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短篇小說 -棋王外傳 (下)

如果宇宙是一塊大棋盤…
如果每個人只是棋盤上的一顆小棋子…
那麼棋子就是棋盤的一分子,棋子也是棋盤本身。
雖然棋子有生死交替,但棋盤本身卻依然生生不息。

早在元朝時代,倪官華的祖先倪雲林在一荒村野店,遇上一位很會下棋的高士,學得一手好棋。倪雲林後來信佛參禪,將棋煉進禪宗,自成一路。這棋就倪家這一宗傳了下來。 到了倪官華這一代,他把祖傳的棋路融入了近代的開局定式,更是非凡,現在已經穩坐國內棋壇第一把交椅。

倪官華將會和「神童」共分先對奕兩局, 第一局倪官華執紅子先行。

「請多多指教。」

「請多多指教。」

倪官華毫不猶疑地第一步走「炮2平5」當頭炮,這是當今最普遍的第一手進攻著法。 所以「神童」也很快地回應了「馬8進7」。

頭數步,雙方跟照著正著而行,沒有多大變化。開局演變成「中炮過河車對屏風馬平炮兌車」的局面。

「屏風馬」佈局的特點是子力分佈平均,雙馬護著中兵聯防,以柔制剛,防守能力一絕。而且只要對手一有鬆懈,就能策馬而出,進行反攻。進攻者反被對手所壓,感覺絕不好受。所以「屏風馬」可說是「當頭炮」的剋星。

倪官華當然識得「屏風馬」佈局的厲害。
「若勤精進,則事無難者,是故汝等當勤精進。譬如小水常流,則能穿石。若行者之心,數數懈廢,譬如鐵火未熱而息,雖欲得火,火難可得」- <<佛遺教經>>

應付「屏風馬」佈局,就只能不斷處處進迫,以水穿石之勢,不給對手有反攻的機會。

倪官華走了一步「兵5進1」,使出急進中兵方式猛攻。

雙方各下了數手,這時倪官華已經離開了正著而行。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 <<金剛經>>
"桑田滄海、滄海桑田",這世間上的一切,哪一樣有永恆性?哪一樣有實在性?
"無常"就是世間的真實,一切都好像空中的浮雲,水上的泡影,鏡裡的空花,水中的明月。棋局既是無常的,就不用死背棋譜而行,這就是倪家的棋道。

到了中局,雙方戰士已經短兵雙接,一場混戰即將爆發。對局中人,只要稍不留神,算漏一步,就會兵敗如山倒。
因此雙方思考每一步時間開始托久了。

「假使干草稱同須彌,投火于中,如芥子許,必皆燒盡。 何以故? 火能燒故。 于如來所種少善根亦復如是,必能燒盡一切煩惱。」 - <<華嚴經. 如來出現品>>
當棋局的變化亂得像干草堆積得像須彌山那麼大,投一點點像芥子那麼大的火種在里面,一定會將干草燒盡。
這個火種就是互雙兌子。 倪官華強迫「神童」互相兌去主力棋子,使局面簡化起來。

局勢已經漸進入到殘局介段,倪官華有多兩隻兵的優勢,一步一步的慢慢接近九宮格範圍。
「神童」餘下的炮馬士象全,在獨力苦苦支撐著。「神童」拐角馬一跳,想活捉單兵。 那是一著敗著,很多懂棋的觀眾可以一眼看出,只要倪官華繼續進兵就能取勝。 但他竟然行了平兵,雙兵連著。「神童」立即用一炮換二兵,變成例和局面。就這樣,第一局結果就變成和局了。

倪官華感到可惜,苦笑地道:「剛才如果不是我行錯了,這局我一定會贏。」

「神童」回答道:「我就是知道你會行錯,所以才會走那步拐角馬。」

倪官華心想這一定是男孩的戲言,世上根本就不會有人能夠準確算出對手會行的錯著。 因此倪官華也不把「神童」的說話放在心上。
十五分鐘休息時間過後,第二局比賽開始,這次輪到「神童」執紅棋先行。

「神童」的第一手走兵3進1,正是「仙人指路」開局。首著挺兵,有投石問路之意,可根據對手的動靜選擇飛相上馬大打散手或還架中炮剛柔兼濟,因其陣變化多端,對手難測其意,,故棋界中人贈以「仙人指路」的美譽。

倪官華想起一個禪故事,是關於一位瞎子在晚上點燈走路,就是希望別人看得見他,避免發生碰撞。

倪官華應了一步卒3進1,形成了「對兵局」面,有互雙探路之意。

接著「神童」架出了中炮,而倪官華也使出「半途列炮」,互相對攻著。

到了中局時,這次明眼人也看得出,倪官華正處於下風,但他還是在積極地防守著。

輪到「神童」走子,他拿起一隻車,正要把它放在棋盤上的另一邊時,忽然停下動作,神情變得有異。帶點激動地對著倪官華道:「快、快到醫院去。」

「甚麼?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快去,再遲就來不及了。」

「輪到你走子了,快下吧。」

於是「神童」好像回復了表情,也不再說奇怪的話,繼續走子。

雙方下了幾手,「神童」又忽然道:「這局棋還要走多十五回合才會完結,不如作和吧。」

倪官華有點不滿地道:「現在的局勢任誰也看得出是你佔優,你這樣就說作和,是要看不起我嗎?我會用實力來變和局的,你看著下吧。」

「你是怎樣也不願意作和嗎?」

「對,我是相信自己有實力的。」

於是「神童」對著眾人道:「裁判,這局棋我認輸了。」

「你…你…」倪官華惱了:「你這是甚麼意思,我這樣贏了還有意思嗎。 你有沒有職業棋手道德?」

「神童」沒有再理會他,便離開對奕房走了。

「唉,算了。 雖然贏得不算光彩。 」 應該把比賽結果告訴阿綺了,於是拿出手機並開著電源。 發覺阿綺電話有打過數次給他的訊息,於是便接通留言信箱。 奇怪的是留言者是位陌生的男聲。

「請問是倪生嗎,你的女朋友在市內中央公園前的一條班馬線,給一輛衝紅燈的貸車撞倒,情況危急,恐怕就快不肯了,你快來醫院見她最後一面吧。」

倪官華立刻衝出比賽會場,招了一架的士。

「到醫院,快!」

阿綺完成了那幅畫後,打算到會場看他比賽打氣,怎知就遇上了意外。

到了手術房,看見阿綺面上已經蓋上了白布,倪官華跪在地上痛哭著。

(完)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