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 | 討論區 | 視頻 | 手機版 | AMP手機版 | 简体中文

使用者工具

網站工具


施舟人

kristofer_schipper.jpg

施舟人

施舟人(Kristofer Schipper, 1934-),歷史學家、人類學家、漢學家,主要學術領域為道教史與中國禮儀研究,他是首批獲得中國永久居留權的外籍人士。他發起多語種《五經》翻譯項目,發起建立「歐洲漢學協會」,至今依然是西方有影響的漢學團體之一。他的代表作《道體論》有法、英、荷、意、日等多種文本,部分論文結集為《中國文化基因庫》出版。他的《莊子》和《老子》譯本廣受歡迎。

童年

我不僅弄不清楚甚麼是真實甚麼是虛假,也對我所學的宗教信條的意義產生了疑問。天主教堂和十字架引起了我的興趣,它們意味著甚麼?在我諳熟於心的巴赫「聖馬太受難曲」中,對耶穌受難的描寫深深打動了我。在這裡的每一次講道,我一次次地受到這樣的教導:「他為我們的罪而死」,「他的鮮血洗滌了我們的罪惡」。另一些常見的說法是,「救主耶穌寬恕了我們,解救了我們」。講壇上的牧師會講一些最近的見聞作為開場白,比如「幾星期前,我坐火車從烏得勒支去某某地方,車廂對面坐著一位婦女,她問我……然後我說『女人!你知道嗎?耶穌……』」他的嗓音提高了,教堂裡迴響著這樣的話:「他為我們的罪而死!我們因信他而得救!」我真的不白白這是甚麼意思。劃十字,做禱告,沉思默想,我還是找不到答案。我因此問所有我遇見的牧師:「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到底意味著甚麼?」我從來沒得到過我認為是清楚和令人信服的答案。有時他們就說,有一天上帝會親自給你答案的。很顯然,他們自己還沒有這個榮幸。

我能理解的是,耶穌被不公正地判了死刑,並被殘忍地殺害了,但他卻原諒了他的敵人。我們也應該效仿他,原諒我們的敵人。這正是戰後母親所身體力行的事情。但這是否意味著我們以前的敵人不再有罪了?希特勒沒罪了嗎?他和他的同夥應該受到懲罰。難道他在我們這個世界有罪,在上帝和耶穌面前就無罪嗎?我很長時間都沒弄懂:為甚麼會有人和神兩種不同的正義,而且我聽說,這也是上帝定的。1)

我舅舅希望能在門諾派教堂受洗,由於母親在那裡任職,也悄悄地施加了一些壓力。我是個好孩子,雖不情願還是服從了我所愛的人。我把我所信仰的寫了張聲明,並以門諾派方法受了洗。我說過,我在瑞典受過洗,一年後父親再次為我施洗。這次在門諾派受洗已是第三次了!我把自己比作中世紀的宮廷小丑和草莽英雄蒂賈.烏倫施格爾。據說,他也三次受洗,當我跟母親說起這件事時,她覺得一點都不好笑。2)

母親去世後不久,我不再信基督教了。這一切都是逐漸發生的。我讀一些法國和英國思想家的著作:伏爾泰、蕭伯納、阿蘭等,同時開始研究非西方文化。學習中文經典使我對老子和莊子的思想有所了解。我並非真的被道教所吸引,只不過碰巧那是我的教授的專長而已。我真正想探詢的是中國藝術靈感的源頭。我摸索到一條正確的途徑,這花了我大半生的時間。世人對道教知之甚少,理解更少。我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來研究它,使之逐漸被認識。倘非如此,我覺得不公平。在這一過程中,我發現道教中最具有特色的辯證思想正是反對空想和教條主義的有力武器。

後來,在台灣南部做田野工作時,我最終遇到了耶穌。那是在1964年的西港大王醮上,他是一位童乩,意思是「年輕的先知」,雖然他並不那麼年輕。在遊行的行列和參加慶典的人群中,他把自己奉獻給了這個世界,通過犧牲自己的身體來贖世上的罪孽。他受了傷,血流滿身,看上去很可憐。他站在一邊,喃喃自語,說著別人聽不見的預言,旁邊有些人在圍觀。雖然那天廟宇前面的廣場上有好幾位童乩,但只有在他的眼睛裡我看到了羊羔的無辜。3)

資料來源

張煒、施舟人:《童年》。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

1) 頁172-174。
2) 頁180-181。
3) 頁198-199。
施舟人.txt · 上一次變更: 2017/02/06 15:16 由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