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原創作品]謀人寺(按:已經由原作者同意轉貼)

<謀人寺> 作者:小天使
Copyright c 2006 by 小天使 All Right Reserved.


(一)楔子

公元二零零八年,S巿。

「呵欠~~」小希坐在旅遊巴士上,接連打著盹。

繼承了香港人的夜貓子習慣,自從復活節假期開始後,小希已接連三天睡到日上三竿了。由於他報了名去某團契辦的福音營,這天七時就起了床。巨大的「時差」,一時間他還不習慣。

說真的,他對於福音什麼的,一點興趣也沒有。他參加這個福音營,一來為了打發這個無聊的假期,二來了是為了他的好友小彥。

至於小彥,原來也不是基督徒。只因他的同學阿傑是團契幹事,天天都不住邀請他去,而他假期也沒什麼計劃,才答應了他的。

他們三人,在某課堂上互相認識。小彥,人人都說他是翻版「方力申」,是個運動型的英俊小生,經常與阿傑那團契的朋友們打球。至於小希,不喜歡打球,卻經常與小彥和一些女同學一起唱K。

小希擁有一把天賦的嗓子,唱低音時,是一把磁性的聲音;唱高音時,卻像小鳥一般清脆。他一開口,不論男生女生,也被他的聲音吸引住了。

於是,小希的一個朋友琪琪,以腐腐的口吻說:小希是翻版鄧麗欣,當然要配上翻版方力申啊!

兩位當事人,立即彈開,臉紅了起來。

可是,小彥卻對小希留意了起來。

小希擁有的,不單是美妙的嗓子,還有一副尖尖的瓜子臉,看上去清純可愛,就像一個短髮女生一樣。不單是琪琪,連小彥也漸漸被他吸引了。

而這時的小希,已漸漸撐不住,加上旅遊巴士鬆軟的避震,像是躺在彈簧床上樣一樣舒適,於是他一頭倒向鄰座的小彥,呼呼大睡了。

小彥望著懷中可愛的臉蛋兒,不禁心神蕩漾,伸手抱著小希柔軟的身子。不久之後,他與其他團友一樣,也倒頭大睡了。

旅遊車一直向西前進,進入了西部的山區。大約一小時後,車子忽然劇烈地震了一震,把眾人弄醒了。

*.*.*.*.*.*.*.*.*.*.*.*.*.*

(二)螢火蟲洞

「哼!那個Stephy,有Camp去都不通知我!」琪琪與她的朋友們談到小希時,怨念地說。

「沒有了他們,還有我們哦!有我們陪你一起,也不遜於小彥與小希啊!」她的朋友取笑她:「你不會是重色輕友的人吧?」

雖然琪琪有點不滿小希去宿營前一天才告訴她,她心情還是不錯,因為她正與朋友們一起,在S巿西部山區一小鎮中,正準備前往螢火蟲洞探險。

琪琪扯開了話題:「快一點吧!全車人正在等你一人呢!」

眾人到齊後,琪琪的朋友駕車,沿著曲折崎嶇的山路,駛往螢火蟲洞。

「不知小希他們現在如何呢?」琪琪的腐性又發作了,有點想念他們呢!

*.*.*.*.*.*.*.*.*.*.*.*.*.*

(三)前往營地

小希他們醒了以後,發現正身處一個詭異的環境。

車子正駛過一道橋。窗外的景色,已不是茂密的樹林了。

右邊光禿禿的山丘,是血一般的暗紅色。橋下面的湖水,也帶有一絲橙紅。在這環境下,天空也好像變紅了。

小希有點害怕:「這裡有點恐怖,有點身在地獄的感覺。」

小彥卻說:「這不是地獄,是一個寶藏!一個蘊藏量豐富的上等鐵礦!這樣的寶庫,沒理由未被發現的,我想附近一定有採礦公司在開採。」

車子正離開河谷,沿著公路爬上山坳。窗外的樹木,也由稀疏漸變茂密,由枯枝漸變翠綠。過了山坳外不久,車子轉進了右邊一條小路,再前行不久,就到目的地了。

旅遊巴士在滿布沙石的停車場停下來後,眾人魚貫下車。

與其他人一樣,小希與小彥都在看四周的環境。

停車場的前方與左右,都被三層高的建築物包圍著。

左邊白色的建築物,每層樓都有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一邊對著停車場,一邊則是房間的入口。每層樓有七間房,有點像八十年代香港的中學校舍。地下的入口,則設有一道閘門,還有電子探測器,像是圖書館的出入口。

右邊白色的建築物,是三幢大樓之中最新的,每間房都裝有冷氣,而且正門有道自動玻璃門,似乎三層都是辦公室。

這時,一個領隊帶領參加者們,向前走向那幢破舊的灰色建築物。小希和小彥心中暗忖:這營地的設施看來不太好,難怪報名費那麼便宜呢!

他們經過了地下的飯堂,在旁邊的樓梯登上了二樓的宿舍。二樓與三樓的格局都一樣,每層有六間房,分佈在走廊的左右兩邊。走廊的兩端,則是通往各層的樓梯。在他們登上二樓的樓梯旁,還有一部老舊的電梯,看來是用作送貨的。

那營地的房間,每間可供六人同住,於是,二十多個男孩子,在幹事的分配下,分頭進了四間房放下行李。與此同時,女孩子們則去了三樓的女生宿舍。

幸運地,小希與小彥被分到同一房間。他向小彥打個眼色,小彥也向他笑了一笑,令他耳根紅了。
(按:他們正在地圖的右下角)

