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最近寫的小說,靈異玄幻有之,傷眼抱歉

最近在工作閒暇之餘,寫的短篇小說,
內容以靈異玄幻為主,存粹是興趣。
若內容有何不妥,也非常歡迎各位的指教與批評!
小的文筆功力火侯尚淺,煩請各位多多指教,傷眼抱歉

------------------------------------------------------------------------------------------------------------

                                      闇月夢語‧異人館-緣起【異人館】

異人館,一家存在於黑與白,陰與陽彼此交界的店鋪;異人館,一間全年無休,終日被濃霧籠罩的的奇異小店;異人館,只有最深沉的慾望與最黑暗的靈魂,才能將人們引領至此。它,只會為了人們的無助與祈願而開。

           在這裡,時間彷彿不再流逝,生命彷彿永久停止,而人們心中最深處的需求與慾望也將得到解放。當然,前提是您得付出相應的代價。否則,您的靈魂將會得到應有的處罰。只要傳出一陣陣呢喃般的風鈴聲,就知道異人館又將有無知的靈魂上門了。

           異人館的店主是一位黑髮披肩的神祕青年。他的身材修長高挑,纖瘦的四肢,表現出的行為舉止優雅迷人,有著貴族般高傲迷人的風采。稜角分明的五官,臉上鑲著一對紅棕色的陰陽雙瞳,眼波流轉,在無光的黑夜也會懾懾生輝。薄薄的唇角,總是勾著淡然的微笑,使人無法猜測他的思緒,美麗又危險,像是飛蛾撲火一般。一開口,聲音就像春天的微風,和煦又沁人心脾,讓人不自覺的放輕緊繃的神經與戒備。

           他是「羅韻」,人如其名,充滿著韻味,想讓人一探究竟,探探他神秘面孔底下的真心。

           羅韻他有個十分活潑可愛的夥伴。他們倆的相遇,是在一座古老的森林裡,旅行中的羅韻,發現了孤苦無依的她,於是將她撿了回來。算是為保育稀有瀕臨絕種的生物盡一份心吧!

           她的名字叫「愛蓮娜」,是這世界上最後一隻「精靈」。

          愛蓮娜有著精靈著名的美貌。她的肌膚吹彈可破、白裡透紅,紅撲撲的臉頰像是小蘋果一樣,讓人不自覺的想去咬一口。小巧的臉龐上,一雙靈動的大眼,水亮晶瑩,讓人感覺到在她美麗的外貌之下,還帶有活潑的氣息,顯得更平易近人,讓人想一親芳澤。櫻紅的唇瓣,嬌豔欲滴。長長的耳朵,會隨著情緒微微的搧動,更添誘惑。穠纖合度的身材,與一頭銀亮的長髮,在走路時反射出綢緞般的光芒,交織成一曲燦爛的圓舞曲。

          「長成這樣,怪不得精靈族會滅亡。」這是羅韻看到愛蓮娜時所說的第一句話。

           愛蓮娜擁有精靈族最真的天性。她善良,悲天憫人,熱愛自然,極度具有同情心。當然,這是對除了人類以外的動物。因此,她常去外面閒晃,只要一看到孤苦無依的小動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全部撿回來店裡,搞的店內常常是雞飛狗跳,讓羅韻是頭痛不已。

          從此以後,羅韻只能無可奈何的又多了一向惱人的業務,就是「販賣野生動物」,不然這伙食費也是一大問題啊!

          除了這點以外,羅韻對於愛蓮娜的工作效率算是十分滿意。畢竟基於精靈愛乾淨的天性,愛蓮娜對於打掃這方面可是一流的,時不時就是東擦擦西掃掃,把店內環境是弄得一塵不染,井井有條。對一般人類而言,已經達到了潔癖的程度了,不過羅韻對於這點當然是樂見其成了。而在客人上門的時候,勤勞有禮的愛蓮娜也會很自覺的主動去開門、奉茶,招呼客人,讓羅韻省了許多心力。因此除了同情心氾濫以外,羅韻撿她回來,算是一項回本利多的買賣吧!

          今日,愛蓮娜正努力的擦拭著書架上的灰塵與每一本書,小心翼翼的像在擦拭珍寶一般。雖然架上的書愛蓮娜沒一本看的懂,不過她也豪不在意,努力的繼續與灰塵抗戰。

         「畢竟只要等客人買走,我在等著看看他們的遭遇,就知道書裡寫什麼了。」愛蓮娜很樂天的想著,絲毫不為自己沒有任何學習進取的心態感到慚愧。

         「叮鈴鈴鈴.....」門上的風鈴傳出清脆悅耳又像是呢喃般的聲音,門緩緩的打開了。雕花的古老木門後,走入了一位身著黑色風衣的修長人影,行為舉止表露出他是一位注重禮儀的紳士。

          愛蓮娜露出了燦爛的微笑,放下手邊的工作,緩緩的鞠了一個躬,「歡迎光臨,異人館。很高興為您服務,我們將會達成您所有的願望。」語畢,坐在辦公桌後靜靜閱讀的羅韻,也聞聲站了起來,溫文爾雅的朝來客點了點頭,「您好,總統閣下。我等您很久了,很高興見到您。請問,您今天有什麼樣的需要呢?」羅韻的薄唇,勾出了一抹淡然卻耐人尋味的笑。
  
            
-----------------------------------------------------------------------------------------------------------
                                                            闇月夢語‧異人館-第一話【提琴手】



           烏鴉的叫聲衝破天際,像禿鷹一般在城市上空盤旋。城市裊無人煙,空洞、死寂,寂靜的像是夜晚的墓地。
         
           城市周邊方圓二十公哩,沒有任何的活口。遠眺那地平線之外,隱約可以看到一排排黑色的影子,像是拉出了一圈封鎖線,將世界與城市隔離。

           城市中,一個金髮的女孩,孤零零坐在破敗的盪鞦韆上,嘴裡念念有詞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眼淚像是晶瑩的珍珠,滴滴落在乾枯的草皮上,手中一條灰濛濛的白手絹,看起來格外使人憐愛。手絹上依稀繡著黑髮男孩與金髮女孩的愛情故事,想那時,他們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幸福快樂的日子就像童話故事寫的那般,如夢似幻。

          女孩的思緒沉浸在過往的回憶中,嘴角泛起淺淺的微笑,笑中帶淚,是如此淒迷。回憶的線無線延續,「碰─!」卻在一聲槍響,將線硬生生扯斷,回憶的畫面定格在男孩倒下的身軀,滴落的血紅和男孩鬆開的手.....女孩纖細的手指越發蒼白,淚,無聲的滴下,無聲的哭泣伴隨著嗚嗚的風聲消失在遠方。

          一陣悠揚的樂聲,將沉思中的女孩驚醒。一抬頭,一雙閃著亮光的皮鞋駐足在女孩的跟前,一個修長瘦削的男人拉著小提琴。男人的面龐上有著白色的面具,將男人半張面孔隱藏至深處。琴聲悠揚悅耳,卻隱藏不住那至深的悲傷,男人隨著音樂聲輕輕的漫步,好似完全沒注意到女孩狐疑的眼神。

