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曾經參加一個基督徒的聚會;席上討論愛與性之間
關係,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愛裡面不應包括性,理由是
[如果對方有一日會長期臥病在床,不能再滿足你的性需
要,難道你就不愛他嗎?]。筆者欲爭辯,最後亦噤聲,
因只會徒勞。
       對性無知,所以產生恐懼,繼而產生厭惡,是一種
偏見;繼而對之批判,是一種愚眛。有此愚眛的批判,
是因為應當出現在無知之後的好奇心、求知欲,早已被
[道德]這把斧頭,胡斬亂砍的摧毀了。
       我不知道所謂性徵的真締是什麼,也不了解為何要
什麼個人、社會來保護;我只知道,如果性徵只等如情
侶要結婚、行房時的特質,那麼跟[交配]有何分別?
       我們是人,不是動物;性不應只等如交配,對人類
來說,性是一種文化,應當用理性去分析,用感性去享
受、欣賞,而不是用道德去拑制。類似[惹火街頭]的事,
因為不同公司的宣傳手法,每天都在熙來攘往的街頭發
生;如果突然跑出一個人,為她們披上厚大的外套,將
她們推到一旁,然後告訴她們[這樣是不對的!這樣是侮
辱女性!]的時候,會是怎樣的景況呢?
       道德,應該是一個火把,為我們照亮人生,而不是
用來執行火刑時的用具。醒一醒吧!我們都已長大了。
你的作品令我聯想起我的舊作:
教會對性的壓抑,自古以來不斷發生。直到現在,教會主流意見仍然在抗拒社會逐步開放中的性觀念。其實除了所謂教義不容許外,是否有其他實際作用呢?我現在以一位男性的角度去分析及假設背後的陰謀。

青少年的男性,是開始有凌厲性慾的時期,對比於中年的女人,亦是狼虎之年。在這個時期,教會對男孩的性慾加以壓抑。例如說自慰是對女性動了淫念、犯了姦淫罪,從而對男孩諸多規勸,男孩就會因為性慾不能宣洩而有輕微燥狂跡象。教會亦有一個聯誼的性質,青年男男女女聚在一起。被壓抑性慾的男孩,有這麼的一個接觸女孩的渠道,當然會趨之若鶩。

自由戀愛,都是沒有問題。但當男孩在教會內找不到適合的對象時,很自然會在外面尋找。本身陰盛陽衰的教會,就更加失衡,亦會可能被各教徒的非教徒伴侶「污染」了教會內的屬靈思想。這時,教會發明了一軛論,限制大家只在教會內互相尋求伴侶,減少思想的污染而導致信徒流失。

被壓抑性慾的男孩苦無出路,唯有每個星期去教會,亦可能熱心參與很多事奉,目的亦為多些親近女性。

好了,終於開始拍拖後,但又受到「不要有婚前性行為」的規條影響,結果都是「蛋家雞見水,見得唔飲得」。如是,教徒一般比較非信徒早婚及多子女,因為要「生養眾多」。只要其中一方稍有異心,另一方就會加以灌輸,務求夫婦當中無人離教。另一方面,亦會自小「灌輸」小孩的屬靈生命,參與教會活動、讀教會學校,一有異心就會多番「教導」。如此,基督化家庭鞏固了,成為一個穩健的信仰家庭。

在上星期聽完吳敏倫的講座後,他指出自古以來性壓抑都是與權力有關,資料越來越多,這點我希望再研究一下。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2 抽刀斷水 的帖子

http://forum.hkudb.com/f19/4553/

酒井兄你可以看看這個thread, 裡面講到基督教對性的另一個睇法~
小則潤澤生活, 大則啟生之道

感謝大家的回應

澳洲本來是一片蠻荒;中世紀時,很多擁有個人思想、不為梵帝岡所容的[異見者],不論逃避追捕,或者被宗教法庭判以流放,皆以澳洲為藏身或囚禁之所。直至文藝復興,幾個英國牧師、法律學者被流放到此地,他們將英國的上下議院制度帶到澳洲,繼而立國。所以,現在澳洲的民選議會制度大都是遵循英國的一套。
英國本身就是歐洲最首先反抗梵帝岡強權的國家;這思想輸出到澳洲,演變出來的一套神學自然與傳統神學大相逕庭。如果沒記錯,澳洲的一套叫做自由神學;這是一般教授神學的學者們只用作參考的課題,在課程範圍裡始終以傳統神學為依歸。
每一套神學,只要承認[上帝是首先的],[上帝是第一因],不要提及諾斯底主義(Gnostic,源自希臘的神學學派)中的[二元論]諸如此類,就可避免被稱為異端的命運。所以,澳洲這個學派的神學,稍知無妨,但以此作正宗,就不大對口味了。

回復 #4 酒井明 的帖子

在此應該自我介紹一下 :

我叫Paul, 是位基督徒, 不過我對離教者之家絶無半點冒犯之意, 只當這裡是閒時吹吹水之地方, 這裡的言論某程度上也有益於我思考信仰~

澳洲這個神學的典源, 之前我是不知道的, 多謝賜教~ 但以我所認識的神, 根本就不是禁慾的神, 如果不是神創造意志動力, 人的能力從何而來?

只是"凡事都可行", 但要懂得節制而已...  或是一個我們認為是約制的圈圈, 其實正正是保護我們免受傷害, 同時又正正讓我們得到最大自由的保護網?
小則潤澤生活, 大則啟生之道

歡迎你,Paul

與其說我是離教者,不如說我是基督教質疑者;我質疑的更不是基督教本身,而是香港的基督教。橘越淮而枳,香港的基督教有問題,這是不容置疑的(詳看小弟的作品[基督教與文革]),待我再多搜集資料,就會作一個香港基督教與文革的對照。
其實,即使是由神創造,為什麼一定就是耶教中的上帝?女媧鍊石補青天,伊斯籣的真神阿拉,不也是說自己是創造天地的那個神嗎?

回復 #6 酒井明 的帖子

要爭坳那個神或那個道理是真, 又或是要證明甚麼, 其實是徒然的...  似乎那是自明的, 信的人稱這是"神所親自啟示的"

就我認知的基督教, 特別(可愛)之處同埋黑人憎之處同一, 乃是, 佢夠薑話自己係獨一的
小則潤澤生活, 大則啟生之道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7-11 07:57 發表
我質疑的更不是基督教本身,而是香港的基督教。
咁您點解唔信沙特阿拉伯的呢碌教呢?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復 #7 Paul 的帖子

「自明」只不過係「自以為明白」,
明白不明白,
不是以自我認同為依歸的。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