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修女有幾窮呢?

前幾日, 一向以窮到燶形象示人的修女封聖,世人好易誤會逢修女必窮。

各位, 唔好狗眼看人低, 我嘅 dream car, 只不過係修女日常粗粗地代步工具乍

Polish nuns ride in style in a BMW i8



What Jesus would drive remains a mystery. But if the answer lies with two nuns from Poland, then his vehicle of choice is none other than the BMW i8.

A viral photo captured by a bystander named Przemek Sobola shows two Polish nuns entering the BMW i8 parked in front of a church. Though Sobola only snapped one photo, he claims the nuns drove away. The owner of the six-figure supercar remains a mystery.

According to Sobola, he was attending a friend’s wedding in a village in Central Poland when he caught the nuns and their getaway car. He says there were actually four nuns surrounding the BMW, but only two went for a joyride.

With a starting MSRP of over $140,000, the BMW i8 is far from a modest mode of transportation befitting a nun, which makes this photo that much more puzzling. Does it belong to the nuns? Or a generous churchgoer who took a leap of faith by entrusting his or her expensive ride with the convent? But despite the expensive price tag, the nuns (and Jesus) can perhaps take solace in the fact that the i8 hybrid is a relatively eco-friendly vehicle with a zero-emissions EV mode.

http://www.motortrend.com/news/nuns-caught-driving-off-bmw-i8-supercar/

牧师神父修女个个着晒烂身烂勢搏啲信徒奉献多啲,BMW i8?濕濕碎啫!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6/9/8 21:36 編輯
前幾日, 一向以窮到燶形象示人的修女封聖,世人好易誤會逢修女必窮。

各位, 唔好狗眼看人低, 我嘅 dream ca ...
沙文 發表於 2016/9/8 03:16


會唔會係有富二代去扮野聚會呢?
加下有乜出會,都有人扮修女架哩:


制服引誘,聖服睱想
幫助有需要男仕能抬起頭來做人
係修女行街街畀人影到啫
de omnibus dubitandum
唔觉意比人影到都咁勁,影唔到果啲咪重叠水?
唔怪得做牧师神父修女咁發!耶徒们请多多奉献!
你地班反基真係未見過大蛇屙尿,BMW?小兒科啦。

買6500萬元私人飛機 牧師要教友捐錢
編譯張玉琴/綜合亞特蘭大13日電
March 13, 2015, 7:50 pm

亞特蘭大頗有爭議的超級教會的創始人道拉(Creflo Dollar)最近在網上呼籲該教會20萬信眾每人捐款300元以上,好讓他能花6500萬元,購買一架億萬富豪最愛的私人飛機,「到世界各地傳揚福音」。

53歲的著名非裔牧師道格,是國際世界改變者教會(World Changers Church International)的領袖,該基督教會傳揚成功福音,這種神學教導信徒透過信仰及金錢或物質的「播種」,就能獲得上帝的祝福。

道格本周在他的網站放上一段五分鐘視頻,敦促信徒捐款購買飛行速度最快的民用飛機「Gulfstream G650」,以便「國際世界改變者教會能繼續以上帝恩賜的福音澤被全球各角落」。

眾所周知,道拉擁有兩輛勞斯萊斯豪華座車,在亞特蘭大和新澤西州還擁有價值數百萬元的華屋。2012年,他因對15歲女兒暴力相向被捕,曾成為新聞人物。

道拉在教會網站聲稱:「教會目前所用飛機,是1984年建造,教會於1999年購入,迄今飛行哩數達400萬哩。最近飛到海外參加全球會議,其中一個引擎一度失靈,幸蒙上帝恩典,機長安全降落,未造成任何乘客受傷。」

道拉在全世界傳道,但他主要是在亞特蘭大有8500座位的教堂講道,再透過衛星傳送到世界各地教會。他在網上說,全球還有數以百萬人沒聽過上帝之名,因此希望信眾每人播種300元以上給購機基金,讓福音傳至「迷失的世界角落」。

不過,參院財政委員會一項報告發現,道格目前的私人飛機常被用來度假旅行,該飛機停留地點包括賭城、邁阿密和夏威夷。多年來,道拉也一直拒絕公開收入,但據估計他的財產達2700萬元。他與結縭30年的妻子育有五名子女。

http://www.worldjournal.com/2794735/article-shortlink/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大蛇屙尿重有一个牧师唐崇荣,佢收收埋埋啲奉献真係富可敌国,叹为观止!