         女孩用手絹將淚珠拭去,開口「先生,在這種時候,你為什麼還有心情演奏呢?你不去避難嗎?你看起來不像感染的人呢?」琴聲持續,男人淡淡的開口,嗓音像大提琴般低沉悅耳「那妳呢?小姐為何哭泣?為何又不出去呢?」
低沉的嗓音讓女孩的心情放鬆了下來,女孩淒然一笑「出去又怎麼樣呢?我生存的意義早再他離開的那一霎那,也伴隨著消逝了。我要在這裡陪他,看看這殺死他的城市,最後是什麼樣的下場!」女孩的眼神中充滿著恨意。

         提琴手聽到這話,淡淡的笑了笑「呵呵,這麼美麗的女孩,怎麼能讓恨意蒙蔽了雙眼呢?你口中的『他』是手帕上的那個男孩嗎?」男人的視線停駐在女孩的手絹上。

         「是啊!」女孩感嘆的笑,「他是我從小的青梅竹馬,我們原本已經決定要結婚了.....原本已經都把喜帖寄出去了....原本....原本....」女來哽咽到說不出話,「你知道嗎?這條手絹是我繡的,我在他生日時繡給他的禮物。原本是象徵
著我們一輩子的陪伴,現在呢?他死了.....他死了!是這個世界殺了他,是這可恨的政府殺了他!政府把我們當成實驗品,為了滿足自己的利益,我就算化成厲鬼也要討回一個公道!」女孩的恨意使她清脆的嗓音不斷的顫抖,彷彿可以透過聲音,將她恨的人事物千刀萬剮,「不過,在這之前,我要陪著他.....在這死城裡面陪著他,直到我的死亡。」女孩笑了笑,堅決的眼神透露出她的決心。

           「是嗎?那希望妳的心願可以實現。」男人揚起嘴角,而面具遮掩他真正的表情。

             一朵黑色的花,輕巧的飄落在女孩蒼白的手上,「這是黑玫瑰,獻給高貴而堅忍的妳,祝你幸福!」男人轉頭,邁開輕巧的步子,緩緩消失在遠方,而悠揚的琴聲圍繞著女孩,消逝在冰冷的空氣中。

             「幸福嗎?我.....還能夠擁有幸福嗎.....?」男人說的話,讓女孩又陷入深沉的回憶中,蒼白的唇喃喃的囈語,手裡除了白手絹外,又多了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
              
              死寂的城市中,有一座古老的教堂。這是城裡唯一的教堂,牆面上斑駁的裂痕,見證著每一對新人愛情的永恆,以及雋永的誓言。教堂後方有著一片廣闊的墓地,城裡所有的人,都將在這裡畫下生命的休止符,而哀慟的淚水也灌溉著這每一分的土壤。

             墓地中,荒草遍佈,冷冷清清,迷霧蔓延。

            隱約地,在墓地的中心有一個人影。人影瘋狂的舞蹈,像是在宣洩著什麼,也像是在訴說著什麼。人影舞蹈著,水珠不斷的落下,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蔓延在空氣中的悲傷震懾人心。

            一陣悠揚的樂聲由遠至近,配合著褐髮男孩的舞蹈,譜出一段又一段瘋狂的樂曲。男孩在這時,舞蹈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他感到自己的靈魂得到了昇華。他笑了,笑的如此暢快,像是了卻了一樁心事,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褐髮男孩笑著笑著,慢慢的停下了舞步。轉頭看著那拉著提琴的樂手,稀疏的陽光灑在樂手的身上,修長的手指上反射出銀亮的光芒。

           「你好!」褐髮男孩樣出了陽光的笑容,朝提琴手點點頭,「謝謝你,完成了我答應他的事。」

           「答應的事?是什麼事呢?」琴聲繼續,低沉的嗓音搭配琴聲想起。

           「其實也沒什麼事啦!」男孩抓了抓頭,靦腆的笑,「只是我們曾經互相答應過,只要是誰先死,就要在對方的墳上跳舞罷了!」男孩一直笑著,但那微笑的唇角卻掩蓋不了眼神中的悲傷。

           「是嗎?很特別的願望呢!那現在願望完成了,你的打算呢?」男人問著,眼神落在男孩跟前的墓碑上,佯裝沒看到墓碑上的刻字與相片,是個男孩子。

            「沒什麼啊!我在這裡陪著他吧!反正我也無處可去了,呵呵!」男孩眼神有著自嘲,「我啊~應該也活不成了,政府已經下令將這個城市隔離了,之後政府可能會將這裡銷毀吧!」

            「為什麼不離開呢?」提琴手眼神充滿玩味,拉著提琴的手指上,銀色的戒指反射著光芒,隱約反射出老虎的頭像。

            「離開?」男孩慘笑,「離開又能幹麻?家人死了、朋友死了,連他....都離開我了,我想,我應該也離發病不遠了吧!?你看,整個城市空蕩蕩的,不是也很好嗎?哪像之前,走到哪裡都被排擠,都被丟石頭,要不是現在沒人,我在這跳舞早就被警察抓走了!所以,我寧可在這裡等死,就算出去我也再也見不到他了。」男孩深情的看著墓碑,用手指描繪著它的形狀。

             「嗯....我也看出你身上有感染的跡象了,那我祝福你,就算死亡也能跟他相守,去到一個不被排擠的世界。」男人望著他,撫摸著琴弦,漫步著與男孩錯身而過。

               一朵鮮紅的花,飄落在墓前,花瓣四散而開「這是曼朱莎華‧彼岸花,祝福你在生命的彼岸也能夠與他相守。」琴聲隨著腳步聲緩緩散去。

               男孩撿起了那朵鮮紅的花,淚珠無聲的低落在花瓣上........。

--------------------------------------------------------------------------------------------------------------------------------------------------------------------


             在一棟倒塌的房屋旁,一個中年的男人不斷的以雙手挖掘著殘屋敗瓦。沙沙的聲響,伴隨著汗珠,滴落在瓦礫上,代表著男人的絕望。

           「快點....撐著點....撐著點.....」男人一邊挖掘,口中一邊念念有詞。也不管自己的雙手是否已經龜裂,鮮血四溢,尖銳的砂石瓦礫將男人的手割出一道道血痕。

             一陣陣悠揚的樂聲,從遠處傳來,男人像是聾了一般,對琴聲毫無感覺,不聞不問。一雙閃爍著亮光的皮鞋,渡步到男人的身旁,「怎麼了?先生,你為何如此著急?」琴聲不停,低沉悅耳的嗓音傳來。

            像魔法一般,提琴手美妙的嗓音撫慰了男人的心,男人像是被澆了一桶冷水,清醒了過來,「你、你是誰?」男人驚慌的像個迷路的孩子,手足無措。

           「我嗎?我是流浪的提琴手,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嗎?」提琴手淺淺的微笑。

            男人不再緊張失措,他的情緒漸漸被琴手的微笑安撫了,「流浪的提琴手?那、那你不該來這種地方,這裡是已經被世人遺忘的地方,你不想死的話,就快點走吧!」男人慢慢的恢復的情緒,勸著眼前的神祕男子離開。

