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基督教教会的历史是用其教义中意义最黑暗的那种特殊汁液写就的。
汉斯·沃尔施雷戈,德国当代著名作家、翻译家

以下所罗列的,仅仅是由教会权威命令的或参与的、以及在基督教的名义下发生的事件,远远谈不上详尽完整。

===========
古代的异教

公元315年(应为311年——乡下人注),帝国谕令刚刚宣布基督教在罗马帝国为合法,教徒们就开始摧毁异教的庙宇、打死异教的祭司。

公元311年到公元6世纪,被基督徒打死的异教徒数以千计。

被基督徒摧毁的神庙包括:Aegaea 的 Aeskulap 圣殿,Golgatha 的阿弗罗迪忒庙,黎巴嫩的 Aphaka,太阳神庙。

有的基督教神父,比如Arethusa的马库斯或埃及太阳城的居里尔,甚至以“神庙摧毁者”而闻名。[DA 468]

从公元356年开始,行异教礼拜属于死罪。[DA 468]

基督徒皇帝 Theodosius (408-450) 甚至下令处死拿异教雕像残片玩耍的儿童。[DA 469]
据基督教史家记载,他“很尽心地遵守任何基督教教义的教诲……”

公元六世纪,异教徒被宣布为不受法律保护的。

四世纪早期,在基督教神父的鼓动下,哲学家 Sopatros 被处死。[DA 466]

公元415年,基督徒暴民在一个名叫彼得的传教士的率领下,用碎片将亚历山大城世界著名的女学者、哲学家西帕提娅活活肢解,随后将她的尸体扔进厕所。[DO 19-25]

【乡下人注:关于基督教早期消灭异教的记载参见《基督教摧毁希腊文化编年纪事》】

=============
传教

公元782年,卡尔大帝下令将4500名不愿皈依基督教的萨克森人砍头处死。 [DO 30]

北德Steding农民不愿意再忍受重税,1234年5月27日遭到一支十字军杀戮,男女老少共有5000到11000人被杀。他们的庄落被分配给虔信的天主教徒。[WW 223]

1456年贝尔格莱德之战:80000土耳其人被杀。[DO 235]

15世纪的波兰:基督教教团骑士劫掠1019座教堂和17987个村庄,被杀人数不详。[DO 30]

16到17世纪,英国军队“平息”爱尔兰,并使之“文明化”,因为,那里只有盖尔“野人”,他们是“对上帝毫无所知的、非理性的野兽,甚至共产、共妻、共孩子”。
一个 Humphrey Gilbert,Sir Walter Raleigh 的同母异父兄弟,是当时战功显赫的军人之一。他下令将“所有白天被杀的人(不论是什么人)的头割下来……,摆在道路的两旁” ["the heddes of all those (of what sort soever thei were) which were killed in the daie, should be cutte off from their bodies... and should bee laied on the ground by eche side of the waie"]。
这种让爱尔兰人文明化的尝试,事实上引发了“民众中巨大的恐慌,当他们看到死去的父亲、兄弟、孩子、亲戚和朋友的头颅放在地上的时候” ("greate terrour to the people when thei sawe the heddes of their dedde fathers, brothers, children, kinsfolke, and freinds on the grounde")。
数以万计的爱尔兰盖尔人在血案中被杀。[SH 99, 225]

==================
十字军东征(1051-1291)

第一次东征由教皇Urban II 下令于1095年开始。[WW 11-41]

1096年6月12日到24日,在匈牙利境内的 Wieselburg (即 Moson)和 Semlin 发生的冲突导致数以千计的人死亡(全部是基督徒,包括东征参加者)。[WW 23]

1096年9月9日到16日,土耳其城市Nikaia被围困,法国十字军骑士杀人数以千计(据说他们在那里刀裂了小孩子或者把小孩子活活烧烤)。[WW 25-27]

1096年9月26日,德国十字军骑士在攻占 Xerigordon 堡垒时参与类似活动。

截至1098年1月,共有40座首都和200座宫堡被攻占,受害者人数不详。[WW 30]

1098年6月3日,十字军占领安提亚,1万到6万土耳其人被打死。随同图卢兹伯爵出征的 Raymond of Aguilers 在其征战记中写道:“场地上堆积了如此众多的尸体,以至没有任何人还能停留在那里忍受恶臭:城里已经不存在没有尸体的通道。”[WW 33]

1098年6月28日,十字军再次屠杀10万土耳其人,连同他们的妻小。
如同以上提到的那位基督教编年史作者所描述,十字军在土耳其人的营地不仅发现丰富的战利品,其中包括“无数用可诅咒的文字纪录的亵渎上帝的Saracen(乡人注:对阿拉伯人的贬称)和土耳其人风俗的书籍”,而且也发现了“女人、娇嫩的儿童和婴儿;他们或被砍倒,或被马蹄踩烂,田野上到处是零碎的尸体”。上帝希望如此。[WW 33-35]

1098年12月1日,十字军攻占 Maraat an numan 市,又有数以千计的人被杀。据基督教方面的编年史作者 Albert Aquensis 记载,因为随后发生饥荒,基督徒们就开始“吃敌人已经发臭的尸体”。[WW 36]

1099 年7月15日,耶路撒冷被攻陷,6 万以上的人被杀(犹太人和穆斯林,不分男女老少)。[WW 37-40]
目击者记述:“那里(索罗门神殿前)发生了一场屠杀,我们的脚直到脚腕都浸在敌人的血里”。同一位 Albert 写道:“他们用利剑杀死逃到宫殿和楼房的塔楼里的女人,用脚把孩子和婴儿从母亲胸前踹开或者从摇篮里提出来,然后摔到墙上或者门槛上。”[WW 38]
Tyros大主教威廉补充道:“我们的人幸福而欢欣鼓舞,哭泣着到我们的救主耶稣墓前敬拜,倾诉对他的感激……不仅那些尸体,那些被砍碎的、毁了形的、截断了的尸体让人恐惧,胜利者的形象也让人心慌,他们从头到脚都是血,谁看到他们都会惊慌失措。”[WW 39-40; TG 79]

