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當初求真之路上, 我信耶穌, 求真之路也令我離開基督教

當初求真之路上, 我信耶穌, 求真之路也令我離開基督教

信耶穌的朋友說耶穌就是道路真理, 我年輕時候的求真的心, 今天仍然沒有變, 那時候我做錯的一步, 就是錯誤以為"信"就是求真, 但我雖然是"信", 在信仰歲月裡面, 每一步求真令我越來越不安

對於很多信徒, 神說了, 聖經有這樣說, 就已經足夠, 對很多信徒來說, 得到天堂永生, 比起"為那些理由信"更加重要,  對很多信徒每周上教會和其他信徒一起聚會做朋友, 內心平安, 已經足夠

我覺得不夠, 我那時天真的相信, 基督教信仰經得起理性的考驗, 我本性相信理性, 如果明明知道那事情是假的,我是沒有可能去信或者開口對人說那事情是真, 就算是自己媽媽威脅我說"如果我不相信那事情是真就死在我面前", 我也辦不到 (不過我會用其他法子阻止她自殺)

正是因為我把天堂永生/內心平安/和其他信徒一起聚會做朋友都放得比求真更加次要, 我每一步求真求知的突破, 都令我失去朋友

我最清楚記得, 教會向來宣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但所謂"理由"往往是 the end justifies the means, 例如, 如果不是"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信徒就會活在惶恐中, 害怕失去救恩, 或者那是永遠的禮物....我的求真理性思維卻無法令我去為了"不再活在惶恐中, 不必害怕失去救恩"而接納"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 我就是做不到, 如果只是為自己好過一些, 安心一些, 就去信一個自己都不肯定的"教義", 那是欺騙人和欺騙自己, 我做不到 --- 後來有人說我這種態度就是追求 intellectual integrity 的態度

這態度令我一方面在討論區和"反基"辯論的同時, 也令我一步一步同很多基督徒對立起來 -- 我記得我信耶穌的日子, 和基督徒爭論的火爆程度, 不下於和"反基"辯論的激烈

基督徒們討厭我的原因正是因為我太堅持求真, 公平和正直 -- 我不只一次在同時有基督徒與"反基"的地方, 直接指責基督徒的錯誤, 質疑他們, 令他們十分懷疑我對基督教的忠誠 -- 但是, 對"基督教的忠誠"我那時候想, 從來不是在討論區不分是非地站在基督徒那方,  有一次某討論區要BAN 反基, 要BAN"同志信徒" 要BAN他們口裡面的"異端" (當時還包括天主教), 我都激烈反對, 而且進行"抗爭" , 導致有幾個討論區就是間接因為我的激烈抗爭而被逼關閉, 恰巧都是基督教機構管理的.

這些過程中, 真的有信徒對我說: 事情是否真, 道理是否對, 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的得救阿!  我們大家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有那麼多的平安, 你點解係都要拒絕, 固執的在"罪"中?
我回應是, 如果"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不是真而你們卻說是真, 那才是"罪". 那信徒說, 一個令大家平安喜樂的教導不是罪!

此後, 我決心弄清楚到底"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是不是基督教正統的教導, 結果發現當然不是, 也為這事件, 我還和教會牧師衝突, 當時他在崇拜講壇說: 凡不相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就是異端.

我聽了就約見牧師質疑他, 那次對話當然不歡而散, 因為我當面 confront 他: 信義宗, 循道衛理會, 禮賢會都不接納"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他們是不是異端

牧師當場語塞, 遲疑下說: 我不評論!  我在講壇 "preach what I believe"

我說: not what is true ?

公開反對"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令我在基督教討論區樹敵很多  -- 很多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認定我是"異端"

到我後來公開反對一些基督徒攻擊天主教, 而且說天主教也是正統, 我這"異端"的標籤更加脫不了, 但我是經過查證, 思考和分析, 知道他們對天主教的指控都是假的, 我看見他們說"假話", 自然而然就一定出言反駁, 正如我發覺"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不是基督教正統的教導一樣我不能接納信徒說謊地將"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說成是基督教正統, 我也直接指斥

這次求知求真路程, 我又得罪更多信徒 --- 信徒甚至譏笑我, 說我不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是不是"在得救和失去救恩"之間"碌來碌去", "上午得救下午失去救恩", 我回應是, 馬丁路德, 約翰衛斯理也是 -- 約翰衛斯理的兄弟是有名的基督教聖詩作者, 因為 約翰衛斯不相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結果他不少作品被那些信"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教會杯葛....

