。害我一生都在多數時間處於倒霉的時運中。
雖說密宗和其禪宗派不同,但善心、智慧都是一樣的。
回覆 12# 哈佛專家

係呀,我又係好慘。我都試過有鋪清一色畀佢截咗糊。原來您都係。
由現在開始。我要開始反抗天主教和基督教。我會首先反抗基督教。因為基督教太麻煩了。

我看了不少離教者的結論及遭遇。再參考我的宗教經驗。我也覺得。信耶穌基督是多餘的。信關帝比信耶穌基督更好。

我要先用多一些心力排斥基督教。當我正式反對耶穌基督之日。就是我終結與天主教的關係之時。我要跟其他離教者一起奮鬥。要救那些被困在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樊籬內的朋友脫離所謂天主耶穌基督的救贖的妄想之言。大力指出聖經內許多無法自圓其說的例子。真正打擊基督教和天主教。

謝謝你們。
祝福你。

到你真的下定了決心後,本網誠邀你寫返篇離教見證,詳述你的宗教之路,以讓更多人分享借鏡。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的天。我只是加入了天主教一半。這也算是離教嗎?另外。我現在已經開始大力反對陳健民上師開始的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的說法。他的說法有道理。但真的不適合我。其實。我係對天主教有特殊的感情。只怕我寫的離教見證公開出版之日。即是我的離教見證會在全世界慢慢受到很多人關注。而且有關我的閒言閒語也一定會繼續傳下去。最矚目的要算是我跟西藏密宗的關係了。
本帖最後由 哈佛專家 於 2014/10/22 04:14 編輯

(這是草稿,歡迎朋友提出意見。)

一個佛教徒對耶穌基督的看法的轉變

看這個題目,相信有很多人有興趣一探究竟。這算是一篇離教見證。在這篇文章中,讀者可以看到一個佛教徒如何認識耶穌基督,以及如何捨棄耶穌基督而去。回歸佛陀和觀世音菩薩的懷抱之中,也可以看到作者對基督教是如何的厭惡。在下一段,我會以篇幅適中的長度介紹我的離教經歷。

我叫哈佛專家,大約1970年出生,是名符其實的香港人。因為我是在香港出生及成長的,至今仍然在香港生活,沒有離開過香港,移民別的國家。我是在大約1990/91年開始知道有耶穌基督的。因為我的中學朋友可憐我,介紹我到基督教的教會去認識朋友,順便也希望我跟基督教朋友一樣信上帝信耶穌基督,因此得永生的份。但他的如意算盤沒有打響。在一次偶然的誤會中,我以為他們好像對我不利,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所以中斷了來往。那次的誤會之前,教會已經迫不及待要我信教。經歷了一年或一年多,那個教會要我去信教。這一切我都有些蒙在鼓裡。那時,我還是很希望繼續信仰佛教的。所以我也就和教會內的少數年長的姐妹有衝突。她不滿意我信佛教信觀音。我相信教會的牧師夫婦及一些未出席的兄弟姐妹也不滿意我信佛信觀音,認為我是信邪教信魔鬼。不知道是不是觀世音菩薩的安排,在偶然的誤會下,我終於離開了基督教。那只是預備式而已。由這時開始,我已經對基督教感到十分恐懼,也感到十分厭惡。我想不到基督教根本就是這麼霸道,這麼不講道理。基督教認為,只有信上帝及耶穌基督的人才是真正的義人。其他信其他不同的宗教的人都是邪教,都是魔鬼。由於有這樣不幸的經驗,所以我一直抗拒基督教。

但我對介紹我參加教會的同學朋友感到十分歉疚,也十分勞氣。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樣,對我很好。但為什麼她會信仰這麼排他的基督教?我至今仍然沒有理解到。後來在1992年1993年開始,我接觸到陳健民上師的遺著。對於他提倡的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的說法一直感到很歡喜,也很安慰。我也請教了林鈺堂博士,我很討厭基督教,要與基督教爭執。這些問題如何處理。林博士就寄給我一本英文小書"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Liberation",中譯就是"跨越解脫的門檻"。這本書對我的幫助很大。我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事實上,陳健民上師和林鈺堂博士有幾本小書或幾篇文章都講解了基督宗教(Christianity)的問題。有心的讀者可以查看這方面的資料。

大約1993年,我第一次開始接觸天主教。第一個就利用互聯網來接觸天主教教友總會,向他們表示,我很喜歡天主教,但我不能放棄對觀世音菩薩的信仰。而且,我說我相信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由於雙方仍然有分歧,結果不了了之。要說我信耶穌基督,相信就是在1993年開始,在我接觸天主教開始吧。天主教才是我信仰耶穌基督時的真正的人生的歸宿,而不是基督教。我既對基督教不感興趣,也不歡迎基督教。天主教可以說是我在信仰耶穌基督時的最佳的選擇。但那時我還是繼續信仰佛教。而且,我還沉迷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的說法的內心喜樂之中。

從1993年開始到2005年,我仍然是信仰佛教。我的最重要的信仰是觀世音菩薩。我仍然皈依觀世音菩薩。我仍然盼望著觀世音菩薩。我無時無刻不在盼望觀世音菩薩。但在2005年開始的香港的民主化問題令我深深地感到憂慮。於是,我又向天主教求助。在2005年至2007年兩年之間,我慢慢深入天主教的懷抱中。我向天主教呼救。那時的我是同時在信仰佛教和天主教。換句話說,我是同時信仰觀世音菩薩和耶穌基督。可以說在2005年或2007年開始,我才開始真正信仰天主教。而知名的天主教神父駱鏗祥就是其中一個見證人。他不但德高望重,還十分慈祥。在2005年或2007年開始,我就開始有一個大問題,這個問題就是:

