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轉載] 美麗奇蹟和冷酷騙局

精神科醫師  潘建志
96/11/13

美麗奇蹟和冷酷騙局

      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
      病症。

      他的名聲就傳遍了敘利亞。那裡的人把一切害病的,就是害各樣疾病、
      各樣疼痛的和被鬼附的、癲癇的、癱瘓的,都帶了來,耶穌就治好了他
      們。

      當下,有許多人從加利利、低加波利、耶路撒冷、猶太、約但河外來跟
      著他。 <馬太福音>


我在醫學中心的精神科當過幾年的住院醫師,於急診室中捱過不少個緊張的夜晚
。精神科不是醫學的主流,收入不高,還要面對許多偏見。對平凡的精神科醫師
而言,這一份工作需要相當大的意志,信心和對理性的堅持才支撐的下去。

我最怕的不是行為暴亂的病人,而是那些住了院出院又回來的。病人抱著頭對我
說:「醫生,我依你開的藥按時吃,可是為什麼我的幻聽還在?這些聲音一直要
我傷害自已,我怕我真的受不了會自殺。」

遇到這樣的病人,我會試著告訴他,一套簡化過的分子生物學,多巴胺理論。想
藉此提高他的病識感,增加他的服藥順從性。我告訴他幻聽是因為腦部功能不正
常所導致,想幫助他建立好的防衛機轉。簡而言之,我嘗試以科學的話語告訴他
靈異之說是不可信的。

但是病人早就聽膩了這一套說法,他露出懷疑的表情:「醫生,你告訴我,我是
不是真的治不好?」

「我也希望你能好起來,但是不容易」我對他說:「如果我能像耶穌一樣摸一摸
你的頭就好了,可惜我不是我耶穌。」我開玩笑,想讓他輕鬆一點。

能怎麼樣呢?病人住院又出院了好幾次,該作的檢查和治療都作過了,可是病還
是好不起來。急診室滿滿是重傷待急救的病患,病房的床位已經排到二十幾號,
現在也沒有辦法再讓他住院。

我心虛地重覆同一套解釋,病人聽一聽,無奈地回家。我走過空無一人的大廳,
病人的話還在耳邊迴盪:「醫生,我是不是治不好了?」

猛抬頭看到大廳牆上掛著的「耶穌聖手」的扁額,心情又茫然又敬畏。我剛剛開
的玩笑會不會褻瀆了神靈 ?

有種宗教的情操在心裏面昇起,搖盪。在那一刻好像知道了自已的無知和科學的
不足,在世上某個地方,某個時候,可能真的存在那股我並不相信的神秘的力量
,足以解救我的困境。

那時候我真的那麼短暫地想過。


我不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但讀過教會學校,也在教會醫院工作過,對聖經記載
略知一點點。聖經記載耶穌治病的章節很多,常常他只是對病人說話,摸摸他們
,甚至是摸摸衣襟,這些人的病就好了。不僅耶穌有這種能力,他的門徒也有,
在二千年前,醫學尚未昌明的時代,我們可以說耶穌的治病的能力對受苦的人而
言,無疑是一項寶貴的恩典。但是到了二十世紀,醫學這麼發達的年代,有許多
電視佈道大師還是以奇蹟治病作為宣教的方法。不過基督徒或天主教流派甚多,
不一定所有的教會都相信這一套,許多教會只是把奇蹟治病看成是一種歷程或經
驗而已,不是教義的重點,否則教會就不用到處蓋醫院了。


不只是基督教或天主教,幾乎所有的宗教中都少不了奇蹟。奇蹟中一個相當重要
的部份就是治病的能力。在許多原始部落中,巫師根本就是醫師的代名詞。

西方醫學雖然一直在進步,但總是有不及之處,許多癌症,慢性病的病人,仍然
寄望有西方醫療體系之外的力量幫助他們康復。

我們可以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甚至在耶穌誕生之前,發現不計其數的這一類心
靈魔法師,他們讓人們相信他有著超凡的神力,可以治療絕症,顯現奇蹟,預言
,有各種不可思議的能力。

在最近台灣社會的宗教亂象中,我們可以觀察到許多人接觸,並接受新興教派的
原因,常常是因為某位大師奇蹟治病的能力。原先比較正統的宗教多半不會太過
誇示這方面的能力,所以也給這些教派竄起的空間。我們不難去了解宗教安頓身
心力量的來源。但面對那些教主都已經下獄,但是仍然信誓旦旦地作証說,他們
的病是如何被治好的人,我們要如何去理解他們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呢?


