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專訪黃增建導演

大黃(dirwong),全名黃增健,一九八零年出生,土生土長香港人。十七歲參加人生首次話劇表演,從此與演藝結下不解之緣。二零零一年修讀電影課程,翌年開始從事短片創作,作品包括:《情天歲月》、《車站》、《史上最白痴的黑社會》、《史上最白痴的黑社會2之以身相許》(創作中)、《食神前傳之七大武器》(創作中)及《尋找諾利斯》(創作中)。近年熱衷探討教會的光怪陸離,新作包括《批評教會系列第一擊 -- 一軛.愛情》及即將上載的第二擊《神的家》,好戲陸續有來。

在一個虔誠基督徒的網誌裡,神推鬼使,竟然讓我連結至阿健的網頁。
阿建的批評教會系列,令其網誌成為教徒的攻擊目標。不過,作品同時間得到來自五湖四海的網友的熱烈支持。出奇地,當中竟然不乏教徒。
“他們都認為片中對教會運作的批評,切中要害,令我非常鼓舞。”阿健說道。
愛之深,責之切,即使阿健未敢承認,亦不致否認自己是基督徒,憑著片中的信息,我感覺到阿健與教會,始終有著難捨難分的深刻感情。
對於不信者而言,這多少有點藕斷絲連的況味。
阿健與基督徒,早於小五結緣。
“母親多病,經常出入醫院。恰巧她某次留院,隔隣的病人正正就是基督徒,日子一久,母親就成為基督徒。自自然然,我亦不例外。”
阿建坦言,當日信教,不過貪玩。
“當時年紀少,沒管得太多,只覺得同教內的朋友有玩有笑,就順理成章地成為教會常客。”
經過五年無風無浪的教會生活後,阿建首次面對人生的一個重要關口—會考。
“自己讀書成績一直不太好,臨近會考,母親難免會擔心我的前途。”
“剛好某位與母親相熟的女病人,兒子就是傳道人,正著手籌備開新分駝(教會地區分部)。一輪舖橋搭路後,我就獲聘任為全職幹事,連會考都不用考。”
當時為二零零一年,經濟不景。教會的全職幹事,薪酬高達一萬三千至四千元,對於一個中五畢業生而言,固然非常吸引。
他在新分舵任職的三年裡,見盡教會的光怪陸離。
“其中一項是教會內部的信息異常靈通。高層不時會互發傳真,提醒某某牧師犯了某某事,最好不要邀請他來講導云云,教友大都被不知情。”
“曾經有一位男性教友,由於結他技術了得,獲傳道人邀請指導會眾。男教友甚至將自己最珍愛的結他獻予教會,以示服待耶穌的心。”
“可能是其他教友怕他鋒芒太露,那位傳道人後來竟然力勸他無謂太突出--所謂叻都不可以另盡。可惜,大家最後意見不合,男教友被勸離開教會。”
作為權力核心的一份子,日子一久,阿健對這類所謂內幕消息,開始見怪不怪。
教會內唯一使他在意的,就只有當日請他擔任幹事的傳道人。
“教會裡事無大小,我都要一手包辦—這倒無所謂﹔最難受的,是要忍受傳道人無時無刻的辱駡。”
“若然因為我新手,手腳慢,我即使有不滿,都算﹔但當他辱駡我的母親是長舌婦時,他已經衝破了我的低線。”
“我開始問:教會不是一個用愛去寬恕的地方嗎?”
每日受著傳導人狂轟濫炸的阿建,終日誠惶誠恐。一到夜晚,他就會到蘭桂坊借酒消愁。
因為有錢,阿健請客闊綽。
因為愛音樂,阿建可以不問價錢走入琴行﹐隨手拿起心水結他。
全職事工頭兩年,阿健的自尊一方面被傳道人及身邊部份 “趁火打劫”的教友嚴重打擊,一方面借助酒精和音樂,填塞心靈的空虛。
全職事工的第三年,他遇上了一位女傳道人—他心目中的傳道人。
“她非常清楚我的情況,所以亦對我愛護有加,就如社工一樣,很多時如影隨形。”
“她認定我當時的狀態,是因為啟動了防衛機制—傳導人愈駡得狠,我就愈逃避、愈要麻醉自己。她勸我要當面向他反映不滿。”
自小母親經常臥病在床,父親亦不常見面,長年孤獨,令阿健不太懂得處理人際關係。