据基督教方面的编年史作者 Eckehard von Aura 记载,一直到次年夏天,就是1100年,“整个巴勒斯坦的空气中还充满了尸臭,异教徒们还从来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一场屠杀……”
第一次东征导致一百多万人丧生:“感谢上帝!”[WW 41]

在1099年8月12的Askalon之战中,20万异教徒“以主耶稣的名义”被屠杀。[WW 45]

第四次东证:1204年,十字军抢劫(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堡,受害人数不详。[WW 141-148]

其余的东征总括:直到1291年 Akkon 被攻陷,受害者人数大约为2000万(巴勒斯坦以及阿拉伯/土耳其地区)。[WW 224]

[提示:十字军东征的受害人数来自基督教方面的编年史]

==============
异端和无神论者

早在公元385年,就已经有第一批基督徒被另外的基督徒当作异端杀害,就是在特利尔被砍头的西班牙人 Priscillian 及其 6 名追随者。[DO 26]

摩尼教异端:可以被看作基督教旁支的摩尼教实行生育节制,责任感明显高于天主教徒,从372年到444年,罗马帝国全境发起多次运动,直到摩尼教被彻底消灭。受害者数以千计。[NC]

阿尔比派成为第一次东征的受害者。这次东征从一开始就是针对基督徒的。[DO 29]
阿尔比派又称纯洁派,自认为是好基督徒,不承认教皇,也不接受罗马天主教禁止避孕的禁令,也不想交教会税。[NC]
由(希特勒之前最大的杀人凶手)教皇英诺森三世发动的东征开始于1209年。Beziérs市(在今天的法国南部)于1209年7月22日被摧毁,城市居民全部被杀,其中包括拒绝交出异端分子的天主教徒。受害者人数估计为2-7万。[WW 179-181]

1209年8月15日,Carcassonne 被占领后,又有数以千计的人被杀,其他许多城市的命运类似。[WW 181]

在随后20年的战争中,Languedoc(今法国南部)倍受摧残,几乎所有的阿尔比派追随者(大约是当时这个地区人口的一半)被打死、砸死、淹死或烧死。[WW 183]

1229年战争结束后,宗教裁判所于1232年成立,追杀残余的异端。最后一位阿尔比派异端Guillaume de Belibaste 于1324年在火刑柱上被烧死。[WW 183, LM]

仅仅受害的阿尔比派追随者就有大约一百万。[WW 183]

其他的异端:Waldensians、 Paulicianism、Runcarier、Josephiten,等等,等等。这些异端教派大多数被彻底消灭(据我所知,虽然经历了600多年的迫害,Waldensians 至今还有数十人存在*)。如果说这些迫害导致了几十万人死亡(包括西班牙的宗教裁判,但不包括在美洲大陆的异端迫害),我认为不过分。

西班牙宗教裁判者Tomasde Torquemada一个人据说就亲自判处10220人火刑。[DO 28, DZ]

赎罪券的批评者胡斯于1415年在火刑柱上被烧死。[LI 475-522]

Michael Sattler,一个再浸礼教会的长老,于1527年5月20日在Rottenburg a.N.被作为异端烧死,几天以后,他的妻子和其他追随者被处决。[KM]

1538年,大学教授B.Hubmaier在维也纳被烧死。[DO 59]

1600年2月17日,经过7年监禁后,布鲁诺在罗马被送上火刑柱。

17世纪中,苏格兰20岁的无神论大学生Thomas Aikenhead在神职人员的鼓动下被吊死。[HA]

【* 乡下人注:这个信息可能不正确。现在世界上有 Waldensians 大约4万8千人,其中2万7千多人在意大利。从1184年被定性为异端到1984年在意大利正式被承认为宗教组织,这一派所受的迫害整整持续了800年。现在多数地方的 Waldensians 已经成为新教的一个派别。】

==============
女巫

从基督教最早期到1484年,被处死的巫师、女巫可能数以千计。

现代史学界认为,在真正的女巫迫害期间(1484-1750),有数十万人被吊死或烧死,其中五分之四是女性。[WV]

一个(不完整的)受害者列表见:
The Burning of Witches - A Chronicle of the Burning Times
【乡下人注:此网页已经不存在,但有一个列表可见:http://www.witchesway.net/links/burningtimes/executed.html

===============
宗教战争与宗教改革

15世纪:胡斯派受到征伐,死者数以千计。[DO 30]

1538年,教皇保罗三世下令征伐脱教的英格兰,宣布所有的英格兰人为罗马的奴隶。幸好这一行动未能得逞。[DO 31]

1568年,西班牙宗教裁判法庭决定消灭西班牙属尼德兰起义的3百万荷兰人,5-6千荷兰新教徒被天主教西班牙的军队淹死:“当和水漂来数千个宽边荷兰帽时,埃姆登居民首先察觉了这一大灾难。”[DO 31, SH 216]
【乡下人注:这是西班牙与荷兰80年战争的开始。】

1572年,经教皇皮乌斯五世下令,法国2万胡根诺特人被杀,到17世纪,另有20万胡根诺特人逃亡。

17世纪【乡下人注:应该是16世纪,怀疑原作者笔误】:天主教徒打死法国新教领袖加斯帕尔·德·科利尼 (Gaspard de Coligny),随后残害他的尸体:“他们割下他的头、手、生殖器……把他扔进河里……然后他们甚至觉得他不配做鱼的食物,于是他的残骸又被捞出来,拖到 Montfaulcon 的绞刑架,来做乌鸦的饲料。”[SH 191]