如果不是一個奇才異能的人士誕生,可能人類會一直沒有辦法以稍為科學的角度
,來理解這一種神秘治病的能力是怎麼來的。即使發出奇蹟的本人都可能不清楚
,他們自已是怎麼成為大師的。這一個奇人叫做麥斯梅(Franz Anton Mesmer)。

麥斯梅,1734年出生在德國的小鄉下,家中背景景平凡無奇,九個小孩中排行老
三。他先在維也納唸哲學,後來改唸醫學,在三十四歲那一年以「植物對人類疾
病影響為題」拿到醫學博士的學位。他隨後在維也納開會,並和當時的名流來往
,莫札特的第一首歌劇就選在他家裏的小劇場首映。

如果就這樣下去,麥斯梅會以一個受人敬重的醫師身份,過完他快樂而平凡的一
生,不過,在他四十歲時治療的一個病人,卻改變了他的一生。

Oesterlin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卻被一大堆怪病所困擾,嚴重的症狀加起
來有十五種之多,維也納的群醫束手無策。麥斯梅仔細的觀察,發現這一個女孩
子的症狀有周期性,他想到曾有英國醫師報告磁鐵對這一類的疾病有效,於是他
決定放手一摶。他讓女孩喝下溶有鐵質的液體,並在她的身上和四肢綁上磁石來
引導。

治療開始沒多久後,奇蹟就發生了,女孩覺得有一股神秘的液體流遍全身,她身
上的惡魔被驅趕開了,幾個小時的治療馬上就把她多年的症狀一掃而空。


這又是一個醫學史上的奇蹟。和許多療法一樣,這種奇蹟的誕生多半都有一點「
惡搞」,沒有充份的想像力,勇氣和天真,醫學是不會進展的。歷史上唯一得過
諾貝爾醫學獎的精神科醫師,他的成就是發明了把虐疾原虫打進人體,以高熱體
溫來治療梅毒,之後再把虐疾治好,夠不夠惡搞?可是他成功了。


麥斯梅偶然神奇地治療好了Oesterlin,雖然女孩相信是有股超自然的力量將她
治好,但是麥斯梅並不這麼想。他提出了一個新的名詞:「動物磁性」。經過更
多的觀察和思考後,他後發展出一套磁力治療的理論,他相信人類有許多疾病是
因為動物磁性的失調,如果能用各種方法導引這股磁性,就可以治療好許多疾病


他繼續以這個方法來醫治病人,而許多人也真的被他醫好了。Osterline之後變
得十分健康快樂,而成為麥斯梅的媳婦。


這個理論聽起來是不是很熟悉?如果把「動物磁性」換成「氣」的話,不就和漢
民族的「氣功理論」十分接近了嗎?


麥斯梅的名聲因為這特殊的治療傳開來,當時有位匈牙利的巴隆伯爵身受神經痛
所苦,連當時歐洲最有名的醫生們都治不好。巴隆伯爵在別人的推薦下邀請麥斯
梅到他在斯洛伐克的城堡來治病。


根據後人查訪貴族後代留下的文書所做的考証,麥斯梅的這次出診可說是驚天動
地。首先,麥斯梅人一進城,就有許多僕役覺得身上有股強大的感覺,甚至是疼
痛產生。包括負責寫日記的文書官,一聽到麥斯梅彈奏音樂整個人便會被定住,
而且有股濃厚的睡意。在歡迎他的音樂會上,一個失聲已久的女歌唱家,麥斯梅
只是輕輕一揚手指,她就立刻恢復嗓子唱起歌來。更詭異的是,麥斯梅可以定住
隔壁房間的人,只要他指一指鏡子中這些人的倒影。

麥斯梅的名聲在城堡的住民中一下子傳開來。所有的人都跑來請他治病,他診斷
病情,適合治療的病人施行他的磁性治療,不適合的請他們回去找原來的醫師。
麥斯梅甚至準確地預言,伯爵巴隆在第二天一早會有嚴重的神經痛發作,以宗教
的奇蹟來相比,他的能力毫不遜色。


