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年多前放下手上還算高薪的厚職回到老家來,為的是少奶受不了我那恐怖的工作之餘,想趁仍有空間時多伴一下父母.但其實還有一個更主要的原因,兩年前我契娘作古了.

我和父母的關係早已名存實亡,早年因為生活,一家人也流散三地.說實話,我沒怪過父母,只因我年幼時得契爺契娘及三位大哥悉心疼愛教導,童年著實過得幸福快樂,這倒要感謝父母替我找上這寄居的家庭.
因為父母和契娘家的教育和價值觀南轅北轍,父母和我之間的不理解及不諒解;多年後回望,原來在我回到父母身邊的同時,已變得不再需要父母.

閒時和少奶聊起,她總覺得我可悲,但我卻覺得,在家庭營運角度,自己父母在令孩子獨立這一項做得異常成功,雖大多出乎於意料之外罷了.

離開契娘回家後,我只在家裡待了四年便自己跑出來,一邊謀生一邊讀書.曾有朋友提醒我這是犯法的,回想也是.

至今仍很感謝當時仍是某報襄理肯用我,雖然當時我只是兼職抄寫工,工作的時間也很麻煩,但傍晚的上班時間卻讓我能有足夠時間,從沙田下課到北角上班去,當然也賺到了生活費.記者大哥們亦很容讓,任由我每天固定霸佔休息房中的一個床位.更有仍在上大學的兼職記者教我功課,也替我張羅生活上的種種所需.全因為這些,我才能順利完成中學課程,雖然一些事令我會考考得相當差,但也因為某編輯的幫忙,我才能進附近的夜校唸預科去.

當然,以上種種我總是記在心頭.但總不及我契娘當時給我的一通電話來得泌人心肺.

”莊,啥都別說,立刻回家來.”我在電話那頭,一句話也搭不上,兩行淚也停不了.

可能看官不太明白為何要如此激動;其實”回家”這字眼,我契娘是第一次向我說.

契娘年少時是在大家族中做廚娘的,自幼家貧,為了家庭很早就自願到大戶人家做”妹仔”(亦即丫環).因為手巧心靈又記得家中各人及來往親友的喜好,甚得主人的歡心,才漸漸成為廚娘.也因為在大戶人家久了,很懂人情世故亦很會謹言慎行.

亦因為這原因,儘管她待我如同己出,但總把一句話掛在唇邊:”你總要回家去的.”

這個”回家”,是說我要回去我父母的家.也就是說,她當我是家人,但她家卻不是我家.

老一輩的人總會把關係弄得清楚分明,由其是我契娘的背景.而且那時我父母的事業越發成功,她更怕是惹來流言說要藉我去拉關係,替家人和我家人添麻煩.

我本來就是個從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契娘怕,我總得陪她怕,別讓她怕上加怕.

契娘這通電話,說的就是叫我回她家去.我哭,是因為終於契娘也讓我回她家去了.後來我回去住了兩個星期,當她知道我的工作和學業狀況時,就讓契爺跟我說,著我在外面小心,因為我上學在沙田上班在北角,老是這樣跑來跑去太辛苦了,倒不如就在那裡睡,也好那邊有人教教功課,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學會獨立.但何時有需要,就回到家裡來.

後來我知道其實是我父母先找我契娘,說實在和我溝通不了云云.契爺契娘收到消息就立刻打聽我到哪去,找方法聯系上我.

好幾年後, 契爺身故前告訴了我,原來父母找我契爺契娘時,他們四個有一番這樣的對話.

”讓莊回去前,我已猜到他會不習慣.畢竟他在我家儼如老么,很多事情也有人照顧.你夫妻倆都是事業心較強的,難免會分身不下.”契爺說著事情時,總是免不了一派西關大少的閒適.

“只是當時我要照顧長孫而你們又得到了公房,才無奈讓他回去.如果你倆容許,我真想讓他待我家中到中學畢業.”契娘卻心焦,有點自責也有點責怪我父母.

“莊這孩子看來粗枝大葉,但其實挺敏感的.再這樣下去只會越弄越糟,既然事情至此,我先去看看他現在的情況,如果可以的話,就讓他藉這機會學會獨立.”契爺總能在困難中找到一點空間來穩住情況.

我父母聽到了當然是千多謝萬多謝,從皮包裡拿出了一點不算多也不算少的鈔票來.

