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批判教會的獨立基督徒

抽按:原來肥醫生不是離教者……

2008年11月30日

【明報專訊】問﹕沈旭暉

答﹕胡金榮 / 肥醫生(現職明愛/聖母醫院醫生,著名博客《肥醫生@西九龍貧民區》作者)
訪問助理﹕李祖喬@Roundtable

「一個樣子40多歲,心智年齡30多歲,實際年齡才廿多歲的維園阿伯。思緒和筆像醫生一般凌亂,專業的白袍掩蓋不了基層的草根味。生命由傷害和仇恨所建構,是故立志治療別人肉體和心靈的傷口,最終為建制問題動大手術,狙擊那些終日以神愛世人的心腸和真誠欺騙香港的癌腫群體。」這是胡金榮的博客《肥醫生@西九龍貧民區》的自我介紹。作為認識他10多年的朋友,我實在找不到比這更貼切的形容。儘管首次知道他的博客成了網上熱點,而且因為言論惹火,而讓他被教會中人批評為敵基督時,還是不禁感到震驚。為什麼人們眼中高高在上的醫生,會趕這倘渾水﹖

「他們寧願唱詩歌 不願聽社會脈搏」

「中學時參加一個福音夏令營,當大家分享心事時,我向一群認識四五年的『肢體』透露我父母離婚了,整個小組突然靜下來,10多秒後,他們說『不如轉換第二個話題』,我就開始發現,原來所謂的『基督教』,其實都只是逃避問題、逃避黑暗的『圍威謂』信仰。」在SARS以及南亞海嘯期間,肥醫生曾在基督教媒體撰文批評教徒對瘟疫的抽離態度,以及流行於教會的「天遣論」,不消一個月便得過萬點擊率,並被教會領導人「善意提點」。「文章很多人看,然後他們批評你是敵基督、不認識聖經。說要揪他出來。」

肥醫生早就出來了。他的博客,圍繞兩個主題﹕批判教會、批判醫療制度,還偶爾批判社運小圈子的作風,後果當然是令他萬箭穿心。他對教會尤為辛辣﹕「耶穌走向最窮的人、最被討厭的人,但教會卻想如何找些最可愛、最受歡迎的人,如明星又或富豪。」「明星高官受洗,教會就想如何巴結;貧窮人來了教會,你就打發他們『平平安安』的離開吧。」肥醫生以「窒息」來形容教會生活﹕「留在教會的四面牆去反思信仰與社會的關係是困難不過的事。教徒希望每星期回教會唱詩歌來麻醉自己,也不願聆聽社會的脈搏和貧窮人的悲歌。清醒的人,很難生存。」

關顧1﹕99以外的離教者

為了這些話,肥醫生常被教友抨擊,這卻激發了他的堅持,把無心插柳的閒聊博客,變成一場有意無間的另類社運。他認為,主流教會佔99%,有1%屬社關型的偏鋒教會,但他的對象卻是1﹕99以外的教友。「很多教友上過教會,但又退出了,這些不滿教會的教友就是離教者。離教者分兩批﹕第一型非常反對耶穌和基督教教義;第二型離教者不反對耶穌,卻反對教會的所作所為;教會的虛偽文化及態度,令他們離開。如果能開拓這個『市場』,令這批人走在一起,可能會重整信仰的生命。」肥醫生以「獨立基督徒」自我定位,希望自己能「關顧第二型離教者」,讓他們曲線重回神的懷抱,釋放他們的社會和信仰能量﹕「待在教會四面牆沉醉於聖詩中的教徒需要被關顧,難道離教者沒有相同需要?Blog是一個方法,當然它不是牧養,我也不是牧師,但至少是個分享的地方。」

