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理性=嫖客 宗教的愚蠢哲學

本帖最後由 基督徒 於 2010/2/11 08:48 編輯

理性是魔鬼的妓女,除了詆毀及傷害上帝的所說所為外,它什麼都無能為力BY馬丁.路德
原來他當年要求天主教改革只是感情用事
我猜想他必定是做修士太久
想找個女人安慰下
一下子 想得太多
感情用事之下
在人家的教堂門口搞事
理性一想即知自己搞了一堆屎出來不可收拾(這可能是他唯一一次)
只好走去人家德國避難
為了掩飾自己的愚昧
在那継續感情用事地搞了個新教出來
也順便可以解除了對「婚姻」的饑渴(與修女凱瑟琳·馮·波娜結婚)
最後被理性的政治家(即是他眼中的嫖客)利用了
補充的是他出生後感情用事地信了耶穌
死時也感情用事地以為有天堂 可以得永生
或許有時出去嫖妓是有理的
因為很多時候人類也需要理性去處理問題
纔不會造成無謂的宗教战爭和中世紀歐洲女巫大審判
賊喊捉賊~

娼妓制度,最早就是源於教會。

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西方娼妓業發端於廟宇
時間:2008-6-10 13:31:47 來源:奇酷網
字體:       發表評論   點擊察看(50條)


關鍵詞語:娼妓 廟宇
本文摘要:性政治、身體政治以及隨之而來的這一切複雜爭執從來沒有停止過。然而,這一切在古希臘羅馬時代似乎並沒有出現。在東方,甚至有學者在柳如是身上看到中國古代的自由主義傳統。  

  古代娼妓制度絕不如今日之為人鄙視。其原始固極高貴,最初娼妓乃一男神或者婦神之女巫,承迎過客為拜神之表示。其時人御之,亦必事之,然基督教父詬詈訴毀,連篇累牘,目為異端陋俗,及撒旦遺孽。茲後娼妓遂由廟宇驅入市場,淪為商業。--羅素

  妓女被稱為"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也是至今仍然存在的行業。不得不承認,直至今日,從整體上講,人類對妓女仍然保持著一種曖昧不清的態度。民國時期的王書奴曾借《中國娼妓史》發問:"現在我們既極端主張廢娼,但尚不明白娼妓的現在及過去,則將來廢娼問題怎能圓滿解決?"

  本文對古代妓女現象的涉及,並不以解決任何問題為目的,亦不對此現象做道德評判,貶斥或者鼓勵,只當是藉著這次"文化考古"窺見一縷已然逝去的歷史的光影。



  在神廟裡賣淫

  若干年前,當我路過荷蘭的紅燈區,心中一直有一個疑惑,為什麼在紅燈區內有好幾座教堂?在肉體與精神之間,妓女與教堂究竟有什麼關聯,或者衝突?直到後來,當我偶然瞭解到有關妓女起源的一些歷史,這個謎團才漸漸解開。或者說,這些歷史知識至少在妓女與宗教之間建立起某種聯繫。

  在《中國娼妓史》中,王書奴曾將中國娼妓史分為五個時代,第一個便是殷商時期的"巫娼時代",即所謂"宗教賣淫時代"。在職業娼妓產生之前,世界許多古老的文明都有"巫娼"的蹤跡。

  在亞美尼亞,根據法律,純潔的少女要為神去賣淫獻身,任何娶了她們的男人,都不會被視為降低了身份。在呂底亞也有"廟奴"一說,她們是女祭司的一部分,只在寺院院牆內賣淫,並把得到的收入奉獻給神。在迦南,賣淫是必不可少的繁衍後代的宗教教規。

  最繁忙的或許是古希臘的科林斯。時至今日,人們對這座古城已知之甚少,不足三萬的人口更撐不起其往日的風流與威儀。這座城市最繁華的時候恰恰是在"宗教賣淫時代"。在那裡,每位婦女在其一生中至少要同一個外來的陌生人在阿芙洛狄特神廟裡性交一次。有錢的婦女會坐著帶蓬的馬車,帶著眾多僕從直奔內殿。在神廟的圍牆內,婦女們一群群坐著,頭上都繫著飾帶,讓過往的男人挑選,像是為人民服務的"神僕"。

