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覆 發帖

离教者仍然相信神的存在吗?

看了一些文章离开基督教会者都是应为对教会,教义有不满和矛盾。那么离开教会与离开“神”是一回事吗?我觉得教会只是一个形式,那个被具有庞大统治欲而塑造无形的“神”的曾经的人类更加恐怖。那个决志就是使人思维逐渐改变,甚至被理解成自然改变,慢慢认识神的魔咒。这个魔咒不被人察觉,因为我们都以为我们是真心相信,逐渐相信,然后最终走向基督之路。我觉得这个“信”更加可怕,是不被自己察觉的被相信。占有欲和统治欲强大的邪恶之徒也借助“基督“圣经里的”正直善良“教义壮大他们的团体和精神统治,说教,传教不够,就运用邪恶的咒语,降头类的邪术去对人体创造联系,影响人脑。另被决志,决志过后的人逐渐相信,深信,不需要理由和没有质疑的相信,这才是无法逆转的永世奴隶,这样的奴隶才会永远忠诚。他们的灵魂都被出卖以强大这个虚无的耶稣基督神,而最后的主宰却是心术不正的人类。
看來你也頗為了解整個傳教過程。

你可以視離教為回復到未信教之前的狀態,然而就正正因為如此,幼年就信了教的人,卻可悲地難以重拾未信教之前的記憶。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记忆可以被洗或者改变,就像基督教将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改变一样。就好想我们认识的时差,尽管对某地的时间习惯了,但到了地球另一端对时差的认识仍可被察觉和自身调节。但基督的决志是破坏人原来完好的思维,以最简单和缥缈的模式被接收。
其实,除了科学的解释,有没有人想过基督教的决志为什么能对人脑生效?有没有人想过这是一个类似降头巫术咒语类的东西?为什么偏要决志后洗礼?洗礼是形式。决志的危害无法估量。
回覆 4# Guest from 94.111.62.x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 ... y-exists-brain.html
唔知用針灸有冇得醫?
我看決志是同儕壓力 (peer pressure) 的一種。單一個人不會突然自己決志,這通常是在佈道會之類的場合,旁邊的基督徒朋友鼓勵的氣氛感染。決志後,基督徒朋友就會「陪伴」、傾談,惟恐決志者會反悔,這也是一種同儕壓力。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抽刀断水,请问你是否从未加入过基督教?还是很小的时候因为家人关系“成为”然后脱离?我想在这分享一个我的故事。我不是基督教徒,我是一个思想很清晰理智,情感丰富的人。即便生活环境不好从未因此气馁放弃。因为心境一直很好,有自我精神支撑着。身边一直有基督徒,对他们说的无法相信,例如牧师说的他们基督徒不会中任何降头,还曾经赶过鬼这些话,我感觉那些人是心术不正的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也对这个教有点避而吉之。但身边一些不传耶稣的基督朋友我没有反感,只是觉得他们的逻辑奇异,即使无法解释,他们只会很坚定地告诉你他门就是”信“咯,就是”信“咯。今年9月27日在孩子们地学校与一名家长聊天,当时那名家长正要告诉我这里有一个传教很厉害的基督徒,我正想知可以预防,突然跑来一名笑容可掬话特别多的妇人,来自深圳,同是广东人,加之她什么都”是咯“”是咯“以为亲切。那时我并不知道她是基督徒。