牧师唐崇荣到底有多少钱?众人面前的台面上摆明的是:
(a)、博物院(两层楼):每一幅好几千美金的复制西洋画,充满了整层楼,全是唐牧师私人收藏品;另加整层楼的数百个中国高价复制精致古董,也全是唐牧师私人收藏品。
(b)、音乐厅:美轮美奂、金碧辉煌的千万美金装修费用(仅装修费用),完全是唐牧师个人买单。
(c)、试想,一个人的财富竟然能够收藏到「上海博物馆的一半物品」、而且还有「北京博物馆没有的东西」。唐牧师五十年传道所堆积财富之惊人,实在叹为观止。

五十年来不公开收入、五十年来也不用报账、家里好几个佣人、客厅比羽球场要大、两辆Benz、小孩全在美国吃香喝辣、自己早有美国绿卡、飞机印尼美国像喝水般简单、上流社会、数千万上亿美金身家的富豪犹不知足,还要说累装可怜继续要钱……。」

嗱,这就是十一奉献嘞!

班蠢才耶徒自己死慳死抵,慳慳埋埋十一奉献!

这些就是牧师神父修女…真正追求既野,
至于耶稣係真係假,关佢地叉事,
耶徒咁緊張護教,肯定都是同利益关系有关!
清苦牧師現形記

來源:浙江在線

原標題:剝開“清苦牧師”畫皮 金華包國華犯罪團伙現形記

  日前,金華城區基督教會負責人包國華及其妻子邢文香,以及部分骨干被金華警方採取強制措施,立案查處。這一事件傳出后,在當地引起較大反響,廣大干部群眾拍手稱快。

  根據警方調查,包國華伙同其妻邢文香涉嫌以宗教的名義侵吞教徒奉獻款,並非法經營,在主管部門要求交出賬冊后,故意藏匿會計憑証,還多次蠱惑不明真相信眾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等。

  從表面看,包國華和邢文香穿著朴素、粗茶淡飯,為人清廉、朴素,為了教會的發展兢兢業業。很多信徒雖然自身生活並不富裕,甚至家庭貧困,但被包、邢兩人所謂的形象所迷惑,紛紛節衣縮食,竭盡所能奉獻錢款。

  隨著公安機關調查的深入,包、邢兩人真面目漸漸浮出水面。據辦案民警介紹,警方從他們的住處搜出近19萬元現金、20多件金銀首飾,家庭成員名下有3套房產,另有至少數百萬元委托他人投資理財。

  在人們心中,宗教人士往往生活清苦,收入不高。這些巨額財產究竟從何而來?

  清貧假象貪婪嘴臉

  金華市江北老城區酒坊巷98號,聳立著一座已有100多年歷史的教堂,名叫真神堂,每周都會有信徒定期來此聚會、禱告。這也是金華城區基督教會的所在地,這個教會有兩名牧師,就是包國華、邢文香夫婦,包國華同時還是教會負責人。

  包國華今年55歲,原先在金華市面粉廠工作,上世紀80年代進入教會。2002年金華城區基督教會堂管組換屆,包國華成了教會負責人。

  真神堂二樓臨街的一面,是包、邢夫婦的住處,隔成兩間,共有兩扇門對外。其中一扇門經常打開,隻要上二樓,就很容易看到其中一個房間內的情況:面積不過10多平方米,書桌、櫃子都很陳舊,看上去生活清苦。

  然而,這只是表面現象,包、邢兩人既不清苦,也不貧寒。沈某某是教會骨干,負責包國華全家的私人理財事務,她說:“約在兩年前,邢牧師跟我說,‘放在銀行的理財產品所賺下來的錢,我們一輩子都花不完,其實我是很會理財的。’”

