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轉載] 巴勒斯坦的猶太人:神話與史實(作者:Uri Avnery)

巴勒斯坦的猶太人:神話與史實
2008-12-07 20:49

  近年來解析的數千份埃及史料已確定無疑:《聖經》中描述的民眾大舉出走一事根本沒有發生過。這些文件鉅細靡遺地記載了該時代中迦南各地所發生的一切,毋庸置疑地證明了,根本沒有「征服迦南」一事,也沒有大衛與所羅門的王國。以色列與猶大兩王國佔據地中海與約旦之間的部分疆土,與周邊列國並無不同。巴比倫征服耶路撒冷後,猶大國的一些精英被放逐到巴比倫,他們在那裡接觸到了當時重要的文化源流。由此而產生了人類的偉大創造之一猶太教。從一開始,當「猶太人」從巴比倫歸國時,此地的猶太人就佔猶太總人口的少數。在整個「第二聖殿」時期(公元前518年-公元70年——譯者注),大多數猶太人居住在其他地方。現代猶太神話認為,今天的猶太人幾乎全是兩千年前居住於巴勒斯坦、在公元70年遭羅馬人驅逐的猶太人的後裔。這顯然無憑無據。

  作者:Uri Avnery 2008.04.19

  今晚全世界的猶太人將慶祝逾越節。這一獨特的儀式把各地的猶太人團結到「出埃及」這個神話之下,那是奠定猶太人身份的神話。

  每年我都驚異於這個儀式的神妙。它令闔家一體,上至尊貴的祖父,下至最小的孩童,無不躬行其事。它涉及所有感覺: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與觸覺。高誦哈加達書的簡單條文、象徵性的食物、四杯葡萄酒、合唱、年復一年一絲不苟地重複,這一切在幼年孩童的意識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不論他們信奉宗教與否,都會將之帶入墳墓。合家圍攏在逾越節餐桌前,安逸而溫暖,這樣的感覺永難忘懷,到老仍令人追念不已。憤世嫉俗的人也許視之為洗腦的最佳範例。

  這一神話如此深入人心,至於出埃及一事純屬子虛烏有,又有什麼關係?近年來解析的數千份埃及史料已確定無疑:《聖經》中描述的民眾大舉出走一事根本沒有發生過。這些文件鉅細靡遺地記載了該時代中迦南各地所發生的一切,毋庸置疑地證明了,根本沒有「征服迦南」一事,也沒有大衛與所羅門的王國。一百年來,猶太復國主義考古學家不知疲憊地工作,想要找到哪怕一件遺物來印證《聖經》中的敘述,卻全是空忙一場。

  但這無足輕重。在「客觀」歷史與神話的較量中,符合我們需求的神話總能得勝,而且是大勝。歷史究竟如何並不重要,令我們浮想聯翩的東西才是重要的。迄今為止就是這些在為我們引道。

  《聖經》的敘述只有一處與有據可查的歷史相印證,那就是公元前853年左右,以色列王亞哈的一萬名軍士與兩千輛戰車,參加敘利亞與巴勒斯坦諸國的盛大盟軍,與亞述作戰。此戰發生於敘利亞的Qarqar,於亞述史書中有述。亞述兵鋒遇挫,但未失敗。

  (注:我不是歷史學家,但多年來我反思我們的歷史,想得出一些符合邏輯的結論,謹列於下。這些結論大都是世界各地獨立學者正在形成的共識。)

  以色列與猶大兩王國佔據地中海與約旦之間的部分疆土,與周邊列國並無不同。就連《聖經》中也記載,其民「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向各種異教神獻祭。(《列王紀上》14章23節)

