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原創作品] 不要對她說

今晚,她又上來他家了。
站在他家門口時,她的臉上,兩行淚痕若隱若現。她剛哭過。
[我可以在這裡睡一晚嗎?]她說。他微笑地點頭。
洗個澡後,她向他借了一件短袖衫。她穿起後,平平無奇的衣服,搖身一變,成為一件性感的睡裙。
她睡了。他的母親剛才走過來,小聲的問他,她不是有男朋友嗎?怎麼會上來?
他沒有回答。他不是沒有答案;而是,他不需要答案。
他凝望著她的背影。她的長髮,是那麼的輕逸,柔柔的鋪在軟枕邊、床上,一縷青絲幽幽的散發著芳香。
不敢打擾她,他甚至拿一張椅子放在床邊,坐著,生怕自己的重量壓在床上會影響她。這一刻,可以望到她的背影,就已足夠。
他忘了她的移情別戀——因為,他和她從沒戀過。一直,只有他在暗處靜靜望著她,一直,就只像現在一樣,只望著她的背影。當她主動走來,問他拿功課來抄,他滿心欣喜,甚至有數晚睡不著。當她拖著別的男人的手,他沒有妒忌、憤怒,只有祝褔。
他是那種[沒有殺傷力]的男生;沒有女生會注意、在意他,不過,這反而令女生更放心跟他交往。所以今晚,她上來了。
他甚至沒有問她,是不是跟男友鬧翻了。他知道,她拖過好幾個男人的手;然而,他沒有做下一個的預備。因為,這種距離,就足夠了。
是自卑嗎?是自我欺騙嗎?不曉得。總之,這種距離,就足夠。
他一直只想,讓一切停留在幻想的國度;她是那個夢幻般絢麗的肥皂泡,在幻想的國度中輕輕的飄,折射出七彩斑爛的光芒;光芒照耀著他的生命,令他的生命充滿喜悅。他只怕,如果有一天,他忍不住接近她,只會戳破這肥皂泡;他的世界,從此變得一片黑暗。
所以,他一直只想保留這個距離。一直這樣,就好了。
只是,今晚不同。也許,是她的光芒太誘人;也許,是幻想的國度崩潰了,一時間想要衝出現實。驀然,他感到,他不想再只有遙望的份兒;他更想輕輕的觸碰一下,這個七彩斑爛的肥皂泡。
他默默地,往她的臉上輕輕一吻。
這樣就好了。就只是這一吻,如此而已。
他輕輕的站起來,步出房間,輕輕的關上房門。今晚要睡沙發呢,他心想。
只是,他很滿足。因為,他是曾經跟這個夢,如此接近過。他只祈求上蒼,不要對她說,他曾經吻過她。
不要對她說。就讓一切返回幻想的國度裡去吧。
不要對她說。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喂, 我可唔可以改編你篇野?

回復 #2 龍井樹 的帖子

隨便轉載、改編,只要你quote返我個名,話個靈感係黎自我呢篇野就得。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今晚她來了。
站在門前,我從防盜眼看到她臉上的淚痕。她剛哭過了。


「我可以在這裡睡一晚嗎?」她說。我點頭示意。
洗個澡後,她向我借了一件短袖襯衣。她穿起來,本來平平無奇的襯衣驟然變成為了一件性感睡裙。
她睡了。媽媽走過來問:「她不是有男朋友嗎?怎麼會上來?」
我沒有回答。反正她已經來了,其他東西都再沒關係。
我凝望著她的背影‧‧‧
那個人正在偷望著她,她的長髮,是那麼的輕逸,柔柔的鋪在軟枕邊、床上,
一縷青絲幽幽的散發著芳香。
那個人不敢打擾她,他甚至拿一張椅子放在床邊,坐著,生怕自己的重量壓在床上會影響她。
那個人想,這一刻可以望到她的背影,已經很足夠了。
他忘了她的移情別戀——因為,他和她從沒戀過。一直,只有他在暗處靜靜望著她,一直,就只像現在一樣,只望著她的背影。當她主動走來,問他拿功課來抄,他滿心欣喜,甚至有數晚睡不著。當她拖著別的男人的手,他沒有妒忌、憤怒,只有祝褔。

回復 #4 龍井樹 的帖子

[我沒有回答。反正她已經來了,其他東西都再沒關係。]這一句,可改為[我沒有回答。反正她來了;一切也再沒關係。]這樣看上去會較為簡潔,也更有感染力。
不過,為什麼開頭明明是[我],之後卻變了[那個人]?小心,小心。
很不錯呢。你令我有教你寫作的衝動;如果你不介意,我願意免費教你。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 酒井明 的帖子

