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愛情信箱

坊間有很多幫忙解答愛情疑難的專欄作家;惟不是每位都有這種能力。如果閣下只看基督教書樓買到的愛情書藉,解答愛情疑難的話,我勸你現在就將它撕毀、丟掉,免受毒害。
不如選擇問我;我會幫你。
一、希望你能夠將你所遇到的愛情疑難寫得詳細一點,讓我可給你更好的意見。
二、一切現實資料,包括姓名、年齡,甚至性別,如果自覺不方便透露,均可留空或作假。我只需要你的愛情疑難。
三、我只會提供意見,最後的選擇權在於你。如果因為聽取我的意見,卻得不到預想的效果,請不要回轉頭來怪責我。
四、不論你是異性、同性戀者,無任歡迎。

五、由於要維持這裡和諧氣氛,所以一些侮辱、謾罵的言論,及一些與愛情疑難及解答無關的言論,很抱歉,我很可能會全部刪除。
六、原則上,私下代替我回答愛情疑難的行為是禁止的;惟我會個別看待。換句話說,這類回帖有很大的酌情權。
願各位愛情路上一切順利。

[ 本帖最後由 酒井明 於 2007-10-10 10:37 編輯 ]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這不是教人,是毒害人

在自稱正統的基督教書樓裡,有些教人談戀愛的書藉;有些更是專為基督徒而設的。我不時會看看;因為,我想為裡面的言論解毒。裡面所說的,美其名是教導人談戀愛,實質只是叫人不要談戀愛。
有些是這樣說的:每遇到有男生輕挑地和你搭訕,最好的方法是完全避開他。因為,無論你用什麼反應去回答他的說話,怒意也好、善意也罷,不外乎只承認了他的存在價值。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當他透明]。
問題是,怎樣去評定他的行為是[輕挑]?
跟書裡的方法,不要問自己的朋友,最好問教會內的弟兄、較年長的牧師之類?絕對錯誤!因為,他們根本可以乾脆地回答,和你搭訕的全部都是輕挑。
因為,他們只是局外人,根本沒資格、也沒能耐去評定那個人的行為是否輕挑。而且,每個人的價值觀也不同,評定的標準也不同,大概都是受過去的經歷影響。所以,既然不知道,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刀切]——將所有的都評為負面,那麼你以後就不會再為這事麻煩他們。而且,要你避免談戀愛,一心一意為教會(記著,是[為教會],不是為那個[神])付出,是整個教會內的默認共識;所以,他們的答案,也只會以教會的利益出發。
而最要命的,就是教會內或多或少也會保持一定數量的情侶,讓你以為跟從神,愛情的幸褔就會來到身邊。這只是一個假象,是教會內的雙重標準下摧生出來的產物。我不是說他們之間的愛情是假,而是,為何擁有愛情幸褔的幸運兒,要由一班[教會的弟兄]去定奪、選出?這不是很奇怪嗎?
愛與不愛,感受到愛與否,是你個人的感覺,與別人無關。愛情來臨時,就放膽去愛吧!因為,醉過,方知酒濃;愛過,方知情重。
那些教導人談戀愛要慎重,總是要人將那個[神]放在第一位的書藉,丟了它吧!不要將之送人,免得傳播病毒呢。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繼續解毒