17世纪:信新教的马格德堡遭受天主教军队劫掠,3万新教徒被杀。诗人希勒写道:“在一座教堂里,人们就发现了50个被砍掉头的妇女,婴儿还趴在母亲失去生机的躯体上吸乳。”[SH 191]

17世纪:(新教徒对天主教徒的)三十年战争导致人口减少40%,首先是在德国。[DO 31-32]

==============
犹太人

早在4和5世纪,基督徒就烧毁了第一批犹太会堂。

4世纪中期,意大利北部 Dertona 的主教 Innozenz 第一次下令捣毁犹太会堂。第一座被烧毁的犹太会堂是在幼发拉底河畔,烧毁会堂的命令是由 Kallinikon 【乡下人注:今叙利亚东北部的 Ar-Raqqa】主教于388年下达的。[DA 450]

694年,Toledo 第17次教会会议决定强制犹太人为奴、没收他们的财产并强制他们的孩子受洗。[DA 454]

1010年,Limoges 主教下令驱逐或杀害该城不愿意皈依基督教的犹太人。[DA 453]

1096年,第一次东征开始时就有数以千计的犹太人被打死,总共或许有1万2千人受害。犹太人遇害首先是在这些城市:Worms (1096年5月18日)、 美茵茨(1096 年5月27日,1100人)、 科隆、 Neuss、 Altenahr、 Wevelinghoven、 Xanten、 Moers、 多特蒙德、 Kerpen、特里尔、 Metz、雷根斯堡、布拉格 (除 Metz和布拉格,其它都是德国城市)。 [EJ]

1147年,第二次东征开始时,在法国的Ham、Sully、Carentan、和 Rameru有数百犹太人被打死。[WW 57]

1189/90年,因为第三次东征,英格兰的犹太社区被洗劫。[DO 40]

1235年,34名犹太男女在 Fulda 被杀。[DO 41]

1257年和1267年,伦敦、Canterbury、 Northampton、 Lincoln、 剑桥和其他城市的犹太社区被清除。 [DO 41]

1290年,1万犹太人在波西米亚被杀。[DO 41]

1337年,从 Deggendorf 开始,一场歇斯底里的犹太人大屠杀席卷巴伐利亚、奥地利和波兰的51个城市。[DO 41]

1348年,巴塞尔和斯特拉斯堡的犹太人被烧死,总共2千人。[DO 41]

1349年,350多个德国城市的所有犹太人被谋杀,大多数是被活活烧死。仅仅在这一年,基督徒杀死的犹太人的总数就已经超过罗马帝国数百年间迫害基督徒造成的死亡人数的总和。[DO 42]

1389年,布拉格3千犹太人被屠杀。[DO 42]

1391年,Sevilla 在大主教 Martinez 的领导下,屠杀4千犹太人,另将2万5千犹太人贩卖为奴。[DA 454]
那时的犹太人很容易辨认,因为,10岁以上的犹太人被迫在衣服上佩戴有颜色的“耻辱标志”,这就是纳粹时期犹太人必须佩戴的“大卫星”的历史来源。

1492年,就是哥伦布启航去发现新大陆的同一年,15万犹太人于6月30日被赶出西班牙,许多人在途中死亡。[MM 470-476]

1648年,在波兰所谓的Chmielnitzki大屠杀中, 20万犹太人被屠杀。[DO 43]

(恶心……)对犹太人的屠杀就这样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地持续着,直到奥斯威辛的焚尸炉。

原住民
从前奴隶贩子、后来作为神圣十字骑士发迹的哥伦布起,征服新大陆就已经开始,而这种征服的目的就是传播基督教。

登上加勒比海第一个有人居住的岛屿还没几个小时,哥伦布就下令抓获六个原著民,并带离岛屿。他写道,这些原住民“肯定会是很好的仆人和奴仆……而且应该很容易让他们皈依基督教,因为,看起来他们不属于任何宗教。”[SH200]
哥伦布把原住民描述为“偶像崇拜者”、西班牙王室订多少就可以提供多少的奴隶,他的同伙、意大利贵族 Michele de Cuneo 把原住民描写为“畜牲”,因为他们饿了就吃、想做爱就公开做爱。[SH 204-205]

每登上一个小岛,哥伦布就树立一个十字架,“宣读必要的声明”——占领声明 Requerimiento——以西班牙的天主教统治者的名义加以占领,“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还是印第安人根本就不懂西班牙语?如果印第安人拒绝同意被占领,占领声明中宣布的措施就是:
“我特此保证,我们将靠神的辅佐全力冲进你们的国家,向你们发动战争……以将你们置于教会统治的枷锁之下……我们将会给你们加以任何可以想象得到的损害,直到你们如同附庸不再抵抗、而是顺从主人。”[SH 66]

马萨诸塞湾殖民地首任总督 John Winthrop 的话也类似:“justifieinge the undertakeres of the intended Plantation in New England ... to carry the Gospell into those parts of the world, ... and to raise a Bulworke against the kingdome of the Ante-Christ.” [SH235] 【译文:有权在新英格兰按计划建立殖民地……将福音传遍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在那里建立抵抗敌基督帝国的堡垒。】

在对原住民动用暴力之前,欧洲人带入的天花大体上已经夺走了三分之二的原住民的生命,而对基督徒们来说,这当然是“神的至善和神意所带来的美妙的迹象”!比如,马萨诸塞湾殖民地总督在1634年写道:“至于原住民,他们几乎已经完全死于天花,主就这样把我们应得的给了我们。” [SH109,238]

仅仅在 Hispaniola 这一个岛上【乡下人注:此岛原名Ayti,今“海地”一名即从此来,哥伦布命名为 La Isla Española, 后英国人虐称之为Hispaniola,意即小西班牙】,原本平和而幸福的、如同生活在资源丰富的天堂中的 Arawak 人,在哥伦布第一次前往美洲多次上岛之后不久,就痛失了 5 万人口。[SH204]
活下来的印第安人成为西班牙人进攻、杀戮、强奸和奴役的牺牲品。

