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百科 | 文庫 | 視頻 | IG | 手機版 | AMP手機版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AMP手機檢視本頁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離教者見證

※ 撰寫你的離教見證 ※

尋找上帝的失望之旅

日期: 2021-10-22
作者: 毛小黑 來源: 飛鳥往山微信號

我第一次進教堂,是無意之舉。18年復活節的前一個星期,那個周日中午和一個同學進去的。

我生長在無宗教背景的家庭,普通山區小鎮。高中在舊市區,前面五十米是基督教堂,周日中午能看到很多信徒。雖然每周六晚上和周日下午放假,但我從來沒想過進去參觀,而是去網吧放鬆。

有天課後閒聊,出於好奇,和一個同學約好周日放學去參觀。來得有點遲,信徒都離開了。本想就此出去,但我看到一個年齡相仿的男生,主動向他搭訕。他向我們介紹了教堂的歷史,又參觀了教堂。看到寫著的「十誡」,我覺得有點恐怖,因為我從沒接觸過。


基督教堂

之後我們在團契查經班裡,聽到了幾個同齡的基督徒分享他們的經歷,這是我從沒聽過的。我以前也從不認為在中國竟然還有人信神,甚至潛意思以為這是幾百年前就該滅絕的宗教。

但是我還是抱有好奇,想知道他們內心的想法,於是一周之後買了本聖經回學校看,並在每周日去聽查經。總之,這一切對我來說都很新奇。我想,為甚麼不可以相信耶穌呢?我是否會像他們那樣經歷神?於是我決志信主,但我從小接觸的世界觀都是沒有神的,因此更多的是感性上的「相信」。不久後,香港來的一個傳道人給了我一本小書:《遊子吟——永恆在召喚》,這是一本護教書籍。作者以北大生物學博士的身份,在書裡講了很多神存在的證據。


遊子吟目錄

我看了裡面的內容,深感耶穌是唯一真神,只有神之手能寫出這麼奇妙的經文。當時的我很單純,我想著作者是北大博士,總不至於這麼騙人。而且我知識淺薄的很,也沒有深入求證。這本書就更堅定了我從基督教裡追求真理,認識真神的決心。(當然我後來意識到,裡面充斥謊言、偏見。不知他寫下這麼多謊言,是如何面對他的神)

但我的信主之路不太順利,因為我家人都極力反對,我也不敢再去教堂,暑假期間也不咋看聖經。我一回到家,就變成一個「外邦人」,我還是不敢跟家裡人對著幹,所以我很佩服初代基督徒的勇氣。

我上大學後,經一個姊妹的介紹加入了校園團契。在團契裡有組長給我們系統地講聖經知識,豐富了我對神的認識,我也靈修、禱告、讀經、按時聚會……有時也會在校園裡傳福音。

我大概花了三個月空閒的時間,把聖經過了一遍,與此同時,我對聖經的疑惑也越來越多。我對自己的信仰產生了動搖:我身邊都是不信神的同學,他們或玩遊戲,或聽相聲,就是沒有人看聖經,也不用去每周日去教會。他們活得也挺開心的,不見得有甚麼不妥。我向同學傳福音,他們只是聽聽,然後說我不信。我信神總感覺怪怪的,假如沒有神,我豈不是活糊塗了?經上說:

若沒有死人復活的事,基督也就沒有復活了。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

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眾人更可憐。

這種懷疑的狀態不是一直都有的。當我聚會的時候,看到別的弟兄姊妹感動得快哭了一樣,禱告也那麼懇切,唱讚歌也那麼發自肺腑,我就好像也沉浸在這種狀態之中了。我就又變得深信不疑了,我不知道這是甚麼原因。我明白經文為甚麼說我們不可停止聚會,像那停止慣了的人,因為一個人太容易「跌倒」了。

我有時很虔誠,有時又很軟弱。總的來說,開始還是虔誠居多。但我對聖經的疑惑越來越多,舊約記載著在神的參與下,以色列人的所為。儘管很多是以色列人在背逆神的時候做的,但神指示以色列人做的事也很荒唐。既然神與人有相似的形象,為甚麼我們不能理解神的所為?福音進入中國已經是清代,不過短短幾百年,在這之前的人應該受何等審判?耶和華與耶穌真的是同一個神嗎?耶穌似乎更像一個宗教改革者吧?為何聖經內容差異這麼多?經文之間相互牴觸?

