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教者之家 討論區 | 離教百科 | 離教視頻 | 手機版 | Facebook 專頁 | 聯絡電郵 | RSS 訂閱
 
手機檢視本頁 | 简体中文 | 字體縮小 字體還原 字體放大 |

文章分享

主題: 回應對離教者的十項指控 日期: 2006-04-14
作者: kc 來源: 本網文選

前言:

很遺憾地,離開了基督教甚至也離開了教會,不代表就逃離了教徒的批評。有離教者出現的地方,就有基督徒前來騷擾。他們往往帶著真理使者和檢察官的口吻,對離教者作連番的指控,彷彿要令離教者也認為離教是他們的錯。本文收錄其中十項最常見的指控[1],以及對於它們的回應。

1.離教者遇到的問題只是「人的問題」,而非「神的問題」。

控方往往認為,離教者只能有一個離教的原因,而且要麼因為教義而離教,要麼因為教徒而離教,而且因為教徒而離教的人總沒有思考過教義的問題。這是非黑即白的想法。實情是:離教的原因可以不只一個,而離教原因涉及與教會或其他人的問題,不代表對教義沒有疑惑。很多離教者的見證中都有提及他們對教義的疑惑。可惜,控方往往選擇忽略這些疑惑。

再者,很多基督徒入教往往亦是因為人的原因,甚至對所謂神的原因沒有思考。例如有人被邀請到教會,結識到不少朋友,於是認為既然基督徒都是好的,所以基督教(教義)也一定是好的。既然基督徒也可以因為「人的原因」而入教,就算離教者為了「人的問題」而離教,也不應受到更大的批評。更何況,我們看不到教徒去批評為了「人的原因」而入教的教徒,除了當他們離教後。

而且,就算是看似「人的原因」的問題,也可以和教義拉上關係。例如,大至人為的災難,小至教會內的問題,可令教徒質疑三全神為何不出手干預。教徒的祈禱落空,可以令他們質疑神會否聽禱告甚至是否存在-不存在或者狠心的傢伙也是不會聽禱告的。

當然,若基督教只是人製造出來的神話,便不難明白控方所說的,離教者遇到的問題只是「人的問題」,而非「神的問題」了:一切都是人為的,沒有神的參與,又何來神的問題?

2.離教者不熟悉或誤解教義。

在回應這指控前,我倒要問:一般教徒熟悉教義嗎?以我所見,答案是否定的。不但如此,教會內的氣氛亦不鼓勵教徒或準教徒去認識教義。

若基督徒認為人入基督教前應該預先熟悉教義的話,就不會有佈道會這東西,因為佈道會不是教義分析大會,甚至不會詳細介紹教義[2]。佈道會的形式是通常是:先提供福音電影、音樂或其他表演節目。然後,牧師或傳道人會作約略講解,主要是把剛才的節目與基督教拉上關係。(例如:播放福音電影「亞洲英雄」後,藉故講述神的愛怎樣就如醫護人員的愛一樣偉大。)最後,他們會問在在場哪一位非教徒想趁機決志入教,若有的話請舉手之類。舉手的人往往對教義沒有認識,而到牧師也不會對舉手的人說:這本厚厚的聖經你讀完嗎?我們的教義你熟悉嗎?若不的話,你還不能決志信主,請稍後再來吧。

我的離教見證內亦提及我被游說決志的經歷[3]:「導師知道我對基督宗教有許多疑問,於是叫我提出來,讓他們盡量解答。回想起來,其實他們什麼都沒答過,只是重複說,關於宗教的問題是無盡的。我可能花光一生的時間也找不到答案,那倒不如先相信了,然後祈禱讀經,讓神親自解答我好了。」總而言之 :現在不明白不要緊,信了之後就會明白。後來我才知道,被牧師或傳道人告訴類似的話,並不是我的獨有經歷。

就連教徒(包括入教日久的)也未必熟悉聖經和教義,因為他們對它們的認識往往只是從牧師和傳道人而來,而他們往往集中講解聖經及教義的一小部分。再加上教徒往往不被鼓勵看聖經的其他部分-這可能被包裝成「應該按牧師的引導去看聖經」-結果是看完整本聖經的教徒不多,甚至有些教徒對聖經中一些重要的經書及章節聞所未聞。再者,教內強調對現有(即牧師傳達)的教義解釋應有信心。對教義細節的深思甚至疑惑,往往被當成是信心不夠甚至撒旦引誘的表現,同樣是不被鼓勵的。