*.*.*.*.*.*.*.*.*.*.*.*.*.*.*.*.*.*.*.*

(四)大變故

放下行李後,小希帶了一些隨身物品,與眾人一起,依照預定的時間表,走到了一樓的大廳參與集體遊戲。

主持先用抽籤的方式,將眾人分成了五組。這次小希與小彥不太幸運,被分配到不同的組別了。小彥那組靠近門口,小希那組則在中央。

很快,他們玩完第一個遊戲----老掉牙的「扑傻瓜」。這時,小彥那組,有個胖子組員人有三急,於是就想離開大廳,到外面的洗手間去。

可是,他在大廳門口,卻被一個幹事阻截了。

他說:「我想去洗手間啊!」

「不,現在最好不要外出。」

他怒道:「為什麼?去洗手間也不行?這裡是什麼地方,連行動自由也沒有?」

「聽我說......外面不安全......聽我說......」 那幹事焦急地道。

他繼續大喊:「不安全?那又帶我們來這鬼地方?哼!」

他推開那幹事,大踏步往洗手間走去。

這時,較接近門口的人,包括小彥那組,已被那胖子吸引住了。

突然,一個穿黑衣的營地管理員出現,將他打暈。另一個黑衣人則將他拖走了。

隨著那胖子的一聲慘叫傳出,廳內眾人都望向大廳外。他們都被突然其來的變故驚呆了,人人都不知所措。

*.*.*.*.*.*.*.*.*.*.*.*.*.*.*.*.*.*.*.*

(五)大逃亡

身為聖約翰救傷隊的隊長,小彥擁有一定領導才能與危機處理經驗。

當他看見第三個黑衣人在廳外出現,並拿出對講機要求增援時,當機立斷,向廳內眾人大叫:「這裡是謀人寺!大家跟我走!一起逃離這個鬼地方!」

他讓其他組員帶領與協助其他人逃走,而他自己則負責斷後。

當眾人爭相逃走時,幹事們卻在一旁大打出手。原來他們到達這裡時,一部份的幹事與營地當局見過面後,就中了邪,變得冷酷毫無表情,像是變了另一個人一樣。那些沒有中邪的幹事們,因為不服中了邪的團長阻止團友離開的指示,發生了一場激烈罵戰。後來大家說僵了,沒有中邪的人想逃走,被中了邪的幹事們阻止,於是開始動手打架了。如果不是那些沒有中邪的幹事們,拖著中了邪的,大廳裡的團友才不會那麼容易離開大廳呢!

小希原想走去與小彥會合,但他敵不過逃走的人潮,走不回去。眼見一個黑衣人向他走來,唯有與其他人一起逃跑。

他們原想從一樓跑樓梯下去地下,但小希與一些人,看見梯梯口已有一排個黑衣人預備阻截。他與一些不敢硬碰硬的人,決定乘電梯下去,希望沒有黑衣人守在電梯出口。可是,當他跑到電梯時,電梯已塞滿了人。眼見前無去路,後有追兵,他決定把心一橫,跑到二樓才算。

由於大部份的黑衣人都在一樓和地下追捕逃走的人,二樓走廊並沒有黑衣人把守,只有一個沒有到大廳參加遊戲的幹事。不幸地,他也是中了邪的。小希一跑上了二樓,那電梯旁的幹事,就與他開始一場追逐戰了。

小希從走廊另一端的樓梯跑下去,一直跑到地下。小希不敢經過飯堂旁的樓梯口,唯有繞大圈,抄小路向停車場方向逃。雖然他已拚了命跑,但到了停車場時,他還是被那中邪的幹事捉住了。

當那幹事正想將他交給黑衣人時,突然被人從後方偷襲。那人的一拳,重重打在他的腦袋,當場將他打昏了。

「是你!」 小希驚喜交集。他不是別人,正是他暗戀的對象小彥。原本他想帶領眾人逃離,但黑衣人愈來愈多,眼見即將全軍覆沒,唯有靠自己的身手突圍而出。他打倒了追趕他的一個黑衣人後,繼續向停車場方向發足狂奔,於是遇見了小希。

這時,小希與小彥看見一些「被逮捕」的團友,正被黑衣人拖進左邊那幢像學校的建築物。

「現時他們無暇分身追捕我們,正是逃走的好時機!快!」小彥在小希耳邊說。

他們原想偷那架旅遊巴士,那個停車場不大,但巴士卻像在空氣中消失了一樣。於是,他們唯有向公路方向逃走。

他們經過停車場右邊建築物的正門時,小彥赫然看見了玻璃門後接待處的牌匾。牌匾是西班牙文與英文對照,刻著機構的名字--

INQUISICIO'N
INQUISITION

他一看到這情景,就拉著小希的手,拔足狂奔。「沒時間解釋了,有命逃出去再算!」 小彥一面跑,一面對小希說。

小希沒留意那牌匾,被小彥的焦急嚇壞了。但這是他第一次被小彥拖著手呢!在小彥的手中,他感到了無限的愛與關心,雖然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著,嘴角還是露出了一絲滿足的笑容。
「當你以為自己成為世界的中心時,世界便會開始原諒你的幼稚及無知。」
--by 天宮真奈美@<AV>

"Achieve unlimited creation by limited resources."
"Anyone who infringes upon other's creation should never be forgiven."
--by [email protected] Soci
(六)高塔

五分鐘後,他們好不容易跑到公路了。

小彥回頭一望,不見有追兵,於是在路旁停下來休息一會。

小彥剛鬆開了手,就看到小希害羞地凝望著他。他們的距離不夠一尺,彼此都感到另一方的呼吸。他心中也升起了一絲特別的感覺,於是,他一手將小希抱著。小希沒有反抗,倒像一隻小貓般倚在他的懷裡,被他瘦削而有力的手臂抱著,被他的手摸著自己的頭髮,只感到非常的舒服,只想時間永遠停在那一刻。雖然大家一語不發,卻都知道對方的心意了。

一會兒後,小希小聲問小彥:「你看到了什麼東西的事物,要跑得那麼急呢?」小彥一聽到這問題,身子一震,把小希放開了。

小希追問:「是十分可怕的嗎?」

於是,小彥把剛才看到的情景說給小希聽。「知道什麼是Inquisition嗎?」他續道:「就是宗教裁判所,天主教會用來迫害異見人士與科學家的機構!」

小希回想起中學的西史課,他的西史老師,講中世紀歷史時,也談到宗教裁判所,談到它的恐怖。他們捉了人,就會大刑侍候,直到犯人受不了酷刑而招供為止。接著,他們多會把犯人綁在木柱上燒死。支持日心說的布魯諾,就是宗教裁判所的犧牲者之一。

只是,宗教裁判所早就成了歷史了,他不明白為何廿一世紀還有這樣的機構。於是,他向小彥提出這個疑問。

小彥也是大惑不解。而且,他對於那個團契,與宗教裁判所扯上關係,更意圖將所有人送進其虎口,感到非常憤怒。

小希發表他的意見:「我認識一些幹事,他們平常就像普通大學生,沒有什麼問題。只是,我有個感覺,從巴士過了那條橙紅色的小河開始,處處都透著邪門,連他們的性格也變了。」

小彥非常同意小希的見解。儘管他是一個百無禁忌的無神論者,此時也有點害怕。

「那些被黑衣人逮捕,並送進那間像學校的建築物的無辜團友,看來凶多吉少了。」 小彥嘆道。

小希眼帶淚光的說:「是啊......傑是我一個很要好的朋友,看來已落在他們手上,不知他的情況如何呢?」

忽然,小希看見遠處一座塔的頂部,發出了一條光柱,將灰白色的雲層照亮了。這條光柱持續了數十秒就消失了。由於能見度關係,沒有光的塔頂,變得若隱若現。

正當小希與小彥凝神觀看時,一批黑衣人正沿著公路,從山坳走下來。他們緩慢前進,看來未發現公路旁的小希與小彥。

幸好,小彥在他們有所行動前,已看到他們。他連忙拉著小希的手,沿著公路向山下逃走。

*.*.*.*.*.*.*.*.*.*.*.*.*.*.*.*.*.*

(七)受傷

琪琪她們沿著顛簸的泥沙路,向北走了大半小時,再下車沿山路走了廿分鐘後,終於抵達螢火蟲洞的入口。

那螢火蟲洞,呈U字形,外面的陽光很難射進洞穴中央,如果沒有手電筒,在洞中伸手不見五指。加上洞穴中有小溪流經,那又潮濕又陰暗的環境,特別適合螢火蟲居住,所以就成了牠們棲息的居所了。