還有,我也不知道禱告有甚麼用。禱告求某件事的時候,我們當然是希望神成就。最終結果無非是兩種:當沒實現的時候,我們會說不合神心意,神不應允,或者說神給了我們更好的路。當實現了的時候,就感謝神垂聽了我們的禱告。那麼,我們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合神心意呢?為甚麼我們明明是為「神的國神的義」(比如傳福音)去求,卻往往不能應允?我的禱告是為了改變神還是改變自己?

我的外公外婆爺爺奶奶都七老八十了,就因為我信了這個教,而他們不信,那我就得同時相信他們將要下地獄?我給他們傳福音?未免太難了吧!世界上這麼多人不信,我就要信他們都要下地獄?

聖經所言六日造世界?講真的,我難道要堅定不移地記經上所說的嗎?我如果單單不信這個,其他都信,那這又是甚麼理由?那其他的經文我是不是也可以不信了?但又有哪個學者,或者地質學家會說六日造世呀?這個問題好像連基督徒內部都分歧很大吧。

……

只要憑著信心求,一點不疑惑;因為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

信心軟弱的,你們要接納,但不要辯論所疑惑的事。

但這些疑惑佔據了我的頭腦,我經常思考——與其說是思考,倒不如說是為神辯護,為神找借口,為耶和華做的事找一個符合世俗價值觀的理由。可能因為我半途信主,所以我會從兩個角度思考這些問題,一個是不信神的角度,一個是信神的角度。從不信神的角度看,這些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只需一個簡單回答:因為沒有神。而從信神的角度看,我要花很大力氣,繞無數的彎彎,才能得到一個連我自己都不信服的拼湊出來的答案。我也問別的弟兄,但不同人回答不一致不說,甚至同一個人說的都會前後矛盾,我也不愛問了。到最後,我大多只能這樣想,人畢竟是不能與神相提並論的,我的頭腦、思想都很有局限,等到主再來時,我就該明白一切神的工作了吧?就好像下面句經文:

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

隨後,因為一本書,我的信仰開始出現較大的崩塌,就是下面的那本美國人寫的《錯引耶穌:《聖經》傳抄、更改的內幕》。


圖書館宗教區無意看到的書

這本書講了甚麼呢?作者是虔誠的基督徒,堅信聖經無誤。他為了更多地追求真理,了解聖經,進入普林斯惠頓神學院學習,一個重要的內容便是經文鑒別學。作者在深入地學習了之後,才發現自己所持的「聖經無誤論」多麼可笑,因為聖經(主要指新約)各版本間異文極多,我們不可能找到哪些才是原文,甚至我們不知道怎麼樣才算原文!比如保羅的書信有些是別人代筆的,那麼是保羅所述之言算作原文,還是所寫之句為原文?假如不小心寫錯怎麼辦?就算沒寫錯,教會間流傳總要抄寫的,抄寫者的水平參差不齊,各教會的首個版本又不一致了。教會發展,總要不斷抄寫,這些異文只會越來越多。受抄寫者神學觀念的不同,莫名增刪改無數,受水平影響的無意之失你也很難考究。聖經中經典的故事「誰沒有罪,誰就拿石頭砸她」也是不存在的……以上都是書中確切提出的,舉了大量例子,還有很多內容不能一一備述,若想看看這本書電子版,可以後台回覆「錯引」。