其實他的能力比巫師更上一層,因為他的事蹟是由客觀如中國古代史家的貴族文
士所記錄,並不是門徒所言,所以真實性更高。但是麥斯梅並沒有讓自已成為一
個奇蹟或宗教領袖,歷史上已經有太多太多的這一類奇人,和罄竹難書的神秘,
靈魂等等陳腔爛調出現了。相反的,他嘗試以他那一個時代所能理解的科學來解
釋他的療效。雖然現在看來他的磁氣理論是無稽之談,但從玄學轉到科學,已是
人類歷史上的一大步了,有人甚至以發現新大陸的哥倫布來比喻他。


麥斯梅終其一生治療了數不清的個案,他不斷地和正統學院派的人溝通,想要讓
他的想法得到科學的認同。他甚至曾經治好了一個從三歲就看不見的女音樂家。
可是因為家人擔心,這個女音樂家一但能看到就會失去盲眼音樂家的名聲,因此
中止了治療。而先前這個女孩的醫師也開始來反對他的學說。一方面是因為女孩
對他產生了強烈的情感,一方面是同行的敵意,一方面因為他本身是一個敏感不
穩的個性,麥斯梅離開了維也納。


麥斯梅後來到了巴黎,因為求助的病人太多,他設計了一種磁力池,一次可讓二
十個病人接受治療。不斷有各式各樣的奇症被他治好,他的病人組織了一個社團
,捐紿他大量的金錢,並且訓練門徒宣揚磁氣術的學說。


這樣的過程是否讓你想到我們社會版上的新聞?台灣的神棍們不也就是這樣做集
體治療,組織門徒,四處宣揚嗎?



在1784年,他的名聲達到巔峰,引起法國國王的重視,下令一群當時頂尖的科學
家,包括發明電的當時美國駐法國大使富蘭克林,來調查他的學說,結果完全查
不出所謂的「動物磁性」的存在。雖然同意他有療效,但是他們宣稱這可能是想
像的作用,於是最後禁止了這種療法的施行。麥斯梅無奈,只得回到老家隱居渡
過餘生。

當時出現了各種嘲笑他的漫畫,謠言,口頭禪,小報渲染他的故事,有人說曾經
看過他在鄉間走過,身後跟隨了一大群的烏鴉。



考証麥斯梅的一生,我們可以看到許多這類大師/神棍/準宗教家的原型,他們有
許多共同特徵:

1.他們本身曾經有過某種情緒障礙。他相當敏感,情緒變化很快。當他成功的時
候,常常處於一種輕躁狀態的情緒中,話多而快,有力,對自已的能力深信不疑
。有些時候他自已也會有一些幻覺的體驗,一些神通,第六感的想法出現。但是
當他失敗的時候,他會躲起來,放逐自已,繼續他的內省和修行。

2.他們本身有卓越的治病能力。大部份是身心症,偶而是絕症,他們也常常讓眼
晴瞎的人看到,耳朵的人聽到。但是他們的治療不是絕對的,他們也常常失敗,
但是失敗的人只能離開他,幾乎不會有人出面指責他。但是治療成功的人會和他
產生深刻的關係,可以為他付出一切,並且積極地宣揚他的能力。

3.他們不見容於當時的社會的主流思想,這幾乎無可避免。因為他們幾乎都是意
外的暴得大名,迅速地以此累績巨大的財富,本來就是人們嫉妒的對像。他們治
病人方法又必需依靠不可思議的力量,排斥是難免的。麥斯梅本身的人品還不錯
,所以他是懷壁其罪。但是有更多的神棍在發跡之後,就把持不住而以各種理由
騙取金錢和女色,這些人一但被揭發,受到社會的排斥當然會更強烈。


像耶穌一樣,麥斯梅死後不斷有門徒繼續他的療法和學說。但受到正統醫療訓練
的醫師們則敬而遠之,否則就要冒失去地位的危險。他的門徒修正了麥斯梅的想
法,認為磁性不是治療的主要因素,信心,暗示,想像才是發揮療效的重要因素


差不多一百年後,才有位法國的神經科醫師夏可(Charcot)開始意識到這種方法
的重要性,並且成功地治療了許多歇斯底里的病人。這種療法被取了一個新的名
字,叫做催眠(Hypnosis)。夏可常常在巴黎的公開場合展示催眠的神奇療效,引
發一股風潮。在當時,他的催眠表演成了上流社會的聚集場合,許多歇斯底里的
病人志願上台當作研究的對象,大眾和夏可的學生們一起討論這一個新的療法和
新的觀念。