當那感動的一刻來臨時,相信每一個人,或多或少,總會有點驚惶失措。
不過,如果在這一刻,不慎看了那些書藉而中毒,那就太不幸了。
對於這些,書裡面有這種論調:當遇到適合的對象時,最好先讓自己冷靜一下,搞清楚,自己是真心喜歡他,抑或不過喜歡他的外表?你會不會只是被他這一貫跟異性搭訕的技倆吸引了?他跟你這麼說,會不會之前也曾經跟另一個異性這樣說過,只是對方不理睬他,所以轉移目標?
我不知道閣下會不會唯唯諾諾,認同上面的說話;我只會說,這種說話,只是一派胡言,是神經病的人才想得出來的東西。
不是唬嚇你——愛情的來臨,容不下胡思亂想。在那一秒的感動過後,很奇怪,人容易被自卑的思想籠罩;[到底我有什麼好,他竟會喜歡我?]——很多時候,這種說話,如果過份自我在腦海裡重覆說著,就會變成夢魘、詛咒,一直揮之不去。
這種自卑感,到底從哪裡來的呢?就是源自對生活、世事的無力感,源自面對困難時的無助。這些負面的情緒,日積月累,就會在心裡形成一種將自我價值看得很低的心理;所謂自卑感,就是這個意思。這亦是人心裡的,所謂[人性的盲點]。
所以,如果不好好把握感動來臨的一剎,當中帶來的機會,久而久之,愛情的幸褔,只會遠遠的離開你。
當然,這也是教會所希望的。教會就是不會讓人談戀愛,只會叫那個[神]伸出雙手,掩蓋你的耳朵,令你即使休比特跑來敲你家的門,你也不會聽見。
把握愛情來臨的一刻,捉緊他所給你的感覺,跟著自己的心情走。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拒絕。因為不肯定,考慮一下也好;只是,多慮無益。對方見你不理睬,自會另找別人;這不是[濫交](也煩請不要濫用[濫交]一詞),而是識趣。


[ 本帖最後由 酒井明 於 2007-9-6 23:15 編輯 ]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再解[一軛]

很多讀者來郵,抱怨我的愛情文章寫得艱澀難明,有拒人千里之感;更有人(我懷疑是基督徒)說我不過是故弄玄虛,曲解聖經話語,迷惑人心。於是,我再細閱自己的文章。
我發覺,原來我在用詞造句中,精簡得過了頭;幾個意思濃縮在一句話之內,千言萬語,我卻只用片言隻字,就滿以為足以表達。原來,不。
所以,我決定以解讀自己的文章,繼續這裡的解毒系列,希望會有幫助。當然,我首先引用的,就是自己的成名作——[不要恨,只要愛]。
有讀者來郵質問:[一軛]這東西,為什麼會變成恨呢?這個和恨的意思,可說是風馬牛不相及呀!而且,大家都有共同志向,才可以永遠在一起,這是理所當然呀!這樣,又哪來毒素了?
也許,這位讀者說之前,忘了先看聖經。
哥林多後書第六章十四節開始,在"你們和不信的人不可共負一軛"之後,就表明了"義和不法有什麼相同呢?光明和黑暗怎能相通呢?......"——明顯地,這裡將[不信]和[不法]、[黑暗],甚至往後第十五節的[彼列](撒但的別名)劃上等號。試問將[不信]比喻為魔鬼的一軛論當中,又怎會不存在著恨?
直到第十七節,更說到"要從他們中間出來,和他們分開,不可觸摸不潔淨的東西"。將[不信]比喻為[不潔淨],更要主動去離開他們;如果在做這一切當中,竟然存在著愛,這就是一種虛偽了。
在[一軛]當中,本身就存在著愛恨分明的立場。而且,之後一字一句,更說明了要在恨的基礎上,建立愛的關係。所以我說,[一軛]不過是恨的變體:用一個討厭的對象,襯托出對某部份人的愛。
不過,最要命的還不止這些。
對失戀的自怨自艾,都會是一些類似[可能我不夠漂亮/體貼/英俊/富有吧]之類的說話。這種說話,有人說時當作是自嘲、發洩,一席笑談過後,就會回復正常;有人卻會一直銘記於心,成為心理陰影。不過,即使是心理陰影,也可以靠日常經歷,或者刻意培養、鍛練自信,甚至選擇對症下藥,細想當中錯失,以免下一段感情來臨時又再重蹈覆轍,將這心理陰影減退,甚至消除。
然而,[一軛]卻針對這種重建自信的方法,作最重的打擊。
[一軛]的前提,是[信與不信]的分別。首先,什麼是信,已經沒有一個清晰的答案:口裡承認、心裡相信,就夠了嗎?如果不夠,怎麼辦?要出席過多少次團契,作過多少次崇拜,諸如此類,才算是相信?什麼是真正的相信?我認為我是真正的相信,可是四周的信徒卻力指我不是真信,那我該如何辯解?是不是要將整本厚厚的聖經背誦如流?是不是每次崇拜、團契、讀經、事奉.........等等,我都要用一本簿子、一支原子筆,抄下時間、地點、出席者的名字,數著自己為教會付出過多少時間、金錢、精力,以表自己真誠相信?如果是,有沒有準則?一年內一千小時?兩千小時?還是.......
上面這一段文字,不要說閣下看得悶;我寫著寫著,不單覺得悶,更覺得很恐怖。
所謂相信,根本就沒有準則,更不由閣下說了算。一切只視乎你身邊的人如何看你,你可是全沒辯解餘地。
用一個沒有準則的[標準],來衡量一段感情的價值,本就是離奇、荒誕。而最危險的,就是當中真的有人會相信;他們相信,一段感情結束,原因真的是[信與不信不能同負一軛]。他們根本不會去想,這段感情裡面,大家有沒有什麼地方做錯了,是不是因為什麼阻力,有什麼誤會沒解決,是不是將對方的缺點放大了。連分手的原因也沒弄清楚,就一味強調著[因為他/她不信,所以我們不能一起了.....],只是將失戀的原因往[一軛]裡作心理投射;心靈在[信與不信]之間徘徊,對這段感情上的缺失卻視而不見。
到最後,一切只淪為自我,甚至互相麻醉。這就是我所說的,那[一軛]的毒煙。
因為[一軛]是讓人沉醉在一個思維裡面,令自己對失戀失去自癒能力;所以,如果要我歸納,我會說這是精神上的後天免疫力缺乏症。換句話說,這是精神上的愛滋病。
這種愛滋病,比肉體上的那種,更易染上,更難醫治。