他們在洞穴中小心前進,走了百餘米後,就看見了螢火蟲們在漆黑的洞穴中,發出一點一點淺藍色的光,就像身在夜空看星兒一樣,美麗極了。

這時,琪琪的視線已被吸引到那些螢火蟲上,沒有留神地面的小溪。她一個不留神,一腳踏空了,一聲驚叫後,就滑倒在地面。更不幸的是,她的頭撞到了地面,大腦受到震盪,眼前一黑,就不省人事了。

她的朋友們拍了她肩頭,用手電筒照她的眼睛,卻完全沒有反應。幸好,她的呼吸還是緩慢而有規律,顯然沒有生命危險。為防止她的情況惡化,他們決定將她抱起,原路走回車子,駕車到小鎮的醫院求醫。

*.*.*.*.*.*.*.*.*.*.*.*.*.*.*.*.*.*

(八)小草與狐

他們一直沿著公路旁的小徑逃走,到了接近谷底時,小徑向右偏離了公路。小徑旁的野草愈來愈高,到了後來,野草已經與小彥的腰一樣高了。小徑則愈來愈窄,像被野草淹沒了。

這時,他們已經將追兵暫時甩開,卻發覺已被狐狸包圍了。

狐狸,通常都是高傲的,喜歡單獨行動,很少一大群狐狸聚在一起。但是,他們前方卻有數十隻狐狸,似乎等待著獵物的出現。更可怕的是,右邊山頭上,有一隻銀白色的大狐狸,對著草原虎視眈眈,眾狐狸不時看著牠,就像萬狐之皇一樣。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小彥與小希都望著對方苦笑。

「怎麼辦呢?怎麼辦呢?」 小希感到徬徨無助,小彥亦毫無對策。

忽然,小希心中有一陣奇異的感覺。「彎下身子吧,」他感到一把女聲在他腦海中,正溫柔地對著他說話。

他問小彥,小彥卻沒有聽到那聲音。他心想,橫豎在等死,不如照著「她」的說話做吧。

他拉著小彥,彎下了身子,伏在地上。可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再次感到無助,心中不斷在想:「跟著應該怎樣?」

這時,「她」的聲音又再響起了:「彎下身子,向前直行。」

他與小彥對望著,將情況說給小彥聽。小彥雖然感到事情太離奇了,但他想不到更好的逃生法子,唯有死馬當活馬醫,將一切交給小希和那神秘的聲音。

其實,小希心中也很害怕,因為前方就是狐狸群的勢力範圍了。於是,他決定集中精神,不讓心中的害怕感覺支配他的思想。

當他集中精神一會兒後,他又與那把聲音取得聯絡了。「對!繼續向前走!」那把聲音鼓勵他。

如是者,他集中精神數次之後,終於懂得與「她」聯絡的方法。此時,他想到,自己不再是「收音機」了。他停了下來,與小彥互望了一眼,示意他也停下來,集中精神。

小希精神高度集中,在腦海中發出一束電波,單刀直入的向「她」 「發問」:「妳究竟是誰?」

「她」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集中精神,看看四周吧。」

小希依言而行。霎時間,他感到了「她」的存在,感到被「她」包圍了。小希高興地答:「原來妳是小草!」他又問:「妳是小草女皇嗎?」

「她」說:「那找出我在哪裡吧。」

小希看看四周,只感到「她」無處不在,每條小草,都有「她」的存在。「明白了!每條小草是沒有CPU的終端機,妳則是擁有一切資料的伺服器,憑著無線網絡與小草們連在一起,所以妳無處不在!」

「她」讚道:「這個比喻很好,頗接近現實,以你的智慧,能想到這一步,已經很難得的了!」

小希再次集中精神。透過「她」,他「看」到遠方草原的邊界,「看」到了公路,「看」到了草原上狐狸的位置。

他把思維拉回現實世界,向小彥說出他的經歷。小彥卻是一臉茫然,不知他說什麼。他感到「她」說:「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根底,沒有慧根的人,很難一次過領會這種精神上的交流的。指引他的路吧。」

他點一點頭,繼續低下頭向前走,避免被狐狸發現。當他們接近狐狸時,牠們往往循著氣味,走了過來查看,卻永遠找不著他們。原來,「她」讓小草互相合作,暗中把他們的氣味抹去,令狐狸找不到他們。

他們向前走了大約一小時,終於看到公路了。小希向「她」作出衷心的感謝。突然,他們聽到後方遠處傳來一陣慘叫聲。他再次集中精神,卻看到一大群狐狸,正在咬一個從宗教裁判所逃走的人。不久,那人只剩下骨頭了。他不敢再看,連忙返回現實世界,拉著小彥的手,一起離開草原,走向公路。

*.*.*.*.*.*.*.*.*.*.*.*.*.*.*.*.*.*

(九)劇變

小希他們暫時脫了險,但琪琪卻沒有那麼幸運了。她醒來後,發覺正孤身一人,身處一個詭異的城鎮,登時不知所措。

城鎮上的樓宇,全是四、五層高的,不是灰濛濛的,就是黑色的,有些還帶了一點血紅色,顯得有點恐怖。

街上的行人熙來攘往,汽車卻十分疏落,偶爾更有一兩輛牛車駛過。種種情景,令她以為自己正身處上世紀的印度。

她看看手錶,還是下午四時。可是,天空也是被雲霧覆蓋,灰濛濛的,看不到半點陽光。

忽然,她看到了遠方,有一線強光,像一座燈塔一樣,在這個詭異的世界裡,指引著前路。於是,她決定向著那強光,一步一步走過去。

*.*.*.*.*.*.*.*.*.*.*.*.*.*.*.*.*.*

(十)計程車

他們橫過公路,走到對面一條小村莊的入口。

小彥說:「不知這裡是什麼地方呢?總得找一條安全的路回去才行。」

小希應了一聲:「不如找個村民問一問吧!」

正當他們想進去看過究竟時,一輛計程車在路旁停下。計程車司機見他們像是剛來到村口的人,於是大聲叫停他們,詢問他們是否需要乘車。

小彥看見有計程車在荒山野嶺拉客,感到非常奇怪。他問司機:「對,我們想回巿區,但我們沒錢乘車啊!請問哪條路可以回巿區呢?」

那司機卻回答說:「不用擔心!『樂於助人』四字,是我的座右銘。我免費載你們出巿區吧!」

正當小彥猶疑不決之時,小希在小彥耳邊小聲說:「你覺得這司機是否有點不妥?」

小彥看見小希臉色變了,覺得他好像察覺到一些東西。何況,自己也覺得有點蹺蹊,於是小聲回答他說:「是的,我剛生起了'想回去'的想法,這計程車就出現了,司機更好像知道我內心的想法。況且,一般司機,不會主動拉客之後,又分文不收的。他,的確有點兒古怪!」