当时的一位杀戮者这样描述:“死掉的印第安人太多,根本数不过来,境内到处都是死印第安人,臭气刺鼻。” [SH69]

印第安人酋长 Hatuey 随同部落逃亡,被抓获后,被活活烧死。“当他们把他绑在火刑柱上后,一位方济各教士深情地请他向耶稣敞开心怀,以便让灵魂升入天堂,而不是坠入诅咒。Hatuey 回答说,如果天堂是基督徒们去的地方,他宁可下地狱。” [SH70]
一位见证人描述他的部落的终结:“西班牙人热衷于发明稀奇古怪的残暴行为……他们做了宽的绞刑架,让被吊起来的人的脚几乎着地(以免他们窒息而死),为了我们的救赎者基督和十二使徒的荣耀,他们把印第安人每十三人一组吊在绞刑架上,然后把禾草缠在他们备受折磨的身体上,点火将他们活活烧死” [SH72, DO211]

西班牙人还发明了另外的娱乐方式:
“西班牙人砍去一些人的一只胳膊,砍去另外一些人的臀部或一条腿,随后一刀砍去其中一些人的脑袋,如同屠夫为集市切割牛羊肉一样。600人,其中包括酋长,就这样像野兽一样被宰杀……Vasco [de Balboa] 让狗撕碎其中的四十人” [SH83]

哥伦布1492年到达的时候,岛上人口估计有大约800万【乡下人注:这虽然是现在人口的一半,但可能估计太高,另外的来源说当时全岛人口只有40—100万】,但1496年底之前,已经减少到了一半、或三分之二。最后,全岛人口被灭绝后,西班牙人“被迫”从加勒比海其他海岛进口奴隶,而这些进口的奴隶很快也经受了同样的命运。这样,“加勒比海数以百万计的原住民在不到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里事实上被灭绝了。” [SH72-73]

“在不到一个人一生的时间里,数以百万计的人在自己的家园用千年的时间建立的文化,被彻底灭绝了。” [SH75]

“随后,西班牙人把注意力转向了墨西哥和中美大陆,大屠杀几乎还没有开始,接下来要遭殃的是美丽的城市 Tenochtitlan (即墨西哥城)。” [SH75]
Hernando Cortez、 Francisco Pizarro、 Hernando DeSoto 和其他成百上千的西班牙占领者以其主耶稣基督的名义劫掠并摧毁了南美和中美洲文明(DeSoto 还劫掠了弗洛里达)。

“16世纪接近尾声的时候,移居美洲的西班牙人大约有20万,这时候,可能已经有6千万以上的原住民死掉。” [SH95]

美国的建国者当然也毫无二致。

如果没有印第安人的帮助,几乎不会有一个殖民者度过冬天,尽管如此,殖民者很快就开始驱赶、灭绝印第安人。
与欧洲的战争相比,北美印第安人间的战争是相对来讲无伤大雅的事件,其目的是平衡相互之间的冒犯,而不是为了占领对方的土地。所以,最初的基督徒们也感到诧异:“他们的战争根本就不怎么血腥……”("their Warres are farre less bloudy"),所以“双方没有大规模的屠杀” ("no great slawter of nether side")。
实际上,他们可以打7年的仗,却打不死7个人。("they might fight seven yeares and not kill seven men".)
此外,印第安人通常会饶过对方的妇女和孩子。[SH111]

1612年初夏,一些英国殖民者因为向往多是慷慨而友好的印第安人的生活,离开 Jamestown —— “这些懒汉……逃往印第安人处” ("being idell ... did runne away unto the Indyans"),与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或许也可能是为了解决性饥渴的困境)。
但是,“总督 Thomas Dale 下令围捕他们,随后处决:‘他下令将一些吊死、一些烧死,另一些编入车轮,还有一些被穿在木桩上或者被刺杀’ ('Some he apointed to be hanged Some burned Some to be broken upon wheles, others to be staked and some shott to deathe').” [SH105]
【注:编入车轮,即施以轮刑,就是将人的各关节用车轮砸断,然后将整个人编入辐条间,再高高挂起来;穿在木桩上,即施以桩刑,要么是用尖桩穿过受刑者的胸部,再把木桩树起来,要么是用涂满脂肪的圆头桩顶入受刑者的下体,再把木桩树起来,让木桩借受刑者的体重逐渐进入体内,这是与宗教相关的一种最残忍的处决方法。】

这种高级的处决手段自然只用于英国人:“这是处理那些像印第安人一样生活的人的方式。对那些无法选择自己的身份的人,就是生来就是维吉尼亚的原住民”,干脆采取 tabula rasa —— 一抹而光的措施:“一个英国人指控一个印第安人偷了一只杯子,而印第安人不交出杯子,这时候,英国人的反应就是暴力:他们向印第安人发起进攻,烧毁了他们的整个村庄。” [SH105]

在今天的马萨诸塞州境内,殖民地的早期基督徒进行了一场种族大屠杀,这在历史上被称为 Pequot 战争。大屠杀的凶手是因为自己遭受宗教迫害而从故乡英格兰逃到新英格兰的清教徒。

当清教徒们发现一个可能是被 Narragansett 勇士杀死的英国人的时候,他们一定要见血。尽管 Narragansett 的酋长请求饶恕,他们还是开始进攻。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们在进发途中似乎忘记了自己行动的目的:稍后,当与 Narragansett 长期有仇的 Pequot 部落中的几个成员向他们打招呼时,清教徒军队向他们发起攻击,烧掉了他们的村庄。

清教徒司令 John Mason 在一次屠杀后写道:“这真是上帝(Almighty)对他们的灵的可
怖打击,他们从我们身边逃走奔入那火焰,许多人就那么死了……上帝在他们之上,嘲笑他的敌人和他选民的敌人,让他们变成熊熊燃烧的火炉……上帝审判这些异教徒,把这地方充满了尸体:男人,女人,孩子。” [SH113-114]

