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轉載] 文仔與媽媽意譯自 ExChristian.net

大黃傻貓作品

文仔是任何媽媽最希望有的兒子。他乖巧﹐聰明﹐自小很懂事。勤奮讀書﹐學校成績優異﹐老師對他操行讚不絕口。他回家自己主動完成家課不在話下﹐文仔自己負責照顧他心愛的寵物﹐一隻兔子寶寶和一隻金毛尋回犬波子﹐從不需要媽媽操心。

文仔愛媽媽﹐常常畫畫﹑做各樣手工討媽媽開心。

對文仔來說﹐愛母親是他天性﹐自然得像呼吸一樣。
一天﹐姨母 Lucy姨姨 來到﹐對文仔一舉一動看在眼裡﹐很留意文仔的乖巧。

然後Lucy姨姨同文仔媽媽說﹕文仔邊係乖丫﹗你不過給了他豐富既物質﹐唔止有得吃有得住有得穿﹐佢房間好似個寶山咁﹐除了坐檯電腦﹐又有個 MacBook﹐又有 iPhone﹐又有 Xbox﹐乜最新的兒童玩具都有。

媽媽﹕不不不﹐文仔係天下最乖的孩子﹐他愛我係完全無條件﹑出自真心的。

Lucy姨姨﹕你咪試下掉晒佢D玩具﹐睇佢會點﹖﹗我肯定佢會憎死你。

媽媽﹕冇可能﹐佢唔會的。

Lucy姨姨﹕我就唔信既喇﹐你證明我看﹗

媽媽﹕不如咁﹐我出去住幾日﹐你去看管文仔。你對佢做任何事情﹐佢都會仲係咁愛我﹐但你千萬不可以傷他性命。

Lucy姨姨﹕一言為定。

文仔媽媽就一句話都唔留低自己走了。

Lucy姨姨一言不發﹐入了文仔的房間﹐看他美麗的小天地﹕玩具﹑電腦﹑XBOX﹑體育用品﹑他圖書﹑小寵物兔子寶寶。

文仔返來﹐入門口喊﹕媽媽﹗媽媽﹗

走到入房間﹐嚇然看見Lucy姨姨在他房間裡面。

文仔﹕Lucy姨姨你o係度做乜﹖媽媽呢﹖

Lucy姨姨﹕你媽媽有D事要出門幾日﹐交低給我在這裡看管你。我打算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直至你話我知道﹐你好憎媽媽。

文仔﹕無緣無故我點解要憎媽媽﹖

Lucy姨姨﹕啊﹐咁呀﹖

Lucy姨姨於是落街五金店﹐買來電鋸﹐一開動﹐把他房間的電腦鋸成兩段﹐把他的XBOX搗爛﹐拿文字的iPhone﹐MacBook 弄到稀巴爛。

文仔大驚﹐問﹕你點解咁做﹖我乜事得罪你﹖

Lucy姨姨﹕話我知﹐你憎唔憎媽媽﹖

文仔﹕我唔憎媽媽。你停手﹗

Lucy姨姨一手抓住文仔把他五花大綁﹑口部貼牛皮膠紙﹐然後拖他出門口﹐用麻繩綁他在花園的大樹上。

Lucy姨姨入屋﹐把文仔的圖書﹑衣服﹑玩具﹐然後在他面前把這些東西淋上電油一把火燒光。

然後用又駕車把文仔的單車輾過幾次﹐弄成廢鐵。

Lucy姨姨﹕話我知﹐而加你憎唔憎媽媽﹖

文仔眼淚直流﹐死命搖頭拒絕。

Lucy姨姨入返屋。

鄰舍的小孩阿B同大傻留意出面的事情﹐出來看到文仔這樣﹐撕掉文仔口上的膠紙﹐問﹕發生咩事﹖

文仔說﹕Lucy姨姨忽然整爛晒我D電腦﹑游戲機﹐燒晒我D野﹐然後綁我在這裡﹗

阿B﹕你係唔係唔乖﹖

文仔﹕邊有 wor !