  關於這一點,法國歷史學家維奧萊納·瓦諾依克在他的書裡有很好的敘述:

  她們坐在那裡等候,直到有一個男人來到面前,把錢幣投到她們的兩腿之間,接下來就在廟裡同她們性交。男人在投錢幣的時候,必須同時說:"我以女神米莉塔(亞述人把阿芙洛狄特稱作米莉塔)的名義召喚你"。男人隨意投錢,女人絕對不拒絕,因為是神的錢,她必須跟第一個向她投錢的男人走。當一個女子同外人結合以後,也就完成了對女神的義務,可以回家了。漂亮苗條的女孩子很快就能回家;臉黃腰粗的女人則要等很長時間才能履行這條規定。

  在那個時候,欲行自由性交的男子,須獻貢品於神。到後來變為出香火錢,與神殿"巫女"自由性交,以後再變為賣淫,成為娼妓了。歐西各國娼妓均起源於"宗教",古代的"女巫"或者"處女","神殿",就是妓女及妓院的濫觴。

  今天,我們很難想像娼妓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的光榮。而這一切,首先和神廟有關。神性就是早期聖妓的合法性。據說,同樣是妓女,當她們在陶瓷街上拉客的時候,會被人看不起,而一進神廟並在那裡同外來人交合之後,立即身價百倍。哪怕她們當時只是下賤的奴隸,男人也不敢不對她們另眼相看。在神廟裡賣淫,成了一種鍍金方式。

  如今人們時常慨歎"戰爭,讓女人走開"。然而,在古希臘時期,戰爭不但讓妓女衝鋒陷陣,甚至還會成為佑庇子民的戰神。由於神廟裡的所有妓女被賦予崇高的地位,人們每當面臨一場戰爭、審判或者政治決策前,都要求她們的祝福和她們的獻身。據說,在希臘反對薜西斯的戰役中,就曾經請求過廟奴的幫助。打了勝仗以後,妓女們受到女神一樣的崇拜。

  "甜蜜的職業"

  羅素曾經說過:"古代娼妓制度絕不如今日之為人鄙視。其原始固極高貴。最初娼妓乃一男神或者婦神之女巫,承迎過客為拜神之表示。其時人御之,亦必事之,然基督教父詬詈訴毀,連篇累牘,目為異端陋俗,及撒旦遺孽。茲後娼妓遂由廟宇驅入市場,淪為商業。"

談到妓女職業化,中國人首先想到的是管仲。管仲幫助齊桓公成為霸主的一項重要改革就是建立國家妓院制度。由於比梭倫創立雅典國家妓院早了大半個世紀,管仲因此被好事者稱為"世界官妓之父"。

  其一是為了收花粉錢增加國家收入;其二是為了緩解社會矛盾,既能讓女奴隸就業,又能讓窮光棍有地可去;其三是招攬游士、網羅人才。佳人引誘才子,從政治上講,這也有些像現在某些地方為招商引資塑造"軟實力"。其四則是因為齊桓公好色無度,藉此可以多找點刺激。

雅典時期梭倫也設了國家妓院,"犧牲"妓女以保護良家婦女不受騷擾。雅典妓院和其他娛樂場所是置於國家控制之下並向國家納稅的。當然,國家收了這項稅,因而也要保護妓院和妓女們。羅馬人同樣將賣淫嫖娼當作一種生活必需,認為"任何人也不能禁止你逛妓院,也不能不讓你買公開出售的東西。"為此,甚至有不少母親不無自豪地把自己的閨女奉獻給賣淫這個"甜蜜的職業"。

  妓女不僅有自己的花神節,而且在政治生活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她們既是顧問,又是興奮劑。據說亞歷山大當年出征之時,曾經妓女滿營。其中有位名妓叫泰伊絲。在一次酒足飯飽的宴會之後,她毫不猶豫地向亞歷山大建議,燒燬薜西斯的王宮來慶祝節日。亞歷山大真的聽了。