“上帝很愉悦地打我们敌人的屁股,把他们的土地赐予我们为业” ("the Lord was pleased to smite our Enemies in the hinder Parts, and to give us their land for an inheritance". [SH111].
因为他的读者们都很熟悉申命记,Mason没有必要引用下面的字句:“ 但这些国民的城,耶和华你神既赐你为业,其中凡有气息的,一个不可存留,而是要照耶和华你神所吩咐的 …… 都灭绝净尽……”(申命记20)

Mason 的同伙 Underhill 回忆道:“年轻士兵对眼前的血腥景象感到悲哀”,但是,他安慰他的读者:“有时圣经宣称说女人和孩子必须和他们的父母同亡。” ("sometimes the Scripture declareth women and children must perish with their parents"). [SH114]

其他的印第安人成了精心策划的变态毒杀的牺牲品。殖民者甚至训练专门的狗,用以猎杀印第安人、用于将儿童从他们母亲的怀抱中拉出来咬烂,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英国猎狗用于追击他们,Mastives 用于抓咬”。在这方面,清教徒们受了他们的西班牙同代人所用的方法的启发。

屠杀就这样进行,直到 Pequot 几乎被灭绝。[SH107-119]

幸存的少数印第安人被“作为奴隶分配给殖民者。John Endicott 和他的牧师写信给总督要求分享一部分俘虏,特别是一个年轻女人或女孩儿以及一个男孩儿,如果你认为还不错的话”('a young woman or girle and a boy if you thinke good')。 [SH115]

另外的印第安部落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虔新基督教的种族灭绝者如此评论:“上帝的旨意最终将会给我们权力,使我们说:他的善是多么伟大!他的荣耀是多么伟大!” ("God's Will, which will at last give us cause to say: How Great is His Goodness! and How Great is his Beauty!")
“我们的主耶稣还是让他们低下头、舔灰尘!” ("Thus doth the Lord Jesus make them to bow before him, and to lick the Dust!") [TA]

如同今天一样,为了上帝更高的荣耀,或者为了在异教徒面前取得优势,当时的基督徒们允许欺骗:
签署和平协约的目的,就已经是撕毁协约,比如,维吉尼亚国会就建议,当印第安人“通过签署协约安静下来的时候,我们就不仅有了袭击他们的优势,而且还可以收割他们的玉米”。("[when the Indians] grow secure uppon the treatie, we shall have the better Advantage both to surprise them, & cutt downe theire Corne.") [SH106]

1642年,大约60名全副武装的英国人将800名手无寸铁的印第安男女老少砍成了碎块。

1675-1676年的"King Philip's War"期间,一次大屠杀中就“有大约600名印第安人被杀,波士顿第二教堂德高望重的牧师Cotton Mather 后来把这次屠杀形容为‘烤肉晚会’ ('barbeque') ”。[SH115]

我们可以总结一下:
在英国人到来之前,新 Hampshire 西部和 Vermont 的 Abenaki 人大约有1万2千人,不到半个世纪,他们还剩下大约 250人,被灭亡 98%;Pocumtuck 人口超过1万8千,50年后,他们的人口降到了 920人,95%的人被消灭;Quiripi-Unquachog 人大约有3万,50年后,他们还剩下1500人,95%被消灭;马萨诸塞人口至少4万4千,50年后还剩下不到6千人,81%被消灭。[SH118]
这只是生活在基督徒到达前的北美大陆的众多部落中的几个,而这一切都发生在1677-1678年的天花大传染之前,血腥大屠杀才刚刚开始。

这一切不过是欧洲人在北美殖民的开端,所谓的西部大开发还没有开始。

从1500到1900年,总体上(包括北美和南美)可能有1亿5千万印第安人死于非命,其中2/3 死于欧洲人带来的天花和其他传染病(不得不提的是,大约从1750年开始,欧洲人用沾有病源的东西当礼物故意扩散传染病)。除去传染病的受害者,还有5000万人直接死于暴力、非人待遇或奴役。

直到今天,在巴西和瓜地马拉等众多的国家,印第安人还在继续被消灭,可以说是用较为温和的方式。

================
美国历史上其他的“辉煌历程”:

牧师 Solomon Stoddard,新英格兰地区最受尊敬的宗教领袖之一,在1703年“正式向
马萨诸塞州长建议,殖民者应当获得资助,以便购买训练大群的狗来猎取印第安人,
‘象印第安人猎熊一样’”。[SH241]

1864年11月29日,Colorado 的Sand Creek 发生大屠杀。John Chivington 上校,一位前卫斯里宗牧师、当时的教堂长老(“我渴望在血泊中蹚过。”),下令向一个几乎只有妇女和儿童的600人的Cheyenne村庄开枪,尽管族长摇动白旗:400-500人被杀。
一位目击者回忆道;“三四十名印第安女人躲在一个洞中寻求保护;他们送出一名6岁的女孩儿手持白旗;她没走几步就被枪杀,之后,藏在洞中的所有女人都被杀死……”[SH131] 更多血腥细节可参见英文网页http://www.geocities.com/RainForest/3612/shame.html#Ch

到1860年,神父Rufus Anderson调查将夏威夷原住民人口至少消灭掉90%的大屠杀,他不认为这是悲剧:这传教士说,夏威夷原住民预期的灭绝是非常自然的,就象“切除身体上病坏的肢体一样”。[SH244]