            「謝謝你,不過我知道這裡的情況。看你剛剛一直在挖土,是在尋找什麼嗎?有需要我的幫助嗎?」提琴手演奏著,淺淺的詢問。

             「找什麼....?找什麼....?對啊.....我到底是在找什麼呢.....?」男子思考著琴手的問話,疑惑的自語,像是又回到了只有自己存在的世界。

              琴手笑了笑,「你剛剛一直在唸著,『撐著點...撐著點....』跟這有關係嗎?」

              男子咀嚼著提琴手的話,「撐著點......撐著點.......」忽然,男人就像打開的手龍頭一樣,淚如雨下。「我.....我知道.....我知道我在找什麼了......,我的女兒....我乖巧的女兒,政府軍對著我們城市發射砲彈....我的....我的女兒她....她.....她在哪裡?我的女兒在哪裡?」男子激動哽咽、泣不成聲,「對、對!我的女兒在房子底下........我的乖女兒還在底下....撐著點.....撐著點!爸爸來了!爸爸這就來救妳了....等等我....等等我.....!」男子的淚水將視線糊成一片,雙手又開始不停的挖掘著殘骸瓦礫,口裡也不斷著重複著相同的話,似顛似狂,像隻受傷的野獸。

            提琴手看著這個男人,眼裡有著星星,邁開步子,臨走前,不忘送下一朵花。

             一朵白嫩嬌艷的罌粟花,飄落在男人挖掘的瓦礫上。而男人始終沒有察覺,一直拼命的挖著。

           「這朵花,祝福你能夠忘卻你的執著,因為你的執著會帶你走向毀滅。」提琴手帶著樂曲離開,而他的祝福也飄散在空氣中,久久餘耳。

            提琴手在這城市中旅行著,不斷奏著悠揚的樂章,像是歌頌著這些悲悽的人們。  
              

-------------------------------------------------------------------------------------------------------------------------------------------------------------------------


           總統府內,氣氛莊嚴肅穆。

          長型的大理石辦公桌前,俊朗的總統坐在皮製的辦公椅上,心情看起來十分輕鬆愉快,右手上象徵權力的食指,有枚虎頭的戒指隱隱散發著亮光。

          「叩、叩、叩!」總統秘書敲門進來,「總統先生,國防部長來電。」

           總統淡淡的笑了笑,「接進來吧!」秘書點頭「是。」

           話筒中傳來國防部長急切的聲音,「總統先生,遭受感染的城市,已經把市民都隔離了。封鎖線也已經拉好,士兵也撤離到半徑30公里外了!請問,『黎明計畫』裡1000枚導彈可以發射了嗎?我怕再不發射,裡面的市民會把消息傳出來,到時候,要封口也難了。」

          「哦?都準備好了嗎?那就發射吧!一隻漏網之魚都不要有,這可影響到下次的選情呢!」總統淡淡的下了指令,嘴角勾出耐人尋味的微笑。


           破敗的城市中,一個金髮的少女,跌坐在校園的盪鞦韆旁,雙目緊閉,精緻的臉龐上還有著深深淚痕,手中著一條白手絹跟一朵凋謝的黑玫瑰,少女已然沒有了氣息。

           荒涼的墓地裡,跳舞的褐髮少年,已不在舞蹈,手中著那朵彼岸花,單薄的肩膀靠在他情人的墓碑旁,永遠睡去了。希望男孩在彼岸能與他的情人相見。

           城市中,倒塌的瓦礫堆,一名臉上蒼白的中年男子,趴倒在土石上,雙手一樣緊握著土壤,身旁有著一朵白晰的罌粟花,輕輕的陪伴著他,男子已經永遠的安息了。


           轟隆隆的巨響,伴隨著大量的煙塵,政府軍隊對著這寂靜的城市,無情的發射著炮火。建築物隨著不斷倒塌,大火也開始肆虐,女孩、男孩與男人還有其餘市民的身體都被火焰慢慢的焚燒,化為灰燼。

          看著電視上的轉播,總統開心的笑了,而總統的眼裡有著星星。
文筆優美,場面描寫很細緻~ 台灣人的文筆總的比香港的好。

相比起場面的描寫,人物的內心可加強些。

回憶的線無線延續→是無限吧?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打錯字咩~嘿嘿
謝謝抽刀哥的指點~~
「ソウ… 我コソガ死ダ」...哀傷的人不會流淚,因為眼淚無法承載那滿溢出的悲傷;受傷的人喜歡微笑,因為笑容能掩蓋眼中流露出的絕望
闇月夢語‧異人館-第二話間章【洋娃娃】





                愛蓮娜一如往常的在一堆古樸的物品中來來回回、打掃清潔。異人館的東西實在是多到令人眼花撩亂,一想到還有大半沒整理,就令潔癖的愛蓮娜是頭暈目眩。時不時還要轉移注意力去照顧她剛撿回來的九尾狐寶寶,弄得她是一個頭兩個大,手忙腳亂的。

               而窩在辦公桌後的羅韻,已經假裝無視愛蓮娜的窘境快半天了,搞的愛蓮娜是火氣上湧,但吃人的嘴軟,寄人籬下的愛蓮娜也不好發作。無可奈何的,只能青著一張臉的,繼續埋頭苦幹。

              「呵呵呵......」羅韻在持續冷眼旁觀,歷經半天後,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

              「韻,你幹麻一直笑啊!?不幫人家就算了,還笑我!」愛蓮娜忍不住揮舞著手上的抹布,發 出了抗議。

              「呵呵....沒有啦!看妳忙成這樣,妳終於知道不該隨便撿小動物回來了吧?人類有句俗語說,自作孽不可活,這用在妳身上剛剛好。」羅韻玩味的笑了笑,眼神充滿興味的掃過眼前一片混亂。

               怎麼又是這話題啊?明知道人家不可能對那些可憐的小動物放得下心,還這樣笑我,愛蓮娜無奈的想著。「好啦、好啦!對不起咩!人家又不是故意的,那上次那個總統買了戒指回去,有沒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呢?」三十六計,轉移話題為上策。

               「哼哼,那個貪婪的人嗎?他把毀滅與死亡的戒指,戴在象徵權力的食指上,得到他要的服從、民族、血統予權力,也毀了他的生命。之前就提醒過他,這不是他能夠駕馭的東西,現在呢!不自量力的後果就是要付出生命為代價囉!」羅韻似悲似嘆的搖了搖頭,但眼神中的冷冽一閃而過。

                「唉呀!這麼快就玩完了啊?真可惜,我還以為他那副嘴臉能夠撐久一點呢!嘻嘻!」愛蓮娜的櫻唇,吐出了跟天真面貌毫不相符的話,開心的笑著。

                「妳唷,注重一點形象吧!笑成那樣是又想到什麼餿主意了?」羅韻看著愛蓮娜那雙,骨靈精怪的大眼,笑問著。

                「才沒有咧!你少把人家想的那麼壞啦!人家只不過是,想說那個人的靈魂那麼骯髒,給我的夢膜飽餐一頓也不為過吧?」愛蓮娜吐了吐丁香小舌,無辜的問。

                「妳....唉!隨便妳吧!」對於愛蓮娜的動物癡,羅韻已經連搖頭都懶了,只得隨她而去。

                「哇!韻,謝謝你!我最愛你了!」愛蓮娜開心的給了羅韻一個大大的擁抱。而羅韻則是默默的想著,這麼好打發,怪不得精靈族會滅亡。

                  而異人館,今天也是平靜的一天。


----------------------------------------------------------------------------------------------------------------------------------------------