  在古希臘,妓女同樣與"文化人"打成一片。藝術家們不忘為她們寫下風情萬種的墓誌銘。有時,妓女也會自己出錢,在希臘最繁華的地方為自己塑像。妓女芙瑞娜在公元前355年決定重建被亞歷山大大帝毀壞的底比斯城城牆時,便要求在城牆上刻下這樣的句子:"此城曾被亞歷山大摧毀,妓女芙瑞娜重建之。"在這裡,妓女與皇帝基本平起平坐,而且比皇帝更具理性、建設性。

  除了為自己樹立牌坊,那些愛戴妓女的人同樣會為她們樹起牌坊。亞歷山大大帝的朋友,巴比倫總督阿爾帕勒曾經熱烈地愛著譽滿雅典和科林斯兩大城市的一位名妓。在她死後,阿爾帕斯為她建了具有墳墓、廟宇和祭壇的豪華紀念建築群。

  皇權下的妓女

  在古希臘羅馬,偷情的主婦為了逃避通姦的懲罰寧可以妓女自居,甚至有些羅馬婦女跑到警察局將自己列入在冊妓女。她們毫不猶豫地犧牲自己的社會地位以換取身心上的自由。公元19年,一位省總督的妻子為當妓女甚至當著市政官的面放棄元老院貴婦地位。

  談到古羅馬的滅亡,人們首先想到的往往是皇帝們的殘暴與荒淫。康茂德皇帝在郊外的行宮佈置成真正的妓院,挑選出不同類型的俊男美女在其中生活與淫樂;老卡圖以奉行嚴格的道德聞名,同樣鼓勵年輕人去找妓女,以免騷擾良家婦女。多米齊安皇帝給羅馬人發牌子,使他們可以免費逛窯子。尼祿穿上獸皮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淫,並且扮成骯髒流浪者在月光下尋花問柳。

  卡裡古拉的殘暴眾所周知,他在皇宮裡當起了妓院的老闆。按蘇比爾小妓院的模式,卡裡古拉在帕拉坦一側佈置了一長排豪華的小房間,然而把一些大人物的結髮妻子和一些貴族子弟安排在那裡,撮合他們賣淫嫖娼。

  名垂性史的還有克洛德皇帝的妻子梅莎麗娜,這位有著無數情人的皇后不僅在皇宮裡"開房間"幽會情人,還在外面購置房產。更有意思的是,她會在夜深人靜時帶上貼身宮女溜出禁苑變成妓女"麗西斯卡",上夜班拉客,盡享人間歡樂。

  梅莎麗娜皇后賣淫不為錢財,妓院老闆在她身上盡得好處,因為每次她都只給自己留下一個銅板。這些銅板沒有貨幣功能,皇后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結繩計事般記住與她睡過的嫖客的數量。厭倦與國王做愛的羅馬皇后,不願苦捱那死氣沉沉的婚姻,而將自己的身體獻給四海之內的尋芳客,在人類娼妓史上的確是件稀罕之事。

  奈保爾式性效率

  2001年,英國作家奈保爾獲諾獎公開感謝的不是領導和家人,而是他經常光顧的妓女們。以文筆犀利而富於爭議著稱的奈保爾承認,由於忙於工作無暇追求更體面的情婦,便只有在妓女的懷中尋求慰藉:"我無法去追求其他的女人,因為這耗費時間。如果你想引誘一個女人,如果你的婚姻在各方面都不如意,你就無法決定這樣去追求,這需要很多天,很多星期的時間,這等於是放棄事業。"

如今很多人會從道德高度對"奈保爾式性效率"進行批判。若在古代,那些對人類生活失望透頂的男人紛紛回到妓女的懷裡尋求慰藉。

  北宋名臣、文壇領袖,"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范仲淹,曾經娶一代名妓甄金蓮為妾。初相遇時,甄金蓮還是雛妓。在父母包辦婚姻的年代,妓院的確是才子佳人的愛情避難所。一代才子柳永更慨歎:"煙花巷陌,依舊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青春都一響,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伊壁鳩魯曾在自己的花園裡至少給六名妓女講課,名妓郝爾皮裡斯給亞里士多德生了一個兒子,而蘇格拉底先生同樣會為了觀賞某位妓女的迷人風姿而中斷演說。如今的妓女只有皮肉生意,而在那時妓女卻代表著一種精神生活。彷彿妓女不是一種日常消費品,而是像聖妓時代一樣具有某種世俗的高度。如瓦諾依克所說,公元前四世紀,當個人主義開始侵入藝術和民風民俗領域,妓女不再被視為一種"東西",她們開始被尊重和讚揚,不再是奴隸而是任性的女主人。

