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基督教如何殘殺第一位女數學家及天文學家希帕蒂亞


希帕蒂亞 (Hypatia 370-415)
生於埃及的亞歷山大港,被譽為第一位女數學家及天文學家。被基督教暴徒所殺害。
公元 415 年的某個黃昏, 太陽剛下山, 亞歷山大港沐浴在一片殷紅的晚霞之中。美麗的希帕蒂亞 (Hypatia) 剛梳洗完畢, 穿上白色長袍, 準備到學園講學。

學園 (The Academy) 由柏拉圖 (Plato)所首創, 門前有白色的大理石級, 兩旁由獅身人面像守衛著, 裡面燒著香, 四壁充滿希臘、羅馬和埃及的裝飾, 是講學的好地方。每晚都有很多人在那裡等著聽她演講, 當然有一部份人是因為傾心於她的美貌, 但更大的一部份人是折服於希帕蒂亞的學問。

希帕蒂亞的父親賽翁 (Theon) 是著名的學者, 故此她從小就有良好的教育。10 歲時她就能自己想出辦法利用影子來測量金字塔的高度, 19 歲前已讀完了當時所有大數學家的著作, 並協助其父修訂歐幾里得的 <幾何原本>。公元 390 年, 20歲的她曾到雅典求學, 學成回亞歷山大, 從事科學與哲學活動, 講授數學及新柏拉圖哲學。她學問淵博, 循循善誘, 被譽為聖人, 歐、亞非三地都有學生來向她求學。除評注了不少數學名著外, 希帕蒂亞也注釋過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希臘哲學家的文章。公元 400 年左右,希帕蒂亞成為亞歷山大的新柏拉圖學派的領袖。由於她的學術聲望, 甚至有的基督徒也拜她為師, 著名的有後來出任托勒梅厄斯城 (Ptolemais) 主教的西內修斯 (Synesius)。

313 年 2 月,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頒佈了著名的 <米蘭敕令>, 給與基督徒以及任何人信仰自由, 正式結束了對基督教徒的迫害。以後的情勢剛好來一個 180 度的轉變 - 341 年,君士坦丁的兒子下令禁止一切異教崇拜、375 年, 皇帝革拉先禁止人民向羅馬神廟獻祭、391-392年, 狄奧多西一世(Theodosius) 下令關閉異教神廟, 基督教正式成為羅馬國教。它以前怎樣遭受異教的迫害, 它現在以同樣的方式來迫害異教....
起初, 基督教在亞歷山大不大受歡迎, 當地的東方人對外來人本來就持排斥的態度。及至得到來自皇帝的支持後, 基督徒就開始反攻 - 389 年, 基督徒發起暴動, 將亞歷山大圖書館, 連同裡面的書籍付之一炬; 391 年, 亞歷山大大主教提亞非羅 (Theophilius) 奉皇帝之命拆毀宏偉的賽拉庇斯 (Sarapis) 神廟。因為異教或世俗的學校、圖書館、建築物等等, 在當時基督徒眼中, 與毒蛇猛獸無異。及至提亞非羅的姪子西里 (St. Cyril) 繼任為主教, 矛頭開始指向活的異教及世俗學者, 包括哲學家、詩人和數學家 ...

希帕蒂亞對此並非一無所知, 但她研究過基督徒們所宣揚的哲學; 他們不是要信徒愛你的仇敵嗎? 他們自己不也曾經嚐過受迫害的滋味嗎? 人們口中相傳他們的暴行恐怕是有點誇張了。以前也有傳說他們在聚會時吃人肉、喝人血(按:守聖餐),結果還不是誤傳? 希帕蒂亞要不是對神秘事物不感興趣, 很可能也會嚐一嚐做基督徒的樂趣的! 此外, 她的朋友, 亞歷山大市長奧雷斯特斯(Orestes) 曾經說過, 西里雖然是一位狂熱的基督徒, 但也不至於會謀害一位手無寸鐵的弱女子; 退一步來說, 萬一她真的被列為要修理的對象, 她也不應該是名單的頭幾名。