                漆黑的夜晚下,群星閃閃發光。異人館今天出乎意料的平靜,也讓下午忙到昏天地暗的愛蓮娜好好喘息了一下。

                不過耐不著寂寞的她,馬上又發出了抗議,「嗯....韻,怎麼今天都沒有客人啊?好無聊唷!」趴在冰涼的大理石桌上,愛蓮娜不顧形象的發著牢騷。

              「唉,我的大小姐啊!妳真是閒不下來耶,乖一點,馬上就會有個小客人大駕光臨了。」羅韻的眼光持續定睛在書上,對愛蓮娜的牢騷是頭也不抬。

              「小客人?真的嗎?好期待唷!不知道是公的還是母的呢?饕餮正好肚子餓了呢!」愛蓮娜綻開了笑顏。  

              「叮鈴鈴鈴.....」說人人到,古老的雕花大門被慢慢推開,門上的風鈴也隨之呢喃。一個小小的身影怯嚅的走了進來。

              「妳好唷!小妹妹,進來看看吧!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可以跟姐姐講喔!」愛蓮娜笑開了顏,親切的上前去幫這位小小貴賓開門。

              「大姐姐,妳好漂亮喔....!」愛蓮娜清脆甜美的嗓音讓她抬起了頭,那窒人的美貌也毫不遮掩的震懾了小女孩幼小的心靈。

              「呵呵......謝謝妳,小妹妹,妳也很可愛唷!不過說漂亮,那邊那個大哥哥也很漂亮唷!」不管是什麼種族,只要是雌性的生物,都喜歡被人讚美。就算是美麗的精靈也不例外,小女孩這句無心的讚美,讓愛蓮娜是龍心大悅。  

              「小妹妹妳好,我是這裡的店長。叫我『韻』就好了。」羅韻拉開了一個撫慰人心的笑容,讓小女孩放下那最後一絲的戒備。

              「哇!大哥哥,你也好漂亮喔!」女孩放鬆之後,純真的笑著。

              「小妹妹,妳叫什麼名字呢?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回家?我叫姐姐去幫妳泡熱可可好嗎?」羅韻微笑著,眼神示意著愛蓮娜去準備熱可可跟小點心。

              「我....我叫『陳玫』,爸爸媽媽都叫我『小玫』.......人家....人家.......」小玫對自己的名字回答的很順,可是對於問何還不回家,這個問題就躊措不前,不想回答。

             「呵呵....小玫,乖唷。跟哥哥講原因好不好,哥哥不會罵妳的。」羅韻伸手摸了摸小玫的頭,溫和的笑著。

             「小玫....小玫我.....小玫不想回家.....」小玫慢慢放下了緊張的情緒,斷斷續續的回答。

             「為什麼不回家呢?小玫的爸爸媽媽會很擔心吧?」羅韻充滿耐心,慢慢的勸誘著。

             「小玫....不想回家。回家以後,爸爸媽媽就會叫我上學。小玫不想上學,小玫都沒有朋友,同學都罵我,小玫討厭他們!爸爸媽媽叫小玫上學,小玫也討厭他們!討厭、討厭、討厭!嗚嗚.....」小玫一邊哭著,一邊大聲尖叫,像是要把心中的痛苦都發洩出來。

             「好,乖,小玫乖唷!不要難過了,妳看姐姐已經把熱可可跟小餅乾拿來了耶!妳肚子一定餓了吧?妳先吃東西,你討厭的事,哥哥幫妳忙喔!好嗎?過來這邊坐。」羅韻掛著微笑,輕推著小玫,讓她坐在椅子上吃點東西。

              愛蓮娜善解人意的遞了張衛生紙給她,「嗚.......嗚......好.....」小玫一邊擦著鼻涕眼淚,一邊緩緩的坐下,在外頭閒晃了一整天的她,肚子也確實餓了,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呵呵...小玫乖唷,吃慢點嘛!餅乾又不會飛走!」愛蓮娜邊拿紙巾擦著小玫的嘴,邊笑道。

            「小玫,妳的問題,哥哥知道要怎麼幫妳了!小玫很想要朋友對不對?學校的同學都欺負小玫,小玫不要理他們,哥哥幫妳找個朋友好不好?」羅韻溫柔的哄道。

             一聽到能有個朋友,小玫餅乾都忘了吞下,趕緊點頭,大聲說好。

            「那好,哥哥這裡的東西都有魔法唷!小玫自己挑一個當朋友好嗎?它會對小玫很好很好的唷!」羅韻兩手一攤,指著眼前整間店的東西。

             「魔法?可是爸爸說沒有魔法耶!我要朋友,他們又不會跟我講話!」小玫狐疑的問著,兩道秀眉,皺成一團。

             「呵呵!妳爸爸說沒有,是因為他沒有看過啊。哥哥這裡的東西全部都是用魔法做的喔!小玫帶回去以後,它們一定會跟小玫說話的。試試看嘛!哥哥不會騙妳的,打勾勾好不好?」羅韻微笑,伸出手指要跟小玫打勾勾。

             聽到小孩子最深信不疑的打勾勾,小玫也點了點頭,「好吧!那我們打勾勾,哥哥不可以騙我唷!騙人的是小狗!那我要什麼東西都可以嗎?」小玫懷疑的問。

           「當然啊!這是小玫跟哥哥第一次認識的紀念喔!妳要什麼哥哥都會給妳!」

             聽到羅韻的承諾,小玫開心極了,開始大剌剌的在整間店裡閒晃。「哇!這個好漂亮!哇!這個東西好大唷!」驚嘆的叫聲伴隨著小玫的腳步,此起彼落。而羅韻則是和愛蓮娜帶著微笑,站在一旁。

             小玫的驚叫聲嘎然而止,只見小玫直直的定住,目光像被鎖住一般,不肯移開。

            幾分鐘之後,小玫伸手將它抱了下來,怯生生的走向羅韻,「哥哥.....我想要這個可以嗎....?」小玫懷中抱著一個精緻美麗、徐徐如生的洋娃娃。

           羅韻笑開了,「當然好啊!哥哥答應過小玫的唷!」

          「真的嗎?人家從好久以前就想要一個洋娃娃了!謝謝哥哥,太好了!」小玫開心的大叫,泡著洋娃娃轉著小圈圈,歡喜之意難以言表。

           「呵呵.....妳開心就好了。那妳回去以後要好好照顧它唷!時間很晚了,小玫也該回家睡覺囉!」羅韻拿了一條小毯子,將小玫包起來。

            「可是,小玫還不想回去耶!哥哥你在做什麼阿.........」隨著小玫的疑問,一陣天旋地轉,小玫就隨著毛毯消失不見了,剛才活潑生動的一切就像幻影一般。

               「哈哈!終於搞定了!終於把這個小東西送回去了!是說,韻阿!你剛剛說要讓她隨便挑,是真的嗎?你這唯利是圖的商人,居然還會對那種小鬼做賠本買賣啊?」愛蓮娜大大鬆了一口氣,問起了她一直想問的問題。