小希這時捉著小彥的手,對他說:「我感到這司機內心有股邪氣,想對我們不利!答應我,不要上這車子!好嗎?」

小彥感到小希的手心在冒汗,再回想起剛才草原上的怪異經歷,他於是堅決地回絕了計程車司機的邀請。司機唯有悻悻然駕車離去。

小希舒了一口氣。小彥以責備的口吻對他說:「但願你的第六感是真實的,否則,我們失掉了一個回巿區的好機會了。」

他們進入了村子,卻發現大部份村屋都很破舊,連門窗也沒有。奇怪的是,全村一個人也沒有,像一個鬼城一樣。

他們走了那麼多路,實在很累。於是,他們進入了一間比較像樣的村屋,在沙發上坐下來休息。

「這村子與那間宗教裁判所一樣,看來都透著邪門,我...有點害怕啊...」小希倚在小彥身邊說。

小彥安慰他:「我的小希希啊!有我在呀!況且,你有我沒有的超能力,有什麼危險也不怕呢!」

「可是……」

小彥用咀脣,封住了小希的咀兒,並撫摸著他的秀髮。自從小希留長了頭髮後,更增添了不少嫵媚,變得更動人了。小希覺得身子愈來愈熱,雙手開始在小彥身上亂摸。

當小彥正準備為小希寬衣的時候,身後突然出現一把男聲:「咳咳……」

============================

(十一)高塔傳說

小希與小彥嚇了一跳,立時臉上一紅,兩個緊密的身子,立即像彈簧一樣分開了。

他們面前的,是一個中年男人,穿著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時裝,顯得十分老套。

他說:「我就是這裡的村長!」他向兩人掃視了一眼,再問他們是什麼人,在他家中做什麼。

小彥回過神來:「村長對不起啊!我們只是路過的人,走得累了,就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卻不知道這村子裡還有人在,更不知這是你的屋子啊!」

接著,他將離開草地,遇到怪異計程車等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村長。

他說到中途時,村長突然變得十分緊張。他說了後,村長才鬆了一口氣。他嘆道:「幸好你們沒有登車!你們做得很好!」

小希與小彥齊聲回應:「為什麼這樣說呢?」

他說:「以往的確有不少人,在公路截了的士,一走了之的。很多人以為這是離開的唯一途經,於是爭相用此方法離去。我也曾是他們的一份子。後來,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小彥追問:「那是什麼事?」

村長說:「那時,我乘坐的車子走了十數里後,我看到前方有條小橋,橋後面隱約看到一個小鎮,鎮上的建築物全是黑紅色的,有種地獄的風味。突然,不知哪裡來的第六感告訴我,那小鎮充滿了邪惡,於是我當機立斷,在車子跨過橋之前的一剎那,打開車門跳車了。我重重的摔了一跤後,眼前小橋小鎮的景物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只是公路的延伸。那車子,當然是與小橋一起消失在空氣中了。我覺得公路上一切的車輛,都透著邪門,我愈想愈害怕,於是跑回來告訴那些人,不要坐車離去。可是,一切都太遲了,當時只剩下我一人還沒有走!」 他說到最後時,猶有餘悸,顯示出事情的可怕。

「後來,陸續有迷路的人,暫居於這村莊裡。他們呆了一段日子後,總會忍不住,想辦法離去。有些人不聽我勸告,硬要乘的士離開。我沒膽量離去,於是就長年呆在村子了。」

小彥連忙問村長:「那麼,我們如何才能回到巿區?」

村長說:「巿區?我也不知那裡才是巿區了。只是,這裡有個傳說,只要找到一座發光的佛塔,那裡的得道高僧就會幫助你,達成你的願望。可是,從來沒有人知道那塔在何處。」

小希驚訝地說:「大約兩小時前,我們才看到那發光的佛塔!」 他向北面指了指:「它就在山的後方!」

村長大力拍了大腿一下,興奮地回答:「從你們能逃離草原,又看到佛塔這兩事來看,看來你們應是有緣之士!我可沒有這種福氣了。」

小希再問:「那麼,我們如何才能到達那佛塔呢?」

村長道:「問得好!村子西面,有條小徑通往那方向,但是那裡佈滿蛇,只有真正的有緣人,才能闖過,成功到達佛塔。那些只想從村子西面的小徑離開的普通人,全被蛇咬傷咬死了。你們如果決意闖關,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

*.*.*.*.*.*.*.*.*.*.*.*.*.*.*.*.*.*

(十二)大蟒蛇陣

他們繼續聊了一會,村長如數家珍的,生動地說他這十數年間,如何自力更生,學習耕種,適應農村生活的奮鬥史。小希與小彥都聽得津津有味。

正當他們準備離去時,村長忽然記起一事,對他們說:「據說,如果看到佛光,必須在日落前到達佛塔,否則就永遠進不去了。」

小彥看看手錶,時間是一時十五分。以先前看到佛光的地點作估計,直線距離大約十公里左右。但他們又上山又下山,又繞了路,總路程應有十五至二十公里,或者更多也說不定。他意識到時間無多,於是與村長道了別,與小希再次手拖著手,一起上路。他們其實有點害怕蛇,但為了離開這個鬼地方,他們唯有試試闖一闖。

出了村子後,小徑一直微斜向上,兩旁的野草愈來愈少。他們走了大約半小時,四周已是一片荒地了。

再走了半小時左右,小希看見路旁出現了一根根白色圓柱。那些圓柱,全是古希臘風格,受到不同程度的風雨侵蝕,想必是年代年遠。

這時,小彥捉緊了小希的手,對他說:「傳說中的蛇終於出現了!牠們比想像中大得多呢!」

小希被他嚇了一嚇,連忙問他:「哪裡有蛇?不要自己嚇自己啊!」

小彥指著前方說:「你看不見嗎?前方兩旁有很多蛇啊!牠們好像全站了起來,在等候著獵物呢!」

小希回答說:「那些是柱子呀!哪裡有蛇?不...等一等...」

他望真了點,每根柱子上,的確刻了一條蛇。那些蛇的雕像,栩栩如生,彷彿要跳出柱子似的。

小彥說:「看見了吧!」

小希心中害怕之神情一掃而空,對他瞋道:「那只是柱子上的雕像罷了!明知我怕蛇,還要作弄我,哼!」

小彥有口難言:「我不是開玩笑啊!那些蛇是真的呢!真是奇怪,為什麼我看到,而你看不到呢?」

小希望望小彥的神情,又不像是開玩笑,令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突然,他想起了一事。