我们聊起,聊起我爸爸过世的情形,我不禁哭了,应为那事我没有释怀,因为我很爱我爸爸,可是我理解生死天命,只能消化和接受,所以平日我都没为之烦恼,只是偶尔想起时仍然难过,这也为人之常情。抬头见她双眉紧皱,说:“吴得架你甘,你内疚阿,你来啊,我帮你祈祷!“然后她走过来问我信不信耶稣,问得突然,我说我没有”拒绝“我是无神论,我只是想了解(应为所有我见过的基督徒都说信,因为他们听到)不过我见过一个antwerpen的比利时的主教和他老婆他们说的野我觉得不好,恐怖,你识不识他们?然后她温婉地笑并摇头说“不是!我不认识他们的...”什么不好都说不,只说好,就好像用糖哄小孩一样。然后她握着我的双手说为我祷告,完毕她问我好无feel.那些关照的字句,那人体的体温,我老实说”被关心自然感觉好“然后她很积极说,甘好啊,你跟我出来(空旷无人地操场)我们一齐祈祷好无? 我说“啊?祈祷?为什么要出去?“她笑得很灿烂(后来想想也很激进)她说”出去安静D,空旷D,讲野舒服D呀嘛。“ 虽然那天室内只有2,3 人。但我没想到她的”阴险“(当然他们不认为自己是阴险,信者如此即便是杀人都认为是对的)出去那一刻我有一股”糟糕“的不祥预感。我说我不要做基督徒,我不要入教哦,我只是想了解下。她握紧我的双手微笑摇头,无的,无的,不用入教,她说很简单的,我们一齐祈祷,你先闭上双眼,我说一句,你照读一句,就得架啦,好无?信就信,不信米不信咯,好无?”然后她看着手机里她说是她写的文字开读。刚读开头仍不觉得信,读到类似“出卖灵魂”个部分。我开始觉得不自在了。但又说不出所以,过程太短来不及反应。完毕她笑问我感觉怎样,我只觉得昏暗,我说不知道啊,但礼貌地微笑。我问不信无事哇?她说,点会不信? 一定得架,一定信架,一定感受到架。我问“你不是说不信就不信吗?”她避开话题笑着说“吴系架”..中间和完毕她说了许多她见证的“神迹”还有她带她妈入教的事件,说如果是不好我怎会第一个拉我妈入呢?系米?.......然后自那一刻,那一晚,我没有安枕过,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她说担心,关心我,然后说我不用入,让她们帮我,帮我出翻来,但她说话的逻辑全是哄骗式,最后都是要你向耶稣认罪,那样就一定救到....那么她先前所说的不信就不信咯,不用信是什么意思?...是先给我毒药,毒到我救不了痛苦不堪,然后拿另一种毒药来“救”我,交换,交易? 但老实说,我现在快死了,正得很莫名其妙变成现在这样子,顷刻的,突然的变化,整个人的脑和心分离,虽然逻辑和记忆不信,却感觉莫名的“被信”感,很被动。多年的习惯都顷刻消失了,这样我更觉可怕,还有之右眼皮从9月27一直跳到10月27终止,整个人的思维习惯被扭曲了。脑痛和封闭,很烦扰,虽然没想那事,但就是极之烦扰,身心无法真正正常休息。我快被折腾死了,为了孩子们撑着,但估计这么下去不死都会成为精神病人。
后来网上搜才知道她让我念的是“决志祷告”不是一般的我们外人以为的祷告是希望什么什么的.她便推卸责任是,那些话哪个基督徒都会说,网上大把。不信你自己找找,我只是总结下。他们为什么要“哄骗”(虽然她们不认为是贬义词,因为他们都信到不行),那样的决志有什么意义? 但为什么这么“急于求成”? 因为那些决志根本就是魔法类的咒语,捆绑每个人的脑子,让人的灵魂精神散失,那样的状态归于模式简单的基督故事里的神就是最无懈可击的方法。那天未知她是基督徒时还喝了她说的她做的“剩下的最后一碗汤”,我也没觉得汤怎么的,我是真被那决志困住了,快死了。老实说,好野又点会随街派。单纯善良,不晓得别人的机心,被陷了也懵然不知,只知道脑被滋扰的痛苦难耐。不是声音滋扰,就是很滋扰,说不出所以然。
你的故事很特別,說得好像被詛咒或是被催眠似的,其他人決志應該不是如此的。

