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早期的基督教批判者

本帖最後由 撻Q猛男 於 2009/9/3 07:26 編輯

早期的基督教批判者

基督教从一开始就不乏批评者,只是我们现在对这些批评者知道得很少,原因是,随着基督教升为国教,对臆想的和事实上的反对者的迫害越来越残酷,所谓的反基督教文字被尽可能地完全消灭。325年,康斯坦丁皇帝为维护基督教利益,下令焚烧 Porphyrios的著作《反对基督徒》,引发了欧洲的第一次焚书,公元448年以后,这本书就绝迹了。

今天我们还知道的基督教的批评者中,最重要的是 Celsus 和 Porphyrios 以及被基督徒称为叛教者的罗马皇帝Julian。他们遗留下来的文字,都是后人从基督教护教士反对他们的论述中摘录整理出来的、在文艺复兴尤其是启蒙运动后才得以传播的。这当然不能反映他们思想的全貌,许多细节的内容可能永远消失了。比如生活在公元2世纪的 Celsus,应该是掌握了原始基督教的许多情况的,我们不能保证Origines 在反驳他的论述中引述了他的全部文字,只能说 Origines 可能仅仅反驳了他自认为有能力反驳的部分论点。

有欧洲学者对这三个人观点进行了整理,现在摘译一些要点出来,或许对我们看待基督教在中国的泛滥有些启发。

Celsus(公元2世纪)

178年,Celsus 发表第一部反对基督教的著作《真言》,维护希腊-罗马文化圈的传统学说。他的主要目的是捍卫罗马帝国,认为帝国从内部开始分崩离析的原因是非理性的泛滥。

过了70年,Origines 才在248年发表《反驳 Celsus》。因为基督教狂热分子在几百年间只要见到 Celsus 的书就烧,所以,后人只能从 Origines 的书中摘录出 Celsus 的原话整理成书。他对基督教的批评主要包括以下要点:

1、        Celsus认为基督教是一种适合于没受过教育的人的学说,只能赢得“头脑简单的人,因为这些人自己太蠢,缺乏作学术的习性”,说基督教的追随者是“头脑简单、低等并愚钝的人”,是“奴仆、女人和孩子”。遇到有教养、不受这种“欺骗”的人,基督徒只能逃之夭夭。

2、        基督教从内容上看没什么新东西,只是重复了受过教育的人早就熟知的许多观点,比如对敌人的爱、谦卑、轻视物质财富、上帝之子、拒绝图像崇拜和处女生子等等。他说,希腊人不用吹嘘什么神的语言或神子的语言,对这种东西的表达却要好得多。

3、        Celsus首先对犹太教的选民思想提出批判。他把犹太人描述为一个次要民族,是“完全没受过教育的人”。他对犹太人的思想进行了讽刺性总结:上帝是对我们进行了启示,然后就离弃了世界和天体,也不再管广阔的大地,而只是统治我们,只给我们送使者,不停地送啊,探究啊,使我们永远和他联系在一起。

4、        基督徒根据自己的以人为中心的观念错误地把最高的神人性化了:“基督徒们给上帝强加了过于大、过于世俗的野心。”他认为,上帝对世间的事根本不关心,把最高的上帝想象为一个藏身在受苦的人的形态里,根本就是愚蠢。

5、        基督徒们说最高的上帝化成了拿撒勒的耶酥这个人,仅凭耶酥这个人和他的生活作风,就是胡说。Celsus 提到的理由之一是,耶酥是玛丽娅和一个叫作 Panthera 的罗马士兵的私生子。

6、        说耶酥是第一个人亚当的后代,不能令人信服。犹太教-基督教的历史哲学观整个就是“给小孩子们听的童话”,而旧约不同的预言预示了他的出现的说法,都是他的门徒们杜撰的。

7、       而所谓变成肉身的说法本身:“上帝降临人间有什么意义呢?为了了解人间的情况?那他不是全知的吗?他知道一切,却不改善什么,是因为他没有能力还是因为他的神权没这个能力,除了为此向人间派一个人来的能力?”所以,他否认基督徒是在信全能的神:“上帝怎么能没有能力说服并纠正人呢?”基督徒实际上是太看重自己:“如果人变恶了,不知感恩了,上帝怎么能够通过基督徒感受到忏悔、通过他们来谴责并恨自己的艺术品、威胁人类并让自己的造物毁灭?”