[不要對他說]
選在清晨時分走出你家的巷口
看著昨天擦肩而過
未熄滅的街燈
問我到底告別了什麼

當我失去你那眼中美麗的溫柔
當你決定就此放手
我的生命之中再也沒有
剩下些什麼 除了沉默

陪你到日出 把你看清楚
哭得累了的你看來睡的好無辜
在你耳邊輕輕說出最後的要求
不要對他說出一樣的話

不要對他說 夜裏會害怕
別說你多晚都會等他的電話
別說你只喜歡他送的玫瑰花
因為這些 是我僅有 殘留的夢

不要對他說 一樣的話語
不要對他說你總是愛的太憂鬱
別說你最渴望他能為你而淋雨
我願忍受折磨 獨自去擁有
曾經的溫柔
不要對他說 不要對他說.....

曲:黃國倫 詞:王中言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回復 #6 Step.King 的帖子

沒錯呢........我就是將這首歌的意境,具體地改編成一個故事。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7 酒井明 的帖子

用歌來成為小說題材是很好的點子~

回復 #8 Paul_Bard 的帖子

你也不妨試試呀!你也是愛歌之人,不妨也從這方面培養一下興趣,提升寫作功力。先慕後臨,總比先臨後慕容易得多。
我就是希望大家像我一樣,不斷地為寫好自己的文章、小說而努力;這樣總比不斷做[頂心杉]更好。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9 酒井明 的帖子

不瞞酒井兄, 無獨有偶, 在下昨晚已經作出此嘗試...
-----------------------------------------------------------

彼岸之歌 - 外傳(1)
----------------------------

發覺自己倒在一荒漠...

荒漠寒冷, 卻不損歌者心內火熱...  

復前行的歌者, 想確認自己身處的地域、空間...  在這廣漠上, 除了風沙, 卻空無一人給他問津...

突然, 他聽到不遠處有渺渺的音樂聲...

配著以色列的民族曲調, 歌者本能地向著音樂聲尋去...

只見一群以色列人被幾名巴比倫士兵押送著...

行經巴比倫河, 巴比倫士兵想在河旁歇息, 示意以色列人們要行到河的一旁...

經過連日自以色列到巴比倫趕路, 剛遭國破家亡巨變的以色列人, 心情未有絲毫回復, 便要應付日以繼夜的路程...

坐在巴比倫河畔, 以色列人終於得到苦難中的些許甘甜...

整理著因巴比倫士兵虐打的鞭傷, 腳皮因沙石磨損, 子女捱餓的呻吟... 不覺一陣沉吟的悲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Nm1g8FFRArc&mode=related&search=

Wow...  Wow...  Wow...  Wow...  Wow...  

By the river of Babylon...  and we sat down...

and we wept...  when we've remember Zion...

當我們回想起我們的家鄉 - 耶路撒冷的鍚安山... 我們便哭如淚人...

因我們背棄神, 做祂所不喜悅的惡事...  祂的怒氣便臨到我們, 保守便離開我們...  

巴比倫兵丁坐得悶了, 看到悲哀的以色列人, 向著錫安山的方向朝拜... 看到他們敬虔的眼睛滲著淚光, 厭惡感隨之而生...  欺凌弱小的心隨之而起...

"你們這個民族倒是有趣...  落難時就只懂倚靠神明嗎? 好, 好...  就唱一首祈福的歌來聽著聽著... 看你的神聽不聽到? 聽到會否來救你們?"

When the wicked carried us away in captivity,
Required from us a song...

以色列人在苦難中生出敬虔... 他們知道, 敬拜永生神的歌不是供嬉戲用的...  

Now how shall we sing the lord's song in a strange land...

他們不肯向巴比倫人獻唱...

換來就是一連串的虐打, 嬉笑...

看著家人受虐, 朋友受欺壓... 以色列人還是忍辱負重, 開始獻唱一些民族歌曲...

巴比倫人聽見他們不是以敬拜歌曲來"服侍"他們... 氣上心頭...  虐打比方才還變本加厲了...

最後, 以色列人明白到, 他們還是要獻唱... 巴比倫人可以逼他們唱歌, 但卻控制不了他們崇拜神的心...

Let the words of our mouth and the meditations of our heart
be acceptable in thy sight here tonight

他們的靈歌, 也感動了巴比倫的兵丁, 知道他們有一個純正的信仰, 就沒有再那麼虐待他們了...

