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螢光幕

六十五億個螢光幕,延綿無限裏。
祂坐在御用的真皮座椅,聚精會神地掃視著眼前每一個螢光幕。
每一個螢光幕,都正現場即時直每一個人的事。
不過是有聲,無畫。
主人,你想你應該看得很累了!下來喝點東西吧!”天使抬起頭,向著頭上遠遠一點聲嘶力竭。
他雖然有翼,但始終不敢飛,怕飛得太高,高過祂。
從那無涯中一點,傳來一把雄渾有力的萬里傳音。
我要…
話音未落,天使從無涯中突然急墜著一點刺眼的白光。
…降臨了!”
這種光亮,害得天使要拼命閉著雙眼。眼前每一吋的黑暗,都淹沒在烈紅中。
祂看著天使手中的一杯淡黃的液體,面露不悅。
誰叫你弄這些給我喝!這不是蘋果汁嗎?”祂說。
什麼?!這是…這是從智慧…智慧之果弄來的?主人…主人,求你憐憫我!憐憫我!”天使嚇得方寸大亂,一時脫手,整杯果汁倒在腳下的雲端。
果然是沒智慧…不過,我原諒你!”祂慈祥地說,左手搭著天使的膊頭。
天使的心,立時感到無比的舒泰。
他快快抺幹眼中急得要傾盆的淚水。
喝什麼都不打緊…我剛剛巡邏之時,又發現這幫人類…真的無可救藥!那個叫小張的,吃飯前竟然沒祈禱!他上回禁食日又偷食,你去給幫我在身上灑點汗疹,小懲大戒!”祂別過頭來,繼續專注眼前螢光幕,鼻子貼近近的。
上帝,是哪一個張?”天使問道。
什麼哪一個張?”祂問道,語氣略帶無奈。
是…哪一個張?”天使戰戰競競地問。
哪一個張?工廠的張!”上帝喝道,視線仍舊緊盯著一排排森然的螢光幕。
哪一個張?”
工廠的張!”
哪一個張?”
工廠的張!”祂一聲咆哮。
天使頓然嚇得肅然起來。
那個張?工廠的張?是什麼工廠?哪里的工廠?天使在心中暗自盤算。
算罷!總之什麼工廠,凡是姓張的,都要他受一受…至少祂不會怪我…天使當下做好決定,正常揭翼而飛。
你過來!同我好好看看這個!”
天使立時將腰挺得彎彎,紋風不動。
天使輕輕拍打只翼,身子背著祂,朝著祂慢慢靠來。
你告訴我,這究竟是什麼樣的表情?”祂滿面胡疑地問道。
天使轉過身來,順著上帝嫩白的手指,望著那個螢光幕。
螢光幕裏,是一個偌大的禮堂。禮堂上下聚著過千個舉高雙手的身軀,有節奏地左移右擺。
鏡頭範圍漸漸收窄,慢慢影著一個躺著地上的小孩。
那個小孩的雙手狀似舉重,十指緊緊抓著。
他在地上,時滾時爬。
躺在地上時的他,身軀上下急速彈跳…不是彈跳,是胸口上上落落,猶如鼓動。
腰骨朝上一挺,肚子隆起。
腰骨向下一墜,肚子縮成碗狀。
舌頭,伸出口,急急擺動。
時間一久,鬱動更快。
你知道他在做什麼嗎?這是什麼表情?”祂問道。
我…我…也不太…不太清楚…天使略帶口吃。
差不多近過分鐘,他就是這樣全身抽搐,是中毒?是病發?”祂自言自語。
我…真的不太清楚…天使依舊口吃。
你再看這個…他就是盤坐著,碩大的頭顱就是不停地前後擺動,口裏又好像念著什麼…還有這…幹嗎拿著刀朝額頭直劈…你看這些血!”祂的視線向左上一掃,又自顧自全神貫注地望。
天使的眼,順著祂的視線掃上。
祂看到一面綠色的旗幟。
祂看到,是這個。
!旗上那輪彎夜…是什麼?”祂單著眼,盯注那片泅綠的螢幕。
主人!我知道那子孩做什麼!”天使突然拉高嗓子。