那麼你現況如何了?如果嚴重的話,還是去請教醫生吧。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覺志禱告是人拋棄「自我」去相信「神」,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拋棄所有自我」,遇到這種情況樓主要斷然相信自己與「實事求證」,希望這樣的資料對樓主「有用」。
真的很严重。或者你会想到心理承受力和思虑过多等等....但我也不是没有脑袋胡说八道,我也经历过许多情感和不如意,但心里好清除这次的特殊性。我也因为这个特然的转变痛苦难耐请求医生,但怎么说呢,没有结果。那么你认为别人的决志祷告是怎么样的呢?你有见过合乎仪式的决志后不信神的吗?我看过郑秀文说的经历,她多年前已经决志,后来没有察觉直至出事再投靠主,然后就正式归信。就像决志将人的灵魂“奉献”给“神”,没有了自我处事的耐力和意志,遇难时唯有归顺这一条路。antwerpen这里的基督教比较收敛地“激进”,用的都是没有威吓语气的威吓。用的都是貌似慈善的脸孔,但方法都让人毛骨悚然。
你可以對抗的相信我,方法就是相信自己與找到支持!

你要開始認為,祂說的變會變壞就是反過來變成好,比如漂記會變壞,其時是變成開大運,比如玩白虎會轉運!

本網友許多文件可幫助你:

徵求基督徒對基督教嘅語錄

http://exchristian.hk/forum/viewthread.php?tid=10777&extra=page%3D2
无法对抗,我现在情况好差,根本出不翻来正常的世界,有时侯好点,因为我原是个性格好乐观,开不开心一下就过去的人。但那些可怕的信,真的好邪,那想法就在脑内,出来就头痛,不想它,它就“影响”我,折磨我。说到这里,你大概认为我脑子有问题,精神病。但我未至于,我知道我在描述什么,还有原来的自己是怎样。8年里一些事一直影响着我有一些习惯,我为此苦恼,但我思维很健康和清晰,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但那天听那女的吹祷告的神奇后,老实说,一个普通人如我,真有那么一点被贴金的感觉,心里想以后祷告将那苦恼的恶习除了,还有什么比那差呢?那个时刻是被她陷了跟了她“祷告”(决志祷告)后的怪异感觉,灰暗的。然后,更可怕的发生了,我原来多年的习惯和自我失去了,整天被那(像虫驻进脑子里一样)被困扰着,好奇怪,开始睡不好,兴奋,但莫名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那些事,右眼眉不断跳,跳足刚好次月27号,刚好一个月。邪吧?我看我真没救了,我很无助,我很积极,但正的快死了,根本感受不到正常的世界,没有自我正常的感觉。
回覆 5# 沙文


    是啦,我也感觉是这样,好邪阿!当这似乎是世纪魔咒,延害无数人
回覆 14# Guest from 94.111.57.x

唔好理佢,就唔會畀佢影响啦。
Take it easy.
同意。

至於如何不理會,或者可以做些其他活動,分散注意力,可參考:
http://exchristian.hk/home/article/show/18#adapt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4/11/16 01:59 編輯

你願不願意買些「藏傳佛經」來聽呢?如果困擾還是不減,我有撒旦的簽約儀式可以讓你做,但是只能用紅蠟燭或藍臘燭或黑臘燭。不可使用白蠟燭,或打火機,切記。

加入撒旦教的方法(正规教团勒维派)

http://exchristian.hk/forum/view ... =%E6%92%92%E6%97%A6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6/1/19 01:51 編輯

我同時也想到了,聖靈現再糾纏你,如果你沒有受洗理論上因該也不會有聖靈。

找個妓女從她跨下鑽過去。

或作血約儀式成為撒旦的精神體。

Making a Commitment to Satan

Had I as many souls as there be stars, I*d give them all for Mephistopheles!"
-Dr. Faustus

*Please read the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t the bottom of the page.

做對Satan 的一個承諾 有我許多靈魂作為那裡是星, 我會給他們全部為Mephistopheles!" - Faustus 博士 *請讀常問問題在頁底端。

What happens when I make a formal commitment to Satan?
Almost immediately, things start to get better, Satan looks out for his own. Satan gives us an inner strength and we become very strong in spirit. Unlike right hand path religions, where adherents are forever praying and searching for their god, Satan comes to us on his own. Many times, we can feel him. He comes to comfort us when we get down, worried or are experiencing problems.

什麼發生當我做一個正式承諾對Satan? 幾乎立刻, 事開始變更好, Satan 看為他自己。Satan 給我們內在力量並且我們變得非常強在精神上。不同于右手道路宗教, 追隨者是祈禱和永遠尋找他們的神, Satan 來到我們獨自。許多次, 我們能感覺他。他來安慰我們當我們傳達到, 擔心或體驗問題。

He snaps us into line and directs us as to what we need to do to be focused and happy. Unlike the false god Jehova and his cohorts, Satan never turns his back on us in our time of need.

他攫取我們入線和指揮我們至於什麼我們需要做被聚焦和愉快。不同於假的神Jehova 和他的一隊人, Satan 從未轉動他的後面在我們在我們的需要的時期。

An good analogy/story is a Christian: He is in serious trouble, in desperation, takes his last change, goes to a phone booth in the freezing rain and dials heaven. He keeps getting a busy signal. After quite some time, someone answers and puts him on hold. They leave him on hold. When a Satanist calls Hell, Satan, himself, picks up after the first ring.

好analogy/story 是基督徒: 他是在嚴肅的麻煩, 在失望, 作為他的前變動, 去一個電話亭在結冰的雨中和撥天堂。他繼續得到一個占線信號。在相當某個時候以後, 某人答覆和把他放在舉行上。他們留下他在舉行。當Satanist 叫地獄, Satan, 他自己, 整理在第一圓環以後。

In making a commitment, we engage a formal ritual. This is done out of free will. We are making a choice, as opposed to being dragged off to some Christian church, and reciting canned prayers in front of a bunch of idiots.