[ 本帖最後由 酒井明 於 2007-9-7 20:48 編輯 ]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到底你想怎樣?
對別人的追求不瞅不睬,人家見你沒什麼反應,轉移目標,你就在背後說他濫交。到底你想怎樣?
你以為你是誰?即使你是國色天香,只要追求的人發覺,除了仰你鼻息之外,卻什麼都得不到的時候,假以時日,就不會再陪你玩這個"刁蠻公主"的遊戲。
人家追求你十年,你在十年後再拒絕他,要他為你傷心流淚,甚至斷送生命——這一切,不過是下三流的愛情小說裡面的情節。你看了,中了毒,我同情你。但煩請你中毒後,躲在家裡不要出來好了,不要反過來到處毒害人。
有些女人,只懂得靠男人的追求証明自己的魅力,從而証明自己的存在價值;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事,因為與人無尤,所以問題不大。可是,到那男人不理睬自己,就到處說他濫交,愛搞一夜情,這種誹謗別人的行為,就是無賴所為。
無賴,不是男人的專利。
何必跟你,你這種無賴?人家不蠢,也並不偉大。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這算是什麼呢?我不知道。
看著看著,有時,真的覺得很可笑。
首先,讀書時要以學業為重,所以小孩子不宜談戀愛。小孩子的戀愛,一定粗疏,一定未成熟,一定會影響學業,一定會亂來。所以小孩子絕不適宜談戀愛;別人也要想盡辦法阻止他們。
到十八歲就可以了吧?不!還有大學課程要讀呀,讀好了,拿到學位、文憑什麼的,才能找到好工作。所以,又不能談戀愛了。
到工作的時候就可以了吧?可以,不過只可以談一次。談過就一定要結婚,不可以分手,不然就是不道德。多轉換男/女朋友,就是濫交。
這算是哪門子的愛情?不如盲婚啞嫁算了。
"正常人"想出來的東西,我這種"瘋子",絕對不會明白。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為何要假裝信?