祂回過頭來,盯著天使。
你知道?!你又會知道?”上帝面帶狐疑。
這是人類所謂聖靈滿,因為…因為他感到主人的愛!那份愛充滿全身,興奮得一時難以言傳,就唯有靠身體作出反應!”天使堅定答道。
祂,輕輕掃著那攝幼長的白須,滿臉得意。
難怪、難怪祂笑著答。
天使繃緊的面孔,亦開始拉開牽強的笑容。
未夠半秒,天使突然看到祂的面孔,由歡欣,變得迷惑﹔
由迷惑,變得不安。
由不安,變得盛怒。
誰敢打我的兒子!”祂怒吼著。
六十五億個螢幕,微微下塌。
什麼兒子?”\
我的兒子!”
哪個兒子?”
我的兒子!”
你的兒子?”
還有第二個嗎?”
對不起…我應該問…誰不是你的兒子?”
我有很多兒子嗎!?”
這裏都不是你的兒子嗎?”
我是說我的兒子!”
怒不可竭的祂,高舉指左上的遠程的螢光幕。
天使其實心裏明白,祂指的,就是那個。
螢幕裏,播放著祂受盡鞭苔、侮罵,最終被狠狠釘在高高的一處。
一如以往。
他們打我的兒子,就是打我!簡直放肆!你給我對付他們!”祂緊盯著螢幕,只管咆哮。
主人,放心,那很快就完了,很快就完了…天使站到老遠,聲像哀求。
什麼快完!不能完!不能算!你給我好好懲罰他們!”
主人你忘記了嗎?”
我忘記什麼?!”
你這樣做,是要赦免他們的罪呀!?”
我知道!那又怎樣!”
主人不是愛他們的嗎?”
我是愛他們,那又怎樣?!愛可以糟塌的嗎?!”
主人,你現在心痛嗎?”
什麼心痛?!”
其實面對此情此境,主人,你不是怒…是不高興的呀!”
高興?!這情況,誰會高興!?”
主人說得對…說得對…主人,這一切…其實都是你所…不要動怒呀!”
動怒!我哪有動怒!我動什麼怒!你是新來的麼?幹嗎說這麼多話!你快快給我收他們!”
突然們,天使身後,轉出了大天使。
天使只顧說話,完全忘記了大天使俯在後面。
大天使回過頭對天使說:
我不是叫你什麼都聽吩咐嗎?!”
我…只不過…只不過…天使一時語塞。
大天使沒聽天使的回答,逕自向祂敬禮莫拜。
主人,放心,我們照辦!”
祂,不發一言。左腮先緊緊貼在螢光幕前,然後是右腮,將黏附在玻璃平面,一不動。
同樣有畫,無聲。
兩個天使不發一響,匆匆告退。
離開時,大天使兩個拳頭,緊緊捉著天使的太陽穴,作勢扭動。
我告訴你,主人說過,那出影像,要永永遠遠地播,祂永永遠遠都要看!清楚嗎?”
天使痛得牙關打顫。
主人要隨時隨地看到…
天使很痛。
其他的不看沒相干!只有哪段片子,祂一定要看到!”
天使很痛。
祂叫你做什麼,你不要說話,要照著做!”:
但要是主人一直這樣…天使真的很痛。
大天使放鬆雙手,望著他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要記著…那裏每一個片段,都很重要!”大天使答道。
因為,是用來作未來的呈堂證供!”
天使大惑不解。
大天使抬高頭,望著遠空。
來,打個招呼!”
大天使向上空揮揮手。
天使呆在這裏。
還不來揮手,找死嗎?!”大天使一拳打在天使的頭上。
天使摸著自己的頭顱。
照著揮手。

回復 1# cujlm 的帖子

呵呵,很有趣的故事,而且融合了那個搞笑廣告: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