小希雙眼凝望著小彥,用溫柔而堅定的語氣對他說:「集中精神望著遠方!不要理那些蛇!牠們只是幻像,不會傷害你的!」

小彥身子震了一震。小希繼續望著他說:「這裡沒有蛇,沒有蛇,沒有蛇!」

小彥喃喃地說:「沒有蛇......沒有蛇......我們繼續走吧!」

小希看見這方法奏效,於是與小彥拖著手,繼續向前走。可是,他們剛剛過了第一對柱子,小彥就不行了。他害怕極了,死命抱著小希不放,大喊道:「蛇......蛇呀......呀!不要過來!」

小希唯有一面安慰他,一面想辦法幫助小彥戰勝他的幻像與心魔。他腦子轉了又轉,始終想不到好辦法。他一直當小彥是果斷勇敢的大哥哥,很想被他呵護,那時反要他去保護小彥,令他不禁搖頭苦笑。

小希感到小彥已瀕臨崩潰,不禁淚如泉湧,並親了小彥的咀,不再想離開。於是,他們就這樣擁抱著,接吻著,二人連成了一體。

小彥的心魔,被小希的愛與關懷暫時擊退了。他與小希的靈覺漸生感應,漸漸地回復正常了。

小希仍然抱著他,唱起了歌:

  「我願變成童話裏 你愛的那個天使
  張開雙手 變成翅膀守護你”

小彥跟著唱下去:

  「你要相信 相信我們會像童話故事裏
  幸福和快樂是結局」

記得他們第一次去唱K時,他們共用一枝咪,合唱了這首歌。那時,他們心中都有一些感應,大家卻不太明白那是什麼感覺,遑論開口表白。這首歌,可說是將兩個靈魂,互相牽引在一起的催化劑。此時,這首歌再次扮演催化劑,將他們的心靈,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

他們一面唱著這歌,心中只是想著對方,手拖手,大踏步往前走。因為他們兩顆心靈,已緊密地連在一起,小彥受到小希靈魂的「防火牆」保護,所以柱子上的蛇,已不能再令他們產生幻覺。

他們走了十多分鐘,終於走過了這個蛇陣。他們繼續沿小徑向前走,過了一條橫跨公路的天橋,到達另一邊山頭後,才鬆了口氣,真真正正感到安全。

他們異口同聲地嘆道:「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只有有緣的人能闖過蛇陣了。」

*.*.*.*.*.*.*.*.*.*.*.*.*.*.*.*.*.*

(十三)醫院

琪琪的朋友們,焦急異常,正像越野車手一樣,駕著車急馳下山,不時傳來對頭車急剎車的聲音,驚險異常。

好不容易,他們返回了小鎮。他們問明了向醫院的路徑,再向城郊的醫院駛去。

他們到達醫院後,看到一輛救護車正響著警號,進入醫院。來自不同媒體的記者們,乘著採訪車,陸續抵達。不知為何,他們心中,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進入醫院後,他們只看到急症室亮起了紅燈,醫護人員們穿梭忙碌,沒有人理會他們。

「不知有什麼大事發生呢?」他們心中暗自嘀咕。

這時,又有一輛救護車抵達。兩名滿臉血污、吊著鹽水的傷者,正被記者們簇擁著,被護士們推往急症室。

他們剛好在琪琪一個朋友身邊經過。「啊!他是...」那朋友看到那傷者,張大了口,感到十分震驚。

*.*.*.*.*.*.*.*.*.*.*.*.*.*.*.*.*.*

(十四)蛇神廟

小希他們沿小徑緩緩登山,不久之後,就到達一間灰色的房子了。

那間房子只有一層高,面積頗大,卻一隻窗子也沒有,只有一扇半掩的大門。

他們聽見房子裡有人聲,但又沒有回應,於是走了進去,希望得知往佛塔的路。

可是,他們剛剛進了去,大門就自動關上了。他們用盡各種方法,試圖推開大門,
大們始終緊閉著,徒勞無功。無計可施之下,他們唯有尋找另一條出路。

不久,他們的眼睛適應了黑暗,看到了屋內的情況。

他們放眼四周,發覺正身處在一條黑暗的走廊中。走廊只靠陰暗的燭光照明,四周則是一道道緊閉的門。
他們沿著走廊慢慢向前走,很快就走到了盡頭的大廳。

大廳中央有一個祭壇。祭壇後方,一個老婆婆正在呆立著。

他們向她問路,她卻充耳不聞。於是,他們嘗試打手勢問路。他們連番比劃,聾婆婆才明白他們的意思。可是,她卻沒有任何明確的答覆,令他們非常失望。他們唯有在這房子中找尋別的出路。

他們剛轉身,就看見走廊左邊有一部電梯,右邊則有一扇半掩著的門。

在那個陰暗詭異的環境中,那部電梯,更顯得格格不入。小彥為免有詐,於是與小希一起,打開了右邊那道門。他們一打開門,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門後是另一條通道,通道盡頭是一條下行的樓梯,想必是離開這房子的路徑。可是,樓梯與門之間,隔著一個凹槽,槽中有數十條蛇在爬行。他們看了一眼,心裡就直發毛,遑論走過這個蛇槽。

於是,他們唯有返回大廳,準備乘電梯,到房子其他地方探路。

他們剛退回大廳,就看見了奇怪的景象。

那祭壇正閃著五光十色的光芒,就像是科幻電影中,那些不知名的高科技儀器一樣。而聾婆婆,則站在祭壇前,手舞足蹈,似是正在作法,並未察覺他們的接近。與此同時,電梯的層數顯示屏,不斷在不規則地閃動。

他們呆了大約十秒後,小彥心想:這所房子,竟然機關重重!那聾婆婆可以操縱這所房子的機關,卻不向我們指點明路,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哼!

