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FB專頁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他者_與_意外

「他者」與「意外」

這篇講「他者」的文章寫得幾好: http://www.hkci.org.hk/news_c/6news_c/6newsp6.jpg

當然,離教者(離「宗教」者)與不返教會的基督徒(離「教會」者)有分別的。一、一些人在教會受傷後離教,不返教會,否認自己是基督徒;二、但也有一些人不返教會或疏離地返,但自稱信耶穌的。如果把返教會視為基督徒的必然要素(這個看法頗為流行,甚至有些離開教會的基督徒,因而也會自我責備一番) ,那麼不返教會的基督徒,有些就會錯誤地把自己視為「離教者」,但他們不過是「離教會者」,心底裏仍然流著基督教的血。我們無法預先判別離教者屬於哪一類,甚至他們也未必知道有這些類別區分,我們只能細心去聆聽他們的故事。

對於那些不返教會的人來說,他們的確需要時間去適應的。或許,他們要重新學習過著一些「正常人」的「正常」生活,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這就可以了。平時,他們的一切空閑時間都被教會活動所佔據,因此當他們離開教會,或者不再過著教會的生活時,他們感到腳步浮浮不扎實這種感覺實在不好受,也是難怪的。

不少信徒以為,先做好一個基督徒,才會學會怎樣做人,結果愈來愈不像人;其實,可能我們是先學懂怎樣做人,才會知道怎樣做一個基督徒的。太多基督徒有神性無人性。難怪尼采批評說,只有耶穌是唯一一個基督徒。尼采那句話,並非批評耶穌,而是批評基督徒統統偽善,將信仰高舉,過於行動,以致只有信德,沒有行動,更加遠離了現實,喪失了生命的強力。基督徒口稱相信耶穌並遵從耶穌的教訓,實際上是如此嗎?尼采歸咎保羅,說他將「信耶穌」取代了「真真實實地生活」。這也難怪,總是有離教者、非信徒非議教會信徒口是心非,或者雙重標準。尼采如是說:

The Christians have never practiced the actions Jesus prescribed them; and the impudent garrulous talk about the “justification by faith” and its supreme and sole significance is only the consequence of the Church's lack of courage and will to profess the works Jesus demanded. (The Will to Power, #191)

In truth, there was only one Christian, and he died on the cross. . . . What has been called “evangel” from that moment was actually the opposite of that which he had lived. (The Antichrist, #39)

很多時,一些人往往把人離教的原因歸納為人事問題,例如基督徒的見證、團契生活、有沒有彼此相愛之類。但這個取向往往便是有意地不理會一些理性上的問題的。反過來看,其實人們加入基督教、加入教會的原因,往往也是因為人事的緣故。信念的問題,理性的問題,反而未必重要,甚至從來不重要。

古斌在《時代論壇》中發表的〈由人生的意外到宗教的意外〉也不錯: 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34271&Pid=2&Version=970&Cid=406&Charset=big5_hkscs

古斌說道:「離教者,不像不信者,因為他曾經入教,甚至曾經活躍。離教者是教會生產的極限,是增長的意外,不過,意外往往最接近真理。」我想,為甚麼宗教會出現「意外」?「意外」怎麼可能,從何說起?唯有在教會已經成為一種「文化工業」的時候,已經變得常規化、劃一化的時候(「意內」),才談得上「意外」。此外,古斌是否願意說,離教者比在教者更加接近真理?或者,他所謂的「最接近真理」是否不是指信仰上的「真理」,而僅僅指關於基督徒、教會生活的「真相」而已?

不過,話說來,我在基督教人文學會看見古斌的言論,令我有時覺得,古斌的自由、開放、前衛、醒目,是在敘述方式上,但古斌在宗教信念上所接受的意識形態,並沒有同樣地被批判(或者不要說批判,換句話說,傳統論述的價值/有效性沒有被擱置起來,所以其分析就帶有個人/傳統的偏見),其論述的內容實質因而也僅僅承繼著某個傳統主流的說法而已。他用了文化研究的語言來翻譯了某個傳統的主流信念。湯是換了,但藥並沒有。所以,獨斷的論調仍然猶存。

例如為甚麼不說,離教者本身也是人生另外一次「人生」的意外呢?這些問題,人們從傳統論述中並不會得到甚麼答案。無論如何,我想,不論是對於離教者來說,或是對於在教者來說,只要抱著一種開放的態度,不盲循某一種固定模式,一樣可以不斷遇到新的可能性、新的驚喜的。

資料來源

克萊門特博客,克萊門特(Clement),2006-04-02

他者_與_意外.txt · 上一次變更: 2012/02/02 18:50 (外部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