  耶路撒冷是個極小的市鎮,又小又窮,《聖經》中記載的事當時根本不可能在那裡發生。在《聖經》涉及這一時段的各書中,「猶太人」(希伯萊語作Yehudi)一名幾乎未出現,僅見的幾處明顯僅指耶路撒冷周邊、猶大國的居民。當有人請求一位亞述將領「不要用猶大言語和我們說話」(《列王紀下》18章26節)時,猶大言語指的是猶大地方的希伯萊語。「猶太」革命發生於流亡巴比倫期間(前587年-前539年)。巴比倫征服耶路撒冷後,猶大國的一些精英被放逐到巴比倫,他們在那裡接觸到了當時重要的文化源流。由此而產生了人類的偉大創造之一猶太教。約五十年後,一些流亡者回到巴勒斯坦,也帶回了「猶太人」這一稱呼,系指一種宗教、意識形態與政治性的運動,很像當今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故而,當今約定俗成的「猶太教」與「猶太人」二詞的意思,只能從那個時間算起。其後的五百年間,猶太一神教漸臻精煉。也正是在這期間,史上最傑出的文學創作希伯萊語《聖經》方才成書。《聖經》作者無意書寫當今意義上的「歷史」,他們只是在寫一部訓導性與啟迪性的宗教經文。

  要理解猶太教的誕生與發展,就須考慮兩個重要事實:(一)從一開始,當「猶太人」從巴比倫歸國時,此地的猶太人就佔猶太總人口的少數。在整個「第二聖殿」時期(公元前518年-公元70年——譯者注),大多數猶太人居住在其他地方,即今天的伊拉克、埃及、利比亞、敘利亞、塞浦路斯、意大利、西班牙等。當時的猶太人並非一個「民族」——那時還無此概念。利比亞與塞浦路斯猶太人的反羅馬起義,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並未參與,而巴勒斯坦猶太人的大起義,別國猶太人也未參與。「馬喀比派」不是民族戰士,而是宗教戰士,很像當今的塔利班,而且所殺的「希臘化」猶太人比敵軍多得多。(二)流亡猶太人並非獨一無二的現象。當時這很平常。「民族」觀念只存在於現代。「第二聖殿」期間及其後,主要的社會政治模式是享有自治權的宗教政治群體,並無任何特定的地域歸屬。亞歷山大港的猶太教男子可以娶大馬士革的猶太教女子,卻不能娶對門的基督教女子。該女子可以嫁羅馬的基督教男子,卻不能嫁她的希臘化鄰居。流亡猶太人只不過是諸多類似社群之一。這一社會模式在拜占庭帝國得到保留,後來為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繼承,現在仍能在以色列法律中覓得蹤跡。今天,以色列穆斯林不能與以色列猶太教徒結婚,德魯茲人不能與基督徒結婚(至少在以色列不能)——德魯茲人本身就是這種流亡社群延及今日的例子。猶太人只在一點上與眾不同:在歐洲各族漸漸轉向新式的組織架構,最終形成民族之後,猶太人仍是一個宗教流亡群體。

  困擾史家的謎題是:一小群巴比倫流民何以變成了遍佈世界、有數百萬人之多的人群?足以服人的答案僅有一個:勸化。

  現代猶太神話認為,今天的猶太人幾乎全是兩千年前居住於巴勒斯坦、在公元70年遭羅馬人驅逐的猶太人的後裔。這顯然無憑無據。「驅逐去國」是個宗教神話:神因猶太人的罪孽而厭棄之,將其從「本國」流放。但羅馬人沒有遷移人口的習慣,而且有確鑿的證據表明,在「狂熱者起義」與「巴爾庫克巴暴動」後,相當多的猶太人仍留在巴勒斯坦,而早在那之前,猶太人的大多數即居住在巴勒斯坦之外。在「第二聖殿」時期及其後,猶太教是勸化性宗教的典範。在公元後的幾百年間它與基督教激烈競爭。有著感人故事的基督教,對羅馬帝國的奴隸與其他底層民眾更具吸引力,而上層則偏好猶太教。在帝國各地,許多人皈依猶太教。

  德系猶太人的由來尤為令人困惑。在第一千年末,一個龐大的猶太群體倏然間在歐洲出現,而之前並無他們存在的記錄。他們從何而來?