跟夏可學習的的學生之中,有一個聰明的猶太年輕人,他將催眠術運用在治療之
中,之後加以改良成自由聯想,在深思之後,進而發展出整套心理分析,潛意識
和人格的理論。他不僅開啟了心理治療的新時代,同時他也完全改變了人類文明
的面貌。

讀到這兒,我猜你一定想到了,這個人就是佛洛依德。


直到今天,麥斯梅的醫術仍被看做是動力精神醫學的理論基石之一,心理治療漸
漸由荒野走自學術界,九十年來不斷發展,現在已經有著各式各樣的學派,催眠
的概念也為正統醫學界所接受,再也沒有人認為這是一種邪說。催眠施用於麻醉
,戒煙和減肥上,都有正式認可的療效。在醫學之外,高手如馬汀遊走世界各地
作秀,不斷讓人目瞪口呆地連下巴都快要掉下來。

我們以當代心理學的眼光,重新來思考當初那些被麥斯梅治好的個案。在
Osterlin這個個案中,她的症狀,和治療過程的戲劇性,就類似像夏柯的那一些
歇斯底里病人。她的症狀事實上是因為「催眠」而解除,這一點無庸置疑,因為
到神經分子生物學都這麼發達的今天,精神科醫師還是以類似的作法治療這類轉
化症的病人。但當時麥斯梅卻認為是他施行的磁氣療法治好了她,而病人本身則
認為是鬼被趕跑了。這告訴我們,施行催眠的人,有時候本身也不了解催眠的作
用。但是他本身對自已在做什麼一定有一整套想法,強烈的信心,和影響他人也
來相信的能力。我們可以吊詭地這麼說,這一類的催眠者本身也被催眠了。

不過,有些人不同意這一類奇蹟療法一定是催眠的作用。因為,又不是所有的被
治好的病人都是所謂的歇斯底里。有些人是精神官能症(如緊張,焦慮),有些人
是身心症(如胃潰瘍,高血壓,頭痛),這些病和心理作用是密不可分,我們還可
以接受類似催眠,或其它宗教上的安頓身心的方法會有療效。但是最難解釋的是
那些所謂的器質性的疾病,也就是身體原因占絕大部份,而心理因素影響不大的
疾病,像癌症症狀,中風後遺症等等,如果奇蹟療法治好了,我們又怎麼去解釋


經由更多心理學家的努力,發現除了催眠以外,有更多的心理作用可以幫助說明
這一類奇蹟治病的秘密。


第一個密秘:安慰劑和暗示的作用

所謂安慰劑,就是不含任何藥效的藥丸,有時候就是糖衣包著麵粉。有人實驗過
,証明這樣的安慰劑居然有大約百分之三十的機會,可以阻止人體受傷所引起的
疼痛。更絕的是,如果在之前先給病患注射「腦內啡」的拮抗劑,那麼安慰劑將
失去療效。這表示安慰劑真的可以引起人體自然止痛的「腦內啡」的分泌。醫學
上廣義的安慰劑不只包括藥丸,言語,肢體接觸都有安慰劑的作用。這造成了治
療有效的假象。


第二個秘密:沒有比較過的療效

人體有自然痊癒的力量,就算是癌症都有可能,再加上安慰劑效果,痊癒的可能
性更太,所以任何一種療法如果要宣稱有效,一定有明確的數字,起碼要和施行
安慰劑的群體比較,否則療效很可能是假的。很多人求助宗教療法宣稱有效,門
徒也會出來做見証,台灣許多神棍就是這樣有著死忠的信徒擁護。但是可能有更
多治療無效的個案只是默默離開他們,不會進入到這個教派的宣傳之中,因此也
造成一種有效的假象。

醫生在宣佈癌症病患有多久多久的期限可以活的時後,他是根據在臨床上有著同
樣症狀的病人的存活平均日數,但是有少部份的病人是在統計數字的邊緣,有些
人死得更快,有些人活的較久,甚至有些人就痊癒了也不一定。這些少數的例外
個案,就常常被各種療法或是神棍拿來當作吹噓的對象。



第三個秘密:放鬆訓練,禪修,靜坐。

台灣幾乎所有的神棍都搞所謂的禪修,靜坐。其實這是在精神醫學上已經被証明
,對許多精神官能症有幫助的行為治療方法,精神科甚至已經有一種叫「生物回
饋」的儀器,可以幫助人達到放鬆狀態,這還是健保明文給付的治療項目之一。
也早就在實驗中証明,人腦若藉由這一類的放鬆訓練,能提高注意力和增進表現
能力。進入這種狀態的人,會出現Alpha型式的腦波,國外已經有一狗票這種偵
測腦波開發潛能的小玩意兒開發上市了。這種訓練不但完全可以科學來解釋,而
且早就商業化普及化,根本不必去牽涉到靈異之說。