既然一般教徒不熟悉聖經或教義,而離教者又是已離教的(前)教徒,就算離教者不熟悉聖經或教義,也不是什麼奇怪或的事。當然,若教徒入教前(甚至入教後)也不需要熟悉教義的話,離教者就更無必要先熟悉教義了。

再者,離教者中不乏熟悉聖經和教義的人-甚至比一般教徒更熟悉。教徒往往以為離教者沒有向牧師和傳道人「請教」過,也以為他們一定能解答關於信仰的疑問。但實情是很多離教者都向這些人提出過關於信仰的疑問,但卻得不到滿意的答案。有離教者的提問甚至令這些人啞口無言[4]。當然,技窮詞盡之後,控方仍然會說別人誤解教義。但是,他們又憑什麼肯定他們「正解」教義,曲解的只是別人呢?我們只需要知道,他們所謂的正解不過是指他們對教義的解法,而所謂的誤解不過是指有別於他們對教義的解法,便能知道所謂的誤解教義不過是指對教義的見解與他們不同而已。基督教各教派間甚至同一教派內的人也對教義的見解有分歧,這又代表什麼呢?

3.離教者未曾「真正信過」。

有人說,離教者雖然以為自己曾信基督徒,但其實並未曾「真正信過」,所以才會有不快的經歷以及離教。這的確是抹煞離教者經歷的好方法。

慢著,那麼究竟誰才是「真正信過」呢?天曉得!不但離教者未必「真正信過」,就連教徒也未必「真正信過」了。若曾「經歷神」或「與神溝通」便算「真正信過」,不少離教者的確曾以為與神溝通過(但後來可能認為自己不過是跟空氣說話),在這方面教徒沒有特別。若是否「真正信」是視乎教徒生活是否順利、信心是否大的話,離教者的生活中也曾有事事順利和信心大的時候,而教徒亦有遇到逆境或信心不足的時候。難道教徒也沒有「真正信」嗎?若是否「真正信」只是憑會否離教而定,而凡會離教的人都不是「真正信過」的話,教徒亦不能確定自己是「真正信」,因為難保他們日後不會離教。

4.離教者被上帝放棄。他們是撒旦的追隨者,將來會下地獄。

若真的有上帝,衪是否放棄離教者,恐怕只有衪自己才知道。除非發言者是上帝自己,否則無論是擅自聲稱說離教者已(或沒有)被上帝放棄,都有冒充上帝之嫌。

在非黑即白的教義之下,凡不追隨耶和華與耶穌的,都是憑定義地追隨撒旦的。當然,離教者既已離教,亦無必要理會基督教教義對他們怎樣說。

控方往往以提出離教者不用再遵從基督教的教條來暗示離教者的行為可能缺德。同樣地,若合乎道德是指遵從教義的全部(包括要信奉耶和華)的話,所有非教徒的思想與行為都是憑定義不合乎道德的。除此以外,控方在從沒與那些離教者相處甚至和他們素未謀面的情況下,恐怕未能舉出實際例子說明那些離教者的什麼行為如何缺德。

5.離教者都是「無神論者」或「敵基督」。

憑離教者之家對離教者的定義,不再信奉耶穌為救主便是離教者了。但是,不再信奉耶穌為救主,不代表不再信耶和華存在。不再信耶和華存在,不代表不再信其他既有宗教的神;就算不再信任何既有宗教裏的神,也不代表相信沒有神。就算真的相信沒有神,也不是一件傷天害理的事。當然,對某些教徒來說,單是不當基督徒就已是極度不妥甚至罪大惡極的事,就算成為無神論者也沒有增添其「不妥」的程度。

既然聖經裏提到,耶穌也說不信耶穌的人便是「敵基督」[5],那麼「敵基督」不過是「非教徒」的別稱,而離教者也不過是世上數十億「敵基督」的一分子,沒有什麼奇怪。

6.離教者不應批評教義或教徒。

控方的理由通常分兩方面。一是:離教者應尊重教徒的信仰。二是:既已離教,離教者不應再花時間批評教義或教徒。關於前者,請參考拙作<尊重別人的宗教>[6]。這裏只回應後者。