               「什麼叫唯利是圖啊?妳這沒禮貌的精靈!不過,妳所問的問題我是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在異人館內,是物品在挑選主人,不是人類去挑選物品。所以她剛剛會選到那個娃娃,我是一點都不驚訝。妳唷,就閉上嘴,等著看好戲吧!」羅韻揉了揉肩膀,伸了伸懶腰,輕鬆的坐回辦公桌前,繼續讀著他的書。  

               「哇咧!又看書啊?那那小鬼留下來的狼藉,就又得給我收拾了喔?你這隻書蟲!我的天啊!」愛蓮娜不顧形象,抱頭大叫。
有想追看的感覺,之後的情節會很有發揮的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呵呵, 叫她沒禮貌的精靈也沒錯。開始叫人可愛的小妹妹, 轉頭就變成小鬼了
回復 6# 抽刀斷水


喵嗚~謝謝抽刀哥的抬愛
我很開心>///<
回復 7# sfdsespp


    是阿~!這樣比較活潑不是嗎?嘿嘿
闇月夢語‧異人館-第二話【洋娃娃Ⅰ】

             「呀─!」一聲淒厲的尖叫聲,劃破古堡上方漆黑的夜空;打破了小鎮中平凡的寧靜。在這月黑風高的夜裡,小鎮外的古堡裡正上演著一樁驚天慘案。

              出事的古堡裡,住的是統治這座城鎮世世代代的領主一家。不過跟一般的權貴世家不同的是,約瓦爾伯爵一系的子孫,世代都秉持著祖上樂善好施、勤政愛民的遺言。因此,美齊名說是統治,實則上也就採取放任制度了。約瓦家不但在稅收上不會壓榨貧民,就算遇到出征之類的天災人禍,也不會向百姓們課取重稅。就算是有什麼人家裡發生意外,需要救濟的,約瓦爾伯爵家也會不辭餘力去幫助他們,讓這個城鎮的人民們,養成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且互相扶持的精神,可說是全國人民的表率。也是在中古世紀時期,少數被平民百姓真心推崇、愛戴的貴族。

            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無奈好人總是不償命,這麼勤政愛民的貴族世家,想必也沒料到會有大禍臨頭的一天吧!

            這天夜裡,當約瓦爾一家都用過晚餐準備就寢時。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聲音又急又響,讓約瓦爾伯爵警覺到事發生了什麼事,趕緊叫僕役去開門。

           古樸厚重的大門被慢慢拉開,傳來一陣吱吱作響。在夜色中,門口站了幾個披著斗篷的人,其中一個,手上還抱著一個小孩。

          「這麼晚了,請問您有什麼事嗎?沒事的話,伯爵大人已經準備就寢了!」夜已深了,對於這幾個有可能會來加重他工作量的不速之客,僕役顯然不會有好臉色,皺眉問道。

          「您好,請問這裡是伯爵大人的宅第嗎?很抱歉這麼晚還來打擾,實在是有不請之情,想尋求伯爵大人的幫助!」抱著孩子的人影發出了聲音,斗篷下顯然是位女性,聲音顯得急躁緊張。

           聽到又有人需要幫助,這伯爵的興致就來了,直接推開僕役,走向這些黑衣人。「 嗯.....我就是約瓦爾伯爵,請問你們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呢?」伯爵看向這些黑衣人。

          黑衣人一看到是伯爵,全都跪了下來,而那抱著孩子的則是聲淚俱下的哭訴「您就是偉大的約瓦爾伯爵大人嗎?小的是隔壁城的人,因為住在首都的家人過世了。因此想要連夜趕去治喪,沒想到我的兒子居然在途中生病了,今天這麼晚了,實在是臨時找不到醫生。風又這麼大,我怕我兒子若是在外露宿,病情可能會加重。正當無法可想之際,我突然想到,全國都在流傳伯爵您宅心仁厚的胸襟是多麼偉大,因此小的冒昧來訪,想請求伯爵大人讓小的全家借宿一晚,您的大恩我們永生難忘!」只見這婦人幾乎跪趴在地上,說的是感人肺腑、聲淚俱下、幾乎哽咽,讓一群習慣心軟的伯爵家人,全都動容。而剛剛那位皺眉的僕役,更是眼匡泛淚。

        「唉呀!你們真是太可憐了,快起身吧!天寒地凍的,跪久了也對身體不好的。既然你們遇到了如此大的困難,我也一定會幫你們的,借住一晚,當然是沒問題啦!快請進來吧!」伯爵是三兩下就被這篇感人肺腑的話所打動了,再加上只要是人,都喜歡被褒獎,而掌權者更是好大喜功。因此剛剛那些不著痕跡的馬屁話,可真是說到伯爵的心坎裡了,讓伯爵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並且還叫自己的僕役去鎮上,把醫術最好的醫生找來幫小男孩醫病。

         隨著一行人慢慢走進古堡,僕役也將厚重的大門鎖上,而伯爵一家人也準備就寢了,殊不知,今晚將是個不眠之夜,而關上的大門,也將是斷絕生路的最後一道鎖。

        隔天早晨,微風徐徐,朝日的光采將大地灑上一片晶瑩。

        但在這風和日麗的美麗早晨中,純樸的小鎮卻爆發出一件史上最駭人聽聞的慘案。而兇案的發現者,就是約瓦爾伯爵家的園丁。

       據他的描述,早晨,他一如往常的前往伯爵家,想將他精心佈置的花鐘植栽做一個完美的結尾。他心情愉快並雀躍著,來到了伯爵家的大門前。精美的鐵製大門微微的開著,讓園丁覺得有一絲不對勁,但淳樸的他也沒想太多,推開鐵門就往宅第走去。

       伯爵家的花園十分遼闊,裡面的花花草草多不勝數、美不勝收,像是人間仙境一般。園丁對於這一草一木全都出自於自己之手,感到十分自豪,腳步不自覺的輕快了起來。但每天他來的時候,伯爵家中的僕役,都已早早出來打掃工作了。怎麼今天連個鬼影都沒看到,安靜的氛圍令人不禁毛骨悚然起來,讓他有了不好的預感。園丁決定去大宅中跟伯爵問個安,順便問問這是怎麼回事?