  警方的調查証實了這一說法:今年7月26日,包國華、邢文香被採取強制措施時,正臨時居住在一名信徒的家中,公安民警從他們隨身攜帶的包和住處,當場搜出了現金13.6萬余元,還搜出了13張銀行卡、8隻手機。

  7月29日,公安民警又對位於真神堂二樓的包、邢兩人住處進行搜查,在信眾們不常見到的另一個房間內,搜出共計現金5萬多元和2000美元,還有金項鏈、珍珠項鏈、金戒指、手鐲等首飾共計20余件。其中,有兩條金項鏈上的標價顯示價值兩萬多元。

  “打開櫃子、抽屜時,東一沓西一沓的,到處都是現金,還有大批金銀珠寶、滋補品。”一位參與搜查的民警說,一沓一萬元的現金被“遺忘”在抽屜深處,找出時已經霉味很重,令他印象深刻。

  根據公安部門的調查,包國華家庭成員的資產遠不止這些:名下共有3套房產、一輛別克君越轎車、至少數百萬元資金對外投資,其中光沈某某就先后為包國華進行過5次大手筆的投資。

  2012年3月至4月間,在沈某某的介紹下,包國華投資了一個名為“返本一百”的非法傳銷活動。“包國華先投資了1萬元,嘗到甜頭后,追加投資了10多萬元,前后加起來,共計15萬元,最后發現被騙,虧了12萬多元。”沈某某說。

  2013年4月至5月間,沈某某又向包國華推薦投資深圳金嘉億公司的非法炒匯活動,包國華分幾次拿出100余萬元現金給沈某某﹔ 2011年7月至2013年12月,通過沈某某的私人銀行賬戶,先后分16筆存入金華市區一家混凝土公司指定賬戶,總金額近400萬元。

  2014年2月至5月,包國華分多次給沈某某現金247萬余元,投資義烏一家非法炒匯公司,之后這家公司的負責人“跑路”,虧損200多萬元。“我建議報警,但包國華不肯報警,他怕公安查到資金的來源,隻叫我向他懺悔,事后還特別吩咐不要向其他人說。”沈某某說。

  “2014年11月,邢文香聽說金華市區一家民辦中學缺錢,願意以月息一分五吸收存款,通過我的私人銀行賬戶,包國華又投資了120萬元。”沈某某說,投資的事,商量的時候邢、包二人有時在一起,有時就邢一個人在,每次投資前,包都會叫她好好投資。

  雖然投資虧損不少,邢文香卻不以為意,她說:“去年我還向教會骨干鄭賽英等說起‘自己也有200萬元左右了’,她們當時說,200萬元不算啥,有2000萬元才好呢。”

  包、邢擁有的巨額資產,和他們兩人的收入形成鮮明對比。包國華和邢文香都是全職牧師,生活費用全依靠教會。“我和邢牧師每月4000元工資。”包國華說。邢文香也証實,她和包國華的生活來源是教會開支的。

  掩人耳目大肆斂財

  在教會中,信徒們把錢捐進奉獻箱,這筆錢屬於教會,教職人員不得據為己有。金華城區基督教會的奉獻款數額巨大,公安機關起獲的材料顯示:僅從賬面來 看,2011年10月2日奉獻款項為123萬元﹔2011年12月25日,聖誕節奉獻款為93萬元,2012年1月23日新春奉獻款為53萬元……其 中,2010年10月3日的奉獻款甚至高達203萬元。

  長久以來,金華城區基督教會有個怪現象:雖然包國華夫婦非常有錢,卻不斷有教會骨干宣揚包、邢兩人生活清苦,要信徒們在捐獻時,在信封上寫上他們兩人的名字。

  7月29日,警方對包、邢兩人在真神堂的住所搜查時,一個鋁框藏放在櫃子最深處的暗倉內,比現金、金銀珠寶還要隱秘,框內是一張紙,抬頭是“金華城區基督教會財務制度”。其中一條規定:“凡入奉獻箱款項,皆歸教會收入。”