  有幾種理論。傳統說法是,猶太人從地中海地區向北游走,定居於萊茵河谷,因遭大迫害而避居當時歐洲最自由的波蘭,後從那裡散入俄國與烏克蘭,並帶去一種日爾曼方言,即後來的意地緒語。但特拉維夫大學學者Paul Wexler則斷言,意地緒語的源頭非日爾曼語,而是一種斯拉夫語。根據他的理論,相當多的德系猶太人是Sorbs人後代,那是居於德國東部的一支斯拉夫族群,被迫放棄了其古老的異教信條。其中的許多人選擇信奉猶太教,而非基督教。

  以色列史家Shlomo Sand寫有一本新書,其書名頗有挑釁性——《猶太人是何時、如何杜撰出來的》。與Arthur Koestler等之前的史家一樣,Sand稱德系猶太人其實大多是Khazar人之後。Khazar人是突厥人的一支,一千多年前曾在今天的俄羅斯南部創建大王國。Khazar王皈依猶太教,而根據這一理論,東歐猶太人大多是Khazar皈依者的後嗣。Sand還認為,西班牙系猶太人的祖先大都是北非一些未成為穆斯林、而是皈依猶太教的阿拉伯與柏柏爾部落,他們曾與穆斯林一道征服西班牙。

  當不再勸化信眾之後,猶太人就成為一個封閉的、種族宗教性的群體(正如塔木德所言,「皈依者之於以色列,猶如癬疥之難。」)。

  但歷史真相終歸是無足輕重的。神話強於事實,而神話說猶太人被從這塊土地上驅逐。這是現代猶太意識的重要層面,什麼學術研究都無法動搖。

  三百年來,歐洲「民族化」了。現代民族國家取代了之前的社會構架,如城邦、封建社會與世襲帝國。民族理念承載著之前的一切,包括歷史。這些新民族都為自身制訂了一種「臆想的歷史」。換言之,每個國家都重新編排了古老的神話與歷史事實,以形成一種「民族歷史」,倡言其重要性,凝聚民眾。

  如前所述,流散的猶太人在兩千年前是「正常」的,嗣後就變得「不正常」、特別了。在基督教歐洲流行的對猶太人的仇恨,也因此而強化。由於歐洲民族運動幾乎都有些反猶,許多猶太人覺得他們成了「局外人」,在新歐洲無處立足。一些人認定,猶太人必須遵行新的時代精神,把猶太群體變成一個猶太「民族」。

  為此就需要對猶太歷史做修訂和重述,把一個宗教種族流散群體的編年史變成一部「民族」史詩。肩負其責的人是一位德國猶太人Heinrich Graetz,可把他認作猶太復國主義理念的教父。他受德意志民族主義影響,創造了猶太「民族」史。他的觀念直至今日仍在影響猶太人的意識。

  Graetz把《聖經》當作一部史書,收集所有的神話,提出了一套完整連貫的歷史敘述:先祖時代、出埃及、征服迦南、「第一聖殿」、巴比倫之囚、「第二聖殿」、聖殿被毀、大流亡。這就是我們在學校中學的歷史,也是猶太復國主義賴以立身的根基。

  猶太復國主義在許多方面代表一場革命,但其精神革命是不徹底的。猶太復國主義的意識形態把猶太群體解釋成一支猶太族群,又解釋猶太族群為一個民族,但從未釐定其間的差異。為贏得東歐傾向宗教的猶太群眾,猶太復國主義又向宗教妥協,最終成為一個大雜燴——宗教即民族,民族即宗教。猶太復國主義後又斷言,以色列不僅是屬於其公民(猶太公民?)的「猶太國」,而且是世界各地「猶太人」的「猶太國」。以色列的官方說法以以色列為「猶太人的民族國家」,但以色列法律定義的「猶太人」卻狹窄,只是猶太教民。

  赫茨爾及其後繼者的勇氣,不如創建現代土耳其的基馬爾。基馬爾在土耳其國家與伊斯蘭之間明定疆界。並施行徹底的政教分離。但在以色列,一切仍混雜在一起。這對現實生活有許多影響。

  例如,倘如我國法律條文所言,以色列是「猶太民族」的國家,則以色列猶太人加入加州或澳洲的猶太社群,即不應受阻礙。故而幾乎所有以色列領導人都有子女遷居國外,便不足為奇了。