對於樓下那一篇教導人如何將女基督徒拖出教會的文章,一直也覺得有點問題;只是,可能不過只是我個人覺得有問題,而且為了表達最基本的尊重,所以選擇留下它。
其實,為何要假裝信?
假設,如果上帝、耶穌真的存在,耶教那一套教義是真的;若果可以從愛一個人當中,認識、接觸到上帝、耶穌這角色,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嗯,首先說明,我視上帝、耶穌為"角色",而不是什麼"唯一、獨一的主"或"神"。
一個女生,如果已成為耶教的紅衛兵,只會將耶教教義奉為至聖,視上帝、耶穌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中的媒人,那麼,即使閣下如何展開追求,對方也不會理睬你。不過,若對方接受你的追求,肯理睬你,這或許表示對方也想憑自己的自由意志,決定自己可否得到愛情的幸福,不想再受耶教規條所束縛。當然,更有可能的,是對方希望藉著這一段愛情,讓你也感受到上帝、耶穌那份愛,那份包容。既然對方的出發點是好的,又為何不陪著她,一起感受耶教背後的那份愛?
我相信,耶教背後代表的,是一份愛與包容。將耶教教義演譯為以服從為本、以主奴關係為主、將愛"神"捧得比天高,愛人踐踏得體無完膚的教會,是將耶教當作邪教宣揚的教會。如果你是真心真意地愛著對方,上帝、耶穌就只會祝褔你們白頭皆老,而不會千方百計拆散你們。那些想拆散你們的所謂"教徒",不過是誤將魔鬼當做耶穌來信吧。
所以,這是閣下的心態問題。為何你誰也不選,偏偏要選一個耶教教徒?是為了証明自己在說服別人方面的能力,還是貪圖一個上教會的女孩,品性純良,容易哄騙,好讓自己在朋友面前耍帥、邀功?抑或,只不過是想跟一個女耶教教徒上床,証明自己的能力比耶穌還大?
到底,你是真心愛著對方,還是有其他目的?你所愛的,是真正的她,還是色情電影裡的一個假象?
如果是真心去愛,就應該接受她的信仰;愛她之餘,也愛她所愛的祂。如果,你是想有一個女朋友,閒時看電影、吃飯、逛街,有機會就可以到你家,跟你纏綿一夜,那麼,外面有很多更好的選擇,不需硬要選擇一個耶教教徒。如果你想買字典,應該到書店、文具店之類的店子,而不是菜巿場。
她因為信奉耶教,不和你上床,是她的堅持。也許,這種堅持是好的,至少對她來說是這樣。對於她,你應該真心地去愛,而不是真心地想和她做愛。
Alessa is a daughter of Dahlia Gillespie. Alessa gets toasted in a ritual. Alessa is in agony. Alessa sends a part of her soul (the pure part, the part that wouldn't have to suffer) away in a form of a baby abandoned on the road. Harry finds the baby with his wife. They name her Cheryl.

The rest of it... You know.
原帖由 酒井明 於 2007-10-8 03:05 發表
她因為信奉耶教,不和你上床,是她的堅持。也許,這種堅持是好的,至少對她來說是這樣。對於她,你應該真心地去愛,而不是真心地想和她做愛。
大佬呀,您估我想嘅咩?她叫左咁多次,我都要表示基本尊重,難道做下愛這樣的小事都不遷就她嗎?
de omnibus dubitandum

無人愛的人

我是一個一般的人,,無不良嗜好,向心愛的人追求.失敗,無論有無愛人,覆我不<我心如死灰,找第二個.........如是,真愛.......嘆氣

回復 9# 的帖子

有心事請說出來吧,這裡總有人關心你。

愛情信箱??我才不會把我的愛情告訴別人!!
秘密的事情!!










--------------------------------------------------------------------------------........................................................................................
苦澀咖啡人生!!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