8、        Celsus说基督徒们专门收敛“罪人”:“他们说,谁有罪了,不明事理了,不懂事了,总之,谁不幸福了,谁就进神的国。你们是不是在说……不公正的人、盗贼、制毒者、偷庙人和盗墓贼?”他反问道:“为什么耶酥不是为了没罪的人而来?难道不行恶反倒成了恶?”

9、       他认为基督教的信仰极端矛盾:旧约的上帝通过摩西告诫他的信徒发财、统治,对敌人不分男女全杀,而耶酥却宣称,谁要是富了,权利欲强,谁要是要求智慧和声誉,那就不能到父的身边……究竟是谁在撒谎,摩西还是耶酥?还是那个父在送耶酥来的时候忘了和摩西说过的话?要么是他改变了自己的主意并咒了自己立的律法,所以才让一个使者送来完全相反的规定?

10、        Celsus觉得基督教肉体复活的念头令人恶心,这念头或许“对虫和蛆正合适。哪个人的灵魂会喜欢一个正在腐烂的尸体呢?”而且,“哪具被毁坏的躯体有能力返回原本的状态?因为他们回答不了这种问题,他们就找无聊之极的借口,说什么对上帝而言什么都有可能。”

11、        他认为,因为自己信仰的基础太薄弱,所以基督徒必然是从一开始就分裂为不同的团组和流派,唯一共同的只是他们的名称。

12、        犹太人和基督徒有造反倾向,他们蔑视传统,喜欢地下活动,或明或暗地反对习俗和法律。他们不公开生活,对国家完全没有兴趣,所以是文明的敌人,野蛮的开路人。

13、        所以,Celsus 号召基督徒从帝国的角落里出来,参与国家生活。

Porphyrios (约233——301/05)

Porphyrios是他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学者之一,我们知道他著有不同领域的80种著作。他的《反对基督徒》被列为禁书。325年,康斯坦丁皇帝下令焚烧这部书,这是我们现在知道的第一次为基督教护教的焚书运动,公元448年后就不在有这部著作的完整本存在。与 Celsus 的情况不同的是,基督教方面反驳Porphyrios的论述或明确职责他的著作也不存在了。我们现在只能从这个时代之后的著作的侧面和某些引语中了解他的观点。另外,1867年发现一本大约在公元400年写的与他讨论反基督教问题的著述,而作者已经不知道《反基督徒》的作者是谁。显然是有人以匿名的方式保留了这部书。

Porphyrios 是学者,所以,与 Celsus相比,他更多地是从内容上来与基督教论争。他用来源考证的方式来揭示基督教义的矛盾之处。Porphyrios尽管并非不完全不信鬼神,却提倡理性,认为基督徒是思维与行为非理性、臆想和轻信的典范,基督教的说教是内容空泛的废话和骗人的闹剧。

其主要观点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

1、        Porphyrios 批评基督教有意鼓动非理性和无知,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基督教宣扬不是道德行为、而是贫穷和困苦才能让人上天堂。他怀疑这种想法不是来自耶酥,而是来自“想通过这种空洞无物的废话夺取帝国的穷人”。

2、        Porphyrios 批评基督教早期的代表人物,尤其是彼得和保罗,说他们品行不好——说是有事实证明他们撒谎而贪婪——因而不可信。

3、        Porphyrios 问,一方面说天美丽崇高无比最后却要毁灭,另一方面腐烂残缺的死人躯体却要复活,这算什么学说呢?