誠心的敬拜, 當然傳到神的耳中... 神已悅納他們憂傷痛悔的心, 計劃了以色列人回歸復還的日期, 耶路撒冷重建的日期, 最重要的是, 舖排從創世以來, 祂自己親臨地上, 話語成為人的身軀, 親自擔當我們的鞭傷, 及罪...  

五十年後, 巴比倫遭瑪代波斯國殲滅... 神感動波斯王塞魯士大帝, 許以色列人回故土重建耶路撒冷...

歌者看見整過情境, 不覺哀嘆為何以色列人要到國破家亡, 才懂得珍惜自己與神的關係, 也正好給自己一個告誡

撫著琴, 哼道 :

詩篇 137:5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

詩篇 137:6 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瞠。







Psalm 137
1 By the rivers of Babylon we sat and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Zion.

2 There on the poplars
       we hung our harps,

3 for there our captors asked us for songs,
       our tormentors demanded songs of joy;
       they said, "Sing us one of the songs of Zion!"

4 How can we sing the songs of the LORD
       while in a foreign land?

5 If I forget you, O Jerusalem,
       may my right hand forget its skill

6 May my tongue cling to the roof of my mouth
       if I do not remember you,
       if I do not consider Jerusalem
       my highest joy.

----------------------------------------------

如不蒙棄, 請賜教指點一下~

[ 本帖最後由 Paul_Bard 於 2007-8-8 19:43 編輯 ]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7-8-8 19:41 發表
如不蒙棄, 請賜教指點一下~

Paul少的文章,真教人感動。

假如Paul少能在本人的虐打下唱首聖詩給我聽,我都可能會信主。
Paul少,你願意麼?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復 #10 Paul_Bard 的帖子

嗯........中英夾雜最困難的地方,就是英文那部份,未必每個人都會有共鳴。我在[那一年夏天,那一場戀愛]入面引用Debussy的鋼琴樂章就是一個例子:我只會在這情況用英文引用,因為看的人只需到唱片店找這首樂章,甚至在網上找尋、下載,很快就可以對我這篇文章有共鳴了。
而且,當中有很強烈的故事、時空背景;如果要寫這種題材,個人認為不一定要表明是哪一族對付哪一派的人,可以單靠場景的氣氛、人物唱著歌謠時歌詞的內容引人追看下去。換句話說,即是淡化時代、人物背景,反而用故事內容、人物間的角色衝突去突顯故事主題,這樣會更合適。
對不起,一切只是個人意見,希望你不介意。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8-8 20:01 發表

Paul少的文章,真教人感動。

假如Paul少能在本人的虐打下唱首聖詩給我聽,我都可能會信主。
Paul少,你願意麼?


大家都係男人,男人老狗,玩呢味,好似........?!?!?!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8 21:30 發表


大家都係男人,男人老狗,玩呢味,好似........?!?!?!

我都係想佢為主犧牲一下姐,又唔駛去阿富汗送死丫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原帖由 抽刀斷水 於 2007-8-8 21:37 發表

我都係想佢為主犧牲一下姐,又唔駛去阿富汗送死丫嘛。



咁又係,你兩位玩成點都好,點都會留返佢條命,唔駛佢死o既。你一向都係咁好心,我欣賞你呢點。
不過,講明先,你唔駛講話[不如預埋你啦]咁樣;因為呢,我呢,我並唔好呢味.........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8-8 17:57 發表
[我沒有回答。反正她已經來了,其他東西都再沒關係。]這一句,可改為[我沒有回答。反正她來了;一切也再沒關係。]這樣看上去會較為簡潔,也更有感染力。
不過,為什麼開頭明明是[我],之後卻變了[那個人]?小心,小心。
很不錯呢 ...

忽然興起隨便玩下,約左個網友睇戲未夠鐘。

回復 #12 酒井明 的帖子

即是用對話式去表達實際想要表達的效果(衝突), 我明白了...

謝謝酒井兄的賜教~

回復 #11 抽刀斷水 的帖子

其實我已經預留左角色俾自己...

//歌者看見整過情境, 不覺哀嘆為何以色列人要到國破家亡, 才懂得珍惜自己與神的關係, 也正好給自己一個告誡

撫著琴, 哼道 :

詩篇 137:5 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記你,情願我的右手忘記技巧。
詩篇 137:6 我若不記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過於我所最喜樂的,情願我的舌頭貼於上瞠。 //

避過虐打了...
正話遇到一個好可愛既女警,心情都好起來。

回復 #19 龍井樹 的帖子

我始終覺得有幾種職業是應該和"靚女"絕緣的  不然會立時減分
其中一種就是警察...
花開花落花無缺!

對付教徒三式: 不主動、 不抗拒、 不負責!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