求真之路卻令我遠離了那些幼稚反智的信徒, 他們滿足於教會的標準"台詞" (那些連答案都不配!), 我繼續相信基督教信仰經得起理性的考驗, 教會那些答案經不起理性的考驗, 我不要教會的答案

很多人說因為我跟隨教會, 不是跟隨基督所以離開基督教, 那是不確的, 我很早就不跟隨教會, 我一直是用自己的意志和理性去求真 -- 就算發現的真相會令我離開基督教, 我的想法是: 好! 因為真相比信基督教, 上天堂更加重要, 我不是為上天堂, 得救那種"貪婪"心態而信耶穌的.

結果, 我在更加多的事情和信徒衝突:  "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 我毫不留情的批評反對立法的信徒, 揭露他們的謊言,  當時和我同一陣線的有黃國棟博士,黃繼宗先生, 張國棟先生, 瓶情, 黃國堯牧師等, 都是反對信徒用扭曲的數據、捏造的所謂科學、抹黑手法去反對 "性傾向歧視立法", 我在"時代論壇"等不同空間, 和國棟博士,黃繼宗先生, 張國棟先生, 瓶情, 黃國堯牧師等和反對立法的信徒筆戰, 結果當然是被人標籤為"不信派", 我當時已經說, 聖經在同性戀方面的說法是錯的, 聖經不是"無誤".

我自己被標籤不打緊, 到是黃國棟博士,黃繼宗先生, 張國棟先生, 瓶情他們的信仰是正統的, 也只是因為堅持求真/講道理, 指斥信徒的不是, 公開批評被教會界"封為"正統的"明光社陣營"而被基督教界所排擠, 黃國堯牧師被教會辭退, 牽涉事件的宣道會公開說謊, 更加令我發現, 基督教建制的不堪和敗壞

這次"性傾向歧視立法"諮詢爭議更加令我質疑聖經是否"無誤", 結果我繼續的發掘, 查考, 認識道聖經的來歷 (今天我當然知道更多), 結果連"聖經無誤"都不信, 也不再相信裡面全部是"神的真理"

一個部分就是有關"婦女不得講道", 我一直很困擾, 認為這不合理, 但是當有人說提摩太前後書都是保羅的"徒孫"寫的, 我高興了一會,就察覺這說法所意味的後果: 聖經原來有一些書卷是一些人冒充人家所寫的

教會一個傳道美其名說:那是託名作品, 例如彼得前後書也是, 但以理書也有, 挪亞方舟故事也是抄的

到那時候, 我已經認為聖經的記載都是神話, 是古人用來令人覺得神是"非常厲害", 鎮攝初民令他們"懼怕"神, 達到一種控制社會秩序的效果和防止人犯法, 因為那時代執法系統是落後的

所以, 當"影音使團"公開說發現方舟, 我又一次用求真態度反對他們, 而且揭露他們網頁抄一個叫 Ron Wyatt的神棍的資料 (他們後來靜雞雞將那些資料刪除), 我表明不相信大洪水曾經發生, 也不相信他們發現方舟, 開始再查考地球歷史, 生物歷史, 甚至宇宙歷史 .........慢慢地, 聖經也在我的信念系統中失去地位, 它根本全部是人類的作品, 完全不是證明神存在的證據,....

不過, 我信耶穌23年, 我那時候仍然不大希望放棄信仰, 或者, 宇宙的創造來自神

2007年夏天我報名參加"葛福臨佈道大會"做詩班, 我回想, 我是在 desparately clinging on , 是要說服自己別走那一步 -- 不信基督教,不信基督 -- 但我無法抑制我繼續求真的思想, 看見 Richard Dawkins的 "The God Delusion", 閱讀往上無神論網站的東西, 目的是看清反對基督教信仰的人確實說的是甚麼 ---- 因為我再不相信教會或者基督教的人"轉述"/"評論"那些言論 -- 我在反對信徒攻擊天主教, 反對"影音使團"公開說發現方舟, 對抗教會反對"性傾向歧視立法", 討論區和信徒辯論的全部過程, 我早已經發現 :  教會或者基督教的人"轉述"/"評論"都是扭曲人家的立場甚至捏做人家言論 (手法和捏造"達爾文信主"沒有分別), 他們的"第N手"資料完全不可靠 -- 我要看第一手資料. 我去那些信徒目為畏徒/充滿試探的網站, 直接閱讀參考他們的言論, 不去經過教會/牧師的過濾, 不看教會/牧師的評論 -- 我發現教會/牧師的評論都錯/扭曲/說謊

2007年11月一個黃昏, 我帶了所有需要去"葛福臨佈道大會"詩班的物品, 當晚就是第一晚的佈道大會, 我是要出席的, 但我早一天晚上看見有關宇宙形成的文章, 是一個資深物理學家討論最新的 cosmology 所知所發現, 簡單講, 物質能量不需要超自然的干預也可以自行形成......"宇宙的創造來自神"也站不住了

有人說, 科學解釋宇宙如何形成, 宗教解釋宇宙"為甚麼"形成. 但是如果宇宙產生是一個無意識的自然結果, "為甚麼"這個問題變成一個虛無的問題, 都沒有一個意識,何來"為甚麼"?