該注意的是,進行這種放鬆訓練的人,有時候會進入催眠狀態,或是所謂的矇朧
狀態(trance state)之中,在這種情形下,有時候會有種種的幻覺,異像出現,
也有人會有神通,或他心通的意念,臨床上也有不少例子因此而誘發出精神病。
因此在正信佛教中人稱之為「修行手冊」的「楞嚴經」中,早就明白告訴我們修
行中的異像是虛幻不可當真的。但台灣卻有人藉此大玩「觀落陰」,或是「陰間
列車」的把戲,藉機斂財。


除了上述的三個秘密,台灣的神棍們還有其它的招式,他們的手法更精緻,他們
懂得利用傳播媒體,以及直銷的手段,來販賣商品。他們的政商關係良好,資源
雄厚,受騙者申訴並不容易。他們和黑道掛勾,平息騙錢時遇到的麻煩,真正出
了事上大眾媒體後還可以無恥地把責任推到黑道身上。他們有錢可以請律師為他
們辯護,鑽法律漏洞,脫產。他們善於操縱語言,把他們組織中一切的「善」都
歸到「大師」身上,對於別人質疑的組織的「惡」,都解釋成和「大師」無關。
他們最可怕的是無所畏懼,因為他們大可舉出歷史上宗教被迫害的例子來為自已
的處境辯護。法庭,輿論都阻止不了他們。

我們看麥斯梅的例子,可以說他是一個「不知道自已觀念錯誤。」但本質上是善
良的人。但是台灣的神棍們,卻是「知道自已的觀念錯誤,但是以之來行騙。」
本質上其實就是罪犯。

我絕對支持社會應該多元化,任何宗教都不該任意打壓。但如果再這樣發展下去
,恐怕台灣會有第二個麻原彰晃。

近代宗教學大師尼布爾 (Reinhold Niebuhr)有一段相當著名的禱詞,他說:「
神啊,請給我善意來接受那些無法能被改變的事,給我勇氣來改變那些應該要改
變的事,同時給我智慧來分辨這兩者。」

我們可以寬容地接受真正的美麗神蹟,但是也應該有勇氣和智慧來分辨和拆穿冷
酷的騙局。


台灣的輿論希望開個宗教會議,或是訂定相關法律,來解決宗教亂象。這些都必
須做但還不夠。另外有所謂的大師出面要民眾分辨何謂邪教何謂歪教,我覺得沒
什麼道理,因為如果我們去考核所謂「正教」的某些行徑,有些作法和「邪教」
其實相去不遠。正邪之分自在人心,何必多費唇舌?

重要的是必需將治療和宗教分開,任何一種治療都不應冠上神秘的色彩。看病的
去找醫師,宗教回歸原來的功能。只要有任何和醫療相關的行為,衛生署就有必
要去考核,以實証主義,統計學的手段主動告知民眾什麼樣的治療有效,而什麼
樣的治療是騙人的。

我們看待宗教家也必須要有一個認知:
不應該把他當作全知全能的角色,這是一個複雜的,變化萬千的社會,和耶穌,
釋加牟尼的時代已經大不相同了。宗教家不可能又可以勝任醫生的角色,又可以
當社會褔利家,又可以當哲學家,又可以當龐大資產的管理者。任何一個教派會
發展都是因為社會人士的貢獻,宗教家只是一個象徵而已。因為掌握了許多社會
資源,大宗教家就被開始神格化,只是暴露出的台灣人醜陋的拜金本質。

宗教家是宗教家,是一個人,不是神。


聖經裏面還有很正點的故事。1987年彰化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的英國籍蘭大衛醫
師,在國際知名的神經科,神經外科,精神科聯合期刊中,發表了名為 [
聖保羅和顳葉癲癇(St. Paul and temporal lobe epilepsy) ]一文。

他考証西元56年保羅寫紿當時教會的一篇信,提及他個人經常發有的一種狂喜經
驗,包括進入天堂,各種幻覺,之後的大發作,暫時性的失明等等。蘭大衛醫從
保羅的病史,發病的頻率,發作時的症狀,認為保羅最有可能是一名顳葉癲癇的
患者。

