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興趣討論] 耶徒中魔也不知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太精彩了。這也是我一向的想法。但無奈與基徒討論時,不能不引經文。
溈山:孩子,你要快點開悟喔,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

仰山:我連信仰都不要呢。
(龍:為什麼話風一轉就去了講信仰呢?)

溈山:你是信了才不要呢,還是不相信才不要呢?
(龍:到底信仰跟文字和概念何干?)

仰山:除了我自己以外,還能信個什麼?

溈山:這樣的話,你只能算是個小盛佛法之徒罷了。
(龍:信自己就是小乘佛教的信徒?)

仰山:我連佛也不要見。
(龍:又如何?連不是佛教徒的我都不要見佛。)

溈山:經書中有多少是佛說的,有多少是魔說的?

仰山:統統都是魔說的。
(龍:說文字和概念都是出於魔,又不是信仰嗎?)

溈山:好好好‧‧‧此後,沒有什麼可以困擾你了。
(龍:撼頭埋牆撼傻自己,就沒有什麼事可以困擾自己了。)
本帖最後由 山人 於 2010/5/12 11:30 編輯

製作這短片的人明顯地和禪宗祖師的原意不同,原文如下: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語錄》卷1:「師坐次。仰山入來。師云。寂子速道。莫入陰異。仰山云。慧寂信亦不立。師云。子信了不立。不信不立。仰山云。祇是慧寂。更信阿誰。師云。若恁麼。即是定性聲聞。仰山云。慧寂佛亦不立。
師問仰山。涅槃經四十卷。多少是佛說。多少是魔說。仰山云。總是魔說。師云。已後無人奈子何。仰山云。慧寂即一期之事。行履在甚處麼。師云。祇貴子眼正。不說子行履。」(CBETA, T47, no. 1989, p. 578, b17-25)

前半段:

溈山:孩子,你要快點開悟喔,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
(山人:前半段的主旨還不在於"執著於文字和概念",在這裏加入此句十分奇怪。)

仰山:我連信仰都不要呢。
(山人:原文是"慧寂"所以不立信,慧寂在這裏很重要,也有貫通前後兩部份的作用,不應刪去。)

溈山:你是信了才不要呢,還是不相信才不要呢?

仰山:除了我自己以外,還能信個什麼?
(山人:是短片自己老作!如果我是仰山,會說自己也不信!人家明明說只是慧寂,信亦不立。信既不立,何來信自己?若明白"除了我自己以外,還能信個什麼?"這句只是短片製作者對原公案的錯誤詮釋,還會不會讓耶徒看短片?)

溈山:這樣的話,你只能算是個小盛佛法之徒罷了。
(山人:小"乘"也打錯,可見製作粗糙。看原文,是因為仰山"慧寂"+"不信",所以才說仰山是聲聞小乘人。不提慧寂,使文不可解。)

仰山:我連佛也不要見。
(山人:又是短片自己老作!人家已經定性聲聞,還要佛來作什麼?明明是說佛也不立。佛既不立,何來見不見?為什麼短片幫仰山又立一個佛出來?)

後半段:

溈山:經書中有多少是佛說的,有多少是魔說的?

仰山:統統都是魔說的。
(山人:這後半段才是說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這裏龍井樹兄駁得很頂癮!)

溈山:好好好‧‧‧此後,沒有什麼可以困擾你了。
(山人:龍井樹駁得更頂癮!什麼都不困擾,難怪仰山說溈山是聲聞了。大乘人可是要為眾生而困擾的。)

短評:看禪宗公案,談笑風生則可,切莫認真對待。因為禪宗完全不理會基本思維規則,往往前言不對後語。和禪宗講道理,撼頭埋牆也!禪宗之非理性傾向,比耶徒有過之而無不及也!

利益申報:本人是中觀派佛教徒,不認同禪宗。
中觀應成派
山人解得很好呢..
==

溈山:你是信了才不要呢,還是不相信才不要呢?
--> 這句就是考人的所在. "要"同"信",是兩個文字去講同樣的事. 我'愛'呢條女,但唔'要'呢條女? 你覺唔覺得好搞笑??? 我要呢件cake 但唔食呢件 cake??  我信聖經但唔要死跟住做??

呢句野就係要令到問者心煩. 問者分列了.  Split.  

你做就做,唔做就唔做, 食就食,唔食就唔食.. 你行動就行動.但一加入思考,就會復雜成件事.行動係由心的.語言係由腦的.係由思想的.(不要跟我說沒有腦手腳都會動,我不是這個意思.)沒有腦不能吸氣的. 所以問題在於思想裡, 只有思想才有信唔信既問題.

應該回答:  我可信亦不可信,可要亦不可要.  因為不信,都係一種信, 我深信無神,同信XXX係唯一既神都係”信”.

而思考又同文字有關, 文字/語言都有二分性. 而執著於文字同思想就係一般人既問題. 本來無一物就係咁解. 所以..思考就是魔鬼. 本來做同唔做, 食同唔食都係小事..

  




短評:看禪宗公案,談笑風生則可,切莫認真對待。因為禪宗完全不理會基本思維規則,往往前言不對後語。和禪宗講道理,撼頭埋牆也!禪宗之非理性傾向,比耶徒有過之而無不及也!