多年來教會裡的上尊下卑,就更令阿健當刻手足無惜,腦海中從未閃過要與傳道人對質的念頭。
後來,這位女傳道人決定向主任牧師反映阿健的情況。由於是閉門討論,阿健即使是當中受害者,對事件都曚然不知。
會議後兩星期,女傳道員被調回位處於跑馬地的母會(教會總舵),阿健亦隨之辭職,轉到母會任職。
根據傳聞,該名男傳道其實早有前科,奈何教友礙於身份懸殊,都不敢置喙。教會高層唯有將該名傳道流放在外作 “開荒牛”,籌辦新舵。
棲身於母會裡的阿健,得到女傳道人及牧師的經濟支援﹐開始半攻讀自己心儀的電影課程。星期一至五任職便利店,星期六、日全日讀書。
身在母會,人多了,是非自然多。阿健目睹的種種事件,促使他對信仰作進一步的反思。
“很多教友,崇拜時看似很虔誠,但其實生活亂七八糟。教會裡有所謂 “老油條”,意指在情事上經常一腳踏兩船,與外人其實沒兩樣。”
冷眼旁觀,或許未甚了了﹔只有切膚之痛,方教人大徹大悟。
“我在教會認識了兩位男教友,非常投契,唱K食飯,例必結伴同行,人稱串燒三兄弟。”
“當時我是教會幹事,同時間認識了一位女教友。她文靜、溫柔,令我為之著迷。”
阿健與該位女教人,日夕相處。時間一久,阿健感覺雙方都認定對方有FEEL。
受洗,是基督徒一生中最重要的章節,印證信徒終於跨過重重考驗,正式全身投入神的懷抱,聽其差遣。
受洗前一天,阿健和一眾教友吃飯。席間某位女友衝口而出,說見到那位女教友與阿建其中一位男性教友兄弟手拖手。
翌日受浸前的一小時,阿健在母會外當街質問女傳道是否知情。
從來,都只有阿健被蒙在鼓裡。
“教會裡的弟兄姊妹不是要坦承相對嗎?何解要欺騙我,要我主動查根問究,才知道真相?”
失落、迷茫,欲哭,卻成不了淚。阿建一如計劃,邀請事件中的男女觀禮,如常受洗,如常吃飯、如常唱K,努力做好這台戲。
原因,不曉得﹔未來,未可知。唯一確定的,是他原本打算在受洗時贈予該位女教友的介指,仍然默默地失落於他的口袋深處。
最終,感情就以電郵而止。
是堅強,亦是惆悵﹔是瀟脫,也是無常。
後來,阿健任職另一慈善機構。工作上,他再認識了另一位女基督徒。
女方主動要求約會,並向阿健表白。
阿健認定這是一生中最幸福、美滿的回憶。
“當時剛巧自己陷於人生谷底,剛搬屋不久,人工又低,連交租都成問題。她是我當時重要的精神支柱。”
憑著愛,日子雖然未見起色,但阿健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慰。
人生最快樂的,莫不過你眼中有我,我眼中有你。
豈料,當初無關痛癢的,卻隨著相處日久,漸漸成為關係的絆腳石,甚至是攔路虎。
即使事在人為,始終都事與願違。
“她批評我愛神愛得不夠深—說我即使愛她,都不能不愛神。我說過,我不是不愛神,只想不想受信仰支配。”
爭吵後第二日,兩人分手收場。
回想起來,苦澀以外,阿健體會到基督徒的其中一項特性。
“他們要虔誠起來,可以近乎瘋癲,什麼都只有神,六親不認。”
“除了耶穌,所有文化都屬次等,都要備受批判。”
“記得我曾經想過學日文,傳道人即刻批評日文小小說全是垃圾,作為基督徒,只可讀有關基督徒的書。”
當教會認為基督教有無上權威,其他魔鬼根本無須予以尊重、包容之時,阿建不斷的思索同反省,嚮往一個強調包容、接納的信仰。
一個尋回本來面目的基督教。
對阿健而言,今時今日的教會,既膚淺,又庸俗﹔既高壓,又鬆散。
現在,他偶然會返家裡附近的教會。
“返到教會,人海茫茫。崇拜時大家素未謀面,循例握手,循例點頭,然後自顧自,各自各。舊人不主動了解新人,新人又未見會踴躍參與。感覺是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無妨。”