  同時,警方在住所內還搜出200多個已經拆了的信封、紅包,上面往往寫著“轉給神的仆人”、“轉交牧師”等字樣。“這些信封、紅包來自奉獻箱,不應該出現在包、邢兩人的臥室內。”辦案民警說。

  沈某某點破了其中的奧秘:“信封上寫上‘轉交牧師’,開箱組人員就單獨拿出來給牧師。”另一名教會骨干成員朱某某說,按照教規,奉獻箱開箱時,牧師不應該在場,但包、邢夫婦兩人卻一般在場,在場的見証人也是邢文香指定的。

  放在鋁框內的財務制度藏進櫃子深處后,包國華、邢文香私自篡改了教會財務制度,“凡入奉獻箱款項,皆歸教會收入”這句話也從此在制度中消失。

  金某某是教會出納,從邢文香說的一句話中,她就“領會”了“新規矩”:大家奉獻時,寫上牧師名字的信封、紅包,今后要直接轉交牧師。“她說記得有一 次,一個信徒給她個人奉獻,是放到奉獻箱裡的,但是被老一批的人給拆了,把錢放到教會裡去了,她錢也收不到。”金某某說。

  此后,對包、邢兩人生活清苦的宣揚突然多了起來。在部分信眾面前,包國華經常說,我不會要教會的錢財,自己一分錢存款都沒有,上帝都給我安排好了。邢文香也說,自己為教會奉獻很多,差旅費都沒有到教會報銷過。

  一些教會骨干也緊緊跟上,鄭賽英就是其中一個,雖然她深知包國華家庭擁有巨額財產。“每次鄭賽英都會在講台上公開講,包牧師、邢牧師這麼清苦,為教會付出了青春,付出了一切,我們要為他們負擔起來,讓他們可以安享晚年。”王某某說。

  王某某是教會會計,家庭較為困難:丈夫常年生病要吃藥,自己收入微薄,是金華市區野貓塢附近菜市場的“常客”,因為那裡菜價便宜。聽了鄭賽英的宣揚后,她奉獻了4000多元,並在信封上寫了鄭賽英要求的內容。

  這種宣揚遠沒有局限在教堂講台上,金某某說出了更多內幕:“在聚會的時候,各個片區的組長開會時,也都宣傳這些,主要就是鼓動信徒們對包、邢兩人進行敬奉。”她說,除了組長們的宣傳之外,還要信徒們表態,同時有人在場記錄,“記錄的東西要交給邢文香。”

  這種“牧師清苦”的宣揚,越傳越神,不少信徒自覺奉獻。有時,這種捐獻甚至有“逼捐”的性質。金某某說了一次親身經歷:“鄭賽英說,我們現在管理小組 的人員真是該死,還不如普通信眾,對牧師生活不關心,牧師對教會付出這麼多,我們自己管理人員都不去敬奉。然后她問我有沒‘感動’過(指奉獻),我說有 的,因為她這樣說我也沒有辦法回答,但我心裡是不舒服的。”

  金某某的丈夫患一種古怪的毛病,身高從1.72米縮到1.50米左右,常年受病痛折磨,家庭經濟狀況比較差。但她見過其他因經濟原因不願奉獻的信徒吃過苦頭:“不敬奉就可能會被說不同心或不尊重,一旦有人被說不同心,教會裡其他人就會對他有看法。”

  雖然很不情願,為了能在教會待下去,一次聖誕節聚會時,金某某還是用信封裝了1000元放進奉獻箱,寫上“轉交牧師”的字樣。

  從2012年起,信徒周某某就經常向城區基督教會奉獻,每次奉獻1000元到3000元左右,總數達六七萬元,但他從未收到票據。

  賬目不清,每次捐款數額隻公布大致數字,成了包、邢控制下的城區基督教會的“常態”。沈某某說:“包牧師讓我投資的錢,主要是兄弟姐妹奉獻給包牧師和邢牧師的。奉獻的具體數字不清楚,但我知道數額不菲。”