  區分以色列民族與流散猶太人為何如此重要?回答之一就是,與一群宗教種族流散人口相比,一個國家對己對人的態度均有差別。

  譬如:諸獸對危險的反應不同。瞪羚見有危險即竄逃,而自然又予其必要的稟賦與技能。獅子則堅守領地,抵禦入侵者。兩種方法都成功了,否則世上就沒有瞪羚與獅子了。

  流散猶太人逐漸形成了一種有效的、適應形勢的應對方法:猶太人一嗅到危險即四散逃離。正因如此,流散猶太人才能躲過無數的迫害,就連納粹種族滅絕也未將其毀滅。當猶太復國主義者決定建國,並真正在此地建國時,他們採取了國家性的應對方式:自衛並攻擊危險源頭。因而,流散人群與國家不可兼具,正如瞪羚與獅子不可兼具一樣。

  我們以色列人如欲鞏固國家,就必須從子虛烏有的神話中解放自身,重新界定我們的民族史。出埃及紀是個很好的神話故事,也是個很好的寓言——它倡揚自由的價值,但我們必須承認神話與歷史、宗教與民族、流散人群與國家之間的區別,以找到我們在這一地區的位置,並逐漸與相鄰族群建立一種正常的關係。

  (作者為以色列前議員、作家、和平主義者。譯者劉波。原題做《獅子與瞪羚》。http://zope.gush-shalom.org/home/en/channels/avnery/1208648191/。翻譯已預得對方同意。)

http://liubo.blshe.com/post/176/195185

Concerning Uri Avnery:
http://en.wikipedia.org/wiki/Uri_Avnery
http://www.avnery-news.co.il/english/uri2.html

由於 The Lion and the Gazelle 一文是在 2008.04.19 發表,所以未知歷史學家 Shlomo Sand 的《猶太人是何時、如何杜撰出來的》去年在以色列長踞暢銷榜 19 星期之久。

一些相關文章或報導:




Shlomo Sand


Shlomo Sand: “When and How the Jewish People Was Invented?”
有人以 DNA 測試結果說現代猶太人同源為由,去反駁現代猶太人乃 Khazar人、庫爾德人等民族的後裔之說。其實並不成立,一則 DNA 測試之數量離可下結論還有段距離。二則就算 DNA 相同也不等於是來自巴勒斯坦地。三則所謂相同也只是有相同,亦即 A、B、C 等族混合的後人與B、C、D、E 等族混合的後人便有相同。

中世紀時Sephardic Jews 在西班牙及葡萄牙等地被迫害,逃亡,部份東移,與Ashkenazi融合。故Ashkenazi 的人數特別多(約佔七成猶太人)。

以下網頁亦提到Ashkenazim及Sephardic Jews因居住地鄰近,互有通婚。

http://ethnicgenome.wordpress.com/2009/04/20/are-all-ashkenazim-partly-sephardi

根據塞西爾‧羅斯(Cecil Roth)《簡明猶太民族史》,「加泰羅尼亞(Catalonia)或許是歐洲人口最為綢密的猶太中心」(276頁),雖然人口最為綢密不等於人口最多,但數目肯定不少。證明中世紀「1492年3月30日,……費迪南和莎貝拉共同簽署了一條法令:在四個月之內,把他們領地上的猶太人全部驅逐出去。」(288頁)。「據保守估計,流放者的總人數大約在 15萬人以上」(289頁)。「1500年這個國家(引按:指波蘭)的猶太人據計僅有5萬人,而一個半世紀以後,就增長到了50萬人。」(342頁)十六、七世紀人口增長仍很緩慢,一個半世紀十倍的增長,如果說沒有相當比例的外來者,怎樣也說不通。東歐Ashkenazim激增正正是Sephardic Jews逃離西班西牙等地的年代,會是巧合嗎?