蘭大衛醫師在台灣奉獻多年,學問道德和信仰都無可懷疑。我們可以了解他寫這
篇文章的動機不在於反駁聖經,而是再次以他誠實的思考和作為來榮耀他所信仰
的神。


保羅是個很常見的名字,大概每個人都會想到的是披頭裏面娃娃臉的保羅麥卡尼


不過回過頭來查考聖經,我們卻可以發現保羅是個蠻詭異的傢伙,大愛大恨。他
起先專門迫害耶穌的門徒,手段殘暴。但是在一次連聖經也明文記載的癲癇發作
後,由於產生了進入天堂的狂喜經驗和幻覺,他開始相信上帝的存在,而讓他搖
身一變反過來成為一名狂熱的傳教者。他的改變太戲劇化了,所以剛開始時許多
教徒甚至懷疑他又在耍手段。

保羅後來還是被門徒接受,他精力充沛地四處傳教,聖經記載他也有奇蹟治病的
能力。

很難想像這不是上帝,而是因為異常的腦細胞放電,和保羅開了一個大玩笑,整
個改變他的生命。可是就因為如此,他竟也擁有治病的奇蹟。一個人生病結果卻
治療了許多人,你能不驚嘆心理作用的強大和神妙嗎?

我曾經和一位神學家討論此事,他意味深長的說,就算我們接受蘭醫師的看法,
認為保羅真的是顳葉癲癇的患者,那麼如何証明不是上帝讓保羅產生癲癇的呢?

「當然無法証明。」我回答他
:「因為照這樣的說法,搞不好我們之間的對話都是上帝已經安排好了的。如果
真的上帝安排了世界上所有一切,包括我們的想法,那我們還有必要對話,証明
,學習,或是思考任何事情嗎?」

從麥思梅到佛洛依德,從保羅到蘭大衛,我們看到的是西方人的這一股勇於探索
,實踐,犯錯,反省的勇氣,這是一種理性而科學的態度。講到「理性」,「科
學」,很多宗教家會言之鑿鑿地加以批判,但是這些宗教家依舊是住在現代建築
學蓋起的大廟中,上有線電視傳教,坐在V6汽缸的車子裏,可能還用著數位式的
大哥大,甚至上電腦網路Inetrnet。沒有科學嚴苛的思辯精神,這些東西都不可
能產生。



如果我們真的去追究和調查,可能很多奇蹟治病的例子會不堪一擊。科學語言太
冷酷了,這是很多人不喜歡科學,寧可被騙的原因。舉個例子,當你被醫師宣佈
得了癌症只剩三個月可以活時,你一定會想把他的頭砍下來,而把所有的錢捐給
任何一個宣稱可以救你的,莫名其妙的大師或上人。在宗教療法盛行的時候,醫
療從業人員也應該反省:是不是忽了病人家屬在許多方面的需求?

不過我還是喜歡,抬起頭來看到「耶穌聖手」的那四個字的感覺。我不知道這句
話是誰寫的,但這句話自有股溫暖強大的力量。每一個凡人都可以經由學習,來
摹仿耶穌的一雙聖手。從不可能到可能,這需要窮首皓經,孜孜不倦,理性的思
辯,正直誠實的思考,和辛苦的工作。

在實驗室,醫院,學院裏的默默奉獻的男男女女,在不可知到可知的路上前進,
而他們也真的大大的改變了世界的面貌。

科學,不就是奇蹟嗎?

今年年底又有治療精神分裂症的新藥要上市了,我相信我的病人可以撐到那時候
,我期待另一個奇蹟發生在他的身上。

http://www.drugnet.com.hk/health/009-3.htm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版主,太長了...= =

. :L :L :L :L :L :L :L :L
原帖由 ssmctiny 於 2008-3-31 20:41 發表
. :L :L :L :L :L :L :L :L

文章旨在表示所謂神蹟醫病,可能只是心理作用,或者是神棍的騙局。

短版本:

不只是基督教或天主教,幾乎所有的宗教中都少不了奇蹟。奇蹟中一個相當重要的部份就是治病的能力。在許多原始部落中,巫師根本就是醫師的代名詞。

麥斯梅,1734年出生在德國的小鄉下。他利用「磁性療法」治好很多怪病。後來經科學家調查,結果查不出所謂的「動物磁性」的存在,最後禁止了這種療法的施行。麥斯梅無奈,只得回到老家隱居渡過餘生。