  “長期以來,包、邢兩人通過宗教斂財,已形成一套固定的模式:骨干成員通過各種場合對不明真相的信眾宣揚、洗腦,鼓動他們奉獻,再借機放入個人腰包。”一位辦案民警說。

  費盡心機排斥異己

  在從教會骨干朱某某住處搜查出來的材料中,有一本薄薄的作業本,紙張泛黃,可見時間較久,從內容推算,應該寫於10年前左右。它一度讓警方大惑不解:裡面的內容,竟然是對包、邢所作所為的現場實錄。

  其中一條寫著:“邢文香拿著教唱詩歌的棒,在奉獻箱裡弄錢,棒頭上有雙面膠。”其它的內容還有:“邢牧師去新加坡用了教會4萬元錢”、“樓上包、邢住 房門口有一隻專門為他們奉獻的奉獻箱,有一次,包、邢兩人在數錢,雙手抱著一大堆錢,哈哈大笑,嘴都合不攏,說年底人多,剛好一姐妹上樓看見了”……每段 字都一樣:前面有個括號,裡面寫著不同的人名。

  這些“實錄”看似無厘頭,實則有玄機,這本子其實是朱某某向包、邢報告的“黑賬”,以此對信徒進行控制。“對此,信徒並非沒有意見。”蔣某某說。

  將不和自己“一條心”的信徒開除出教會,並詛咒為“魔鬼”,是包國華等人對信徒的“終極殺招”。金華市城區基督教會的信徒們仍然記得:多年前,一位資 歷頗深、很有人望的教會信徒,因為對包國華的所作所為私下裡有異議,即被包國華開除出教。即便這位信徒在雨中長跪,還是被掃地出門。據調查,像這樣被包國 華開除的信徒有200多人。

  包、邢等人的高壓控制一直在持續。王某某曾“代表”北苑片的信徒,照著邢文香提供的模板,寫過這麼一封信。“主要內容是:把新教堂六樓趕緊裝修起來, 裝得越漂亮越好,而且材料要越環保越好﹔酒井坊98號老教堂牧師住宿的房子也一同裝修起來,產權要永遠歸兩位牧師所有,直到子孫后代。”王某某說。

  王某某說,一開始,邢文香指定時,她並不清楚邢的用意,她拿了其他片的信做參考,才寫出初稿﹔邢文香看過后,馬上有其他教會骨干打電話來,“記不清張某還是姜某,打電話說信太平淡,要修改,后來修改進去這3點要求。”

  控制信徒如魚得水,包、邢兩人的膽子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孤注一擲。多名教徒將包、邢等人的經濟問題向金華市的相關部門進行舉報,舉報信中提及的部分細 節揭開了包、邢兩人“清苦”的面目:邢文香自稱有病,到國內多處“旅游看病”,出國去過新加坡﹔經常去美容院做美容、保養,還曾在嘴唇、鼻子等處做過整 容。

  今年6月,金華市民宗局根據《宗教活動場所財務監督管理辦法(試行)》,依法組織開展全市宗教活動場所財務大檢查,要求城區基督教會提供相應的會計憑証、會計賬簿、會計財務報告等會計資料。

  “市民宗局要求我們馬上交出來,當時教會堂管會成員認為民宗局這樣做很過分,決定暫不交出賬冊,這個決定是堂管會商議決定的。”包國華說。
 
事实并非如此。 从6月15日到6月26日,工作人员多次送达检查通知,包国华一直不露面,朱某某、王某某、金某某等人也一直拒绝交出财务材料,并把有关财务账目转移藏匿。

如今,这一案件正在侦办中。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进了看守所后,邢文香竟然向办案人员提出,要吃蜂蜜、铁皮枫斗等滋补品,让公安机关派人去给她买。 “这次,她终于不想再扮'清苦'了。”办案民警说,随着审讯的进一步进行,更多的真相将再次浮出水面。 (黄宏)
蚂蚁搬象A了2千万基督教会前董座被诉

