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編輯先生:

我相信,大家這麼熟稔,我實在無須轉彎抹角,指桑罵槐—說到底,你在出版界的地位,我絕對甘拜下風。(尚餘2084字)

若你有過一點空閒的時間,心頭有一時的慚愧,我想你也會從廢紙筒裡找回我寄來的手稿,稍為用點心思去讀一次—當然,我對你的眼光,絕對無從置疑。(尚餘2017字)

再者,我用的紙,都是便直得不能再便宜的貨色,再寄幾百頁,我想我會負擔得起—怕就怕紙質太粗糙,隨時擦傷你嬌潤的手掌,害你一時勃然,大手一擲。(尚餘1949字)

你還記得我第一次奉上拙作的日子嗎?或許自薦者多如雪花紛飛,不要說記起,連招架也招不來。我記得那天,我將細心看過拙作的每一頁,然後逐張放入淺棕色的公文袋…呀,我記起了!我在封了還貼了個鮮紅色的蝴蝶縄結。我知道,你出名酷愛縄結,我想這樣,多少會顯出我對閱下的尊重和誠意。(尚餘1816字)

當然,那一次,我落空了。編輯先生,請你放心!那一次,我真的真的沒有怪任何人。我承認,我的縄結工夫尚未到家,你老人家翻開公文袋一看,想必嗤之以鼻,又是隨手一擲。這的確是我的過錯。(尚餘1728字)

況且,任何一個成功的作家,成名前必須經一番顛簸。千里馬總要跑上幾個圈,方贏得伯樂的嘗識──所以,我就像我人生第一篇小說,交付給你這名滿出版家的 “伯樂之冠”。(尚餘1650字)

三個月後,我抖擻精神,嘴裡含著剛學曉吸食的香煙,日夜整理我的首作──我的天!煙真是一個好東西!愈吸愈得多,靈感就愈澎湃──我想你絕對會贊同我的說法。你那句“那有作家不吸煙?不吸煙的﹐都是業餘!都是插科打諢!”,我每次想來,都倍覺妙到毫顛。(尚餘1531字)

我清楚知道,只有你才明白我們全身投入寫作的苦況。(尚餘1507字)

直至第再次向你奉上經修訂的手稿。然後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尚餘1476字)

到了第六次,我已決定將它送至全港各大小出版商──你不能怪我缺乏誠意﹔誠意,是雙向的。我不介意你無暇細閱、無心咀嚼,但至少我也該得你一點品評、一個回覆!何是你老人家就是不願絳尊降貴,就是嗇字如金,任我再言詞懇切、誠意拳拳,你就是一言不發。(尚餘1358字,兩頁)

我告訴你,再難聽的說話,我也承受得起。你不要怕傷害我的所謂心靈──由我得一天選擇從事寫作開始,我早於將心靈拋諸腦後──但你不能對我所有,視若無睹!

我自問每一次都言語謙虛,例必恭敬,但你──和你的同行,何解一而再、再而三地對我視而不見、不聞不問!的確,世上沒有誰欠誰,我也不奢求你們的施捨,但就憑你們這些出版社所發行的書,我就知道你們全是患了神經病

你告訴我!什麼時候,術數命相竟然高踞暢銷鎊首位?
你解釋!幹嗎拖泥帶水、枉作痴纏、哥呀妹呀的愛情故事,就成了你們的鎮店之寶?
你反省一下,幹嗎那些所謂名人飽暖文字、嬉戲文字,求其加點幼兒班的初階插畫,就可以賣個滿堂紅?
你來說服我!什麼傷春悲秋、夕陽無限好、媽愛最偉大、人生來就孤獨、戲如人生等空洞散文…一堆經再搾翻煲偱環分解的點子,憑什麼一串成書,用來填塞平日聽厭了i-pod的瞬間?

你們,何以自甘墮落?書,什麼時候用作充塞時間?那些發人深省、啟廸智慧的,去了那裡?你不要告訴我,那些“原來我們很幸福”、“幸福非必然”、“愛是永恒”的雞精啟廸,就叫做好,就叫做優秀!

當愛情故事硬要餘情裊裊、遺憾綿綿…
當偵探故事硬要出人意表、最不是兇手的就必然是兇手…
當科幻故事的信息都例必外星生物時空穿梭…
當什麼書都旨在一刻心情歡愉、一時精神煥發、一陣發人深省
當書本但求侵佔大眾旳空檔時間,只望量望要讀者如入戲院看戲般,付過一次,買了便算…
你們就是那幫狂種髮菜、教閱讀環境頓成沙漠的農夫!

更重要的是,你們竟然對我的拙作,不屑一顧!

但是,我想深一層,這是你們的錯?還是讀者的錯?

是你們無心推廣優秀作品?還是讀者視閱讀為純粹消閒?

書本,還不過i-pod裡的一枝曲、一套dvd?

當我喝著白蘭地,反思一輪後(我的天!誰說酒會教人胡胡混混,這封信,就是要我酒醉才得筆!),我知道我不能將責任歸咎於你們,這是大家的責任,所有人的問題。

所以,我已大破慳囊,在全香港每一間書店,不問內容,買了你們每一間出版社的暢銷書籍。我的家,現在是名副充實的汗牛充楝。

我買下的每一本書,由封面、設計、釘裝,我都會細心研究。每晚,我都會戴上套明手套,精心在每一頁的邊緣,來回掃上一層薄薄白色的粉未。翌日中午,我就會提著背包,走到一間又一間書店,將每一本細心地放回適當的書架或展覽枱上,讓書店的客人細心閱讀。

你們放心,我不會將書放回我買書的地方,免得你們找得著我──當然,你們老早就應該找著我。

況且,若然只是指頭略過書頁數秒,我想那人頂多是當晚皮膚敏感,全身長滿細如紅豆的紅疹而已,連急症室省得去!但是,若然他駐足太久,我就難保他半句鐘內,混身痙攣,口吐白沬,肌肉磞緊。

再者,書一打開,誰人料得到那些粉未不隨風而散?

或許,在書店裡,情況還來及處理﹔不過,若然是公共圖書館、大學圖書館的話,我想…當然,這沒有人說得準。

更重要的是,我,絕對樂意告訴你們,書,放在那裡。

因為我早已憑著僅有的積蓄和拙劣的技術,精心將我本本拙作釘製成書,存放在各大圖書館裡,任人參閱。我想,設計再粗糙,只要優秀,總會找到有緣人。

細心參考書裡的附錄,或許你會找到丁點端倪也說不定呢。

我深信,只要是愛書之士,有緣必定找得著。

我只希望,你們會愛我的書。

我說過,心靈,我已拋諸腦後。成名,才是永久。

哪怕是短短一個半晝、一段聲帶、數秒鐘的片段。

我願意將你拉回作家的那一邊,為寫作努力。

若然你有恒心,已經讀到這裡的話。

一切,未算遲。

沒有寫不得  敬上

註:此信首頁每段段末均註明餘下字數,方便編輯先生因時取捨,省卻麻煩。如蒙閣下讀畢首頁,實屬萬幸!
原帖由 Guest from 210.176.6.x 於 2008-6-4 12:28 發表
編輯先生:

我相信,大家這麼熟稔,我實在無須轉彎抹角,指桑罵槐—說到底,你在出版界的地位,我絕對甘拜下風。(尚餘2084字)

若你有過一點空閒的時間,心頭有一時的慚愧,我想你也會從廢紙筒裡找回我寄來的手稿,稍為用點心思去讀一次—當 ...


讀畢 all

but ,

your_point@here ??


cheers ThANK ye


[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08-6-4 16:56 編輯 ]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搞乜野?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