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自由女神像

撒旦是个农家妞,
聪明美丽爱自由。
有邰家产女儿继,
男人混饭靠女流。

农耕天堂没自由。
规矩太多真想溜。
妖婆酋长耶和华,
吆喝发怒棍棒抽。

苦熬终于一十六,
春心萌动有思愁。
想找男人来入赘,
摆脱上帝独忽悠。

终于等来主耶稣,
英俊潇洒嘴巴油。
身后门徒一串串,
敢与上帝扯皮斗。

曙光一线心颤抖,
赶紧献媚把他勾。
离家私奔四十昼,
大片田产算引诱。

耶稣眼大不见小,
取代上帝志才酬。
告发撒旦想分裂,
妖婆盛怒誓报仇。

贞操只能打酱油,
伊甸园里不能留。
上帝禁止拜偶像。
偏做偶像立美洲。

camel39

地獄天使路西法

独裁君王耶和华
天使必遵他的话
如有反抗不遵守
地狱便是他的家

唯有天使路西法
敢于反抗不是狂
但是他却遭失败
神的仆人笑他傻

他在地狱建个家
地狱有朵彼岸花
绽放如同熔岩般
它又名曼珠沙华

今昔我归到贴吧
证明我已深爱他
那是忠诚的信仰
信仰就是路西法

有人笑我是傻瓜
说我痴人说梦话
可我依旧坚信着
信仰心中难收场

当他再装绑铠甲
胜利只属路西法
他那庞大追随者
推翻上帝耶和华

Aislinn8024
牧神短文

「撒旦啊,我讚美你,光榮歸於你,
 你在地獄的深處,雖敗志不移,
 你暗中夢想著你為王的天外!
 讓我的靈魂有朝一日棲息在
 智慧樹下和你的身旁,那時候
 枝葉如新廟般蔭蔽你的額頭!」

 牧神的午后之后
詩接龍



尊貴的紫氣縈繞身體
金燦的皇冠展露貴氣
優雅的王
走在地毯
不屑的眼神
高位者的氣勢
劍柄一擺
手上還有萬人血
嘴角還殘流留一絲


國恩
英雄血,萬古魂
天地正,有乾坤
勇殺敵,報國恩
自古仇,以血見
百年恨,用命填
錯不改,國心寒
立此誓,殺寇還


撒旦
憂鬱的眼神
紫色的氣息
雙翼一展
降罪惡於人間


相遇
我止不住地煩躁
因為我有一顆心在跳動
我是富貴街頭的流浪者
我是玩世不恭者
我對於你沒有看法
你對於我很有意見
我嘻笑 我癲狂
我怒駡 我癡傻
只是我對我的宣洩



時間反反復複流轉在從前
思緒不斷飄飛在六年之前
當你在度出現
我無言
只冷冷地看
呆呆地想
並非是命運所下的局
而梵天的一場夢

一顆卑微的沙
我隱匿在沙漠中
時而在黑暗裡
當風一次次地卷起
我望見了光



我是一隻向天搏鬥的獅
每日用尖石磨礪爪
每日用吼聲震懾天
每日拼盡全身力氣
去奔跑
去瘋狂


憤怒
一團極具威能的火焰
燃燒著
他瘋狂
他怒嚎
他燃料未盡
他永不停息



黑夜裡 孤燈下
靜靜思索
其實卻是輾轉反側
夢 擾人 無法入眠
在半夢半醒時
有一條蜿蜒漫長的路
那麼近
又是那麼遠
像是水天相接處的晨曦
可望不可即
仔細看
在那遙遠的路上有一個身影
高大而又健壯
那是自己
又好像不是自己
靜靜想
是什麼改變了這......


唯一的王
靈魂的牧者
浩瀚而空靈的空間
回繞著神的牧歌
史詩的沉吟
就是愛
是肅穆莊嚴


卑微的心聲
為什麼我如此憤怒
為什麼我如此壓抑
為什麼我如此悲哀
王都能聽見

那是因為
你不知王的存在
願王使你的心平靜
願你聽見王的福音
--994484732


唯一的王
靈魂的醬缸
浩瀚而空靈的不要臉
回繞著神的亂扯
史詩的沉吟
就是殺
是亂灑狗血

卑微的心聲
為什麼我如此憤怒
為什麼我如此壓抑
為什麼我如此悲哀
王都能說我他媽最大

那是因為
你不知恥的存在
願王使你立足牌坊
願你聽見王的禍音
--dior13dior先生


梦在彼岸
在梦中
迷茫 困倦
不知方向
没有去处
身陷囹圄
只想挣脱 这桎梏
却是
迎来世俗的打击
人们的嘲讽
愚昧
--994484732



高高在上
立于云端
看着他坠落
像一道流光
划过轻羽
来到地狱
他荣登宝座
隔着一层镜子
里外之间
有何区别
一个虚伪
一个真实
--sensendesensen


我途经地狱
看见了燃烧着的门
一个基督徒徘徊在附近
他说:
这帮该死的下地狱的异教徒
我注视着他污黑的灵魂
耳边还回荡着他的祷告:
“我最敬爱的父神啊
请您聆听我的忏悔
我本不该同情他们
但愿借您的容光
将这些罪净化”
我向一旁的老人询问
他因何而来地狱
“因为他犯了罪”
--sensendesensen


因为他犯了罪
所以神对他毫无怜悯

神却要我听见看见
做为我信仰他要付的代价

代价就是
你们永无下一个神!
你向后看便无人救的了你!
--dior13dior先生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