【乡下人注:以上涉及到北美部分的一些段落采用了黑帘网友的译文,并略有修改,特此鸣谢】

20世纪的教会暴行

天主教的集中营
很少有人知道,二战时纳粹的集中营并不是欧洲独一无二的集中营。1942年到1943年,克罗地亚也有天主教政党乌斯塔沙及其独裁者 Ante Paveliç 建立的众多的集中营。Paveliç 是天主教徒,经常拜访当时的教皇。当时竟然还有专门的儿童集中营。
在克罗地亚的集中营中,被谋杀的主要是东正教的塞尔维亚人,但是也有人数可观的犹太人。最臭名昭著的是 Jasenovac 集中营,其负责人有一段时间是一位名叫Miroslav Filipoviç 的方济会神父,他以“死亡弟兄”而著名。如同纳粹一样,乌斯塔莎也在焚烧炉焚烧受害者,与纳粹不同的是,纳粹至少事先还把受害者毒死,乌斯塔莎是直接把活人烧死。大多数受害者是被打死、刺杀或枪毙。在克罗地亚这么一个小国,受害者人数估计在30万到60万。许多凶手是方济会僧侣,他们当时都带冲锋枪。克罗地亚的暴行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甚至连党卫军的几个军官都向希特勒提出抱怨(后者对此当然不关心)。当时的教皇知道这些暴行,但是没有为阻止暴行采取任何行动。[MV]

[作者补记:最近的关于巴尔干半岛冲突的新闻报道,在这一历史背景上简直给人阴森的感觉,其中毕竟提到了像 Banja Luka 这样的地方或 Save 这样的河流,在这些地方,半个世纪前被害人的骨骸今天还能偶尔被发现。]

越南的天主教恐怖
1945年,争取独立的越盟在北越战胜接受了美国20亿美元支持的法国殖民政府。尽管胜利一方宣布所有的人信仰平等——越南的多数非佛教徒都是天主教徒——大规模的反共宣传还是促成许多天主教徒逃往南越。在华盛顿天主教游说团和后来把在越南的美军称为“基督军队”的梵蒂冈驻美发言人 Spellman 枢机主教的支持下,南越发生政变,以阻止南越的民主选举,不然,越盟在选举中可能像在北越一样获胜。政变后,狂热的天主教徒吴庭艳被任命为南越总统。[MW 16ff]

吴庭艳授意将来自美国的食品和医药援助以及技术和各种支援只分配给天主教徒,佛教徒和佛教徒村庄要么得不到照顾,要么必须出钱购买天主教徒可以免费得到的救援品,罗马天主教成了唯一得到支持的宗教。

美国麦卡锡时代的政治女巫迫害运动在越南的反共歇斯底里中得到了更残暴的体现。1956年,吴庭艳总统下令:
“危害国防和公共安全者,可以被政府机关关进集中营。”

在与共产主义斗争的幌子下,南越政府关押了数以千计的佛教徒抗议者和和尚。数十名佛教老师和和尚为表达抗议而自焚(请注意:佛教徒在这里是自焚,与此不同的是,基督徒更多的是焚烧他人;关于这一点,请参见最后一段)。

在此期间,一些监狱已经变成了死亡营,囚犯中也早已经有了新教徒、甚至是天主教徒。据估计,在吴庭艳恐怖时期(1955-1960年),至少有2万4千人在骚乱中受伤,大约8万人被处决,27万5千人被捕并受到严刑拷打,大约50万人被关进集中营或俘虏营。[MW 76-89]

另外,为了支持这么一个政府,在随后的十年越战中又有数以千计的美国士兵丧生。

Virus Catholicus —— 天主教病毒

1976年7月1日,师范大学学生 Anneliese Michel 去世:她活活把自己饿死了。去世前,魔鬼般的异像骚扰了她几个月,同样,两个天主教神父在沃尔茨堡大主教的正式同意下用驱鬼术折磨了这可怜的姑娘几个月。当她最后死于克林根堡医院时,她浑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伤口。她的父母都是疯狂的天主教徒,因见死不救、尤其是因为未请医生诊断,被判处6个月的徒刑,但是两位神职人员未受到任何处罚。相反,Anneliese Michel 的墓现在成了虔信的天主教徒的朝拜地(17世纪,沃尔茨堡因为大量烧死女巫而著名)。
这一事件不过是同类危险的迷信后果的冰山一角,其所以为人所知,只是因为造成了人员死亡。[SP 80]
【乡下人感慨:美国牌的华人属灵基督徒们,当你们或你们的牧师为你们的亲戚朋友驱鬼的时候,希望你们能记起这个案件!】

卢旺达大屠杀

1994年,非洲小国卢旺达几个月之内就有数十万平民被残杀,看上去这是一场胡图族和图西族的冲突。
一直听说有天主教徒神职人员参与大屠杀的传言,在天主教会成员正式被指控参与屠杀之前,教会刊物就开始莫名其妙地辟谣。
但是,1996年10月10日,对天主教谈不上有什么批评态度的电台 S2 在12点新闻节目播出了如下新闻:

不论是圣公会的神职人员还是、而且主要是天主教的神父和修女,被指责积极参与了谋杀。特别是一个天主教神职人员的行为不仅仅在卢旺达首都基加里的新闻界成为持续了几个月的话题。他是“神圣家庭”教会的心灵抚慰者,被指控以最残暴的方式杀害了图西人。有目击者提供证词说,这位神职人员腰别手枪伴随了暴乱的胡图民兵,证人的证词未得到反驳。事实上,他所在的教会发生了对到教堂寻求庇护的图西人的屠杀。即使在两年后的今天,基加利还有许多天主教徒因为认为部分神父参与了大屠杀而不愿意再进教堂。在整个卢旺达,几乎没有一家教堂没发生寻求庇护的人——妇女、儿童、老年人——在十字架前被残酷屠杀的事情。有目击者证实,神职人员泄漏了图西人的藏身地,把他们交给了胡图民兵的长刀。
现在,也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有天主教的修女显然也在卢旺达种族屠杀期间欠下了重债。在这方面,反复被提到的是两个本笃会修女。为逃避卢旺达司法机关的追究,她们已经逃入一个比利时修女院。据不同证人一致的证词,其中一位修女招来胡图凶手,把他们引向藏在自己修女院的数千名难民,随后难民们被强行赶出修女院,直接在修女院门口在修女的注视下被屠杀。另一位本笃会修女也直接与图西民兵的杀手合作。据目击者的证词,后一位修女也冷酷地看着受害者被屠杀而毫无反应,甚至有证人指责她为杀手们提供了煤油,凶手们随后用煤油活活烧死受害者。[S2]