那個黃昏, 我對住"葛福臨佈道大會"詩班的物品, 一直坐在公司,就是無法說服自己出發去政府大球場......我發現我自己 "不能"信下去 -- 不是"不想"信, 不是"不喜歡"信, 而是"不能" -- 就和我之前一步一步推翻教會/基督教所講的各樣教導("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聖經無誤", 方舟, 創世等)的過程一樣, 我發現真相就不可以堅持信下去, 這次, 我發現自己 "不能"信下去 -- 堅持 intellectual integrigy, 就決定離開基督教

真心求真求知, 不把理性邏輯證據當作工具而是作為一個態度的人, 一定最終放棄信仰.
謝謝大黃傻貓姐姐的分享。但我的經歷有些不同。我對基督宗教的觀點最初受周兆祥及程逸的啟發,而且我已經受到佛教的影響。但那些自私及虛偽的基督徒也排斥我。這些虛偽令我越來越懷疑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我根本無法相信教會中的基督徒,也因此令我很煩惱。因此我加入教會的聚會的時間不長。而且我決定投入佛教。對我來說,我比較擅長的是耶穌基督和佛教之間的比較,及利用學術研究成果來研究Christianity。結果當然是我的理論與很多人都大相逕庭。
理性有限制!被自己的背景及經歷所左右!
要除去主觀的成份,難上加難!
若是誠心的尋真!不因人與環境的因素左右就好了!
感謝分享!真善美之中,我也認為以「真」為最重要。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正在經歷他所行的路,但我最後出來的結果不是不信,而還是會繼續信,只是我將會離開教會而已
多謝分享,部份基督教徒的無知和知識貧乏令人嘆氣!
多謝分享,部份基督教徒的無知和知識貧乏令人嘆氣!
阿修羅 發表於 2011/6/21 11:07


是否又有暗示部份基督教徒的知和知識豐富令人驚嘆?
當影音使團以非常簡單而非科學方法去肯定那個石洞就是方舟時,理性的人還可以信得落嗎?
影片中指出他們找來的木頭經碳十四測試,有四千八百年的歷史,就肯定揶亞方舟存在的幼稚,簡直令人驚訝!
首先;四千八百年的樹木標本,有無有扣除樹木本生長的時間?另外,他們的講法已經肯定大洪水發生在四千八百年到五千年前之間,但在六十年代出土的中國仰眧文化、紅山文化、最近出土的四川三星堆文化傳承都超過五千年(公元前四千年到公元前二千年),即是已經超越挪亞洪水的前後,如果大洪水發生在公元前二千八百年左右,這個民族早已經滅絕了,點可能傳承得咁耐?
其他的不說,單是中原文化的傳承已經超越六千年了,聖經中沒有記載過中國人上過方舟,咁點解我地既文化可傳承得咁耐?
這些科學的測試是不準確的!
連科學家也知道!
若從世界的人不同民族起源,應當在巴別變亂口音之後!
真的是一個很真實的故事. 很感動.   我細個已經唔鍾意基督教.但小學,中學都要上聖經課.  仲要迫人信. 當時我覺得世界點黎其實無咩問題. 但佢話人有罪就好有問題. 無啦啦有個耶穌幫我頂罪. 我一聽已經覺得唔合理.個時係十一二歲. 我認為我自己做錯就自己當. 唔駛佢幫. 仲有,個D唱詩讀經都好白痴. 我完全唔感動.

但其實耶穌是有其道理的. 不過只係教會利用左佢.  

仲有. 人生存係要走自己既路. 包括去找自己認為的意義. 仲要去不斷去探索.  係不斷. 不是信了什麼什麼就可以停下,不是的. 那是人一生的旅程.

而..旅程,就是目標.

支持你.
是否又有暗示部份基督教徒的知和知識豐富令人驚嘆?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1/6/21 11:18


錯, 信基督不需要頭腦, 不信基督需要頭腦和大量知識
這有點偏激!
若是真的不需要頭腦,為何有那麼多學者註書立說!
不需要頭腦的,是因為超越了理性的限制!
超越不是廢了,而是面對這簡單卻深奧的道理!
人盡了頭腦的能力,也是有限!知限才能求真!
"影音使團"公開說發現方舟..........絕對是一個離教炸彈

未有以上事件前以前, 會當神話的看待方舟。聖經的道理不錯,上教會,也不是壞事!