大傻﹕有咩出奇﹐我前日做錯DD媽媽都鬧死了我。

Lucy姨姨忽然出來﹐兩個孩子馬上跑開。

Lucy姨姨﹕話我知﹐而加你憎唔憎媽媽﹖你講呀﹗

文仔﹕你係個女魔頭﹗我死都唔講﹗我憎死你﹗

Lucy姨姨在他面前起了堆炭火﹐然後把小釘子一根一根放入去燒到熱透﹐然後裝上釘槍﹐啪啪啪啪啪的﹐不知多少根小釘子打人了文仔胸口﹑身子﹑大腿﹐燙熱的釘子燒得文仔大哭。然後Lucy姨姨把文仔推在地上﹐背上﹑屁股有給火紅的釘子打入。然後Lucy姨姨又坐在文仔身上﹐從炭火用鉗子把小小火紅的炭粒壓在文仔臉上。。。。

文仔全身﹑面上都是傷﹑流血。

Lucy姨姨﹕睇你仲可以口硬幾耐﹗

文仔沙啞著聲音說﹕你走﹐我要媽媽﹐我要媽媽﹗

Lucy姨姨入屋﹐拿來一瓶醋﹐倒在毛巾上﹐用濕滿醋的毛巾抹到文仔傷口上﹐醋弄的文仔傷口很痛﹐文仔痛苦的哭叫。

Lucy姨姨﹕話我知﹐而加你憎唔憎媽媽﹖你講呀﹗

文仔就是不肯說。

Lucy姨姨﹕好﹐咁看你受不受得了這個。

Lucy姨姨入屋﹐出來﹐左手拿著小白兔的耳朵﹐兔子不斷掙扎﹐右手是把鋒利的界刀。
Lucy姨姨﹕同小白兔寶寶講拜拜喇。
一手割開小兔子的喉嚨﹐放牠在地上。
小兔子走了幾步就氣絕。

Lucy姨姨把死兔子放在文面上﹐獰笑﹕憎唔憎媽媽啊﹖

文仔傷痛無比﹐說不出話。這時候他愛的狗狗金毛尋回犬跑過來﹐文仔驚叫﹕波子﹑快D走呀。

說時遲那時快﹐Lucy姨姨一手按住了波子﹐取出菜刀劈在波子鼻子﹑頭﹑喉嚨上﹐波子嗚咽了幾聲就沒有了氣。然後Lucy姨姨就把文仔留在那裡。

文仔無助的躺在地上﹐氣憤﹐更加傷心自己愛的朋友寶寶和波子慘死。他腦海一片混亂﹑不知所措﹐大叫﹕媽媽﹗媽媽﹗
他呆望天空﹐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此刻他真的就想死掉。

這時﹐文仔發現有人接近﹐原來媽媽回來了。

文仔﹕媽媽﹐媽媽﹗你回來了。

媽媽﹕我在這裡。然後媽媽替文仔鬆綁。

文仔﹕點解咁樣﹗點解你留低我給Lucy姨姨折磨﹖我唔乖嗎﹖我唔聽話嗎﹖我沒有做好家務嗎﹖我成績唔好嗎﹖

媽媽霍地站起﹐一面威嚴說﹕你是什麼東西﹐膽敢如此傲慢咁批評和質問我﹖你算咩態度﹖你o係我個肚捐出來的啊。你給我乖乖的聽住﹐我知道的比你多﹐你懂得D咩﹖冇我點會有你﹖冇我你根本完全沒有價值﹑同死了沒有分別。你生命和你生命裡面一切係我賜你的﹐我隨時要收就收。你以後唔好再給我聽到你講這些大逆不道的話﹐想也不要想﹗