这一新闻显然还有一段序曲。BBC 报道:

Priests get death sentence for Rwandan genocide
BBC NEWS April 19, 1998

A court in Rwanda has sentenced two Roman Catholic priests to death for their role in the genocide of 1994, in which up to a million Tutsis and moderate Hutus were killed. Pope John Paul said the priests must be made to account for their actions. Different sections of the Rwandan church have been widely accused of playing an active role in the genocide of 1994...

神父因卢旺达大屠杀而被判死刑
BBC NEWS 1998年4月19日

卢旺达一个法庭因其在1994年种族大屠杀中的角色判处两名天主教神父死刑。在这次大屠杀中,多达100万图西族人和温和派胡图族人被杀害。教皇宗若望保禄说,这些神父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卢旺达教会不同教区被广泛指责在1994年的种族灭绝中扮演了积极角色……

我们可以看到,对基督教来说,中世纪还没有真正成为过去。

但是最令人震惊的是,每一代基督徒都否认上一代基督徒以基督教的名义所犯下的罪行与所行的暴虐,或者,如果无法否认,他们马上就会声称:哦,他们不是真正的基督徒呀!只有爱人如己、行善的……才是真正的基督徒,等等,等等。

不是任何一个宗教的追随者都可以这么自我宣称吗?


现在如果听到基督徒谈道德,我就会恶心。

----------------------------
资料来源:

[DA] :K.德士纳,《鸡又叫了》,斯图加特1962年
K.Deschner, Abermals krähte der Hahn, Stuttgart 1962.

[DO]         K. 德士纳,《Opus Diaboli》,Reinbek 1987
K.Deschner, Opus Diaboli, Reinbek 1987.

[DZ]        时代,1998年,第5期
DIE ZEIT Nr.5, 1998.

[EC]        P.W.Edbury, Crusade and Settlement, Cardiff Univ. Press 1985.

[EJ]        S.Eidelberg,《犹太人与十字军东征》,Madison 1977
S.Eidelberg, The Jews and the Crusaders, Madison 1977.

[HA]        Hunter, M., Wootton, D., Atheism from the Reformation to the Enlightenment, Oxford 1992.
[KM]        Schröder-Kappus, E., Wagner, W.,《米歇尔·萨特勒,罗滕堡的一个受难者》,图宾根,TVT Medienverlag 1992
Schröder-Kappus, E., Wagner, W., Michael Sattler. Ein Märtyrer in Rottenburg, Tübingen, TVT Medienverlag 1992.

[LI]        H.C.Lea,《中世纪的宗教裁判》,纽约1961年
H.C.Lea, The Inquisition of the Middle Ages, New York 1961.

[LM]        E.Le Roy Ladurie,《Montaillou,一个村庄在1294-1324的宗教裁判者面前》,法兰克福1982年
E.Le Roy Ladurie, Montaillou. Ein Dorf vor dem Inquisitor 1294-1324, Frankfurt/M 1982.

[MM]        M.Margolis, A.Marx, A History of the Jewish People.

[MV]        Manhattan, The Vatican's Holocaust, Springfield 1986.
另: V.Dedijer, The Yugoslav Auschwitz and the Vatican, Buffalo NY, 1992.

[NC]        J.T.Noonan, Contraception: A History of its Treatment by the Catholic Theologians and Canonists, Cambridge/Mass., 1992.

[S2]:电台S2 1996年10月10日12点新闻节目
Nachrichtensendung von S2 Aktuell, 10. Oktober '96, 12:00.

[SH]        D.Stannard, American Holocaus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

[SP]        明镜周刊,1996年2月12日,第49期
Nachrichtenmagazin Der Spiegel, no.49, 12/2/1996.

[TA]        A True Account of the Most Considerable Occurrences that have Hapned in the Warre Between the English and the Indians in New England, London 1676.

[TG]        F.Turner, Beyond Geography, New York 1980.

[WW]:H.Wollschläger,《前往耶路撒冷的武装朝圣》,苏黎世1973年(这是我所见到的最好的描述十字军东征的著作,包括基督教的中世纪纪年史汇总,可惜已经绝版)

[WV]        对被处决的女巫人数的估计:
N.Cohn, Europe's Inner Demons: An Enquiry Inspired by the Great Witch Hunt, Frogmore 1976, 253.
R.H.Robbins, The Encyclopedia of Witchcraft and Demonology, New York 1959, 180.
J.B.Russell, Witchcraft in the Middle Ages, Ithaca/NY 1972, 39.
H.Zwetsloot, Friedrich Spee und die Hexenprozesse, Trier 1954, 56.
H.Zwetsloot,Friedrich Spee与女巫审判,特里尔1954年
http://www.geocities.com/RainForest/3612/opfer.html
Zuletzt geändert 25 Jan, 1999/1999年1月25日最后修订
© 1996-1998 kelsos.
==============
特感谢阿美在翻译过程中和最后校译时提供的帮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b96bd00100ekrx.html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1/7/7 21:08 編輯

真的毫不懷疑一些人轉載文章的時候根本就是看了標題就轉載的。
一堆垃圾給人復製多次後也看來是「堅料」了?


文中說這是由「著名作家」
漢斯·沃爾施雷戈,德國當代著名作家、翻譯家
這人...好似未聽過囉.