财团法人台北市信义路基督教会前董事长黄海涛,在任内涉嫌侵吞台北地方法院发还的民事强制执行案款项2148万余元,还辩称已将钱全数捐给穷苦人士,但又说不出捐给的对象是谁,台北地检署调查后,依侵占罪将他起诉。

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去年因多次行文给黄,要求提供教会帐户查询,但黄却迟迟不愿提供,还以蚂蚁搬象的方式,不断提领该户现金,身为主管机关的民政局,怀疑黄涉嫌侵占教会资产,将他移送调查局侦办。

检调查出,黄海涛在2013年1月19日至去年5月26日为止,以教会董事长身分领回台北地院发还的民事强制执行案款项,共计2341万2771元,并将这笔钱存进教会专户,但事后又陆续从教会专户提领2148万余元。

检调比对资金流向,扣掉以教会名义捐赠给财团法人百加列福音传播基金会的200多万元,仍有2148万多元下落不明。
当检调一开始想要传唤黄男到案厘清案情,黄还拒不到庭遭到通缉,待黄被通缉到案后,又辩称钱都捐给穷苦人,否认侵占,但问他钱捐给谁,黄又交代不清,因此认为他涉有重嫌,依侵占罪起诉。 (吕 志明/台北报导)
天主教封圣死要钱,丑闻~教廷竟暗中索求高价码

意大利记者努兹周三出版的新书,揭露天主教会封圣的「价码」。 路透社

2015年11月05日00:10

册 封成为天主教圣徒要多少钱? 答案是可能要花上约2640万台币。 但这个数字不是天主教教廷的官方统计数据,而是一本刚出版新书《圣殿里的商人》 (Merchants in the Temple,暂译)所披露。 这本书和另一本今日上市的新书《贪婪》(Avarice,暂译),引起教廷震怒,为掩饰丑闻外流上周末逮捕2名涉嫌泄密的教 宗顾问,控告他们背信。 法新社引述相当于梵蒂冈幕僚长的贝丘(Giovanni Angelo Becciu)主教昨表示,即使有令人难堪的外泄丑闻,教宗方济各仍执意进行改革? (看来说与做二回事)

英 国《泰晤士报》报导,意大利记 者努兹(Gianluigi Nuzzi)写的《圣殿里的商人》,形容天主教册封圣徒的流程宛如一场商业买卖。 封圣之前要先被天主教教会宣为真福。 书中写道,想要发起游说某人被宣为真 福,必须先向教会缴交5万欧元手续费(约176万台币),以及另一笔1.5万欧元开支(约52.8万台币)。 而手续费通常会增至约50万欧元(约1760 万台币),必须聘请通常是高层教士的人物担任宣福申请人(postulator),带领完成宣真福的各种手续,数百人封圣都是如此。

书中写说,2007年被宣为真福的19世纪意大利神父罗斯米尼(Antonio Rosmini),其支持者最终是花了75万欧元(约2640万台币),才终于让他踏上封圣的阶梯。 该书还披露,当教宗方济各在2013年当选教宗后,在 一场会议上得知教廷财务支出状况「失控」时,极为愤怒,决定改革。 他上台后成立委员会,对封圣过程的开支进行调查。 结果发现经手封圣流程的宣福申请人,对 高达「数千万欧元」的支出毫无纪录,尽管依照规定他们必须纪录开支。


另一意大利记者菲堤帕蒂出版的新书《贪婪》同样揭发教廷的贪腐。 美联社

为 了停止这种失控的支出,调查委员会冻结与宣福申请人有关的梵蒂冈银 行帐户,结果款项高达4000万欧元(约14.08亿台币)。 帐户冻结数个月后,封圣相关部门宣布将会公开封圣各项手续的费用。 而这些细节,可能是54岁 西班牙神父巴尔达(Lucio Angel Vallejo Balda)和33岁的意大利公关查乌葵亚(Francesca Chaouqui)外泄,2人因此被捕。 查乌葵亚指控外泄数据全都是巴达尔流出,「我是试着阻止他」。