當我見到"影音使團"的海報,貼滿教會,牧師、傳道人認真的、興奮的,向我們宣傳、組織如何去戲院,我隱隱的覺得問題嚴重!
1) 希特拉有聖靈感動, 所以他用人道方法處理猶太人。
2) 潛意識形成後,不能從意識層面改變。花大力氣理性討論後,僅記,這個討論,只會加強自身立場的潛意識,不能改變對方的立場。
這些科學的測試是不準確的!
連科學家也知道!
若從世界的人不同民族起源,應當在巴別變亂口音之後! ...
Guest from 182.152.169.x 發表於 2011/6/21 16:45


既然某些科學家都不相信碳十四,咁點解影音使團多次強調佢地拎過木材去做「佢地都唔信既」科學驗證?一方面就話唔信科學,一方面又強調要用科學方法測試,佢地茅盾到離晒譜喎!
是否又有暗示部份基督教徒的知和知識豐富令人驚嘆?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1/6/21 11:18



起碼知識豐富的信徒一定不是你
而無知/知識貧乏/厚顏無恥的大家都知道你一定是
這有點偏激!
若是真的不需要頭腦,為何有那麼多學者註書立說!
不需要頭腦的,是因為超越了理性的限制!
超越不是廢了,而是面對這簡單卻深奧的道理!
人盡了頭腦的能力,也是有限!知限才能求真!
...
Guest from 119.247.50.x 發表於 2011/6/21 22:29

那些寫神學書. 寫基督教書的不是學者
不需要頭腦的不是因為超越了理性的限制. 而是你們愚昧, 以為荒謬/荒誕不經為智慧
甚麼" 超越不是廢了,而是面對這簡單卻深奧的道理"完全沒有認知意義, 只是空話
大黃傻貓姐姐,我知道你對基督教及天主教的研究之深,跟周兆祥博士不相伯仲,全香港無出其右。大黃傻貓是全香港知名的基督教問題專家,抱著科學與理性的態度,探討聖經與耶穌基督。你的博學令人讚嘆。

但小弟希望,你有空不妨多出外去看看。看看道教和佛教。看看哲學理論。看看哲學家如何研究哲學與宗教之間的問題,哲學與科學之間的問題,與宗教與科學之間的問題。看看道教的老子如何教人清淨無為,不敢為天下先的人生智慧。看看佛教數千年來的先聖先賢、諸佛菩薩的故事、慈悲與智慧。看看達摩祖師與梁武帝對話中的無限禪機。看看六祖慧能大師的智悲圓融的語錄。你便會發現,除了聖經之外,其他的哲學及宗教一樣藏有無限的寶藏。

小弟確實相信,耶穌基督真有其人。小弟確實相信,耶穌基督真的是觀世音菩薩的百千萬億的化身之一。這是小弟的宗教經驗的一部分。

宗教信仰本來就帶有一點迷信。沒有那一點迷信,便不叫宗教,亦不會叫宗教內含有無限的智慧。外表可以是迷信,但對神或佛菩薩的信心與信仰一旦建立之後,加持力便源源不絕而來。這也是我的個人宗教經驗的一部分。

但我的確發現,猶太教和基督宗教共同尊崇的聖經真的有很多漏洞。這點已經為現代的無數學者的研究所證實。舊約聖經遭人竄改之處固然很多。其實,新約聖經遭人竄改之處亦不少。新約聖經的精華在四福音書和啟示錄。但四福音書僅僅是耶穌基督的眾多精彩的教授的一小部分。所以我看後,還是覺得耶穌基督的教導太膚淺了。只有一個詞足以概括,這個詞就是「博愛」。除了「博愛」,耶穌基督別無其他的教導。所以,我還是選擇了佛教。
在此勸告大黃傻貓和其他基督徒,暫時我們不談佛教和道教,暫時不談東方文化。

單就西方的宗教、哲學和文化來說,如果一個Christianity就包括一切,那麼西方人不必花那麼多的時間和心血,搞那麼多哲學理論。西方的政治理論也不會這麼五花八門,精彩紛呈。

如果一個Christianity就包括一切,為什麼要西方人不會滿足在中世紀的經院神學,要發展到康德哲學才暫告一段落?為什麼西方人會發展出有別於天主教的Protestantism?為什麼西方會有這麼多跟猶太教及Christianity有關的神秘教派?例如真知派(Gnosticism)和共濟會(Freemansonry)。

如果一個Christianity就萬事大吉,為什麼西方人要特別發展羅馬法?古代的羅馬法是現代的歐洲及南北美洲等的所有法律的最初與最古老的源頭。

如果一個Christianity就萬事大吉,為什麼西方人要搞文藝復興運動,復興古羅馬及古希臘的文化?特別是用了很多心機復興古希臘的文化。而古希臘是對同性戀相當包容的。同時,古希臘也愛好智慧和學問,喜歡求真。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