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法國大文豪雨果信基督教的大謊言

法國大文豪雨果信基督教的大謊言

2014/07/01 20:58

雨果從小雖然由恪守天主教規的母親所養育,長大後卻極度反對教牧並拒絕與教會有關聯,他的二個兒子查爾斯和弗朗索瓦 - 維克多比他早死,在他拒絕使用十字架或請牧師主持葬

禮,他在自已遺囑上也定下同樣的規則。

由於當時大權在握的教會根本不關心在君主制度下勞工階級的困境並反而攻擊他們,雨果從一個不實踐天主教義的人轉變為一個理性自然神論信仰者。

當1872年人口核查員問他是否為天主教徒時,他說:不,我是自由思想家,他在被放逐時對招魂術產生興趣,並經常參加降靈會

雨果的唯理主義可在「詩陶開馬沙」(1869)文章中談及宗教狂熱,在「教皇( 1878 )」一文上他極端反對教權,「宗教與宗教(1880 )」他否認教會的用處並於死後出版這書; 在「"撒旦和上帝的終結( 1886 )」他分別視基督教為半獅半鷹的怪獸另將理性主義看作為天使,他預測基督教會終會消失,但人們仍然會相信「自然神論的神,靈魂和責任。
1870年當雨果回到巴黎,,全國贊掦他為法國的民族英雄,雨果逝世於1885年5月22日,當天巴黎凱旋門的神殿,超過兩百萬的人參加了他的葬禮遊行。(原文見最下)

=================
<騙很大>

下面這篇洋洋灑灑活龍活現的假見證,把雨果描繪成一位永遠虔誠的基督徒,或許可以騙騙一些向來腦殘的基督徒

法國文豪 雨果的基督教信仰見證
http://tw.gigacircle.com/642764-1
124年前的5月22日,享年83歲的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運動的領袖維克多·雨果被神接回天家。壹百多年後的今年,通過這位虔誠基督徒文學巨人的信仰見證,我們壹起進入他的內心,聆聽他內心深處對於信仰的詮釋和對神的信靠。

基督徒作家雨果,19世紀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運動領袖、作家、國會議員。(圖:網絡收集)
雨果是法國文學史上最偉大的作家之壹,他的壹生幾乎跨越整個19世紀,他的文學生涯達60年之久,創作力經久不衰。雨果深信靈魂不滅,他曾經寫文 章竭力維護他的信仰說:「壹個人如要永死,那生命便毫無價值。我深深覺得有將來的生命,更有生氣。不信神的人,以為靈魂依附肉體的;但我覺得我的肉體越衰 老,靈命越輝煌。50年來,我用散文、詩歌、歷史、哲學、戲劇、小說和諷刺等各種方式來表達我的思想,但我覺得我還沒有發表我千分之壹的思想。壹旦我進入 墳墓,我只能說,我已做完了世上的工作;但我不能說,我已結束了我的生命。墳墓不是此路不通的死巷,乃是壹條引導前程的大道,正如黎明以前的黑暗。我的工 作,正是方興未艾。人類渴慕永生,即是永世的證明。」

雨果說:「我對神的存在,比我自己存在更覺真實。如神許可,給我充分的時間,我要寫壹本關於禱告的書。就我個人生活而言,我至少每隔四小時必定禱 告壹次,我每天早晚必定禱告,那是我規定的功課。如我夜間步行,我必禱告。我為什麼禱告?第壹是求神給我力量,第二是因為我雖有是非之心,但深知我的缺 陷,我沒有力量抵擋罪惡。但是神在四周圍繞我,他在支持我,我們在他裡面,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萬物都是藉他而造的!」

雨果還說「聖經中的《約伯記》是壹本最偉大的作品。」《約伯記》在文學上的價值,已得到許多著名作家的推崇,有的作家認為它不但富於文學價值,並且對大自然的各種奇妙現象有極深刻的描述,甚至有些地方與今日的科學暗相吻合。

雨果的長篇小說代表作《悲慘世界》中,有這樣壹段故事:主人翁瓦讓因偷面包幾次被抓進牢獄,受盡侮辱,後來刑滿釋放,潦倒街頭。壹位窮牧師將他扶 到家中喂湯服侍,瓦讓醒來,竟趁人不備,偷走了主人家中惟壹值錢的壹件銀器。不壹會,警察帶著瓦讓回來了,他在賣銀器時被發現,因為上面刻有牧師的名字。 誰知,牧師竟說:「我的弟兄,妳怎麼不告訴先生們,那是我給妳的禮物?」牧師的話是真誠的。警察忙陪不是,放了瓦讓。瓦讓在那天晚上到了樹林深處,挖了壹 個很深的坑,把那「禮物」埋了起來。從此他洗心革面,成為新人。

雨果80歲後精闢地表達他的信仰:「我發現自己已享受到永生。我像壹片樹林,經過多次砍伐,而新長出來的枝條,不但比舊有的更有活力,而且高聳入 云。豔陽給我熱力,土地供應我豐富的漿汁,天堂給我亮光,讓我預知未來的世界。妳說靈魂毫無價值,它完全受到身體的轄制;那為何我的體力日益衰退,靈命反 倒更加光明,這又當作何解釋呢?我滿頭白髮,顯示我進入冬天;然而心靈卻充滿溫暖,正值永恆的春天。就在此刻,我聞到紫金香、紫羅蘭和玫瑰的香味,這種感 受和20歲時沒有兩樣。我越接近生命的尾聲,卻聽得更清楚,就是四周世界那永恆的交響樂,正向我提出邀請,它是那麼美妙且是如此單純。」