这是近年来教廷二度出现机密外泄的丑闻。 2012年,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的管家加百列(Paolo Gabriele)把教宗讨论教会贪腐问题的私人信函外流,而揭发这些信件的就是努兹。 努兹的《圣殿里的商人》还描述了其他教士贪婪的故事。 其中写到一名 梵蒂冈高官斯查亚加神父(Giuseppe Sciacca),在改装自己的豪华公寓时,居然把邻居一名生病住院老神父的房间敲掉,扩大自己的住所。 老神父出院返家时,看到自己的东西被收在纸箱里, 不久就离世。

意大利记者菲堤帕蒂(Emiliano Fittipaldi)著作的《贪婪》也写了一个装修公寓的丑事。 梵蒂冈前国务枢机卿贝尔托内(Tarcisio Bertone),在整修自己退休后要住的豪华公寓时,挪用罗马格苏儿童医院(Bambino Gesu)的20万欧元经费(约704万台币),理由竟是他的公寓也可以供医院使用。 (国际中心/综合外电报导)
本帖最後由 leefeng 於 2016/9/11 12:52 編輯

只是恒河沙数其中之一,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6NNUZCaY8
回覆 6# 抽刀斷水

我平時一有多餘錢就捐畀孤兒院,的確係諗都冇諗過買飛機
和尚始終冇修女咁豪
http://auto.sohu.com/20160917/n468553769.shtml
福士咋?少林派丟哂我地中原武林架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冇法啦,佛教冇耶教咁多蠢人奉献吖馬!
牧師夫妻涉A(盗用公欵)善款 買房兼血拚

曾获法鼓山2014国际关怀生命奖的牧师陈公亮与其妻吴秀玲,创立「共生家庭」希伯崙全人关怀协会并向社会募资,却涉将捐款挪为私用,拿来买土地、车、房、保险,甚至买专利大赚私人财,不法所得超过千万,桃园地检署依业务侵占罪起诉陈公亮夫妇,并请法院从重量刑。
协会人员昨表示陈公亮出门演讲,无法代他发言;检举人叶福州说,尊重司法不便评论,但奉劝陈公亮夫妇「健全协会财务」,让协会正常运作。

位于桃园市杨梅区的希伯崙全人关怀协会,长期收容穷困者、失亲与父母在监幼童等,并由牧师陈公亮(61岁)与师母吴秀玲(53岁)轮流担任理事长。起诉书指出,陈公亮夫妇涉假公济私,中饱私囊,早从2008年起,即提领希伯崙180万公款购买建物房地,再回租希伯崙按月收租。
吴秀玲的叔叔吴进福接任财务长前夕,陈公亮夫妇担心东窗事发,私下先将200万转存到吴秀玲个人帐户;另两夫妇为避免未来无法自由运用财务,由希伯崙协会出资成立「方舟领袖开发公司」后,把方舟公司当做自己的小金库随意提领取用。
检调查出,陈公亮以方舟公司名义,耗用200万元购买其他公司专利,并佯称协议获利后将与希伯崙协会朋分,实际却中饱私囊;另陈也以「上缴师母」名义,将方舟的282万元匯至吴秀玲帐户后,再以「业主往来」理由,把424万匯至陈公亮的个人帐户,检调清算,在陈公亮夫妇长期挪用下,方舟公司名下资產仅剩108元。
除买地、投资外,吴秀玲每月超过5万元的个人信贷和担保贷款、2个孩子的储蓄型保单和寿险,也全由希伯崙埋单,其中2名子女均投保4家寿险、每年保费逾50万元;远在大陆浙江的陈母也疑成人头,名下虽有买房纪录,但购入不久陈母又以年事已高将房「赠与」陈公亮。
检调接获希伯崙事业部主任叶福州检举并查扣协会帐册,发现吴秀玲光在SOGO百货月花27万的个人消费,也全由希伯崙帐户支付,子女的国外生活费也是靠眾多捐助人100、200元的小额捐款来埋单。
检调发现,两夫妻把公库当私人金库,乾坤大挪移,东窗事发后矫饰其词,毫无悔意,昨以公务公益侵占、业务侵占罪等罪嫌起诉,并建请法官从重量刑。
(中国时报)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