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別承認自己是基督徒

在公司裡面,我是那些很受同事歡迎的類型;除了我不計較幫助別人多做一點,例如幫忙掉垃圾之外,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經常笑容可掬,絕少板起臉孔面對同事。
笑,是可以感染的。只要你面對身邊的人時,經常露出笑容,久而久之,大家也會對你笑,最後即使工作很繁忙、緊張,也可緩和不少煩燥的氣氛。一天的時間,不論哭笑也照樣過著,只要不是強迫自己,不是阿諛諂媚,自然的流露著笑容,快樂地渡過每一天,不是很好嗎?
可是,有些人就是非常奇怪。
因為我不時會在同事身邊看聖經、看關於基督教的書藉,所以很多人都問我是不是基督徒。初時我的答案是[對的];因為,我想給別人一個[基督徒都是好人]的形象。後來,發覺勢色真的很不對,因為有一個自稱是基督徒的同事,竟成為[怪人]的代名詞——他對聖經舊約非常熟識,可是絕少主動接觸別人,待人接物也糟得很,常常惡言相向,平常時一張臉總蓋著一抹陰霾。沒辦法,我只好改口說,[我很喜歡研究宗教,現在主要作耶教的研究]。
是時移世易,還是人心思變?殖民地時期,整個耶教教會都以扶助老弱為首要,當時耶教給人的印象是謙卑、和藹;只要拿著聖經,能隨口說出[若要人怎樣待我們,我們也要怎樣待人]出自哪章哪節,言談舉止謙恭有禮,可以說,比一個沒宗教信仰的人更容易受歡迎。為什麼到了2007年,基督徒的印象卻變得面目可憎?
在現時的這個香港,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比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更令人難堪。以前是謙卑和藹的代名詞,現在卻成了一班終日只懂啐唸[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只懂將聖經背誦如流,卻忘了待人接物的基本的人。因為教會出書,說[隨便跟異性搭訕的男生都不是好人],結果所有女信徒都變成[港女]:不懂接納異性、如何對待異性,一想到[異性],聯想到的是最好[避之則吉]。因為聖經強調[神的結合,人不可以分開],結果令大家只懂祈禱,祈求上帝速遞一個男/女朋友給自己,卻連最基本的追求異性技巧,也視為[奇技淫巧]而感到不屑。
我知道,披薩、炸雞可以打電話叫外賣;卻從不知道,原來連女朋友,也可以打個電話、傳一個短訊給上帝,叫祂速遞過來。
為什麼會這樣?
不要老是推搪,是離教者在散播謠言,是敵視耶教的人在胡亂批判、抹黑,然後以一個受害者姿態,切合聖經新約那種[基督徒總是受迫害的]自殘精神,繼續自慚形穢下去。在文革時期,批鬥知識份子,不單只以外力逼迫他們[認罪],更要他們自我懺悔,每天不斷寫懺悔書,要他們自己將[知識份子]的身份踐踏得卑微、下賤,只等如蛆蟲。內外夾攻,中國年青知識份子一代身心飽受摧殘,永不翻身。細想一下,和今天基督教的宣傳相比,有多少類同?
這是整個基督教系統都存在著的問題。[離教者之家]裡所有人,所有友好,都看見了;為何身為基督徒的人們,卻視而不見?難道每年為教會賺到的利潤,真的比真正耶教本質重要嗎?
我不知道,也不想理會。我們只會收留、支持決定離開耶教的人。
當然,如果打一個電話,就會有個什麼的速遞一個女朋友給我,而不是召妓的那種,我也會嘗試一下。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7-27 20:25 發表
不要老是推搪,是離教者在散播謠言,是敵視耶教的人在胡亂批判、抹黑,然後以一個受害者姿態,切合聖經新約那種[基督徒總是受迫害的]自殘精神,繼續自慚形穢下去。在文革時期,批鬥知識份子,不單只以外力逼迫他們[認罪],更要他們自我懺悔,每天不斷寫懺悔書,要他們自己將[知識份子]的身份踐踏得卑微、下賤,只等如蛆蟲。內外夾攻,中國年青知識份子一代身心飽受摧殘,永不翻身。細想一下,和今天基督教的宣傳相比,有多少類同?

我想,分別在於基督徒是出於自己意願去妄自菲薄,而文革中的知識分子則不是自願的(但要說服對方認為他是自願)。

P.S. 關於文革書籍,有何好介紹?近來我有過看季羨林的《牛棚雜憶》,是不錯的書。另外中學時代看過《天讎》,印象就依稀了。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7-27 20:25 發表
當然,如果打一個電話,就會有個什麼的速遞一個女朋友給我,而不是召妓的那種,我也會嘗試一下。

這句有點畫蛇添足的感覺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7-28 01:28 發表

我想,分別在於基督徒是出於自己意願去妄自菲薄,而文革中的知識分子則不是自願的(但要說服對方認為他是自願)。

P.S. 關於文革書籍,有何好介紹?近來我有過看季羨林的《牛棚雜憶》,是不錯的書。另外中學時代看過《天讎》,印 ...


也看過《天讎》。感到極討厭。但傳聞是作者有意逢迎國外世界的口味而誇張失實之作。
+++

這句並無不妥。

//當然,如果打一個電話,就會有個什麼的速遞一個女朋友給我,而不是召妓的那種,我也會嘗試一下。//

何有畫蛇添足呢?
原帖由 hund 於 2007-7-28 12:37 發表
何有畫蛇添足呢?

感覺像和前文格格不入,少這句好像順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7-28 17:11 發表

感覺像和前文格格不入,少這句好像順些。


嗯..........你兩個所說的,我該信哪一個?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覆兩位仁兄、善長

我認識的關於文革的一切,其實不是看書看來的。因為上年,即06年是文革四十周年,電台節目[光明頂]和[講東講西]也有特備節目;我將它們錄在MD裡,日夜不停聽,聽得多了、熟了,就有了自己的見解。再看看聖經的新約,竟發覺當中有某些句子的意思,與[毛語錄]裡面的類同;而且亦解開了我對當年上教會時遇到的種種疑惑。所以,我才寫得出[基督教與文革]這文章出來。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7-28 19:11 發表
我認識的關於文革的一切,其實不是看書看來的。因為上年,即06年是文革四十周年,電台節目[光明頂]和[講東講西]也有特備節目;我將它們錄在MD裡,日夜不停聽,聽得多了、熟了,就有了自己的見解。再看看聖經的新約,竟發覺當中有某些 ...

可以send 那集光明頂給我嗎???
[email= <a href=]freemind117@yahoo.com.hk[/email]" target="_blank">freemind117@yahoo.com.hk

回復 #7 freemind 的帖子

sorry呀,我係錄響MD度架;而且都隔o左成年幾,電台網頁早就洗o左呢個特輯。如果真係要send俾人,我首先要將已經錄響MD裡面o既節目掉轉頭擲返落電腦度,不過我冇呢D[架生]呢.......所以,[光明頂之文革四十周年特輯],係小弟o既珍藏中o既珍藏呢...........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