雨果臨終前寫詩說:「主啊,我求妳,壹天也別讓我等了,請妳快快召喚,快快把我召去吧!」他在日記中寫道:「人間的蕭條叫人淒涼,聽力在減弱,視 力在昏暗,主啊,請迎接我的靈魂吧。」他並無遺憾地說:「雨果看來是要去見神了。」他的遺囑,開頭這樣說:「神、靈魂、責任這三個概念對壹個人足夠了,對 我來說也足夠了,宗教(指基督教)的本質就在其中。我抱著這個信念生活過,我也要抱著這個信念去死。真理、光明、正義、良心,這就是神。神如同白晝。我留 下4萬法郎給貧苦的人們。」他在遺囑中卻只留給他母親1。2萬法郎。他在遺囑的最後說:「我的肉眼很快要閉上了,但我精神的明眸將壹如既往地燦若朝霞。我 請求每壹個有信仰的靈魂為我祈禱。」無神論是何等的可憐,卑微和可笑啊!因為神乃是明明存在的。我對神的存在,比我自己的存在,更覺真實。信仰,是人們所 必須的。什麼也不信的人不會有幸福。

百科原文 (法國大文豪雨果信基督教的大謊言)
Although raised by his mother as a strict Roman Catholic, Hugo later become extremely anti-clerical and fiercely rejected any connection to the church. On the deaths of his sons Charles and François-Victor, he insisted that they be buried without cross or priest, and in his will made the same stipulation about his own death and funeral.
Due in large part to the church's indifference to the plight of the working class under the monarchy, which crushed their opposition, Hugo evolved from non-practicing Catholic to a Rationalist Deist. When a census-taker asked him in 1872 if he was a Catholic, Hugo replied, "No. A Freethinker." He became very interested in spiritualism while in exile, participating in séances.Hugo's rationalism can be found in poems such as Torquemada (1869), about religious fanaticism, The Pope (1878), violently anti-clerical, Religions and Religion (1880), denying the usefulness of churches and, published posthumously, The End of Satan and God (1886) and (1891) respectively, in which he represents Christianity as a griffin and rationalism as an angel. He predicted that Christianity would eventually disappear, but people would still believe in "God, Soul, and Responsibility.
這種xxx名人也不信神,
與基基說的甚麼達爾文死前也信主, 愛因斯旦也信神.....實是異曲同工.......

人膠起來是不會分信神, 不信神的.
回覆 2# beebeechan


    你重點錯放了,樓主的文章是想澄清說一個xxx名人信神的謊言而已。
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4/7/11 21:27 編輯

雨果的文章說明了,惡法折磨著人,神父的心智盡裝啥玩意。

教會審查制度可以追溯到基督教創建時期。

使徒行傳19:18-20
18 那已經信的,多有人來承認訴說自己所行的事。
19 平素行邪術的,也有許多人把書拿來,堆積在眾人面前焚燒。他們算計書價,便知道共合五萬塊錢。
20 主的道大大興旺,而且得勝,就是這樣。

這早在基督教廣為人知的時期就已出現。西元313年,羅馬皇帝康士坦丁(Constantine)頒佈命令,容忍基督教的存在之後,有組織迫害自由思想的行動也同時展開。325年,尼西亞委員會(Council of Nicaea)判定阿萊亞斯 (Arius,四世紀希臘神學家)【註11-1】的一本著作有罪,因為它否定耶穌的神性。八年之後,康士坦丁下令焚燬阿萊亞斯的所有著作,如有不從者一律處死。

西元391年,狄奧多西一世(Emperor Theodosius I)將偉大的亞歷山卓圖書館焚燒殆盡。這個模式持續了幾個世紀,直到西元1233年,教宗喬治九世設立宗教法庭,連人帶書一起焚燬之後才有所改變。兇殘的酷刑和火刑,被認為很適合用來終結像薩沃那洛拉【註11-2】這類的「異教徒」,而薩沃那洛拉的主要罪行,只是揭露羅馬教庭的政治醜聞而已。

印刷術在十五世紀發明之後,立刻完全落入基督教會的掌控之中。西元1487年,一紙教皇詔書(教宗下達的教會命令)下令所有手稿都必須由教會當局事先審查,再決定是否准許出版。現今的政府支持這項審查制度,在法律中明訂違反者的刑罰。

宗教改革運動【註11-3】導致教會分裂並逐漸減弱它們的獨斷控制。一本書在一個地方被查禁,有可能會在另一個地方出版,而且教會通常必須等到書出版之後才有辦法予以查禁。西元1557年,當時是教宗保羅四世在位期間,第一份禁書清單(Index Librorum Prohibitorum)出爐。這份清單包含所有羅馬天主教禁止閱讀的書籍,它們被禁的理由是不道德或違反教會的教條。接下來的四百年間,查禁書目更新非常多次的版本。最近一次是在1948年,這次的版本總共涵括四千本以上的書籍,包括左拉【註11-4】、紀德【註11-5】和法朗士【註11-6】的所有作品,笛卡兒【註11-7】、大仲馬【註11-8】、小仲馬【註11-9】、伏爾泰【註11-10】和巴爾札克【註11-11】的部分作品,此外還有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盧梭的《社會契約論》、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Critique of Pure Reason)、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雨果的《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和其他世界古典名著。


文:《Exposing Christianity(TC edition) 揭露基督教》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