雖然那些 DNA 測試報告猶太人前,猶太人後,這只是先入為主。報告不知不覺露端倪,例如:

The "Ashkenazi" are positioned between the "J" and the Turks, suggesting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y have both Jewish and Turkic descent. The Lemba are positioned between the "J" and the Sub-Saharan, also suggesting they may have mixed descent.

http://www.rasch.org/rmt/rmt161g.htm

又例如:

Interestingly, the position of the Muslim Kurds on this tree is between Kurdish and Sephardic Jews on the one hand and Ashkenazim on the other

http://www.pubmedcentral.nih.gov/articlerender.fcgi?artid=1274378

庫爾德穆斯林竟比Ashkenazic猶太人更接近庫爾德猶太人及Sephardic猶太人!(注:古代有一個皈依了猶太教的庫爾王國,叫 Adiabene。)

另外可參考:

The Genetic Bonds Between Kurds and Jews
3# 誠惶誠恐
其實照猶太佬自己所定的母系繼承家規,可以話根本就冇血統上的猶太人嘛 --
http://www.jewfaq.org/whoisjew.htm

照計,猶太佬應該稱為「撒拉的子孫」而非「亞伯拉罕的子孫」;但猶太佬自己又認自從在迦南流浪開始就已搶其他族裔女人享用,咁邊可能保持猶太血統呢?
de omnibus dubitandum
3# 誠惶誠恐
其實照猶太佬自己所定的母系繼承家規,可以話根本就冇血統上的猶太人嘛 --
http://www.jewfaq.org/whoisjew.htm

照計,猶太佬應該稱為「撒拉的子孫」而非「亞伯拉罕的子孫」;但猶太佬自己又認自從在 ...
沙文 發表於 2009/12/3 13:46
如果猶太人真的是古代猶太人的後裔,你只能說他們的「亞伯拉罕的子孫」說法不適當,不能說「冇血統上的猶太人」,他們的血統仍然是猶太人。

現在問題是,很有可能現在猶太人根本不是古代猶太人的後裔。無論你要稱之為「撒拉的子孫」也好,「亞伯拉罕的子孫」也好,都不是--很可能反而巴勒斯坦人才是。
5# 誠惶誠恐 又唔係啦。由於猶太佬自己規定,只要係猶太女人生的就係猶太人,但係,所謂猶太女人也者,係好兒戲的,可以通過歸化而變猶太女人,所以根本不知其血統滲入了幾多巴勒斯坦成分,到了現在,冇任何一個猶太人可以保証其血統必定純正
de omnibus dubitandum
5# 誠惶誠恐 又唔係啦。由於猶太佬自己規定,只要係猶太女人生的就係猶太人,但係,所謂猶太女人也者,係好兒戲的,可以通過歸化而變猶太女人,所以根本不知其血統滲入了幾多巴勒斯坦成分,到了現在,冇任何一個猶 ...
沙文 發表於 2009/12/3 17:28
講到唔純正,現在有邊個民族係純正?唔係母系繼承家規,一樣係唔純正。如果血統主要來自古猶太人,根本就冇問題。如果平時那些歸化,佔了幾多?根本就少之又少,應該0.1%都冇。
根本純唔純正,關是否母系有乜關係?係「可以通過歸化而變猶太人」既問題,但「可以通過歸化而變猶太人」都唔一定做成佢地既血統中古代猶太人成份唔係主要成份。而應該講冇其他歷史因素,古代猶太人成份唔係主要成份既可能性極低。但現在跟歷史線索追尋上去,根本猶太人人從未離開過巴勒斯坦,歐洲猶太人根本就係Khazar王國後裔, Adiabene王國後裔,這才是關鍵。
又未必,睇下歸化發生得幾早幾遲。
一件發生在3000年前的歸化,到今日影响就好大啦。唔係母系繼承家規,一樣係唔純正,但係父系繼承用父系family tree先有得追,好似猶太佬咁母系繼承但係用父系family tree就冇數計,所以根據猶太佬自己定義之「咩叫做猶太佬」,就冇辦法確定在血統上某人究竟係咪猶太佬 -- 照猶太佬定義, 譬如您阿係Caucasian,但只要佢信咗猶太教,您就係猶太人,就算令尊係漢人,您都係猶太人;但係,冇遣傳學家會同意咁樣計法嘛 -- 其他民族,至少父母其中一方係漢人,咁個仔先可以算係漢人,但係猶太佬父母双方都可以唔係猶太人,而又唔知幾時開始係咁,咁Benjamin Netanyahu究竟是否猶太佬就冇人計得到嘛
de omnibus dubitandum
8# 誠惶誠恐 又未必,連開封都有猶太佬住咗差不多成千年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又未必,睇下歸化發生得幾早幾遲。
一件發生在3000年前的歸化,到今日影响就好大啦。唔係母系繼承家規,一樣係唔純正,但係父系繼承用父系family tree先有得追,好似猶太佬咁母系繼承但係用父系family tree就冇數計 ...
沙文 發表於 2009/12/3 18:33
一件發生在3000年前的歸化,點追?根本無論父系母系冇得追上去。根本父系、母系既可追溯度唔差得好遠。母系繼承,一樣追尋上去,究竟係阿婆已然係猶太人,還是阿媽歸化,如果阿媽歸化,即係只有一代係猶太人,分別很大。如果十代前既女人歸化猶太人,即係十一代之前就唔係猶太人。可見,根本問題唔係乜系,唔系「父系繼承但係用父系family tree」還是「母系繼承但係用父系family tree」既問題,而係根本family tree追唔到咁多代,中途斷了。