紓緩治療﹕釋放醫生的公義潛能

批判教會以外,肥醫生對另一個權威,同樣尖刻﹕「無論是醫療和教會的戰線,我都問同一問題﹕你做的事,是否像耶穌,是否像一個人﹖」當醫生,有其社會目標﹕「做醫生是幫一些不能說話的人說話。我想過很多工作,但醫生掌握一定權力,如果釋放出來,或者能牽動更多人。」跟與教會的交往一樣,肥醫生讀醫的時候,經過失望,才養成批判﹕「醫療制度跟我想像中的很不同。我以為醫生是幫人的,但做實習醫生的時候,發覺很多人對絕症病人採取逃避和放棄的態度,因為幫他們要投放更多的心力時間,又不會增加資源撥款和學術ranking,關顧這批病人又不會幫助你出得成論文。現代醫學投放大量資源去研究如何用藥物又或手術去延長病人一兩個星期的生存率,卻鮮見同樣的投放去研究如何令病人生命最後的一兩星期活的開心平安。耶穌又會怎樣?」因此他投身較少年青醫生選擇的紓緩治療,於明愛醫院和聖母醫院受訓。他每天見盡生命的灰暗,當他問﹕「耶穌是否這樣」時,亦慢慢明白,不喜歡他的教友為什麼說他是「敵基督」。

「我是一個混入醫學的社會科學人」

「今天醫療制度的問題,就是看不到人的生命,而只有冰冷的數字;教會的問題,是看不到耶穌的愛,只有很多堂會規則及儀式,但沒有人的生命。」所以,肥醫生認為,批判教會和批判醫療制度是相通的。何無論是針對離教者抑或是醫療公義,他都在釋放一批龐大的且未被釋放的能量。「其實教會很勢利,很看重title,搞資訊的議員竟然可以講身心健康;有醫學又或科學學位可以批評進化論,還說成是『科學和信仰』的結合。」「我只希望借用醫生的title來衝破更多障礙,調動更多潛能。」批判性的醫生不少,但願意在事業起步階段就高調走出來,再調動專業潛能放在社會議題的就很少。「用你的term,我是一個混入醫學的社會科學人,兩者是不能分開的。我只不過是一個比較有醫學知識,但更對社會科學有興趣的人。如果最後因為立場而沒有工作,我心安理得。」他眼中的席揚、吳明欽等人,「走得出他們生命的光芒,其實很似耶穌。但今天那些教會的牧師、明星、教會領袖,其實是否像耶穌呢?」又是耶穌。不少被訪朋友拒絕青年公共知識分子的稱呼,肥醫生的難處,最容易理解﹕「我從頭到尾都不覺得自己是公共知識分子。我……只是在信仰旅途中找同伴的一個流浪漢。唯一的釋放者?不,這樣說,我會死的……」是的,耶穌才會復活。

後記 耶穌.魯迅.捷古華拉

與肥醫生識於微時,在一些標榜精英的學生組織。直到這次訪問,才忽然想到,其實,他的博客,和棄醫投文的魯迅,可能殊途同歸;他那些到四川災區探訪教會、觀察豆腐渣學校和醫院的經歷,也不能說沒有同樣讀醫出身的捷古華拉摩托車之旅的影子。因為他那實在太肥胖的身形,旁人常常不留神,肥醫生其實在幹一些很浪漫很型的事,也預計了「不怕沒有朋友,反正耶穌也沒有什麼朋友。」不過說到底,肥醫生依然接受社會的遊戲規則,明白要在發聲的同時保住醫席,明白如何在敢言和專業之間遊走。畢竟,在今天要打破鐵屋,已不能單靠徬惶和吶喊了。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抽兄係一型定二型呀~

回復 2# kkkk_kkkk 的帖子

所謂的第二型離教者,其實只是離開教會的人,對此本網根據「口裡相信、心裡承認」原則,認為他們仍然是基督徒。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咁照計馬丁路德都係啦...不過後人幫佢做左個「路德宗」出黎啫...
小弟目前仍屬第二型

有勇气的人

社会的每次进步又很少看到宗教人士的影子,基督徒不过是虚妄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真诚的人绝不会是基督徒。
也算是個「明白人」
雖然明白的有限…只是討厭「教會」而還相信有「神」的事
原帖由 dennis9999 於 2008-12-25 00:13 發表
也算是個「明白人」
雖然明白的有限…只是討厭「教會」而還相信有「神」的事


, merry ......... o k , forget it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othing , but , just want to say `````Hi""""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ostscript : ::::: sorry can not type u in Chinese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