像耶穌一樣,麥斯梅死後不斷有門徒繼續他的療法和學說。但受到正統醫療訓練的醫師們則敬而遠之,否則就要冒失去地位的危險。他的門徒修正了麥斯梅的想法,認為磁性不是治療的主要因素,信心,暗示,想像才是發揮療效的重要因素。

差不多一百年後,才有位法國的神經科醫師夏可(Charcot)開始意識到這種方法的重要性,並且成功地治療了許多歇斯底里的病人。這種療法被取了一個新的名字,叫做催眠(Hypnosis)。

經由更多心理學家的努力,發現除了催眠以外,有更多的心理作用可以幫助說明這一類奇蹟治病的秘密。

第一個密秘:安慰劑和暗示的作用
第二個秘密:沒有比較過的療效
第三個秘密:放鬆訓練,禪修,靜坐。

我們看麥斯梅的例子,可以說他是一個「不知道自已觀念錯誤。」但本質上是善良的人。但是台灣的神棍們,卻是「知道自已的觀念錯誤,但是以之來行騙。」本質上其實就是罪犯。

我們可以寬容地接受真正的美麗神蹟,但是也應該有勇氣和智慧來分辨和拆穿冷酷的騙局。

我們看待宗教家也必須要有一個認知:

不應該把他當作全知全能的角色,這是一個複雜的,變化萬千的社會,和耶穌,釋加牟尼的時代已經大不相同了。宗教家不可能又可以勝任醫生的角色,又可以當社會褔利家,又可以當哲學家,又可以當龐大資產的管理者。任何一個教派會發展都是因為社會人士的貢獻,宗教家只是一個象徵而已。因為掌握了許多社會資源,大宗教家就被開始神格化,只是暴露出的台灣人醜陋的拜金本質。

宗教家是宗教家,是一個人,不是神。

如果我們真的去追究和調查,可能很多奇蹟治病的例子會不堪一擊。科學語言太冷酷了,這是很多人不喜歡科學,寧可被騙的原因。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醫生看漏了兩段經

Mak7:32        有人帶著一個耳聾舌結的人、來見耶穌、求他按手在他身上。
7:33耶穌領他離開眾人、到一邊去、就用指頭探他的耳朵、吐唾沫抹他的舌頭、
7:34望天歎息、對他說、以法大、就是說、開了罷。
7:35他的耳朵就開了、舌結也解了、說話也清楚了。
7:36耶穌囑咐他們、不要告訴人.但他越發囑咐、他們越發傳揚開了。

8:22他們來到伯賽大、有人帶一個瞎子來、求耶穌摸他。
8:23耶穌拉著瞎子的手、領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問他說、你看見甚麼了。
8:24他就抬頭一看、說、我看見人了.他們好像樹木、並且行走。
8:25隨後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復了原、樣樣都看得清楚了。

所謂「無氈無扇,神仙難變」,移鼠大聖也要借助一點小道具。唾沫在治療中起了什麼作用,值得醫學界深入研究。但為什麼8:22的案例中唾沫未能發揮100%功用,瞎子看見人像長了腳的樹,出現好像令狐史京的視覺障礙,後來要靠按手在眼上才能奏效,就更須要醫學界找出答案了。
我看光了。。。
中医中的匾额也被他们用去了。。。而且改了名字。。。
为什么忘记了自己的老祖宗啊。。。
“华佗再世”
若是华佗再世,看到这般景象,该作何感想啊
哎。。
原帖由 onlyaaaa 於 2008-3-31 21:57 發表
我看光了。。。
中医中的匾额也被他们用去了。。。而且改了名字。。。
为什么忘记了自己的老祖宗啊。。。
“华佗再世”
若是华佗再世,看到这般景象,该作何感想啊
哎。。 ...


good boy real man real Chinese man 真正中国人 , cheers ThANKye

[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08-4-2 06:49 編輯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早些年美國著名的神醫布道家騙子(實則是巫師)Benny Hinn 不是來香港開過布道會嗎,呵呵,聽說簡直是一票難求。那時候我在教會里,此大會錄像碟片還流傳到大陸來。我的牧師特別向我推薦,說看了可以激發自己的信心(笑)

不知道論壇的哪位朋友記得那次大會的情景,還有我特別想了解港人的反應。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