回頭再講唔純正個問題,就算冇數計,冇根冇據,最多也只能話巴勒斯坦猶太人滲雜左有外族血液。但正如我之前已指出,現在有邊個民族係純正?!
又唔係啦,根據您引述嘅研究報告,足以服人的答案僅有一個:勸化。
現在有邊個民族係勸化?!
成吉思汗後裔有幾多人都追到,咁有幾多血統上嘅猶太人,都未必唔得卦?最怕係猶太佬原來根本唔講血統,冇得決定究竟邊個係猶太人,所以只好凈係計信猶太教就係猶太人。但係咁計法,您做遺傳學家ou唔ou頭?
de omnibus dubitandum
又未必,睇下歸化發生得幾早幾遲。
就冇辦法確定在血統上某人究竟係咪猶太佬 -- 照猶太佬定義, 譬如您阿係Caucasian,但只要佢信咗猶太教,您就係猶太人,就算令尊係漢人,您都係猶太人;但係,冇遣傳學家會同意咁樣計法嘛 -- 其他民族,至少父母其中一方係漢人,咁個仔先可以算係漢人,但係猶太佬父母双方都可以唔係猶太人,而又唔知幾時開始係咁,咁Benjamin Netanyahu究竟是否猶太佬就冇人計得到嘛
沙文 發表於 2009/12/3 18:33
咁咪係囉!你頭一句都漏左少少,應該係「就算令尊令壽堂都係係漢人,您都係猶太人」,來來去去都係歸化猶太教就係猶太人既問題。但係就算歸化猶太教就係猶太人,都唔等於猶太人既血統中,古代猶太人既血液只佔小比例,你至多可以話佢地有滲雜多族人血液。
本帖最後由 誠惶誠恐 於 2009/12/3 20:09 編輯
又唔係啦,根據您引述嘅研究報告,足以服人的答案僅有一個:勸化。
現在有邊個民族係勸化?!
成吉思汗後裔有幾多人都追到,咁有幾多血統上嘅猶太人,都未必唔得卦?最怕係猶太佬原來根本唔講血統,冇得決定究竟邊個 ...
沙文 發表於 2009/12/3 19:19
成吉思汗後裔有幾多人都追到?!d料有幾大可靠性?同時,一個民族有幾多個好似成吉思汗咁既猛人。

有關勸化,中古以後,猶太教唔再勸化,已成了極封閉的宗教,外人皈依猶太教既人鳳毛麟角,Ashkenazi Jews還算略肯接受外人,Sephardi Jews 完全拒絕外人入教。根本歐洲猶太社會極封閉,極少同外人通婚,至多都系與唔同族猶太人通婚。你話佢地血統唔清,至多可以話佢地族系唔清,唔能夠話佢地血液中只有小比例系古猶太人。亦即係,唔係有一段時期猶太教係勸化性既宗教,乜系都好,也只可能佔極微量外族血液。