        雕花的厚重大門微微的開著,園丁皺了皺眉,吱呀一聲將門推開。映入眼簾的不是他想像中的熱鬧景象,而是一股濃厚的血腥味撲鼻而來。他瞪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人間煉獄。眼前血紅一片,到處都是人體的斷肢殘骸。「嘔…噁….。」園丁忍不住腳下癱軟,彎下腰一陣乾嘔,吐到眼淚都溢了出來,「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怎麼辦?我…我要快…快點起來,快點起來去找人來幫忙…。」他一邊喃喃自語,一邊吃力的將身體從地板撐起,顫抖的起身去找救兵。

   「快點!快來人啊!伯爵家出事了!快來人幫幫忙啊!」一聲聲驚恐的叫喚,傳遍了純樸的小鎮,園丁著急的四處叫喚。而他驚恐的叫聲也引來村民的關注,「哎呀!這不是老僑嗎?怎麼了?這麼慌張?」

     「能不慌張嗎?出大事啦!我剛剛去伯爵家的時候,一開門,看到好多死人啊!滿屋子都是血,嚇死人了!你們趕快去幫幫忙吧!」看到有人問話,園丁像是抓住浮板的溺水者一樣,緊拉著問話的村民不放。

     「真的假的!?老橋你不是在做白日夢吧?大清早你就燒壞腦子啦?」村民半信半疑,你一句我一句的討論著。

     「是真的啊!我老僑的為人你們還不信阿?不然你們跟我去伯爵家看看就知道了!」聽到有人不相信他,這老僑可急了,拉著其中一個村民就往伯爵家走,看那著急的勁兒,趕著去投胎似的。

      看這老僑一副十萬火急的樣子,村民也覺得不妥了,畢竟老僑平時在村莊裏也是憨厚樸實有名的,可沒看過他緊張成這樣,還是跟去看看吧!於是村民就一股腦兒的跟了去,也算湊個熱鬧。

      老僑風風火火的來到了伯爵大宅,後面跟著一幫村民,安逸習慣的他們,一路上可是說說笑笑走馬看花,還不時對著伯爵家的花園品頭論足一番,可真是愉快的很啊!看樣子他們是壓根兒不相信老僑說的話了。可這和樂融融的景象,在老僑推開厚重木門時,嘎然而止,眼前的慘狀讓一幫村民不敢置信,個個瞪大了眼睛,滿臉驚恐。膽大的是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甚至低頭祈禱;而膽小就是雙腿癱軟、厲聲尖叫甚至暈厥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阿!真是太可怕了!」「伯爵是咱們國內屬一屬二的大善人,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是阿!真是天道不公,怎麼會這樣呢?」「哎呀!這該不會是什麼強盜土匪幹的好事吧?那最近咱們得要小心點!」諸如此類的議論聲,是此起彼落,伯爵家的慘案在寧靜的小鎮中,投下了一顆震撼彈,引發了一陣軒然大波。一時之間,人人自危、風聲鶴唳、草木皆兵。而一向親切純樸的小鎮,也充滿了肅殺的緊繃氣息。

      而伯爵家的慘案,也震驚了皇室,但由於這種代表著治安敗壞,容易動搖民心的事情實在不宜大肆宣傳。因此伯爵家的遺體,也委託由鎮上唯一一間教堂的神父來負責處裡了。幾名村中的壯漢就在神父的領導之下,開始清理命案現場,在一片血跡與狼藉之中,拼湊出伯爵家含僕役一共二十三人的屍體。伯爵大人與夫人都是被人用鈍器擊殺的,而最令人婉惜的就是伯爵家的小女兒‧蜜莉亞娜,今年才剛滿十三歲而已,生的可說是亭亭玉立、嬌俏可愛且謙和有禮,在村裡是人見人愛的小公主,可她的死像卻是最悽慘的,她的手腳被人綁住,頭硬生生被砍了下來,還不翼而飛。可見這殺人魔是多麼的變態、喪心病狂。而蜜莉亞娜生前最愛的洋娃娃也隨著她的死,消失無蹤。讓想用洋娃娃拿來陪葬的村民是毫無頭緒、遍尋不著。

--------------------------------------------------------------------------------------------------------------------------------------

這段跟之前的章節會有點銜接不上,是因為它是之後情結的鋪陳唷^_^
唉呀呀~>"<覺得字體大小好像不太一樣說= ="
「ソウ… 我コソガ死ダ」...哀傷的人不會流淚,因為眼淚無法承載那滿溢出的悲傷;受傷的人喜歡微笑,因為笑容能掩蓋眼中流露出的絕望
我幫你弄好字體問題了,可能你是由microsoft word直接copy過來,格式也會有些問題。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本帖最後由 prussianz 於 2011/5/6 18:57 編輯
闇月夢語‧異人館-第一話【提琴手】



    ...
zx89750 發表於 2011/5/3 11:13

请问有冇古装?THANKS
____________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兒/泪儿,WEIYAN,龙井树,加入了,才有内部资料,
警告基督徒:你们不够他们斗,不够料者,莫来献丑!弹9开!!死6走!!!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exChristian.info前基督徒,主力:淚儿/泪儿,WEIYAN,龙井树。。。。。。。。。。。。。。。。。。。。。。。。警告 基督徒:你们一定不够他们玩
realChristianities.com雪龙坛
伯爵一家真慘啊
希望小玫不會有事吧
回復 12# 抽刀斷水


  感謝抽刀哥的大恩大德~~
回復 13# prussianz

喵嗚~我也不知道耶~看劇情發展跟我的心情
回復 14# sfdsespp
小玫嗎?她會完成她的夢想唷~~
闇月夢語‧異人館-第二話【洋娃娃Ⅱ】



早晨的天空溫暖和徇,帶走夜晚的絲絲涼意,鳥兒的輾囀鳴叫,叫醒了睡夢中的小小人兒。

      小玫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懶腰,睡眼惺忪的坐了起來。「嗯….好奇怪唷?小玫記得我不是迷路了嗎?什麼時候回到家裡面的啊?還有人家好像有遇到一個漂亮的哥哥跟姐姐,他們說要給小玫一個朋友耶…還是小玫是在作夢嗎?嗯…?」小玫歪著頭,一臉疑惑,記憶中模糊的人影,讓她難辨真假。

      「小玫!妳醒了嗎?準備刷牙洗臉吃早餐了!」媽媽親切熟悉的聲音自客廳傳來,打斷了小玫的困惑。

      「喔,好,我馬上來!」小玫搖了搖頭,強迫自己從混亂的思緒中抽離,起身下床。「嗯?」指尖碰觸到的感受,引起小玫的注意,「啊!這不是韻哥哥送人家的洋娃娃嗎?那不是作夢耶!是真的!」小玫開心的大叫,將娃娃緊緊抱住,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小玫,妳在幹麻?怎麼還沒去刷牙啊?快點,不然上學會來不及的!」媽媽的聲音又傳了過來,而其中提到「上學」這個字眼,卻讓小玫的心中罩了一層陰霾。

      「喔…好...。」從興奮的情緒中被狠狠抽離,小玫的回答顯得意興闌珊,連起床梳洗的動作也變的像是老牛拖車一般,慢吞吞的。

      「哎!小玫啊!妳動作怎麼這麼慢呢?妳知不知道現在都幾點了?爸爸都已經出門去上班了,媽媽也快來不及了,我看妳自己坐公車去上學好了!錢在這裡,媽媽先去上班了,掰掰!」「媽媽...!等一...『碰!!』下...」對於小玫的龜速,媽媽是非常不滿,看到小玫下樓的身影,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番連珠炮彈的叮嚀,人就風風火火的出門去了,讓小玫連再見都來不及說,而來不及發出的微弱抗議,也被小玫吞回了肚子裡。