「信耶穌基督,得民主自由」這個命題是不是真的?但到現在還是無解。人言人殊。而且,「信耶穌基督,得民主自由」的說法也不見得很有說服力。

坦白講,我對耶穌基督是很相信的,但我更加相信觀世音菩薩。在許多時候,我是向觀世音菩薩呼救,而不是向耶穌基督呼救。我十分信賴觀世音菩薩。

但大約六年或七年來,我發現我信仰耶穌基督,還是無法幫助天主教或基督教和佛教和平相處,反而增加許多不必要的困擾。作為一個佛教徒,我尊敬耶穌基督,並沒有令基督徒更加尊重佛教。相反,我尊敬耶穌基督,恰好令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基督徒變得更加傲慢,更加自大,更加目中無人。尤其是基基(即信奉基督教的基督徒)更加鄙視佛教,更加會嘲笑佛教。效果是相反了。所以,我今年(2014年)開始,決定要高舉三界伏魔大帝關公(即俗稱的關帝)來挫傷基督徒。我要以關公來代替黃大仙和耶穌基督。我要用關公來壓制基督徒,尤其是壓制基基的狂妄的氣焰。

因為我仍然堅持信仰佛教和觀世音菩薩,所以我現在已經和天主教疏遠了不少。相信在我進一步高舉關公的旗幟後,我跟天主教的關係會再跌到新低點。

我是大約在2008年開始,開始大量在離教者之家的論壇留言的。在離教者之家那裡,我可以自由地抒發我對耶穌基督及天主教的思考,也可以自由抒發我研究耶穌基督的心得。早在2004年或2006年,我已經聽聞過離教者之家這個網站。因此,我也能看到不少離教者的留言及見證。

正如許多離教者所言,聖經的內容及思想很多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也有很多很不合理的內容和說法。另外一種離教的因素很重要。那就是教會內部是很黑暗很腐敗的。許多曾經加入教會而後來離開教會的離教者都說,他們無法接受教會的虛偽、黑暗、自私和腐敗。我相信這些問題在天主教也一樣會有。對我來說,做天主教的慕道者不是很難。但是要我閱讀大量的聖經經文才能接受洗禮及成為信徒,則真的是強人所難。

說到這裡,相信有很多人好奇我與西藏密宗之間的關係。由於篇幅的關係,我只能扼要敍述如下:

我是在少年時代也就是在1980年代,因為靈仙真佛宗創始人盧勝彥的書開始迷上密宗的。而且,我也看了幾本介紹正宗密宗的書。我是因為家中的外祖母與母親皆是信仰佛教和觀世音菩薩的關係,也跟著他們一樣信仰佛教和觀世音菩薩。而我特別信仰觀世音菩薩的救苦救難。其實,我皈依西藏密宗的因緣是很多的。在1988年1989年,我開始找金剛乘學會。那時找金剛乘學會是誤打誤撞得來的。1989年開始,知名作家兼佛教徒王亭之發表一系列佛學問答文章。這些佛學問答文章在後來結集成書,叫談佛談密,也叫談佛家宗派。這本談佛談密的書也令我得益匪淺。因為遇到金剛乘學會的創始人之一劉銳之上師的關係,我便可以打開進入金剛乘的大門。後來我陸續接觸大寶法王噶瑪巴、陳健民上師、林鈺堂博士,也有接觸黎日光上師及陳建強博士,以至接觸藏傳佛教四大派。都是因為接觸了真正的密宗--劉銳之上師和金剛乘學會。二十年來風風雨雨很多,也就不詳述了。

西藏密宗是一般人對藏傳佛教的習慣稱呼。正確的叫法是藏傳佛教。因為藏傳佛教不僅包括西藏密宗,也包括顯教的教授。宗喀巴大士著作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略論、攝頌三種就是藏傳佛教的顯教的精華。而藏傳佛教亦從教授顯教的五部大論開始。因此,我們不能說藏傳佛教只有密宗而沒有顯教。藏傳佛教是世界三大佛教系統之一。世界三大佛教系統分別是南傳佛教、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南傳佛教也就是上座部佛教。藏傳佛教主要有四大派別,包括紅教、花教、白教與黃教。最著名的藏傳佛教領袖有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大寶法王噶瑪巴、第二世敦珠寧波車無畏金剛智等。限於篇幅,對藏傳佛教的介紹到此為止。

現在我的最新的結論是,我不需要耶穌基督,更不需要去信什麼天主教和基督教。我想我還是要跟天主教保持友善的關係的。但我會一如以往一樣抗拒基督教。或許,這個結論就是我今生的永久的結論。我不需要耶穌基督。我真正的需要是仰賴觀世音菩薩的救命和慈悲。我永遠信仰觀世音菩薩。


21-10-2014
謝謝您,非常詳盡,而且十分有效率地寫出過去至今你的宗教經歷。

正如你在17樓所說,上文並沒交待你與西藏密宗的關係,我理解這是因為你認為當中涉及許多是是非非。或者你可單純從信仰角度記述,而無須執著於某某上師是否正統之類,可能會比較合適。

到你定稿後,就會貼到本網主網站的離教見證中。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與西藏密宗的關係的確不容易寫,篇幅必須適中,也要考慮會引起很多是非。

你們看看我的寫法是否恰到好處?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