他這念頭一生起,向小希打了個眼色,就重重一拳打在聾婆婆的頭上。她來不及反應,就眼前一黑,倒在祭壇上。她一撞到祭壇,壇上就發生了一次小爆炸,將聾婆婆震開了。一陣耀眼的火花後,祭壇回復漆黑一片。

雖然他們打倒了那婆婆,但電梯卻完全不能動了。他們心中暗叫苦,因為他們可能要永遠被困在那房子了。由於那樓梯是通往下層唯一的通道,他們還是再次推開那半掩著的門,希望想到辦法跨過蛇槽。

他們回到蛇槽旁,卻發覺所有蛇都像死了一樣,動也不能動了。小彥吐了一口痰到蛇陣中,牠們還是一動不動。小彥覺得那些蛇,就如房子裡所有機關一樣,似乎也受聾婆婆操縱,既然聾婆婆已被打昏,這些蛇應該是喪失了攻擊能力了。於是,他們兩人,大膽地踏著死蛇的身子,走過了蛇槽,再沿樓梯往下走。

他們走了百多級樓梯,漸漸看到了光線。他們知道走對了路,於是加快腳步,再走下百多級樓梯,到達一個巨大的陽台。他們一走到陽台上,就高興極了。那佛塔,正在他們正前方的山腳下,閃閃發光。雖然他們離佛塔只有數百米,他們卻不知如何下山。

此時,小希看見身後有一部電梯。他不知那電梯是陷阱還是下山的路,於是問小彥的意見。正當小彥猶豫不決之際,電梯門突然打了開來。更令他們驚訝的,是阿傑從電梯走了出來!
「當你以為自己成為世界的中心時,世界便會開始原諒你的幼稚及無知。」
--by 天宮真奈美@<AV>

"Achieve unlimited creation by limited resources."
"Anyone who infringes upon other's creation should never be forgiven."
--by [email protected] Soci
(十五)久別重逢

雖然阿傑與兩人分開了不足半天,但已經多番經歷生死關頭,此刻相見,彷若隔世。他們連忙互相安慰,互相講述這半天的經歷。

原來,阿傑和他的朋友三人,與那些與宗教裁判所同一陣線的幹事打了起來後,那些黑衣人全都去了追捕其餘逃走的人。他們將落了單的黑衣人擊倒後,再把餘下邪惡的幹事們全數擊倒。他們眼見四野無人,於是就循後山的小徑逃走了。

他們在後山的小徑走了數小時,就看到這所房子。他們從另一個入口進入了這所房子,再進入了一架升降機。可是,那架升降機裡的燈光,忽然全熄滅了。升降機突然急速上升,將他們帶到不知名的空間。阿傑的朋友們,不是在走出升降機時摔死,就是迷了路,找不到出口。當阿傑與他同行的最後一位朋友,成功回到升降機後,阿傑剛剛走進升降機,升降機門就關閉了,將他與他的朋友永遠分隔兩地。剛好小彥他們將那控制整座房子的老婆婆擊倒了,所有裝置不再受她的操控,於是升降機就回復正常了。阿傑看到升降機回復正常後,他已成驚弓之鳥,不敢久留。於是,他就按了上一層的按鈕,到達這裡,與小希與小彥重遇。

他們三人看到佛塔就在眼前,感覺到宗教裁判所的力量,已經到此為止。只要翻下山頭,進了佛塔,就能徹底擺脫那些可怕的黑衣人與巫婆了。

他們看見沒有路下山,而且有限的時間,不容許他們再走回頭路去探路,於是他們決定小心翼翼地,沿著陡峭的山坡爬下山。

忽然,小希的腳底,響起了沙沙的聲音。他立即抓住身邊的小草與泥土,卻已遲了一步。他面前的小彥,抵擋不住小希的重量,兩人一起像滾雪球似的,與幼細的沙粒一起滾下山坡。

「救命啊!」小希大聲叫喊。落在後方的阿傑心急如焚,卻只有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滾下山。

小彥原來冷靜的頭腦,這時卻產生了一個神話般的想法。可是,他轉念一想,反正等著死,不如死馬當活馬醫,試一試吧。

小彥叫道:「小希,你不是有超能力嗎?可否用意志力將我們都浮起來呀?」

小希似乎與小彥心意相通,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集中精神,卻怎也不能在空中飄浮。

這時,他們快滾到山坡底部了,小彥明知沒有用,卻仍焦急地叫著小希的名字,希望神跡會在他身上發生。小希在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下,聽見了小彥的叫喊,像等待他的拯救。這時,小希腦中只有一個信息:”我不能讓你死!要讓我們一起活著!”

神跡,再一次在小希身上顯現。

在半山的阿傑,不懂使用超能力,更對小希使他不受傷沒有信心,只有眼瞪著山下的小彥與小希,一步一步走下山坡。好在下半段路程,沒有那麼陡峭,只要小心一點,就不會受傷了。

「慢慢來吧!我們在塔內等你!」小希向小傑大喊,並拉著小彥的手向佛塔走去。

「你……@#$&︿(&︿!(&@&︿」阿傑氣憤地叫道,「唉!真是有同性沒人性!」

*.*.*.*.*.*.*.*.*.*.*.*.*.*.*.*.*.*

(十六)前度試煉

這所佛塔,看上去有十多二十層,卻只有地下三層開放給公眾。通往四樓的樓梯,被鐵閘鎖著,看來是僧眾的住處。

地下的大雄寶殿,聚集了二十多人,而樓上的香爐,只有寥寥數人。大雄寶殿的一端,是佛塔的後門,也是小希他們進來的入口;另一端,則是塔的正門,面對著巴士站和火車站。

小希經過了一整天的攀山涉水,現在到了目的地,鬆弛下來後,卻發覺肚子在打豉。這時他正站在另一所大門前,聞到遠處飄來陣陣烤肉的香味,只覺得有點頭痛,身子卻不由自主地,被香味吸引著,向寺外走去。當時小彥正在另一端的後門,看著阿傑下山的狼狽相,並沒有留意到小希的異常。

小希走到火車站,只看見他的前度阿豪。

他向小希打了個招呼,小希雖然疑團重重,還是走上前,向他也打了個招呼。

突然,阿豪想拉著小希的手,小希下意識的避開了。

阿豪嘆了口氣,望著小希道:「你還是不原諒我嗎?」

小希望了望阿豪說:「我……」

阿豪的雙眼,忽然變得深沉無比,用磁性的聲音說:「不如我們重新開始吧……」

小希身子震了一震,點了點頭。

阿豪的聲音更帶磁性,用一把令人不想抗拒的聲音說:「跟我一起回巿區吧……」

小希的頭腦像是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令身子又再震了一震。疼痛消失後,他還是跟了阿豪向火車站走去。

當小希登上火車的一剎那,腦子又感到被刺了一下。這次他感到一陣頭暈,失足直捽到地上,連頭腦也受到了震盪。

*.*.*.*.*.*.*.*.*.*.*.*.*.*.*.*.*.*

(十七)大澈大悟

多虧這震盪,小希的腦子與心靈,忽然變得清澈無比。他不僅擺脫了阿豪的催眠術,更將眼前的一切事物的本質,透視的清清楚楚。

他看到自己所處的空間。空間本身,只是一個黑漆漆的虛空。每人看到的事物,只是空間中的能量,影響到每人的神經,產生的幻影罷了。

他回想起草原上與小草女皇溝通,回想起在蛇柱旁安慰小彥,回想起蛇神廟中那女巫用意志結合電子系統控制各人的生死等等經歷,終於徹底明白了「相由心生」這個道理,更明白到在這個空間中,靈魂的能量,能完成一些不可思議的事。

接著,他用心靈看看四周的景況。他身後有一明亮異常的光,是佛塔的所在。佛塔四周,充滿一點一點的光,像是夜空的星星。他感到,這是每個生命的靈魂,發出的能量。

雖然他並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身在這個神秘的空間,也不知自己未來的路,卻深深明白,靈魂的能量,是在這空間混下去的本錢。

這時,他眼前的一點光,正是阿豪的靈魂。可是,他卻感到那靈魂,沒有一絲對他的感情,反而透著一股邪氣,令他退了一步,不敢與他過於接近。

這時,他張開眼睛,看到眼前的邪靈現出原形了。原來,這個阿豪,是宗教裁判所的黑衣人假扮的!

