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離開了以後 (1)

離開了教會,少說也有四五年。
我的離開,是因為在最後一晚的聚會——呀,對不起,應該叫做團契,對吧——有很多想不通的事,猜不透的情。
很迷惘,迷惘得有點糊塗。糊塗地進去,更糊塗地出來——我和一般信徒不一樣,他們進去了,找到很多答案,可是,我進去了,卻找不到答案,只找到更多問題。
出來後,有時會和他們聯絡;只是,每次聯絡,聊沒多久,總是變成爭論。每次爭論的,到最後都是同一個論點——為什麼一定要聽話?我不明白,既然是祂做了我們出來,為什麼又要我們反過來聽祂的說話過活?我為什麼不可以有自己的想法?為什麼有自己的想法,就會等如墮落?如果到頭來也只能像馴犬般在祂身邊侍奉祂,那麼祂給我們的自由意志來幹嘛?一切也罷了,只是,如果發覺祂的話有不合理的地方,為何也一定要照單全收地依從?
到最後,他們的答案都是[你不在我們中間,所以你不會明白].......[我也曾經在你們中間呀!]我暗忖。是不是一定要在他們中間,才有能力明白他們的想法?可能吧。
始終,我不是那些只會依賴的孩子。我不會長大了,還要抱著上帝的腳,啜啜啜,不斷吻上面的腳毛,問祂:[呀,我事奉你,做得夠好嗎?]。我只會揮一揮衣袖,或許帶走一點雲彩,跟祂說:[我已經長大了,我的命,應該由我來管。]跟著踏出門口,更不回頭。
在祂心目中,我是個叛逆的孩子;可是,我對那些吃飯、睡覺前也要向祂討告(對!不是禱告)這討告那的小伙子們,只更加嗤之以鼻。
我不會感謝祂;不過,我會向祂說,對不起,我不是個聽話的孩子。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 酒井明 的帖子

我想這是對基督教的錯誤傳譯...

上次記得和你分享過"互為內在", "互為主體"~

將會在小說中寫的一個題目就是, 善惡道德在亞當吃分辨果子時就產生了罪(不服從、不達神的標準), 那為何一開始就要造這顆樹呢? 就係因為想我地有得揀... 如果一開始就set好晒, 就無"以愛推動的自願順服"了~

我也不是一個聽話的孩子... 但是我愛祂! 愛是以自己的意志推動的行為

順服不是單以主僕的關係去描述, 還有夫婦, 父子, 朋友等倫理~

[ 本帖最後由 Paul_Bard 於 2007-8-7 21:41 編輯 ]

回復 #2 Paul_Bard 的帖子

這個我記得,只是,[順服]這個意思,在中文的範疇有委曲求全的含意,當中主奴關係的感受太重了,跟英語的相差太遠;而且,我也說過,你這種思想是好,可惜在香港一些教會(尤其是新興的)因為被視為異端,所以變得不適用。其實,關於這個,我替你感到悲哀。
你覺得是錯誤的傳譯,可是,這正是現在一些自稱正統、在新型屋村中間開設的教會,裡面的中心思想。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回復 #1 酒井明 的帖子

這篇待完整後,當可收錄在離教見證中。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