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關於思想控制的常見問題

讓我也翻譯它一下。

Common Questions and Answers on mind control

http://www.factnet.org/rancho2.htm
專門術語註釋:現今在學術上的思想控制或洗腦,通常是指高壓式說服、高壓式心理系統或高壓式影響。以下答案由國際心理控制及異端認可權成、美國加洲柏克萊大學的退休教授瑪格麗特博士的研究改編而成。本文主要用於呈上美國高等法院作為Wollersheim v. Church of Scientology 89-1367 and 89-1361案件的學術附錄。
1. 哪種團體運用高壓式說服?

對一些人、概念或事物表示大量或過分的忠誠或奉獻,並需要絕對性支持的團體,可能會使用高壓式說服的方法,令周邊推進更合理化。

那些使用高壓式說服的團體,通常會運用選擇技術,去識別最受暗示性或最可塑的人,並隔絕及除去較少受暗示性或較少可塑的人。一些規模大的團體,都有詳盡的手冊去訓練指定的專家,去向最佳目標推銷及招攬。其他團體就運用心理測試,去隔絕最易受操控的受者。最易受影響的人通常是擁有受保護背景的,包括年青、容易信任別人、易受騙、非批判性的人,或近來有些不穩變遷的人。

在這種被高度計算的過程,被拒絕的人通常是很容易獲得準確、批判性和平衡性資訊的人,傲慢、自我中心、靈活變通、高度批判性或倔強的人通常會被剔除,因為他們太耗費人力、太困難及不合乎成本效益。

淡化相似的地方和集中於高壓式說服的方法,可分辨使用高壓式說服的危險團體和和平說服的團體,團體的信念跟他們是否使用高壓式說服並無任何關係。
咁咪幾似小弟的「偷車與傳教」理論?原來要洞悉此等技倆,我都可以係專家博士喎?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1 23:10 發表
咁咪幾似小弟的「偷車與傳教」理論?原來要洞悉此等技倆,我都可以係專家博士喎?

匪徒心態,向來都是取易不取難,呢點好多人都知架啦。有D人在兩個女人之中只揀一個,都係咁揀之嘛,又駛乜係專家先得呢。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3-1 19:41 發表

匪徒心態,向來都是取易不取難,呢點好多人都知架啦。有D人在兩個女人之中只揀一個,都係咁揀之嘛,又駛乜係專家先得呢。
啊,我又未做過賊,又真係唔係太清楚。不過係見施洗約翰見到法利賽人排隊受洗,人地都冇出聲佢就鬧到人狗血淋頭,福音都費Q事傳,所以有感而發啫。

至於兩個女人的比喻,您唔係影射我丫嗎?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2 12:16 發表
啊,我又未做過賊,又真係唔係太清楚。不過係見施洗約翰見到法利賽人排隊受洗,人地都冇出聲佢就鬧到人狗血淋頭,福音都費Q事傳,所以有感而發啫。

至於兩個女人的比喻,您唔係影射我丫嗎? ...


但以老大你現時情況  明顯是捨易取難wor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3-1 22:58 發表
1. 種團體運用高壓式說服?

對一些人、概念或事物表示大量或過分的忠誠或奉獻,並需要絕對性地支持的團體,可能會使用高壓式說服的方法,令他們的周邊推進得更合理化。

那些使用高壓式說服的團體,通常會運用選擇技術,去 ...

我又學下史仔先XD
原帖由 火柴 於 2007-3-2 16:16 發表

我又學下史仔先XD


火柴兄  你學小弟帶曾是教徒的女朋友去車公廟上香嗎???
小弟自問除非之外  並無任何值得學習之處
其他不學無術之技 只會連累你被人任意抹黑
你也不用叫我史仔了  我看來要改姓莫 名須有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我有去過呢一種camp
十日時間己經可以將一個人改變得好緊要
但我都親眼見到一d 人 癲左
原帖由 小木人 於 2007-3-5 03:42 發表
我有去過呢一種camp
十日時間己經可以將一個人改變得好緊要
但我都親眼見到一d 人 癲左

咦?可唔可以講多少少詳情係點樣?
〔離題文章已被移到閒聊區。請各位留意,本版不是辯論宗教觀點的地方。〕
有些人需要停止做夢,因為他們沉溺於理想世界,阻礙自己和他人在現實世界中尋找幸福和快樂。

我的網上筆記新聞組文庫
2. 甚麼是衡量高壓式說服程序的準則?

對於個人行為上的轉變,要確定是否來自一個高壓式說服程序的條件是:

a) 個人是否擁有足夠知識及意志能力,來作出改變他的思想或信念的決定,及
b) 個人實際上曾經自行適應、確認、或拒絕該些思想或信念。

需要檢查的是使用了的行為程序,而非意識形態上的內容。例如,我們無須去檢驗共產主義的真偽,來衡量個人曾否接受洗腦程序。只須檢驗在改變信仰過程中使用了的行為程序,而無必要去質疑個人信仰或理性地去解釋信仰。

每個聲稱是高壓式說服的情況都要個別地檢查。高壓式說服程序的特徵是嚴重、眾人皆知、亦並非偶然性的。
師伯呀,您的翻譯實在太「直」了,唔似中文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7-3-6 12:26 發表
師伯呀,您的翻譯實在太「直」了,唔似中文

我都知,譯哂先再翻睇啦。
3. 高壓式說服與和平地說服的分別是甚麼?