利益申報:本人是中觀派佛教徒,不認同禪宗。


-->禪宗之非理性 係對的.  亦正正更接近真理.
本人認同禪宗的. 
到底信仰跟文字和概念何干, 無人答我既?
文字和概念 係思想既表達方式...
人有恐懼,企圖用信仰去解釋所有事物.所有的解釋都係用文字和用什麼什麼概念的. 但文字和概念是不能全部表達所有的. 只能部份. 你聽過 道可道非常道 吧..

以上既故事係禪師常用既招數..要令你明白.邏輯的思維 道理既思維 係無用的. 
it's a trick to make your brain / mind stuck.
回復 7# kwongyauleung

我覺得上面既對話好似答非所問咁.

師父叫仰山不要執著文字和概念, 佢答話連信仰都沒有, 沒有信仰即表示不執著於文字和概念嗎? 信仰是文字和概念的必要條件嗎?
信仰是文字和概念的必要條件嗎? 好問題. 

有沒有沒有文字既信仰呢??? 我覺得沒有呢..
信仰是要透過文字先可以傳遞,而文子又跟文化不可分割.

但我都覺得似答非所問. ..原文是"慧寂"所以不立信.. 咁"慧寂"係點解呢 ??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9# kwongyauleung

你又犯左否定前件的謬誤.
沒有不牽涉文字和概念的信仰, 不表示沒有不牽涉信仰的文字和概念.
本帖最後由 山人 於 2010/5/17 12:12 編輯

回復 9# kwongyauleung
對不起。我現在才發現我原來徹底搞錯了"慧寂"的意思。我原本以為慧寂大約是灰身"滅智"那樣的意思,但一查之下才發覺"慧寂"是仰山的名字。

修正評論:

前半段:
溈山:孩子,你要快點開悟喔,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
(山人:前半段的主旨還不在於"執著於文字和概念",在這裏加入此句十分奇怪。)
仰山:我連信仰都不要呢。
(山人:其實用"不要"代替"不立"喪失了原有味道。如說"不要",那麼"信"好像是客觀已存在的東西;但原文是"不立","立"有以仰山為主體去構作的意思。所以用"不要"代替"不立",就喪失了是否"立信"全在於仰山一心的意味。)
溈山:你是信了才不要呢,還是不相信才不要呢?
(山人:溈山的問題是問:仰山究竟是因為之前已經信了佛,所以不需要特意再去信呢?──這好比渡過彼岸之後,就不需要原來乘坐的小舟,理應捨舟上岸。──還是原本就不相信佛,所以由始到終都不信呢?──這裏是說單憑自心就渡過彼岸就可以了,本來就不需要佛、不需要舟。)
仰山:除了我自己以外,還能信個什麼?
(山人:我仍然認為短片譯白話說"除了我自己以外,還能信個什麼?"並不妥當。對於仰山來說,溈山的問題一開始就問錯了。原文首先是說"慧寂信亦不立",後來說"祇是慧寂,更信阿誰"。這裏說他"信"或"不信"都錯!這才可說他已遠離能信、所信的分別。即使我們說仰山反觀自心,信自己,然後作事,也一樣是著了能、所,一樣是有所分別,其一舉一動也不能從其自心任運而生。其實仰山只是任憑自心作事,故不需、也不能立信,因此我們不能說誰信誰:既不可以說仰山是否信佛,也不可以說他是否信自己。短片由於開始用"不要"去代替"不立",故釀成此錯!因為"不要"已預設了一個客觀的對象讓仰山去選擇信不信,但仰山卻是從根本拋棄了"信"的能所分別。)
溈山:這樣的話,你只能算是個小盛佛法之徒罷了。
(山人:小"乘"也打錯,可見製作粗糙。為什麼說仰山是聲聞小乘人呢?不肯定。可能溈山以為大乘人信佛,小乘人不信佛吧!
仰山:我連佛也不要見。
(山人:是短片自己老作!人家已經定性聲聞,還要佛來作什麼?明明是說佛也不立。佛既不立,何來見不見?為什麼短片幫仰山又立一個佛出來?)

後半段:
溈山:經書中有多少是佛說的,有多少是魔說的?
仰山:統統都是魔說的。
(山人:這後半段才是說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這裏龍井樹兄駁得很頂癮!)
溈山:好好好‧‧‧此後,沒有什麼可以困擾你了。
(山人:龍井樹駁得更頂癮!什麼都不困擾,難怪仰山說溈山是聲聞了。大乘人可是要為眾生而困擾的。)
中觀應成派
回復 12# 山人

到底"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有沒有翻譯上的錯誤?
回復 13# 龍井樹

原文都沒有"不要執著於文字和概念",何來翻譯? 更何來翻譯錯誤?
我只可以說,短片自己加這一句加得不合理。
本帖最後由 山人 於 2010/5/17 15:59 編輯

龍井樹問溈山一開始究竟想和仰山說什麼。

第一句:寂子速道 = 慧寂你快說!!
"寂子"即"慧寂",老師只是不叫弟子全名而已。"速道"是公案常用語,用來叫對方不要思前想後,要立刻把心中想的立即說出來,不得遲疑

第二句:莫入陰異  = 不要落入輪迴啊!
陰異即"陰界",這裏寫陰異很可能是校訂出錯。陰即五蘊,界是十八界,陰界指輪迴。

這裏溈山根本沒有特定的問題去問仰山,只是叫他即場"爆肚"以觀其證境,並看看他平時有沒有妄想而已。
中觀應成派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