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打開報章,看到的很多都是慘劇,很多時都是由於事發時有人精神失控,導致慘劇發生。有時在天真地想,假如這世上的瘋狂能消除,人類的幸福指數將提升很多。

以前沒有聽說過,法官判刑時需要先拿心理評估報告,現時這個社會仿佛對這方面注重了許多。然而,在精神病醫生、心理專家的需求增多時,社會資源卻無法承受。有些專家甚至指出,香港大約有五分之一的人口,或多或少都有或潛在一些精神問題。當然這些論調未必為準,或者是有關人士希望獲取更多資源而渲染的論據,但報紙看到的新聞事件,卻難以否認瘋狂在現時的社會所佔的「地位」以及它的可怕。

瘋狂令人害怕,因為似乎沒有人有辦法準確預料,一個瘋狂的人下一步將會做甚麼,而普通人與瘋狂交涉,亦等於與瘋狂共舞,甚或一起瘋狂,無法抽身。部分人就知道這點,因此就反而運用瘋狂,妄顧一切,甚至縱容自己情緒失控,那就可以逃離社會的規限,道德的框框。一些精心設計的瘋狂既可以保持自己的地位,又能殺出一條血路,例如介乎正路與異端之間的靈恩派,聖靈擊倒、聖笑、聖嘔、驅魔等等,吸引了對這靈異方面有興趣的教友,但同時又可保持正派的外衣,在邊沿徘徊而免於被其他主流教會指為異端。

二次大戰期間,在德國發生的種種事情;文化大革命的瘋狂,亦是離我們不遠。任何事情和思想,只要宣傳有道,說得頭頭是道,總會有些瘋狂的支持者,來捍衛他們心目中的真理。所以,當我們在說那些追星一族日以繼夜地追捧偶像,這無疑是使社會更安全的好辦法,接受這類鼓動的朋友損失一般不會太多,而商業機制亦令以往寶珠、芳芳甚至Leon、劉華間的Fans團的對立情況減少。

以往看書,總是會避開這方面種類的書。利用人的心理弱點,以一些技巧來控制別人的行為,我覺得是很鄙污的事情,然而我卻發現這些事情愈來愈多,包括傳銷、傳教、保險、心理奮興課程,港客在澳門賭場被設局輸掉幾倍身家,又或者酒樓在開門前對前線員工的訓斥,甚至簡單至游說顧客購買一件貨品,這一切都包含一些心理植入因素,亦即是我一直以來覺得很鄙污的事情。悲觀點說,大部分人就成為一些懂得這些小技巧的人的傀儡,受其操控,我開始認為這是無法改變,甚至是很自然的事。恐怖主義中在死士背後鼓動著的,就是那吹著蛇笛的人,其中一項重要的力量當然就是仇恨,另外我認為就是無知。

一顆平靜的心,在這社會生存,顯然已變得是非常重要。藥物可以醫人,也可以害人。同理,懂得心理術的人,可以救人,亦可以操控別人,甚至使人瘋狂。
本帖最後由 weiyan 於 2010/8/7 20:09 編輯

希魔、文革及宗教等如此有影響力,因為領導人反映出大眾心理.徳國當年經濟衰退,希魔說出了國民想掠奪外族的心聲.文革發動紅衛兵,滿足青年人求快上位及反叛心態,外加免費旅行,一塲運動就此發生.靈恩教派?誰不希望全能神撫摸自己,滿足對被愛的追求.有時明知被騙都是開心的.君不見(。靚)模的吹氣公仔,被人買去作自慰用.有誰會在自慰過程中提醒自己對手是個公仔?

被人騙一次,是騙子的錯.被人騙兩次,是自己的錯.

「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則亡,未聞好學者也。」《論語》〈雍也〉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