  門薩的娼妓與沉重的肉身

  伍迪·艾倫在《門薩的娼妓》裡向人們描述了一家與眾不同的妓院。妓院提供的服務是專門為與妻子無法交流的男性提供精神智力體驗。精神交流被視為高尚的,而肉體交流則被貶斥。

  劉小楓在《沉重的肉身》裡曾經談到"丹東與妓女",借此釐清法國大革命時丹東與羅伯斯庇爾的分野。

  瑪麗昂出場之前,有一場妓女之母--市民西蒙的老婆與市民們關於賣淫正當性的論辯。市民們認為,妓女賣淫當然是道德敗壞,但這是貴族老爺們的壓迫逼出來的。只有從肉體上消滅貴族,才能重整社會的道德秩序……只要消滅了階級剝削制度,賣淫的不道德現象就可以消除了。

  妓女之母--西蒙的老婆不這麼認為。她說,賣淫與階級壓迫和剝削不相干,純粹是一種生理性行為,一種自然性的生存方式。妓女瑪麗昂提出了基於自己的感覺偏好的道德訴求,這種道德訴求的正當性在於自己的感覺偏好的自然權利:

  我是一個永恆不變之體,是永無休止的渴念的擄取,是一團紅火,一股激流。……人們愛從哪尋求快樂就從哪尋找,這又有什麼高低雅俗的分別呢?肉體也好,聖像也好,玩具也好,感覺都是一樣的。

  劉小楓由此得出結論:妓女瑪麗昂的道德是個體的生存感覺偏好,是身體的自然性享樂。丹東及其門徒們與妓女鬼混,與作為抽像的公意道德符號的"人民"對立,他們的道德立場站到妓女一邊去了。

  性政治、身體政治以及隨之而來的這一切複雜爭執從來沒有停止過。然而,這一切在古希臘羅馬時代似乎並沒有出現。在東方,甚至有學者在柳如是身上看到中國古代的自由主義傳統。

  瓦諾依克在《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古希臘羅馬的娼妓與社會》一書中這樣寫道:在古希臘,娼妓很長時期是同神聖事件聯繫在一起的,參與對神膜拜的妓女受到人們像對待女神一樣的尊敬。她們對於人們增強信仰,尊奉神明做了貢獻。有時甚至可以說,她們的獻身對城市財富的增加也功不可沒。

  而到了古羅馬時代,便進入了大競技場和大妓院時代。甚至包括羅馬也只不過是一個"大娼妓",人間帝王同她淫亂。而皇帝們更以其殘暴與瘋狂以及對肉慾的無節制的追求強化了古羅馬的"婊子"形象。在基督教義將惡與肉慾的罪惡聯繫在一起之前,肉體本被視為神聖之物,但是隨著尋歡作樂導致羅馬覆滅,娼妓因此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成為倫理崩潰的象徵。亢奮的生活由此為無能的政治擔責。

http://history.financeun.com/news/2008610/1343087113_0.shtml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理性是魔鬼的妓女,除了詆毀及傷害上帝的所說所為外,它什麼都無能為力BY馬丁.路德
原來他當年要求天主教改革 ...
基督徒 發表於 2010/2/11 08:01



    頂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0/2/12 12:32 編輯

不只妓女和異教有著深厚的關西歐!連吃也和異教擺脫不了直接關西,台灣著名的廟口美食鼎邊銼就是由貢品延生而來和明代戚繼光將軍也有淵源呢,據說早期是貢七夕娘娘的貢品。現在台灣的諸多美食也是由以前的貢品延生而來,肉圓、麵線、貢丸發糕等等!怪不得廟口總是有好吃的!

性愛、美食、人性是也!

台湾小吃之基隆
http://bbs.enjoychina.cc/viewthread.php?tid=23208&extra=page%3D14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0/2/20 23:29 編輯

理性是魔鬼的妓女,除了詆毀及傷害上帝的所說所為外,它什麼都無能為力
馬丁.路德

理性的相信了基督教,理性和妓女上了天國
XD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