他立即發足狂奔,向佛塔方向跑去。那個黑衣人,知道事情已經敗露,連忙與其他黑衣人一起從後追捕。

當他跑進佛塔的一剎那,那五個黑衣人,也剛剛到了正門。忽然,正門亮起了耀眼的光芒,持續了十秒。光芒退卻後,那五個黑衣人已不知去向。小希用他的心眼一看,才知道那些黑衣人已被佛塔發出的能量消滅了。

阿傑看到小希從萬丈光芒之中回來,心想他又用超能力成了什麼大事了。可是,他明白,這不是好奇的時間。

「小彥找遍了佛塔,發現你不見了,於是從正門走出去找你了。」阿傑非常焦急。

小希經歷過外面的凶險,非常擔心小彥的處境。他向阿傑告訴了他看到的一切,鄭重警告他不要外出,也不管他同意與否,堅持自己一個去找小彥。當他正要走出正門時,守門的僧人攔著了他:「太陽還有半小時就下山了,請各位不要外出。」

小希急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不顧僧人的阻攔,自顧衝了出去。那僧人只是不住地搖頭嘆息。的確,塔外的世界,就像地獄一樣。

*.*.*.*.*.*.*.*.*.*.*.*.*.*.*.*.*.*

(十八)殘酷真相

當小希在不知名的空間中,找尋小彥的下落時,琪琪仍然昏迷不醒。

雖然有護士去看過琪琪的情況,但由於琪琪仍然有均勻的脈搏與呼吸,護士只是為她做了些預防措施,防止她的情況惡化。那名護士告訴他們,一輛旅遊巴在山區翻側,墮下山崖,很多人都受了很重的傷,所以急症室方面,還忙於處理重傷的傷者,無暇應付沒有生命危險的傷者。

這時,那位看到傷者面貌的朋友,面色立即白了起來。那位傷者不是別人,正是她們的「偶像小受」小希!當初她還願意相信,只是自己認錯了人,但是,那旅遊巴墮崖的地點,是一條通往小希原來要去的營地的小路,一般人不會經過該處的……

其他人知道這事後,感到又震驚又傷心。

「但願他們吉人天相,逢凶化吉吧!」看著一動不動的琪琪,與及急症室閃亮的紅燈,每人心裡,都在默默為琪琪與小希祝福。

*.*.*.*.*.*.*.*.*.*.*.*.*.*.*.*.*.*

(十九)好姊妹

這時的小希,並不知道自己肉身的情況有多壞,也未意識到自己正在鬼門關附近徘徊,只要一不小心,就會像墮進黑洞一樣,永沒有回頭的可能。他心裡唯一的信念,就是在這個混亂的空間中,找回他的愛人。

他鎮靜心神,嘗試在空間裡芸芸光點中,找尋屬於小彥的能量。可是,他立即發覺這是個愚蠢的方法:就像在人山人海的鬧巿中,找尋失散了的小孩一樣。

於是,他惟有一邊沿著佛塔前的道路向前走,一邊用心眼搜尋附近的空間,希望小彥與他的感情,可讓彼此的靈魂有所感應。

時間正一分一秒地流逝。小希走過了火車站,在灰黑色建築物之間,兜兜轉轉走了十多分鐘,也找不到小彥。忽然,他身後有一把熟悉的聲音在叫他的名字。他轉身一望,立即呆了。

「妳怎會在這裡的?」他看著眼前的好友琪琪道。

「我也不知道啊。上一刻我還在螢火蟲洞……嗯嗯……我好像是失足捽了一跤,下一刻醒來時,卻已身在這詭異的地方。我看到眼前有一點亮光,感覺到那是我要去的地方,於是就向著那亮光一直走。那亮光愈來愈近,後來已可清楚看到一座高塔了。我再走了一小段路,卻發現你也在這裡。」

「小彥不見了,我正在四處找他。不知妳有沒有看過他呢?」

「沒有啊!」她續道:「如果我遇到他,我又怎會由得他在這裡流浪呢?」

「這也是。不過,我們必須儘快找到他!太陽六時就會下山了,塔中的僧人說,如果太陽下了山,還不能返回佛塔,就會有大麻煩了。至於是什麼麻煩,我也不曉得。」

琪琪看看手錶,這時已是五時四十三分了。她說:「不如分頭找吧!」

小希的神經被觸動了。他大喝道:「不!」

接著,他將他的經歷,與這個空間的危險,簡單地告訴了琪琪。

琪琪被小希的話嚇怕了,登時出了一身冷汗。連小希也著了黑衣人的道兒,琪琪自問自己不及小希堅強,更不敢自己一個單獨行動了。

小希看到琪琪的臉色變得蒼白,她的能量也變得不穩定,於是抱著了她,一邊安慰她,一邊用自己的精神能量去平伏她的能量。

一直以來,小希在琪琪心目中,既是「好姊妹」,也是一個「萌」的對象,因此,她並沒有被小希的行動嚇怕,反而覺得心情平伏了不少。

世事就是這麼湊巧。小彥不早不遲,這時偏偏走到這地方,看見了小希與琪琪這一幕。「言者無心,聽者有意」,小彥只覺他的愛人,背棄了他,一顆心直往下沉。

*.*.*.*.*.*.*.*.*.*.*.*.*.*.*.*.*.*

(二十)大吵一場

「你們在做什麼?」小彥大喝道。

小希看到小彥,不明就裡,立即走上去,只想緊緊的抱著他。小彥給他的反應,卻是一巴掌,在小希俊俏的臉上,留下了淺紅的掌印。

小希被小彥的行為嚇呆了,變得不知所措:「你……為什麼?」

「這個問題我問你才對!有了琪琪,我就變成垃圾了吧?」

小希這才知小彥在吃醋,連忙將事情經過解釋給小彥聽。可是,小彥憤怒的情緒,與這空間的邪惡能量互相感應,迭加在一起,他的雙眼也帶有一點暗紅色了。這時的小彥,無論小希如何解釋,他只覺得他在狡辯,更加憎恨眼前的小希。