控方提出的理據主要是:既然離教者已不再信基督教,便不應再把時間花在基督教上。可是,我倒要問:為何不應該呢?鑽研基督教可以是興趣之一。畢竟聖經錯誤百出,可以當作笑話書來看,娛樂性甚高。另外,控方往往把「花時間評論基督教」上綱成「花大量時間評論基督教」,甚至暗示離教者終日只顧評論基督教,連日常事務(包括工作、學業等)也不顧,什麼興趣也不培養等等。在不認識那些離教者和他們的生活細節的情況下,我不認為控方的指控有足夠理據支持。

7.離教者對基督教徒有「怒氣」和「仇恨」。

有些教徒認為離教者對基督教有怒氣和仇恨,才會批評基督教(教義或教徒言行思想)。但是,世上批評基督教的人並不限於是離教者或到過教會的人,對基督教的批評更並非一定只關於教徒,而是可以跟教義有關。若離教者作的批評純粹提及教義,沒有提及個人經歷的話,控方的指控就更明顯地流於純粹猜測。而且,透過指稱別人有怒氣或仇恨來嘗試否定別人的論點,此乃不折不扣的因人廢言,並沒有駁斥別人的論點本身。

再者,若控方也認為有些離教者的確被某些基督徒虧待的話,離教者就算介意他們被那些基督徒虧待,也是無可厚非的。何況若責任在那些基督徒一方,該受批評的是那些基督徒才對,控方亦不應抱著「牧師也是人」的心態去維護那些基督徒。道出不快的經歷,更有助其他人避免重蹈覆轍:幫助他們避免誤進有問題的教會,或幫助基督徒反省及改善他們的教會。這是無論離教者還是基督徒都有責任做的。

控方或許認為提及基督徒的不是,乃離教者記仇的表現。經驗卻顯示,說出自己遇過的經歷,是放下那些經歷的方法之一。而且,控方往往忽略離教者寫文章的時間,甚至抱著「一日介意,一生介意」的假設去批評離教者記仇,而那些離教者實際上可能已不再記掛著(甚至已忘記)那些事情。

8.離教者最後可能重新入教。

這說法是對的,但是說出來有什麼用呢?大概只是在道理說服不了別人時,揚言總之別人最後一定會認同自己的看法而已。當然,控方也不能忽略,教徒最後也可能離教-如果說這話有任何用的話。

9.離教也是一種宗教,而離教者之家也是一種教會。

離教是指「不再信基督教」,而這並不蘊含相信任何其他神,所以離教亦談不上是一種宗教,於是離教者之家亦談不上是教會。如果控方是指離教者之家的人也是因為有共同的經歷(離教)而聚在一起的話,是的,離教者之家正是這樣。但這様沒有不妥,而單單有共同的經歷而聚在一起,也不是離教者提出的教會的問題所在。

10.離教者的見證未必真確,而離教者之家的人士在不認識每位離教者及未受過專業訓練的情況下亦不應談幫助他們。

無論是我或者離教者之家的任何人,都不能保證所有離教者的見證都完全真確。至於這意味著什麼,則由其他人下定論。當然,教徒在批評前亦要留意,同樣的批評恐怕亦適用在入教見證上。以我所知,離教者之家的成員沒有聲稱過可以提供專業的心理輔導。我只是希望及相信,在言語上支持鼓勵離教者,提供過來人的經驗,以至作為聆聽者或傾訴對象,都對離教者有幫助-雖然未必是專業人士提供的那種幫助。

參考資料:

[1] 十項指控的內容來自主題:對離教者之家離教者的各種意見 http://forum.hkudb.com/viewtopic.php?t=3619(已離線)
[2] 補充文章:信教的原因-參觀佈道會之後感 http://drawswordcutwater.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4735.html
[3] 愛人的條件 http://exchristian.hk/home/article/show/60
[4] 請參考網友TrustFull的離教見証:ATHEIST FOREVER http://exchristian.hk/home/article/show/50
[5] 補充文章:反基的成因剖析 http://drawswordcutwater.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4357.html
[6] 尊重別人的宗教 http://forum.hkudb.com/viewtopic.php?t=8484(已離線)


連結本網 離教者之家 2004-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