契娘看到,本來帶點心焦的她立時心平氣和得可怕地說,”這麼一份厚禮心領了,莊雖然不是我家孩子,但成夫妻有夫妻的緣,成親子也有親子的緣.既然我家和莊有緣,他有事就是我家有事,能幫不能幫我家也會做點事.誰給我們方便的我會很感恩,但誰侮辱我家或阿莊,恐怕我這拙婦也給不了誰情面.”言下之意,這鈔票不單是侮辱契娘,更是侮辱我.

“哈哈,莊這熊孩子受軟不受硬,還是誰我們來吧.畢竟他是在我家學走路的.別擔心,莊和錢的事都不必擔心.”契爺這個哈哈算是給我父母一個軟釘子和下台階,為這次對話打了個完場.

契爺後來告訴我,契媽這幅冷靜得可怕的模樣,他也只看過三次.

一次是成婚前對著來契娘娘家找碴的日本官兵,一次是他們大兒子離婚時對方來契娘家吵鬧.這是最後一次他看到,他說這是頭一次見識到契娘可以心平氣和到令人感到陰森窒息,實在很難忘.

也因這次的對話,父母沒有找警察幫忙,怕事情弄得不可開交.我才不用被警察強行抓回家裡去.同時我也明白我自己父母,畢竟自己真沒能力和孩子溝通,除了錢真的沒啥事能做.他們經歷過文革也捱過饑荒,很理解他們物質是一切的想法,只是不覺得這套在我身上行得通罷了.

同時契爺也說了的一闕舊事,在我上幼兒園時,契娘很喜歡在下午去買菜前的時間看看粵語殘片,因為她書沒唸過多少,但以前在大宅時有小班來唱戲,這算是她的文化時間吧.但看到一些如苦情戲時,總禁不住眼淺起來.

據契爹描述,我一聽到電視傳出這類音樂,便會放下手上的玩具功課,怔怔的看著契娘,一看到契娘的淚腺開閘,便會二話不說的把電視關掉.去抱著契娘喃喃的道,”不要哭,不淮哭,電視壞弄哭契娘不好,不要看.”

每次我這樣做之後,契娘總心痛個兩三天.因為看著這小鬼頭和自己雖沒血緣,但也和自己情真關切,想到總有一天要送他回父母身邊,心頭總酸.

契爺告訴我,別去埋怨父母,他告訴我這些事只是想我能明白契爺契娘並不是放棄我這熊孩子.只是情非得已,希望我諒解.當然我沒怪契爺契娘更談不上諒解,反而很感激生命中最美好的其中一段,有幸在他彩虹邨的蝸居裡渡過.

而且我也很自豪也很慶幸自己有過這種往事,因為他倆的悉心教導,讓我從小就學會去保護自己愛護和愛護自己的人.

雖然,那時契爺已知自己時日無多.不夠兩年,他走了.

契爺走後,我開始意識到契娘和我相處的日子沒有太多了.所以有段時間我很喜歡有事沒事也到她家看看她.

直至十年前,她確定了腦退化.除了她三個兒子及一手帶大的孫女外,他認得的人就只有我.也因為這樣,她開始向人認我是她的契仔.療養院的人一看見我,總向契娘說,”契仔來看你了.”她總是笑得很開懷.

每次去看她,她總是很高興.因為腦退化的病人,見到自己認得的人和事也會很寬心.和她坐坐談談往事,她總莞爾.但又很快哭訴沒人去看她什麼的,我之前查過,這都是腦退化病人的病徵,總忘了一天前的事.其實我們幾個,每星期都會自己去探望一下她.

那兒的工作人員總跟我說,你契娘真好福氣,我們這兒的院友,就只有她一個每星期總有兩三天有親人來探望.契娘聽到,總是含蓄地微笑.

雖然那幾年自己也一直為生計疲於奔命,但只要稍有空閒,我也會去探望一下她.後來真的離港了,少奶也會替我去.她看見少奶很開心,老說她和自己很像.工作人員說她契仔的女友跟她很像很福氣,她更是高興得伸手去拖著少奶.就這樣,少奶成為她病後最後認得的人.

都是緣份,我契娘的幾位媳婦跟契娘都不太投緣,大抵是契娘為人嚴謹又傳統,對現代女性重視工作多於家庭都不以為然.幸好少奶也是個以家庭為先的人,她倆談起來真像一對融洽的婆媳.說實話,我為此直至現在也很安慰很高興.雖然因為身份的問題我不能對契娘照顧太多,但遇上少奶,總算給她在晚年加添一份歡慰.