年紀輕的,一心貪玩﹔靈命長的,固步自封,加上傳道人的恃勢凌人,在下的懾於權威,令教會本應擁有的愛,流於虛無。
阿健承認,當日仍然委身教會,離不開錢作怪。
“因為人工,我覺得自己應該要信,亦曾經強迫過自己要信,努力地自我摧眠,可惜都徒勞無功。”
“所以,即使現在我仍覺基督教比其他信仰更可進取,更合意,就算受了洗,我都未敢承認自己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我信祂,因為我不信生命是隨隨便便撞出來的。”
阿健一直都有涉獵不同的宗教,看過書,亦與拉嘛論過道。相比之下,他始終認定基督教的信息最正確。
不論是忍耐、救贖,還是未世、天堂和地獄…聖經的內容,阿健都認為沒有問題。
關鍵在於如何解讀和演繹。
“要認識聖經,必須要了解編纂聖經時的歷史及文化。礙於時、地、人所限,不應該將聖經內容搬字過紙,完完本本套入現代人身上。”
“現今的基督徒應該認清,今日的世界,人事紛陳,比過去複雜千萬倍。大家理應嘗試設身處地去體會異見者,學懂包容,學懂接納。”
“作為教會,就更應責無旁貸,要主動打破一言堂的框架。既然有云全民都祭師,就該讓教友自由思考信仰。”
“信仰始終都只屬神與個人的關係,旁人無容干涉。”
為了宣揚自己對基督教的信念,阿健決定開創先河,以自己最手到拿來的方式—電影作為宣揚工具,拍攝《批評教會系列》。《第一擊 -- 一軛.愛情》於上年完成,短片環繞一對男女因為聖經中所謂的一軛論,在信仰上出現分歧,最後忍痛分手。短片開首,阿健毫不諱言個人經歷。
“上帝同信徒,是私人關係。讀經等等事情與否,無必要向人交待﹔情愛之事,講求雙方互諒互讓,就更加無須外人過問。”
為引起廣泛迴響,阿健會將完成影片放上You-tube、Uwant等熱門網站。他亦會透過電郵,將連結寄予手上所有的電郵地址。
即使是教會網頁同牧者的網站,都 “無一倖免”。
“曾經有教會網站回覆,恐嚇要報警告我濫發電郵—不過我照send不誤。”
提及現在的拍片生涯,阿健坦言非常享受。
“演員全部自願性質,大家都會在公餘時間搆思、拍攝,即使有人信佛、無神論者、甚至拜黃大仙,大家都樂在其中,是名副其實的包容。”
系列中的第二輯—神的家,亦都接近尾聲,預計二月尾正式推出。故事主要探討教會內教友間的冷漠。
阿健寄望一系列影片,可以於不久將來參與國際影展,讓全世界的信徒反思自己的信仰。
面對來勢汹汹的猛烈抨擊,阿健縱然無奈,亦從容面對。
或者說,這是正中他的下懷。
“我的心情,就如拍楊寫醜陋的中國人一樣,心痛於現狀,本著對教會的一份熱誠,要鋌身而出。”
現今教會的麥當勞化—跑單式經營快餐式道理,要快、短、易明,再加上循例一輪唱歌、祈禱,來去匆匆,信息膚淺之餘,信眾亦無法深思。
“我心目中的教會,是小組教會,大家閒時可以自由研討聖經、祈禱、聚集。牧者只需要擔當提供聖經背景資料或僅作基本解釋的引導角色,無需要為人數多寡而籌謀,無需要為迎合世俗而降格,接納不同意見,鼓勵獨立思考。”
阿健認為,當下教會要自我完善,首先要牧者 “最緊唔好講咁多野”。
“偏用單一解釋並將之強加於他人身上,只會壓抑思考,愚化信眾。”
其次,是教友如何看待基督徒這個身份。
“做,訧要365日都是基督徒,而並不是星期日信徒。”
面對根深蒂固、潛移默化的守舊思想,要撥亂反正,力挽狂瀾,談何容易。
“我沒想過怎様—反正這是我喜歡的,覺得對,就做。”
多年來的無奈與思索,換來今日這句說話的處之淡然。
經歷,未有令阿健對信仰死心,反之,現刻無以釐清的信仰身份,卻更令他為基督教的自我完善而孜孜不倦,勇往直前。