做承諾, 我們參與一種正式儀式。這做在自由意志外面。我們做一個選擇, 與被扯拽相對對某一基督教會, 和背誦的罐裝禱告在一束蠢貨前面。

The initiation ritual is very personal, unless you decide to have friends participate, or are doing it as part of a group.
You will need:

1 or more black, blue or red candles (as many as you like)
A sterilized needle or razor
A piece of clean paper, large enough to write the prayer below
A dry pen, where you sign your name in blood (dip the ip of the pen in your blood)

Write the following prayer:

蒙儀式是非常個人的, 除非您決定讓朋友參與, 或做□它作為小組一部分。 您將需要: 1 個或更黑, 更加藍色或紅色蠟燭(和您喜歡) 一樣消炎針或剃刀與乾淨的紙一張, 足夠大寫禱告在一個乾燥筆之下, 您簽署您的名字在血液(浸洗筆的ip 在您的血液) 寫以下禱告:

Before the almighty and ineffable God Satan/Lucifer and in the presence of all Demons of Hell, who are the True and the Original gods, I, (state your full name) renounce any and all past allegiances. I renounce the false Judeo/Christian god Jehova, I renounce his vile and worthless son Jesus Christ, I renounce his foul, odious, and rotten holy spirit.

在全能之神和無法表達的上帝之前Satan/Lucifer 和在地獄的所有邪魔面前, 是真實和原始的神, I, (陳述您的全名) 放棄任何和所有通過忠誠。我放棄假的Judeo/Christian 神Jehova, 我放棄他卑鄙並且不值得的兒子耶穌基督, 我放棄他骯髒, 臭色, 和腐爛的聖靈。

I proclaim Satan Lucifer as my one and only God. I promise to recognize and honor him in all things, without reservation, desiring in return, his manifold assistance in the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my endeavors.

It is imporant to bathe before any rituals you perform, this is done out of respect. When you are ready, you can light the candle. Take the needle, prick the idex finger of your left hand, squeeze some blood out.

Sign your name in blood.

Recite the prayer either aloud or in your head

我宣告Satan Lucifer 作為我僅有的上帝。我許諾認可和尊敬他在所有事, 沒有保留, 渴望在回歸, 他的繁多協助在我的努力的成功的完成。 它是imporant 沐浴在您執行的任何儀式之前, 這做出於尊敬。當您準備好, 您能點燃蠟燭。採取針, 刺您的左手的idex 手指, 緊壓一些血液。 簽署您的名字在血液。 背誦禱告或大聲或在您的腦中。

Fold the paper and let it burn in the fire of the candle. Many of us have stayed and meditated until the candle had burned itself out.

At the end of the ritual, close with the words "so mote it be." And a Big "HAIL SATAN!!"

折疊本文和讓它燒在蠟燭的火。多數人的我們停留了和思考了直到蠟燭累垮了。在結尾的禮節, 接近與詞"如此mote 它是。" 並且大"冰雹SATAN!!"

ps:
(其實也可以跟撒旦合作,並非要訂契約.訂契約是一種比較適合下層民眾的方式.比較高層次,你可以跟他平起平坐!而且撒旦與上帝的性質是完全相同.都是查克生命體,多數的基督徒因為不會查克*所以只好按照別人的說法,但那未必正確!通常是為了傳教用途,所以也不能怪他們啦!人是需要生存的!其實撒旦大人也一直沒把基督徒的事情放在心上,也沒有說過一定要訂契約才可以跟他合作.你想跟他合作就合作,不想的話拍拍屁股也不要緊!但如果確定要合作,要注意不要做一些白濫的事情! 文:小維)

(注意!所謂的撒但並不一定能給你好處,但你將傭有他於精神上.雙重性的自我可能並非是來至撒但,乃是多重人格現象,請參閱榮格與影子.然,撒但也可以將是你可創造的,人類自身即有創造善惡的能力.所謂的撒但因當是説明你精神層次上的提升!)
(派別:本品出至於Cos)

我們深信,只要一粒麥子不死,就有一顆顆麥子長出來。
(儀式慎重,不可用白色蠟燭,打火機當蠟燭,以免導致病毒型精神分裂。)
邊鬼駛做咁多無聊嘢
聽埋一堆crap, 又要用另一堆crap去化解先前那堆crap
忘記她就算了,唔值得再花時間
de omnibus dubitandum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4/11/16 20:47 編輯

你不懂聖靈糾纏的厭煩,就少講,靈會傳靈,你沒遇上而以,基督教的靈轉過來也會刻意的消磨你的原本意志。這是由帶有靈的人去傳給另一個人。還能讓他不由自主的講一堆鬼話。對你來說那事一堆crap,對他來說是心智異常!
返回列表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