      在爸媽都急著出門的工作天,小玫慢悠悠的走向餐桌,享受她那第一千零一頓的荷包蛋配吐司,制式化的咀嚼動作,讓小玫厭倦的皺了皺小巧的鼻子,「唉,今天又是連媽媽的臉都沒看到了!喂,娃娃啊娃娃,妳可以告訴我為什麼爸爸媽媽每天都那麼急著上班嗎?」小玫放下令她食不下嚥的吐司,輕輕的捧起了洋娃娃,悄聲的問著,似夢似囈,也是在告訴自己幼小的心。

      「呵呵…那是因為他們都要賺錢啊!這樣小玫才能夠有錢吃飯、讀書、買想買的東西囉!」一陣清脆的回答,震懾了小玫的心。

      「咚!」小玫嚇得兩手一鬆,娃娃掉了下去,「哎唷!很痛耶!小玫妳幹麻摔人家阿?」娃娃似怨似哀的抱怨聲,讓小玫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至信,連說話都顯得口齒不清了,「妳…妳…妳會說話?」戰戰兢兢的疑問,顯示出她內心的驚駭。

      「呵呵,原來是這樣喔!小玫妳幹麻這麼大驚小怪呀?我是館主為了幫助妳、當妳的朋友才送給妳的啊!如果不會說話,怎麼可以當妳的好朋友咧?嘻嘻,館主他是不會說謊的,我一定可以成為妳最好的朋友!」娃娃眨了眨纖長的睫毛,友善的釋出微笑,也活動自己小小的身軀,從地板爬了起來,開心的看著小玫。

       「這是真的嗎?小玫不是在作夢吧?世界上真的有魔法耶!?」小玫睜大了眼睛,看著娃娃一系列的動作,發出不可思議的驚嘆,而孩子的童心與幻想讓小玫擁有超強的適應能力。

        「呵呵,當然不是啊!對了,說了那麼久的話,都還沒有自我介紹耶!這樣好像太沒禮貌了唷!妳好,小玫,我是蜜莉亞娜,妳叫我小亞就好了,很榮幸能夠認識妳。」洋娃娃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紹著,還拉起了裙擺,微微側身,向小玫擲了一個標準的貴族禮儀,動作流暢、體態優雅嫻熟,上位者的氣息渾然天成。

         看著娃娃可愛的動作,小玫雙眼發出了亮光,開心的驚呼,「哇啊!小亞妳好厲害唷!剛剛的動作好像小公主一樣,像電視上才有的耶!妳可不可以敎我呀?」娃娃的表現,讓小玫瞬間忘了為何洋娃娃擁有生命這根本問題,直接自來熟的叫起娃娃的芳名了,看樣子,小玫被電視中王子公主的童話荼毒至深,簡直把眼前這尊詭異的洋娃娃當作是偶像看待。

         「呵呵,當然可以啊!小亞要當小玫最好的朋友啊,只要是小亞知道的事,都可以敎小玫唷!」洋娃娃燦爛的笑了,學起小玫的說話方式,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朋友」…這個字眼,觸動了孩子內心最深的一條弦,「朋友…妳真的可以跟小玫做朋友嗎?小亞妳真的不會不要小玫嗎?」孩子發出了遲疑,而內心卻早已動搖,心中最脆弱的一面被眼前小小的洋娃娃所掌握著。

         「嗯,小玫不要擔心唷!小亞一輩子都會是小玫的好朋友的,不管發生什麼事,小亞都不會離開小玫唷!小玫要相信我,不然我們來打勾勾好不好?」娃娃肯定的點點頭,還附贈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再加上對孩子擁有超高殺傷力的打勾勾,真正化解了小玫的心房。

         「好,那我們打勾勾,不可以騙人唷!騙人的是小豬,嘿嘿!」「呵呵,沒問題。」雙方用拇指與小指作了一場友情的協定,而小玫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幼小的受傷心靈獲得了拯救,也開啟這一段異種友情的淵源。

-------------------------------------------------------------------------------------------------------------------------------------------

         陳媽媽最近總覺得很奇怪,身為人母的直覺讓她有點小小的不安。最近自家那個調皮的女兒不知怎麼了,性情大變。

         早上不用喊她,就會自己起床梳洗,還會自己烤吐司、泡麥片來當早餐,有時甚至比自己這個作媽的還早起、還勤快。最令人驚訝的是,以前女兒都很排斥上學的,常常三不五時就上演一次失蹤記。翹課不說,還喜歡頂撞老師,跟同學吵架。仗著自己在班上學業成績優異,常常不交作業,搞得我沒事就得去學校幫她闖的禍賠罪,弄得我是一個頭兩個大,煩不勝煩。可最近不知怎麼搞的,真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對學校老師態度變得很有禮貌,跟同學也不再吵了,作業也都按時交,甚至也不再搞失蹤了,連學校導師都很驚訝,還特地寫聯絡簿嘉獎,害我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難過。不過奇怪的是,最近我也都沒給她訓話呀!怎麼會改變這麼大呢?雖然這種改變是很好啦,不過總覺得心裡不踏實,反常即為妖,我看我得跟女兒談一談才行,看看她是不是真的長大了,懂得體恤咱們做父母的用心良苦了。

         懷著這種複雜的情緒,陳媽媽踏上了樓梯,走到了小玫的房門口。一種久違的感受湧上心頭,她赫然發現,自己是有多久沒走近女兒的房門口了,竟然會出現一種陌生的感覺,感嘆的笑了笑,沒想到自己也是一個不合格的父母啊!看來我對小玫的關心是太少了,最近都忙著工作賺錢,總是早出晚歸,我想應該跟孩子的爸討論一下,看看是不是要減少工作量,多點心放在小玫身上,畢竟她還只是個孩子而已啊,不能老是讓她一個人面對成長。

         她邊想邊抬起手,準備敲門,「呵呵….真是的...討厭啦…。」可房內傳來的嬉笑聲,讓她停頓了下來。咦,怎麼會有說話聲?記得小玫應該沒找朋友來家裡才對呀,我可從來沒看過她帶朋友回家的,不過這樣也不錯,有朋友來家裡表示小玫人緣很好啊。「叩叩叩...。」「小玫,媽媽進來了唷!怎麼了,家裡有客人嗎?怎麼沒跟媽媽說,媽媽可以去買個點心啊。啊...!?」輕輕推開門,她沒看到想像中的熱鬧畫面,床上只有躺著小玫一個人,而房裡的嬉笑聲,也在她推開門那一剎寂靜無聲,這種狀況,讓陳媽媽是愣了一下。

         「媽媽,怎麼了?妳找小玫嗎?」小玫坐了起來,開口打破了那短暫的尷尬。「喔...喔,沒有啦!媽媽只是想上來跟小玫聊聊天而已。剛剛媽媽怎麼聽到說話的聲音呢,小玫是在跟誰說話啊?」