其中「七種手段」中較仁慈和溫和的例子,它們本身可能不太高壓式,但是當要決定曾否施用過有計劃的高壓式說服程序時,隨機的個別例子就不能作為廣泛而充分的準則了。

個人及高壓式說服的手段之間的關係是動態的,當施與影響個人的壓力、獎賞及懲罰的承受程度已相當大時,它們並不會導致穩定、有意義、信念及價值觀的自選重組,而是導致高壓式的順從及情境上需要的合理化。為了維持新的態度或「決定」和合理化,那程式必須幾乎無間斷地施行。

水槍是仁慈的槍,無須納入保障公眾的有關管制之列。同樣道理,一些使用和平地說服的宗教,既無須懼怕、也不會被高壓式說服的管制影響。
4. 有何變素令一些人較難被高壓式游說所影響?

在一個高壓式游說程序中,並非所有手段都是高壓式的,當中會加入無害的、極吸引人的、或掩飾本質的手段。

對於確保招攬新加入者及維持他們在內,高壓式游說是十分有效的,但並非所有個人接受了高壓式游說程序後,都能有效地被說服。高壓式游說並非魔法,亦非技術上絕對有效。

個人的性格、被暗示性、遺傳生理上及心理上的強弱差異、及人生經驗都有分別,這些變素都與高壓式團體習慣的嚴重程度、持續性及綜合性有互動關係,而這些因素就決定了程序的有效性及對受害者的傷害程度。

但這並非暗示只有弱者才會被高壓式游說程序所影響,常見的誤解是受害者都是來自不良家庭、都是弱者、或做了甚麼事令自己要對該情況負責任。

沒有人會「加入邪教」。被破壞性團體招攬的人,通常都認為他們正在做一些有益及有價值的事。當遇到適合的推銷門路、適合的人生狀態時,任何人都可被招攬,我們都是潛在的受害者。方便的合理化解釋,是人們自己要對這傷害負責,但這與受害者的感覺不一樣,並在某種角度上令受害者更被操控,及感到這些隨機傷害更安全。
5. 為何很少受害者公開說出來,或等了很久後才求助?

要前成員(尤其是高級和具資歷的)承認他們曾經徹底地被騙,和公開說出他們所知道的事,是非常困難的。組織已影響了他們,令他們相信要自己為發生的所有事負責,組織無須負上責任。

結果,受害者被欺騙,相信了他們要為自己加入山達基教的決定負上全部責任,因此他們會責怪自己,有時甚至不能接受自己曾加入團體。他們可能否認自己曾經被騙,因為這等於承認自己在人生最重大的決定上極度愚蠢,或者他們會否認自己曾經受傷害,因為面對這種痛苦實在是太困難了。

對於個人錯誤信任了自己的主要決定及對真實的感覺,非常接近最終極的恐怖:精神錯亂。如果不能獲得有關資訊及專業輔導(在邪教內都沒有),對過去現實的否定是很難去克服的。

這陷阱並非一個意外,除了其他的手段外,邪教還蓄意向成員反覆灌輸自我保護、確保保密及責任轉移的圈套(廿二種否定機制)。那組織一定是對的,個人一定是錯,及必須負責任,如果不能守秘密就沒有好下場,等等。
6. 為何很少前成員公開說出來,及在教育公眾及停止虐待上扮演更積極角色?

很多受害者都不能獲得有關資訊及輔導,以抵抗在邪教內的思想改造及恐懼誘發,他們需要知道公開說出來的理由、甚至輔導,使他們在精神上能足夠堅強去公開說出來。那些多年在組織內的人,思想可能已受損,或至少缺乏批判性的思想技能,因此他們作為受害者,可能繼續相信,邪教永遠是好和對的,他們永遠是壞和錯的。

催眠暗示令他們全面被騙,並令他們真誠地相信是他們自己的責任,他們作為受害者,到這時仍不知道他們是受害者,這點對於思想被改造的受害者極為普遍。

一些在組織內已有一段時間的前成員,很害怕站出來後,會對背叛者及其家人有甚麼後果,對他們來說這並不值得。或者對於有人在邪教中繼續受苦,他們相信自然有其他人會負上責任。很多人都不能再面對這組織,並漸漸地不再熱衷。
http://www.factnet.org/coercivemindcontrol.html

高壓式思想控制手段
Coercive Mind Control Tactics

概述

美國精粹字典對「高壓式」的定義是:
  • 強逼他人去依據某種方式行動或思考
  • 強逼去支配、約束或控制他人
  • 強行引出
高壓式心理系統是改變行為的程序,以高壓式手法,利用心理壓力,導致他人學習及接納一套意識形態,或一套信念、態度、或行為。這類程序的主持人使用的基本策略,是有長時間有系統地去選擇、排序、及協調不同種類的高壓式影響、焦慮及製造壓力的手段。

受者於這種程序,會被逼去接受一連串細微而隱藏的步驟。每個細微的步驟,都細微得令受者不會察覺到他們本身的改變,或不會發現那些具強逼性質的程序,但當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這些使用在團體中的手段,通常會故意設置在受害者被騙的「朋友和敵人」中,這令受害者不能設立自我防衛,而這些自我防衛正常地都會在清楚的惡劣情況下使用。

這些程序的高壓式心理影響,目的是壓倒個人的批判性思考能力及自由意志,令這被指示的判決無法上訴。受害者會逐漸喪失作獨立決定的能力,及執行被指示的同意。他們的批判性思考、防衛、認知過程、價值觀、思想、態度、操守及理性能力,會被一個技術性的過程所剝奪,而不是被有意義的自由選擇、理性、或與生俱來呈現的思想或論點的優點或價值觀而影響。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