Khazar 及 Adiabene 舉國及也門大量人皈依猶太教,係有歷史依據。

另外,古羅馬的確係冇驅逐整個民族,而且在公元二世紀猶太人起義失敗後,巴勒斯坦地還頒布歧視猶太人的法令,例如禁割禮之類。這些都支持猶太人從未離開過巴勒斯坦。

民族分類,有時很複雜,血統不是唯一方法,甚至可以話唔係主要依據。阿拉伯人有幾多源自阿拉伯半島?點解西班牙人系拉丁民族而巴斯克人唔系?
成吉思汗後裔有幾多人都追到?!d料有幾小可靠性?同時,一個民族有幾多個好似成吉思汗咁既猛人。 -- 成吉思汗得4個仔,都唔猛得過亞伯拉罕啦。
您有興趣都可以歸化做猶太佬:
http://www.convertingtojudaism.com/?wcw=google
唔駛我寫介紹信咖
de omnibus dubitandum
本帖最後由 誠惶誠恐 於 2009/12/3 21:36 編輯
成吉思汗後裔有幾多人都追到?!d料有幾小可靠性?同時,一個民族有幾多個好似成吉思汗咁既猛人。 -- 成吉思汗得4個仔,都唔猛得過亞伯拉罕啦。
您有興趣都可以歸化做猶太佬:
http://www.convertingtojudaism.com/? ...
沙文 發表於 2009/12/3 20:18
「一個民族有幾多個好似成吉思汗咁既猛人。」點會答到成吉思汗有幾個仔?真九唔搭八!成吉思汗同期有數以百萬計的蒙古人,但系只有一個成吉思汗!同期數以百萬計的蒙古人又如何?有幾多個蒙古人可追溯到咁遠?唔好講蒙古人,漢人,我地有幾多人可追溯到一千年前?!

猶太教再開放,是現代的事因為要同阿拉伯人作人口競賽。以色列政府出九牛二虎之力去增加以色列的猶太人比例,但該國的阿拉伯人口比例有增無減。可皈依猶太教,不等於不難皈依,哈佛大學都公開招生,不你有興趣都可去讀,不不用我介紹?另外,沒有勸化(即傳教),也不會有多少人皈依。

該網頁把現代猶太教才較開放歸咎於各國政府的重罰(punishable by death),其實猶太教本身趨於封也有關(也有可能猶太教之封閉乃各國政府壓迫及民間的種族歧視所造成,這點要再深入研究),但無論什麼原因都好,直至近代,很長時期極少外族人皈依猶太教。
本帖最後由 誠惶誠恐 於 2009/12/3 21:55 編輯

基督教外質疑新約耶穌出生事蹟的「記載」,除了兩個版本上的矛盾、歷史外,另有一原因,是約瑟報名上冊竟然是一個一千年前的一個祖先的家鄉。設使約瑟真的是大衛的後裔,他追溯上去,那可以沒問題,但有幾多個大衛?大衛時點都有幾十萬人(民數記的二百萬當然是荒謬絕倫),其他那幾十萬人的後裔去哪裡登記?!
「一個民族有幾多個好似成吉思汗咁既猛人。」點會答到成吉思汗有幾個仔?真九唔搭八

猶太教再開放,是現代的事因為要同阿拉伯人作人口競賽。

誠惶誠恐 發表於 2009/12/3 05:35

嗱,您自己都認為仔生得多就係猛啦。八唔搭七
de omnibus dubitandum
你有興趣都可去讀,不不用我介紹?
誠惶誠恐 發表於 2009/12/3 05:35
您點知我係咖?您咁好野茄?
de omnibus dubitandum
但無論什麼原因都好,直至近代,很長時期極少外族人皈依猶太教。
誠惶誠恐 發表於 2009/12/3 05:35
根據您引述之研究結論:既然巴比倫流民生唔到咁多女,足以服人的答案僅有一個:勸化。
de omnibus dubitandum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