文仔﹕媽﹐我錯了﹐係﹐你先係我生命裡面﹐唯一而重要的東西。

媽媽點了頭﹐說﹕咁至係我既乖仔。

媽媽送了文仔去醫院﹐治理好他的傷﹐又用植皮﹑整容手術令他面上不留下疤痕。但文仔心裡面的疤痕就無法褪去。

媽媽買過晒所有玩具﹑圖書﹑衣服給文仔﹐文仔PC變了 iMac﹐又有 Macbook Air, iPod, iPhone, XBOX, Wii, 全新的衣服﹑單車﹐而且又給他數碼相機 Nikon D1000﹐高清攝錄機﹐全套私人影院。又去寵物店買了兩頭兔子﹑一對洛威拿狗和可愛的波斯貓送給他。

文仔平安的活了一生﹐仍然不明白﹐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情﹐為何媽媽要給Lucy姨姨這樣害苦他。

默想:大家猜到這文章其實係用聖經邊個人物遭遇改編﹖
約伯先係人,其他人係狗、兔仔?

其他人連問句「媽媽,我唔乖嗎?我唔聽話嗎?」的機會也沒有,就給撒旦害死了。

約伯死了幾個兒女,跟死了幾頭寵物家畜沒有兩樣,只要耶神再賜幾個兒女就得到補償了。約伯視兒女為貨財也都算了,竟然連耶神都一樣視人命如草芥!作者是為了侮辱上帝不成嗎?
回復 1# 抽刀斷水
請問...............

文仔...............

係唔係姓沙?
回復 3# 沙文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沙文你別太難過啦。
回復 4# 抽刀斷水
我都知您個人黑心,有好嘢實唔益我

其實,大家都忽略了這個故事之所以能夠循這個途逕發展,全是建在一個前提之上:Lucy姨姨唔夠毒

倘若情節係咁:

Lucy姨姨﹕我就唔信既喇﹐你證明我看


媽媽﹕不如咁﹐我出去住幾日﹐你去看管文仔。你對佢做任何事情﹐佢都會仲係咁愛我﹐但你千萬不可以傷他性命。

Lucy姨姨﹕唔制,咁妳即係叫我做醜人啫,佢憎我都未必憎妳嘛。除非咁,我set 部web cam在府上監視,由妳自己負責整蠱佢,若然佢唔憎妳,又肯如常錫妳,我就話妳好嘢......

當然,我唔係話貓姨姨古仔作得唔好,原著作得唔好都非止一日啦
本帖最後由 Jennifer 於 2010/1/20 18:28 編輯

http://exchristian.hk/forum/redi ... ptid=4425&pid=54265

呢位仁兄應該試下演繹[沙]文仔角色,睇佢仲有冇咁口響...
樹兄提出的,我於回應該位仁兄時也提出過差不多的想法


[url=redirect.php?goto=findpost&ptid=4425&pid=54271]http://exchristian.hk/forum/redirect.php?goto=findpost&ptid=4425&pid=54271[/url]

只是,該位仁兄說咱們這些看熱鬧的傢伙根本沒有詮釋故事的權利呢...
唔詮釋都可以評論嘛。
巧立名目,佢就吹妳唔脹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聖經很黃,很暴力...
我的信念就是太陽!
評論即係以「自以為是」的態度看聖經,同樣吹佢唔脹...
咁妳又唔駛吹佢嘛。作為一位文藝評論家,妳引導讀者從寫作技巧、情節鋪排、場面調度、角色性格刻劃等方面以不同觀点研讀,唔駛俾佢以獨沽一味絕對忠誠作為core value嘛,此事非止一個可能性 -- 或者文仔一早估到此乃圈套,只要捱得過就實重重有賞,所以才唔嬲媽咪呢?
de omnibus dubitandum
「文仔一早估到此乃圈套,只要捱得過就實重重有賞」
沙大哥非基督徒,但竟能一句道破為數不少基督徒之心理,真厲害!
如果文仔真係咁諗,我只替「寶寶」及「波子」有此主人而悲哀...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