小希被小彥亂罵了一頓,只感到十分無助,只是竭力忍著眼中的淚水。琪琪看了看錶,已經沒有時間在這裡爭論了,只有警告小彥:「現在已經是五時五十分,如果你不及時跑回去,立時就會灰飛煙滅!」

怎料,小彥卻負氣的回應:「我灰飛煙滅,不就合了小希的心意嗎?」這還不夠,他轉了身,準備往相反方向跑去。

琪琪和小希都被小彥的反應嚇呆了。琪琪快速回過神來,當機立斷,從後偷襲,將小彥擊昏。

小希抱著小彥,語帶哭音:「這不是自殺嗎?你真是很傻啊……」他再也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

在這個非常時期,還是琪琪這個局外人最清醒。「沒有時間了,一起跑回佛塔吧。」

一語驚醒夢中人。小希對這空間敏感的神經,立即快速運作起來。他立時用全身的能量,強行鎮住心神,與琪琪一起,將小彥抬回佛塔。初時,他們兩人抬著「傷者」,雞手鴨腳的,走三步就要停下來。後來習慣了,愈走愈順暢,終於在太陽下山前兩分鐘,回到佛塔的正門。

當他們嘗試進入時,佛塔卻起了光芒,將小彥彈出了正門!

「為什麼會這樣的?」琪琪感到非常驚訝,大叫了起來。

*.*.*.*.*.*.*.*.*.*.*.*.*.*.*.*.*.*

(廿一)愛的力量

「為什麼會這樣的?」小希已顧不了那麼多,扯著守門的僧人的袈裟,向他質問。

那僧人卻沒有被他嚇倒,只是冰冷地回應:「凡帶著邪氣的,不能進入佛塔。」

小希立即放開那僧人,用心眼感應門外的小彥。小希的心,立時涼了一大截。那僧人說得沒錯,小彥的確是被邪氣感染了。

「那些黑衣人真是烏龜王八蛋!!@(&(!@#&)」小希心中,將黑衣人的祖宗十八代--如果有的話--罵了一遍,繼而不顧眾人的阻止,再次走出塔外,試圖拯救他的愛人。琪琪原也想走出去,卻先被僧眾阻止,繼而被阿傑說服,只有在塔內望著小希,為他祈禱。

五時五十九分。

小希在地上坐下,將仍然昏迷不醒的小彥抱在懷裡,在塔內眾人的注視下,給了他一個深深的吻。

五時五十九分十五秒。

小希將他的愛,全數灌注在給小彥的吻上。他的靈魂,與他的愛人,已經溶為一體。源源不絕的靈能,正在洗滴小彥的靈魂,將邪惡的能量,一點一滴的中和掉。

五時五十九分三十秒。

琪琪看著手錶,只感到焦急異常,若非僧眾阻止,她早已沖了出去了。

五時五十九分四十五秒。

時間,在小希的心中,已沒有任何意義。邪氣被中和掉後,他再次感到小彥對他的愛,只想永永遠遠,這樣與小彥在一起。

五時五十九分五十五秒。

琪琪忍不住大喊道:「快進來啊!」

小希這才驚覺,但是他們離正門還有一段距離,於是抱著小彥,用盡平生氣力,往正門跑去。

六時正。

小希還是慢了一步。他離正門還有兩三步時,只看見正門,連同佛塔一起,漸漸消失不見,令他撲了個空。

這時,小彥從小希的懷中醒來了。他看到漸漸消失的塔身,看見小希無助的眼神,只說了一句:對不起。

小希用手指封住了小彥的咀,溫柔的說:「我早就原諒你了!」

小彥拿開了小希的手指,繼續說:「佛塔已消失不見,我們豈不是永遠留在這空間?」

「有你在一起,即使到了天涯海角,也是人間仙境啊!」小希續道:「況且,既然我掌握了應付這空間的邪惡能量的方法,說不定有一天,我們會找到逃出這空間的方法……啊……不要……不要……」

小彥聽到小希第一句話,心中已是大受感動,立即將小希緊緊抱著,上下撫摸著小希的身體。

「嘿嘿,反正身在亂七八糟的空間,不如就亂七八糟一下吧!」他不理小希的抗議,繼續去挑逗他……

(作者按:下刪一萬字)

*.*.*.*.*.*.*.*.*.*.*.*.*.*.*.*.*.*

(廿二)後記

琪琪醒來時,急症室的大門開了。

小希與小彥身上,插了各樣的管子,卻沒有蓋上白布。雖然情況仍然十分嚴重,他們至少沒有生命危險,琪琪她們也鬆了口氣。琪琪她們表明了身份,向醫院當局詢問小彥與小希的傷勢,才知小彥與小希雖然脫離了危險期,卻很大機會成為植物人,不知何年何月才會醒過來。

第二天,她們買了當地的日報。不用說,這單意外成為了頭條新聞。全車五十六人,五十人當場死亡,三人送院後死亡,而小希他們三人,是異常幸運的倖存者。他們用意志,撐過了種種難關,沒有掉進鬼門關。

下午,她們一起去醫院,探望小希他們。小希與小彥仍然昏迷不醒,阿傑卻已經醒過來了。重傷的他,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只是對琪琪她們微笑打招呼。

琪琪知道阿傑擔心什麼,也不理自己的推測是否過於樂觀,就對他說:「在那空間被捕的人,早已死了;而小彥與小希還是自由地在那空間邀遊,他們一定會有醒來的一天的。放心吧!」

琪琪所不知的,是她的樂觀推測,看來有成真的可能了。一星期後,她就在睡夢中,聽見小希對她在說話。

原來小希與小彥回到了那村落,與村長詳細研究了那佛塔的傳說,希望從中了解在什麼情況下,才會看到佛塔的出現。他們再與小草女皇交流,希望從她超然的智慧與靈力中,找出走出這空間的方法。

他們先從小草女皇那裡,知道了這空間,有點像中國人所說的陰間,也大約猜想到為什麼會掉進這個空間。他們繼續討論了一天,終於制定了一個匪而所思的方案:設法影響琪琪她們的腦電波,向她們報夢,再讓她們找一個可靠的法師,希望可以與他們感應,引渡他們回到陽間。

雖然在「招魂」過程中,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困難,在眾人的努力下,小希與小彥終於在三個月後醒過來了。

小希與小彥康復後,從此變得糖黏豆一樣,成為了琪琪她們眼中的「模范夫妻」。一年後,他們成了聯邦政府通過Civil Union法案的第一批受益人,正式成為了合法的「夫妻」。

(完)

附註: 與故事有關的地圖



[ 本帖最後由 Invisible 於 2007-2-17 22:34 編輯 ]
「當你以為自己成為世界的中心時,世界便會開始原諒你的幼稚及無知。」
--by 天宮真奈美@<AV>

"Achieve unlimited creation by limited resources."
"Anyone who infringes upon other's creation should never be forgiven."
--by [email protected] Soci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