貼文英文來源說是Kelsos
同樣, 誰是Kelsos?
著名到連網上一點料也沒有的知名度。



有的基督教神父,比如Arethusa的马库斯或埃及太阳城的居里尔,甚至以“神庙摧毁者”而闻名。[DA 468]

稍為懂寫作的「著名」作家, 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作資料來源引據。 用英文字母代表書名, 數目字代表頁數?

著名作家是用這標準格式的:
2 Ronald Takaki, Iron Cages: Race and Culture in 19th-Century Americ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113.
附註號碼, 作者, 書名, 出版社, 頁數



米蘭敕令是313年不是315 (要由翻譯成中文的鄉下人來代勞? 很「著名」的作家囉!),上來就看到低級錯誤。 。 。
再稍微看了下,只能說文章裡充滿了歷史錯誤。
愛爾蘭人到了17世紀還是異教徒?編造也不能太低劣了。 。 。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1/7/8 06:03 編輯

Kelsos這是真有其人, 謝謝, 可以叫你認錯就夠了, 認錯了嗎?

還是不認, 可連你得天主教的主宗都道歉了, 但個人認為不可接受。
回復 2# beebeechan


    歡迎繼續分析補充,令資料更完備。

另外你指出的引文格式,現時在學術界流行的亦不只一套,用哪套為最「標準」可沒有一定的標準呢。

英文版見這:http://www.truthbeknown.com/victims.htm

還有這個可作參考:http://necrometrics.com/pre1700a.htm
本帖最後由 beebeechan 於 2011/7/8 07:44 編輯

為何清單內, 刻意地刪去了在近代史中的幾次殺戮:
史太林, 毛澤東, 波爾布特.....在他們統治下給殺掉的人我不會計。
他們沒有捧著聖經來殺人罷, 只是殺捧著聖經的人唶.

人類的歷史, 本來就是充滿殺戮。
為權力, 財富, 美色而殺人最終目的, 只因信仰不同而殺, ............請你在清單內選出一項, 那一個是純粹因信仰不同而大開殺戒。
借神既名義就可以隨便做壞事.....使做壞事時心裡會好過一點?
回復 5# beebeechan


    那你是在說,信與不信,都是如此殺人吧?那麼所謂有信德的人,包括殺戮者、孌童者,亦不過如此。
殺戮者、孌童者,...還講得是「有信德」的人嗎?
信耶穌, 不等同馬上便變成了義人。
回復 7# beebeechan


    未被揭發之前,當然人人都當他們有啦。
回復  beebeechan


    未被揭發之前,當然人人都當他們有啦。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1/7/8 12:34


信天主, 是信給天主看,
行義, 是行給天主看。
是人與神的關係。

當「信」與「行義」是為了做給其它人看時, 你己經不是甚麼的有「信德」了。
人也許看不穿一個人因何「信」與「行義」, 表面上好功德仁義,
天主卻是能看穿人心。

人是向天主交代功過, 不是向其它人交代。
Kelsos這是真有其人, 謝謝, 可以叫你認錯就夠了, 認錯了嗎?

dior13dior13 發表於 2011/7/8 00:20


Kelso 一字, 在美國俗語中指:
不學無術的人, 蠢旦, 白痴
這篇作者自稱 kelsos...是否暗喻去讀, 信以為真, 去轉載, 轉貼者....實在也是 kelsos
殺戮者、孌童者,...還講得是「有信德」的人嗎?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1/7/8 12:06


有信德就是指信救恩真實有效及未世真實降臨的人,總之是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越信就越有信德。所以殺戮者、孌童者可能仲有信德過普通基督徒,如果唔喺佢地點夠膽咁做?唔怕落地獄?
引用可靠的資料與否,都不阻礙人的主觀判斷。
要評任何一個宗教易,是因對其有偏見就可以。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1/7/14 19:31 編輯

回復 5# beebeechan

人家愛叫什麼名子你管得著嗎?

敢請問閣下十字軍與狩獵女巫基督徒沒有以聖經的內容做殺人與屠殺的依據嗎?

你好意思有臉說人類的歷史, 本來就是充滿殺戮?

禍其禍其,敢問你人類的歷史十字軍捧著聖經殺了多少人?

還把歷史因當性捧出來做擋箭牌,那門子的人類歷史本來就是該當充滿殺戮?你規定的嗎?


不要臉的東西。
以道德為名殺人者有,
以愛國愛族愛人殺人者有,
以救世知名殺人者有,

所以,也最好承認,以宗教之名殺人者,也有。
不要扯什麼為政治或為其他理由殺人者的罪。

個人造業個人當,一碼歸一碼。
人是向天主交代功過, 不是向其它人交代。

好一個「向天主交代功過」!
「將凡有氣息的盡行殺滅。」《約書亞記10:40》
「上帝將他們(異族)交給你(以色列人)擊殺,那時你要把他們滅盡,不可與他們立約,也不可憐恤他們。不可與他們結親,……。」《申命記》7:2
人是向天主交代功過, 不是向其它人交代。

好一個「向天主交代功過」!
「將凡有氣息的盡行殺滅。」《約書亞 ...
旁觀者 發表於 2011/7/15 00:42



反基不是單把新約舊約裡十節八節的經文抄出來、做一個串珠, 便以為是反基秘技。
這些都是基督妖教的核心教義,有了這些作思想指導,才有基督妖徒在人類歷史壞事幹盡的記錄 。佛教、道教有這些邪說嗎?
死哩....
我的教會從來都無叫我把不肯信的人殺掉,
我係咪信左異端呀?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1/7/16 21:09 編輯

所以你教會跟你在新教徒口裡都宣稱是罪該萬死的異端, 有個叫lucifer的會員說你們天主教是他一手造就來的, 說你們是異端還不夠明確?

我只能說那個lucifer有神經病, 但在所有新教徒口裡你們是異端很清楚明確了!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