《錯引耶穌》目錄

當時在圖書館裡看這本書,我甚至不太敢看,我看了一半,然後過了好一會才接著看,因為我的世界觀有點崩塌了。

到了19年下半年,我除了主日去做禮拜,平時已經不怎麼讀經了,不過禱告和靈修也還有。我屬靈生命很不穩定,當我在團契或教會裡聚會時,好像又正常了起來,但都阻擋不了我疑惑越來越多。《遊子吟》靠謊言欺騙來讓我信主,終究是不太牢靠的。這個時候我也知道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的瘋子,對於他們的行為,我是不能用常理度之的。然後我再度看回這本書,小心地求證,發現它不但充滿偏見,還充斥謊言。它也就能靠騙騙那些不深入明辨思考的人。作者極力搜索模稜兩可的所謂支持神創論的「科學證據」,去迎合基督教的聖經,卻從不提及遠遠壓倒性的支持「進化論」的科學研究。以此誤導讀者,噁心至極!不過想想倒也沒甚麼,這不就是很多基督徒共有的虛偽和雙標嗎?你還能指望他們有客觀可言?

前一陣子偶然在看到另一本護教書籍《鐵證待判》,才發現,《遊子吟》和它的內容重複極高。應該是遊子吟抄鐵證的,也是,除了互相抄襲這些老掉牙的說法,他們還能舉出甚麼新證據嗎?還有這種抄來抄去的做法,早在兩千年前的福音書裡就已出現了。而且舊約創世記的很多內容,不也是跟附近其它文明的神話如出一轍?這麼確切的證據,誰敢說沒有抄襲?

基督徒對於不利於自己的經文,他們選擇性忽略,到別人問了,就用別的經文去解釋:神不是這個意思balabala(聖經有很多意思相反的經文,總能找到的),或者找一切理由為神辯護。他們先入為主地認為聖經是真理,神做的一切都有他的美意,儘管他指導子民在屠城,雙手沾滿鮮血。聖經66卷書,內容思想相差極大,特別是新舊約,本應該是割裂開的兩本書,基督徒竟說這是一脈相承的。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反正我信主的時候,覺得自己經常是這樣,充滿了自欺欺人。

求神,就能得著,我得著甚麼了?不信神的人,他們能做得更好,我倒不如將禱告的精力用在我要做的事上。

我實在告訴你們:「站在這裡的,有人在沒嘗死味以前,必看見神的國。」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

我想知道哪個是未嘗死味就見主的,這世代似乎也有點長。大家也都說主要再來,他來了嗎?

保羅似乎也相信主會不久後就來,他說:

我們現在照主的話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們這活著還存留到主降臨的人,斷不能在那已經睡了的人之先。

但是主耶穌遲遲不見再來,大家似乎有點著急了,彼得後書按捺住他們的心情:

親愛的弟兄啊,有一件事你們不可忘記,就是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

主所應許的尚未成就,有人以為他是耽延,其實不是耽延,乃是寬容你們,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

但是,兩千年過去了,乃願人人都悔改?這兩千年來,一生未得見主的人豈不是更多嗎?他們就這樣白白地被丟進火湖,倒不如不來這世上。

……

對於這些疑惑,我想得頭都要爆炸了。最終,我選擇不再為神辯護,何必自找難受?真理怎麼會存在這麼多邏輯漏洞呢?

我承認我對聖經的「要求」很高,要求它文字沒有改動(起碼沒有大幅度的改動,或者意思不會改變),邏輯滿分,與科學不相悖,超越一切世代的道德觀……但我認為它理應配得這麼多的質疑,因為它自稱是神的書。既然是神參與寫下的,難道不應該滿足這些要求,讓世人得見它遠遠超越其他普通書籍嗎?很可惜,我上面的要求它沒有一個是滿足的。在我看來,聖經就是一部人寫的書,它並不是甚麼必須要神參與才能寫就的,甚至於漏洞百出。那我又有甚麼理由去相信這一位神呢?

20年疫情爆發,我在家裡,深入地思考了我信主的經歷。我分析之後,好像真的沒有多少理由繼續信神,而不信神卻有壓倒性的理由。儘管團契的弟兄讓我在網上參加聚會,但我婉拒了,算是與基督教斷了聯繫。

最後,是我對信主經歷的一句總結:

用一本一成不變的聖經,去適應瞬息萬變的世界,是不現實的。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