希帕蒂亞瞥了一下放在檯上的星盤 - 這是她的得意傑作 - 借助投影的方法, 她可以利用星盤準確地模擬天象和計算時間。大約一個月前, 西內修斯曾來信詢問其制作原理 (按: 該信件至今尚存), 這證明除了學者之外, 有些基督徒對科學仍然是有興趣的, 不像早幾天吵上門的那一班人, 連星盤也未見過, 就質問她是否利用它來行占星術和交鬼。後來更放出謠言, 說她暗地裡傳揚異教, 這可是死罪啊。

正當希帕蒂亞躊躇著今天應否向學生講解星盤的原理,在神秘的埃及沙漠呼嘯的風沙中, 隱約有一些輕微的騷動。混雜在風沙中的, 就是由五百個基督教僧侶所組成的旋風。他們由西里大主教的左右手彼得 (Peter the Reader) 帶領, 一律穿著黑色的帶帽僧衣, 含枚疾走, 像一群蝗蟲, 蜂擁地前進,目的地是希帕蒂亞的住所 ....

希帕蒂亞剛拿著星盤, 登上門口在等候著的四輪馬車, 正要叫侍從起行, 五百僧侶突然從暮色中衝出, 他們沒有吶喊、沒有揮舞任何武器, 但繃緊的面部肌肉和狂熱、通紅的雙眼已足以令人喪膽。攻擊者未衝到跟前, 侍從們已四散奔逃, 有乖巧一點的, 立即就向學園和市長府第的方向跑去, 試圖去找救兵。

僧侶們二話不說, 立即把希帕蒂亞從馬車上拉下來,這才發出第一聲的歡呼: 「處死異教先知!」他們用力拉著希帕蒂亞的頭髮, 拖著她的身體穿過大街小巷 - 驚慌、哭叫著的希帕蒂亞的身體被街上的尖石刺得血跡斑斑,星盤亦早已掉到地上, 被踐踏成碎片 ...

亞歷山大城的人民死光了麼?

不是的。當年提亞非羅拆毀賽拉庇斯神廟的時候, 不也有數千人在奧林匹斯(Olympus) 的領導下與基督徒對峙嗎? 當士兵來到後, 拼死護廟的市民求仁得仁, 與廟同亡, 現在屹立在遺址上的教堂正是以他們的屍骨為地基! 餘下的識時務者趕快加入勢力強大的新教, 剩下的無權無勇的市民、學者、老弱婦孺, 我們還能希望他們做些什麼呢? 僧侶們竟然把希帕蒂亞拖到那所教堂!

現在希帕蒂亞俯伏在十字架前祭壇的地上。彼得開腔了:「你知道自己所犯的罪嗎?」希帕蒂亞默然 - 她知道法官在被告答辯前已經有判決了, 驚慌的心情已變成憤怒, 她用飽含淚水的眼睛直視僧侶的頭子。「快, 快上前親吻這十字架! 俯首認罪! 加入我們! 我們可以饒你一死!」僧侶之中有人說。希帕蒂亞望了那人一眼, 轉面對著彼得, 堅決地吐出一個字: 「不!」

僧侶們怒吼的聲音此起彼落。有幾個已衝上前面, 把希帕蒂亞的衣服撕個稀爛, 想以此來羞辱她, 希帕蒂亞認出他們有幾個竟是她以前的追求者! 可是, 出乎意料之外, 裸體的希帕蒂亞不是他們想像之中的維納斯, 而是智慧、勇武的雅典娜 - 希帕蒂亞決定室豁出去了 - 她並沒有試圖去遮掩自己的身體, 羞恥的, 應該是這班暴徒。她用盡氣力大聲的問: 「這就是你們所宣揚的愛嗎?」 狂怒, 或應該說, 惱羞成怒的暴徒們立即從懷裡拿出已磨得剃刀般鋒利的蚌殼片 (一說是陶片) 割斷了她的喉管 ...

就是這樣, 第一位女數學家, 又是古典世界最後一位科學家終於離開了我們。奈橋 (Nikiu) 的主教約翰 (John) 記下他們這次輝煌行動的過程, 並說:「希帕蒂亞死有餘辜, 誰叫她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魔術、星盤、和音樂呢?」

事件發生以後的一千年, 基督教靠暴力在政治以及世俗得到極大的權位, 神學亦有長足之發展, 經院哲學無所不論, 史家稱之為「中古黑暗時代」。  
[img][url][/url][/img]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無聊.......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