五年前我和少奶成婚,我倆沒大肆舖張,只簡單的和家人聚了餐.我記得契爺生前老愛說,一個婚宴高興與否,不在於有多少人賞面出席,而在於來賓是否都真心想出席.我自己一直也這樣想,只是怕少奶會想高興點熱鬧點;猶幸少奶婚前和我說,”你契爺說得對,何必為面子舖張.”

那時契娘已不良於行,我倆穿著禮服到療養院去給她敬茶.她看著這最小又最沒出息的兒子成家了, 禁不住淚水.我想到自己終於趕得及了,也不能自己.

當時的氛圍心情,今日回想也覺心頭微暖.

婚後少奶病了,雖然日子辛苦.但當倦得不行時,去望一下契娘,看著這一手帶大我的老人家,一生人總為後輩勞心勞力的老人家.彷彿為自己已經通體疲憊身軀充電,那時我總對自己說,別說苦,她給你那麼多,就是令你有能力去擔起這擔子.

兩年前,契娘很安詳的離開了.

那時期我帶著少奶駐在杭州,做著一份十分吃力的工作.她離去前兩個星期我們還回港探望過她.

那次她突然很清醒地握著我的手說.”莊,我是時候了.去和你父母和好吧.孩子能有是緣分,別勉強.最重要是你倆口子健康平安,無論如何……媽替你高興.”

當時我如何失態,自己都忘了.

但我仍記得她這句”媽替你高興”,像解開了我近四十年的詛咒.我不管她是迷糊中說出來,還是迴光時記起這不成材的小兒子.但這一句,時而午夜夢迴,震撼依然.

少奶有時說起我看上她是因為她跟契娘相似,是戀母情結,我只能學契娘莞爾.

契娘走後,我想了一段時間,最後花了半年時間交待好工作上的事,決定辭任回老家和父母生活,雖然這個決定對所有人都很有難度,包括我自己,家人和公司.儘管身旁的人都說我放棄了一切,在他們眼中看來可惜;但在我看來卻十二分值得.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大抵都是這樣吧.

其實我只是不想我契娘交下的遺願落空,也希望少奶能有一個更安定的環境去培養下一代,就算是我這輩子讓我媽高興的最後一件事.

終於,我和父母的關係由冷淡一點點改善過來,雖然還未比得上其他家庭般融洽,但也算好多了.

然後,我和少奶的孩子會在今年年底到臨了.

這陣子看著少奶隆起的肚皮,總想起契爺契娘,希望我能學他倆無時無刻為孩子引路,但又懂得隨時隨地放手,讓孩子隨自己意願任意飛翔.

回首前塵,雖然緣份讓我和父母不合,但卻讓我遇上了契爺契娘,他倆的無私付出,沒因為血緣與否而稍減;這份關愛給了我無限的勇氣,去面對生命中每個難關.更令我明瞭到孩子要的並非物質,更需要的是愛,一種實實在在的愛,為保護珍愛的人奮鬥,也為開拓未來添加力量.

在老家,有時以單車代步,聽著耳機的這首歌,總想到我這熊孩子不久將來,會載著我的熊孩子.在路上,一邊任由他抱怨我和他娘嚴格,一邊將我由契爺契娘裡接受的愛,一點一滴地讓他吸收到生命中.


單車

作詞:黃偉文
作曲:柳重言

不要不要假設我知道
一切一切也都是為我而做
為何這麼偉大 如此感覺不到
不說一句的愛有多好?
只有一次記得實在接觸到...
騎著單車的我倆 懷緊貼背的擁抱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難離難捨總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推卸
任世間再冷酷 想起這單車還有幸福可借

經已給我怎會看不到
雖說演你角色實在有難度
從來虛位以待 何不給個擁抱?

想我怎去相信這一套
多疼惜我卻不便讓我知道
懷念單車給你我 唯一有過的擁抱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哪怕遙遙長路多斜
你愛我愛多些 讓我他朝走得堅壯些
你介意來愛護 又靠誰施捨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難離難捨總有一些 常情如此不可推卸
任世間怨我壞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小孩就是希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覆 2# 抽刀斷水

係呀係呀, 您睇呢个細路幾天真可愛
   
願觀世音菩薩保佑你
回覆  抽刀斷水

係呀係呀, 您睇呢个細路幾天真可愛
沙文 發表於 2016/5/15 18:01



    你玩少一陣野都唔得既。
咁似希特拉既?
做好男人,是讓身邊所有人開心
做賤男人,只是不想自己太傷心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