歡迎瀏覽:hk.myblog.yahoo.com/s017203
感謝您的努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cujlm 於 2008-4-9 22:00 發表
大黃(dirwong),全名黃增健,一九八零年出生,土生土長香港人。十七歲參加人生首次話劇表演,從此與演藝結下不解之緣。二零零一年修讀電影課程,翌年開始從事短片創作,作品包括:《情天歲月》、《車站》、《史上最白痴的黑社會》、 ...


first ThANKs

in my own humble eye ,
u have made a very major contribution to exchristian.hk , in revealing the true inside of the  churches

u have made a very major contribution to exchristian.hk , just better than mine very much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cujlm 於 2008-4-9 22:00 發表
大黃(dirwong),全名黃增健,一九八零年出生,土生土長香港人。十七歲參加人生首次話劇表演,從此與演藝結下不解之緣。二零零一年修讀電影課程,翌年開始從事短片創作,作品包括:《情天歲月》、《車站》、《史上最白痴的黑社會》、 ...


ThANKs again

sorry am i running out of words to ThANK ye enough , cause : :::::::::: i'm very sleepy right now

in my own humble eye ,
u have made a very major contribution to exchristian.hk , in revealing the 教會內幕
: ::::::::::
“其中一項是教會內部的信息異常靈通。高層不時會互發傳真,提醒某某牧師犯了某某事,最好不要邀請他來講導云云,教友大都被不知情。”

“曾經有一位男性教友,由於結他技術了得,獲傳道人邀請指導會眾。
男教友甚至將自己珍愛的結他獻予教會,以示服待耶穌的心。”
“可能是其他教友怕他鋒芒太露,那位傳道人後來竟然勸他無謂太突出--
所謂叻都不可以另盡

可惜,大家最後意見不合,
男教友離開教會。”

“教會裡事無大小,我都要一手包辦—這倒無所謂﹔
最難受的,是要忍受傳道人無時無刻的辱駡。”
“若然因為我新手,手腳慢,我即使有不滿,都算﹔
但當他辱駡我的母親是長舌婦時
他已經衝破了我的低線。[[.........]]
[[.........]]
該名男傳道其實早有前科
奈何教友礙於身份懸殊,都不敢置喙。
教會高層唯有將該名傳道流放在外作 “開荒牛”,籌辦新舵。



[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08-4-10 05:40 編輯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cujlm 於 2008-4-9 22:00 發表
大黃(dirwong),全名黃增健,一九八零年出生,土生土長香港人。十七歲參加人生首次話劇表演,從此與演藝結下不解之緣。二零零一年修讀電影課程,翌年開始從事短片創作,作品包括:《情天歲月》、《車站》、《史上最白痴的黑社會》、 ...


hi high hily highly ThANKye
+
sorry ,
sorry once again ,
sorry can not type in chinese ,
sorry have n'o////no time to write you in chinese ,
i would like to take the liberty to assume u could comprehend what i am saying here ,
any query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let me get known of that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原帖由 cujlm 於 2008-4-9 22:00 發表
大黃(dirwong),全名黃增健,一九八零年出生,土生土長香港人。十七歲參加人生首次話劇表演,從此與演藝結下不解之緣。二零零一年修讀電影課程,翌年開始從事短片創作,作品包括:《情天歲月》、《車站》、《史上最白痴的黑社會》、 ...


yours truly in lookin' forward to your next interview , pendragon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回復 6# prussianz 的帖子

呢條友係教徒黎喎。講黎講去,佢都只不過係話:「呢碌教千好萬好,衰嘅只係教會啫」
下一步,佢要帶出嘅訊息就係:唔好因為人而離開神呀

到時您先多謝佢都唔遲
de omnibus dubitandum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8-4-10 12:53 發表
呢條友係教徒黎喎。講黎講去,佢都只不過係話:「呢碌教千好萬好,衰嘅只係教會啫」
下一步,佢要帶出嘅訊息就係:唔好因為人而離開神呀

到時您先多謝佢都唔遲 ...

BINGO.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沙文 於 2008-4-10 12:53 發表
呢條友係教徒黎喎。講黎講去,佢都只不過係話:「呢碌教千好萬好,衰嘅只係教會啫」
下一步,佢要帶出嘅訊息就係:唔好因為人而離開神呀

到時您先多謝佢都唔遲 ...


這種教就像雞疍一樣,是水撥不進的 (water tight)。

但也如雞疍一樣,有一絲像頭髮般幼的裂痕,也會引致崩壞。
原帖由 catya 於 2008-4-12 19:16 發表


這種教就像雞疍一樣,是水撥不進的 (water tight)。

但也如雞疍一樣,有一絲像頭髮般幼的裂痕,也會引致崩壞。


o下!? , [o五o] [人系]  guaa !?

他們似是 : :::::

越來越強大 wor
越來越稱霸 bor

不是 maa ?

cheers ThANK ye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