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化身豬媽媽 港人英詩揚威

(星島)9月5日 星期五 05: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出了一位天才詩人。憑着描寫「豬媽媽失去子女」的悲鳴,畢業於香港大學的康文署經理梁世聰擊敗一千名參賽者,剛贏得由英國詩社Vital Synz主辦的「2008Edwin Morgan國際詩詞創作比賽」季軍,是唯一得獎的香港人,揚威國際詩壇。梁世聰說,早前本港豬肉價格高企,因此有以豬為題材的靈感,藉此帶出人類尊重次等生命的信息。民政事務局表示祝賀,並指證明香港人才濟濟。

  記者:胡幗欣

  首次舉辦的2008 Edwin Morgan國際詩詞創作比賽,獎金是蘇格蘭歷來最吸引的文學比賽之一,由格拉斯哥詩社Vital Synz主辦、斯特拉斯克萊德大學(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和愛丁堡國際書節協辦。冠、亞軍可獲得約六萬七千元(五千英鎊)和一萬三千多元(一千英鎊)獎金,獲得季冠的梁世聰則得到六千七百多元(五百英鎊)。

  描述母豬失去子女心情

  梁世聰的得獎作品題為《What the Pig Mama Says》(中文譯名《豬媽媽說的話》),以第一人稱的手法,由豬媽媽講述三名子女逐一被人搶走殺死的心情。梁世聰說,今年三月參賽時,剛巧看了以食物為題材的書,作者用食物的角度寫作,引發他聯想每樣東西都有生命,但人類往往看不起其他生命。他又說,早前本港有很多關於豬肉價格的爭議,因而用豬做骨幹,「豬也有自己的想法和世界。」

  浸會大學文學院院長鍾玲分析梁世聰的作品說:「詩歌差不多所有句子都文法不通,如「I sorry sorry for her」,反映作者認為豬的思維與人不一樣,並模擬豬的思維方法。」梁世聰亦說,豬與人類的文化不同,不應用人類的英語說話,「但我要平衡兩者,否則別人看不懂。」這是他首次用這創新的手法寫詩,是實驗性質,他希望自己的經驗能鼓勵更多中小學生創作。

  學者讚風格獨特 詩滿童真

  曾教導梁世聰的香港大學英語系副教授何漪漣說,以往他寫的詩歌文句工整,是次卻將港式英語如「I saw her away. I not cried.」、馬來西亞和菲律賓流行的複語如「think think」寫入詩歌,風格獨特,是一大突破,「若沒有很好的英文功力,不會寫得到。」她補充,作品看似充滿童真,題材卻講述死亡,對生命充滿疑問。

  她說,蘇格蘭有地位的大學,包括斯特拉斯克萊德大學,均大力推動詩歌創作,是次比賽獲得大學和大型書節愛丁堡國際書節支持,反映比賽的分量。近十年愈來愈多港人從事英文創作,印象中獲得國際獎項的港人並不多。

  民政事務局:港人才濟濟

  鍾玲補充,作者以戲劇獨白的手法,表達豬媽媽被搶走子女屠殺的傷感,流露作者悲天憫人的情懷。她又說,詩中豬媽媽的子女等,以豬的叫聲命名,如「Hokhok」和「Gokgou」,反映其心思,詩歌尾聲出現兩個轉折,一是豬媽媽反思女兒死掉可能較好,因女兒不用傷心,另一轉折是反問自己的故事或許無人傾聽。

  民政事務局祝賀梁世聰超越眾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參賽者,奪得季軍。該局表示,這不僅證明香港的華籍詩人在國際文學界取得成功,並且向世界展示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精英匯集,人才濟濟。

  香港大學表示,對梁世聰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亦引證港大提供的教育,為不同領域培育人才。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0904/3/8283.html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What the Pig Mama Says》

The pupoh stopped to cheer.
Leklek was took away.
He was mine biggest boy.
A good heart.
Saved the best for Yenyen and Hokhok.
His-self eating leftovers.
I cried I cried.
Not knew the bastang took him where.
Gokgou told me was hell.
We ate much as we liked.
The white fence put us safe safe.
Always we talked, cheered.
The pupoh liked to play with Hokhok.
Mine little boy talked to them sweet.
He knew how make make community.
But Hokhok too was took away by same same bastang they took Leklek before.
Mine only girl Yenyen too sad to see her little brother went.
She kept quiet everydays think think.
I begged the bastang not took mine boy.
They not understood.
Heard only something like "pok is good".
The pupoh talked little little.
Yenyen stopped to eat.
She said, "No, Hokhok play wis me!" I sorry sorry for her.
The bastang came to take Yenyen.
I saw her away.
I not cried.
Maybe it better for Yenyen.
She will stop to think.
No more think.
No more think think.
Maybe I say too much.
Who is listening to my story?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8-9-5 20:30 發表
(星島)9月5日 星期五 05:30

(綜合報道)
(星島日報報道)香港出了一位天才詩人。憑着描寫「豬媽媽失去子女」的悲鳴,畢業於香港大學的康文署經理梁世聰擊敗一千名參賽者,剛贏得由英國詩社Vital Synz主辦的「2008Edwin Mo ...

由豬媽媽講述三名子女逐一被人搶走殺死的心情




我建議,各 [人立] 每一個月 找 至少一天 素食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