         「沒有啊!小玫剛剛在跟小亞講電話咩,結果媽媽你突然進來,嚇了小玫一跳,我就把電話掛掉了。」小玫條理分明的回答,迅速解除了媽媽心中的疑惑。

         「小亞,是不是你們班上的林亞莉啊?上次母姊會時,聽老師說她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還是班長呢。小玫什麼時候跟她這麼好的啊?」玫媽點了點頭,感嘆自己的女兒真的長大了,知道哪些朋友該交,哪些不該,正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嗯,就是她阿。上次我去找她問數學作業的問題,結果我們就變成了好朋友了。」小玫淡淡的笑了笑。

         「請教數學問題?沒想到我們家小玫真的長大了,媽媽真的覺得小玫最近改變很大。變的又乖又體貼,都不需要媽媽擔心了,讓媽媽好感動。」玫媽開心的笑了,給小玫一個大大的擁抱,但她卻沒注意到,擁抱之中,小玫的眼神閃過了一絲陰霾。

         「對了,小玫,今天是星期六呢!爸爸他應該會早點回來,我們一起去餐廳吃飯好不好?最近爸爸很忙,小玫應該也很久沒看到爸爸了吧?」鬆開了小玫,陳媽媽看著日漸成熟的女兒,心中閃過些許不捨,覺得自己真是太疏忽她了。靈光一閃,便想到了一家三口去餐廳吃個團圓飯的計畫,也好讓許久沒見到爸爸的女兒,感受一下家庭的溫暖。
  
          但沒想到往常最黏爸爸的小女兒,竟給了她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媽媽,對不起唷。小玫今晚要跟小亞去補習班旁聽,可能沒辦法跟爸爸媽媽去吃飯了。」小玫沉默了數秒,一臉猶豫的拒絕母親的邀請。

          「啊?....嗯,是這樣的嗎?我們家小玫好用功阿!這麼厲害...居然自己想去補習班,呵呵,那媽媽跟小玫約下次好了,妳說好不好呢?」被女兒意外的答案震了一下,陳媽媽顯然有點失神,總覺得眼前的小女兒,像個陌生人一般,完全變了一個人。以往那個見不著爸爸就會哭鬧耍賴,聽到可以出去吃飯就眉開眼笑的小女孩,究竟去了哪裡?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改變這麼大嗎?陳媽媽雙眉緊蹙,一臉狐疑。

          「對了,媽媽,我想做功課了,人家需要專心。」母親驚疑不定的神情盡落眼底,但小玫卻連笑容都收斂了起來,神情冷淡的對媽媽下了逐客令。說完,便自顧自的拿出作業,無視母親神情中的震驚與受傷。

       「喔…喔,好…那媽媽就不打擾小玫了...。」壓根兒沒想到女兒會這樣對自己說話,震驚過後,媽媽便帶著黯然的神情,默默走出了房間。將房門關上的瞬間,發現自己跟女兒的距離竟是咫尺天崖,不禁潸然淚下。

         「呵呵呵…小玫,妳學壞了唷。妳怎麼這樣對妳媽媽說話呢?就算對她沒有感情,也要稍微演個戲吧?」被小玫藏在棉被中的小亞,艱難的爬了出來,撥了撥自己亮麗的捲髮。

         「嘿嘿,還說呢!人家小玫我剛開始是有演戲啊,可是她在房間裡待太久了,小玫是怕小亞悶著不舒服,才想趕快叫她走咩!」小玫嘟了嘟小嘴,為自己的言行平反。

         「人家知道,小玫是為了我才這樣的。小玫對小亞最好了唷!不過啊…下次還是別這樣吧!免得妳媽媽看出端倪,對小玫太過注意。要是被她發現我,小亞可能會被燒掉的,這樣小玫就永遠看不到小亞了。所以啊,記得以後演戲要演全套的唷,呵呵。」話鋒一轉,小亞開始指導著小玫如何在演技上更進一步。
        
          「嗯嗯,小玫知道了,以後人家會更小心的!小玫會保護好小亞,絕對不讓小亞被其他人欺負。因為小玫跟小亞是永遠的好朋友唷!」聽到小亞如果被發現後的悽慘下場,小玫認真的點點頭,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呵呵,對阿,小玫跟小亞是一輩子的好朋友。」小亞被小玫信誓旦旦的口吻逗樂了,開心的笑道。「不過啊,小玫不會覺得跟一個洋娃娃做好朋友很奇怪嗎?小玫都不會想要人類的朋友嗎?」小亞突然變了語調,皺眉問道。

          「不會啊!小玫只有跟小亞才是好朋友,不管小亞是什麼,小玫都最喜歡小亞了!」小玫搖了搖頭,認真的看著小亞,可是下一秒,小玫的神情就變的有些落寞了。「可是,小玫也想要小亞可以跟我一起上學、一起讀書,還可以讓那些欺負小玫的壞蛋知道,小玫有小亞這麼棒的朋友...。」小玫越說越小聲,最後變的細如蚊鳴,像是快要哭出來了。

        「乖唷,小玫乖乖,不要哭哭唷!小亞我也是很想跟小玫一起上學、一起做作業、一起吃飯飯啊。可是這些事情,小亞都要是人類才可以做,所以小亞也一直希望可以變成人…。」小亞拍著小玫的背,安撫她的情緒。

          「小亞也想要變成人嗎?那小亞有沒有什麼方法呢?還是小玫去找那個會魔法的大哥哥?大哥哥人很好,他一定會幫助小亞的!」一聽小亞跟自己有同樣的想法,小玫著急的問著。

          「呵呵,小玫小玫,妳別那麼急嘛!其實館主從他一開始收留我時,就有把變成人的方法敎給我了。」小亞搧了搧修長的睫毛,微微一笑。

          「真的嗎?大哥哥果然很厲害!不過為什麼小亞妳還沒有變成人呢?」小玫疑惑著。

          「嗯,那是因為,這個方法,一定要找到一個真心對我好的人幫助小亞才行。」小亞深深的看著小玫,話中之意,不需言表。

          「唉唷,小亞妳幹麻不早點跟人家說啊?小玫一定會幫妳的呀!」小玫羞澀的笑著。
  
          「小玫,我很認真的問妳唷,妳真的願意幫助我嗎?妳真的願意幫助我變成人嗎?」小亞雙眼緊盯著小玫,一字一句的確認。

          「嗯嗯,當然啊!不管是用什麼方法,小玫都一定會幫小亞的。」小玫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聲音鏗鏘有力、斬釘截鐵。

          「那太好了,就知道小玫對小亞最好了!人家最愛小玫了!」一掃之前凝重的氛圍,小亞開心的往小玫懷裡撲,還附贈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嘿嘿,看到小亞這麼開心,不管做什麼我都願意。小玫欣喜的想著,但她卻沒發覺小亞眼中隱藏的一絲狠戾與一抹扭曲的微笑。

---------------------------------------------------------------------------------------------------------------------------------------
喵~認真的更新中>"<
不過下一章可能要等久一些了~(努力填坑
「ソウ… 我コソガ死ダ」...哀傷的人不會流淚,因為眼淚無法承載那滿溢出的悲傷;受傷的人喜歡微笑,因為笑容能掩蓋眼中流露出的絕望
哇, 真是誤交損友了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