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Zeke Li:屬靈釋經法

本帖最後由 烏龜仔 於 2013/4/6 22:24 編輯

原始基督教是著重靈解聖經和建基於近東神話的多元宗教,在第二世紀已分佈遠至現今的伊朗、敘利亞、土耳其及伊拉克等地,然而在這時候羅馬興起了一小撮以游斯丁為首的字面釋經異端,此派別的後繼者優西比烏就在第四世紀勾結羅馬政權打壓一眾拒絕臣服政權的地方教會(當是不少地方教會是由女性帶領),他們深深明白只要把《保羅書信》限作字面解讀並加入非出自保羅手筆的三本《牧會書信》(提前、提後和提多書)就能輕易控制信徒思想並有利鞏固父權宗教和政權。這樣就出現了女性不可講道、聚會中不可發言、發言是可恥的、要盲目順服男性並要蒙頭這些歧視性教導。

有些人辯解蒙頭是猶太人的規矩,而且猶太人的祭司到神面前頭上要包著裹頭巾《利 8:7-9》,與「男人本不該蒙著頭」《林前 11:7》教導完全相反;那邊廂有人則指蒙頭是當時哥林多一帶地方風俗,但保羅又豈會把外邦人的風俗要教會遵守呢?保羅在寫作書信時乃是在當時盛行的靈知神話基礎上寫成,其書信必須靠著特定的「屬靈釋經法」(Pneumatic Exegesis) 方能解讀其原意,彼得非常清楚保羅書信此釋經法則:「(保羅)他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事。信中有些難明白的,那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如強解別的經書一樣,就自取沉淪」《彼後 3:16》。

基督教靈知派聖瓦倫廷徒生提阿多達解釋到「女性蒙頭」是指太初落入物質界的女性智慧,當她重遇從光而來的新郎時,為著基督新郎的光芒而羞愧從而蒙頭。蒙頭的布象徵空中掌權者操控「屬魂信徒」(Psychic) 的權力,「屬魂信徒」是狹義地指教會中未領受靈知並敬拜空中掌權者的信徒,他們就是那太初落入物質界女性的智慧。而已領受靈知之長成的人「屬靈信徒」(Pneumatic) 則沒有被空中掌權者權力所操控,為之「男人本不該蒙著頭」。接著的 「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林前 11:9》是指靈知創世神話中,基督新郎不是源自天上女性智慧,而是女性智慧乃是自基督宇宙首造主而來。

《林前 14:34-35》規定女性「在會中要閉口不言...他們總要順服、正如律法所說的。他們若要學甚麼、可以在家裡問自己的丈夫,因為婦女在會中說話原是可恥的」,保羅在《加 3:19-20》已表明律法是經多位中保(空中掌權者)設立而非出自一位神,《林前 14:34》的原意是指「屬魂信徒」依然在空中掌權者的律法下被管轄,他們沒有能力如「屬靈信徒」般述說奧祕,這樣「屬魂信徒」必須跟隨「屬靈信徒」的指導方能在主內合一,《弗 5:22》及《西 3:18》中妻子當順服自己丈夫也是相同意思,而《弗 5:23》「丈夫是妻子的頭」在拿戈瑪第古本《靈魂的釋義》解釋為女性智慧「屬魂信徒」找著新郎作為她的真主她的頭,並在聖婚新房中與新郎重新結合。

至於《提前 2:12》的「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他轄管男人、只要沉靜」乃非出自保羅手筆,純粹針對地方教會女性領袖如有著「眾使徒的使徒」頭銜的抹大拉瑪利亞寫成的偽經,故此背後並沒有「屬靈釋經」層次的靈解奧祕。
釋聖經中之「女人」

聖經多處出現視女性為次等的經文,《創世記》把女性定性為原罪之根源,《保羅書信》不許女性發言和講道,男人是女人的頭和主,教父愛任紐指夏娃「帶來全人類死亡」,特土良亦曾稱夏娃是「惡魔的通道」,改革後馬丁路德仍提出「夏娃全然破壞了神的計劃」,父權思想使女性兩千年來在西方社會受盡壓迫和不平等待遇,更甚的是中世紀把二十萬的女性誣蔑為女巫活活燒死。婦解神學嘗試以福音解放本質、歷史和文學批判等方法重釋這些經文,然而仍未能對抗主流教會根深蒂固的父權權力架構。1945年自埃及出土之《拿戈瑪第古本》中有一名為《靈魂的釋義》之經典指「女人」乃是指太初與父同在的靈魂,俄利根稱之為「意念」,是世人先存的屬靈狀態。靈魂離開了本源落入空中掌權者手中,並忘卻了自己原來的身份。有見及此,父差遣其首生子「新郎」降世引領她返回本源重拾神性,為之「婚禮新房」:

「新郎按著父的旨意來到新房。此婚禮不是屬世婚禮,從結合中得著滿足⋯當他們結合,便成為一體,故此先知說:『二人成為一體』《創 2:24》。在女人誤導其兄之先,他們原在父裡結合。此婚禮使他重新結合,靈魂找著她的真愛和真主,一如經上說:『女人的丈夫是她的主』《創 3:16、林前 11、弗 5:23》。她逐漸認出了新郎,再次喜樂並為著之前的孤寡而哀哭。她重新裝扮自己以取悅新郎待在一起。」

從此可見,早期基督教詮釋《創世記》及《保羅書信》中「女人」並非泛指字面的女性,而是「世人」的特定靈意象徵。是時候在普世價值的共識上重新審視字面釋經對人類文明所造成的禍害。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