4、        他批评耶酥关于不信的人要下地狱永远受苦的威吓。他引用马太福音“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然后问:如果他用量器给人定罪,而量器从时间上看是有限的,那他说什么永远的苦,还有什么意义呢?


另外,他专门对基督教洗礼除罪和圣餐吃人的实质提出批评。圣餐直到今天还是基督教礼拜的核心之一,是特别神圣的。先看马太福音的记述:26:26他们吃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就擘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 26:27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喝这个。 26:28 因为这是我立约的血,为多人流出来,使罪得赦。


5、        Porphyrios 对洗礼的批评:保罗在歌林多前书中说:“6:9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麽。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 6:10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 6:11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着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这说法只能让人目瞪口呆:这么样的恶行,只要奉了耶酥的名靠了神的灵一洗就干净,比蛇换皮还容易呀!

他在这里简直就是事先批评康士坦丁皇帝临死的时候接受洗礼的行为。

6、至于圣餐,他引用约翰福音的话:“6:53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没有生命在你们里面”,并批评说,这种行为真是荒谬绝顶、禽兽不如,恐怕禽兽都不会想到靠吃自己同类的血肉来获得永生。

Julian (332 - 363)

Julian 去世不久,他的《反驳加利利人》就沦为基督教灭绝的对象。他的观点我们只能通过教会学者Kyrill(444年去世)反驳他的著作来间接了解。与 Celsus 和 Porphyrios 不同的是,Julian不仅是一个学者,而且还是一个当过三年皇帝的学者。康士坦丁去世后,他逃过了家族的自相残杀,在后来回忆这段经历时依旧心有余悸:“即使野兽对人的仇视也比不上基督徒相互的仇视!”

因为偶然的机会他活了下来,被监禁在一个偏僻的城堡多年,先接受培养成为神父,然后才在20岁时被允许外出学习,而他在极端保密的情况下改信了祖先的宗教。360年,暴乱的士兵以死为要挟,强迫他成为奥古斯都,他自己后来回忆这件事的时候写到:诸神知道,是非常不情愿的。一个文人加苦行者当皇帝,那是几百年来就没有再发生过的事,后世也极为少见。他留给后世的一句名言是:“你们太可悲了,就连对使徒们传给你们的东西都不能忠诚。”这句话显现了基督教由一个少数派变成国教后角色的转变。

Julian控诉所谓唯一真理的不宽容,在罗马帝国又恢复了宗教自由。基督教并不象许多人所说的那样被禁止,而是被取消了国教的地位。此外,Julian在362年6月17日还禁止基督教老师教授希腊文学,说他们应该到教堂去“阐释马太和路加”。他复活了原来的多神教,并禁止基督教神职人员以公证人的身份“掠取别人的遗产并记到自己的名下。”

363年,他在一次出征时被谋杀,时年仅32岁,基督徒们载歌载舞欢天喜地地庆祝,他的雕像被摧毁,基督教的史家把他作为“叛教者Julian”载入史册,一个教会头目称他为“在臭泥里滚的猪”。随后的几百年间,基督教捏造了越来越难听的故事诽谤他,在中世纪把他描述为怪物。基督教对他的歪曲污蔑造成的印象直到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才得到纠正。

他对基督教的批评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1、        基督教是一个恶意的“发明”:“我觉得有必要向每一个人说明令我自己信服的理由,就是,加利利人骗人的学说是人出于恶意的一个发明。”

2、        Julian强调,基督教早期,根本没有一个同时代的作者提到过基督徒。

3、        他详细论述基督教学说怎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离奇。他指出,第一个把耶酥称为上帝的是约翰,所以他说:“你们太可悲了,就连对使徒们传给你们的东西都不能忠诚。”

4、        尤其怪诞的是,基督徒们的神向他的信徒们“保留区别善恶的知识”。他的结论是,“蛇对人的发展的影响……是一种善行,谈不上使人堕落”。基督教的神嫉妒、吃醋、对人不善。

5、         Julian批评耶酥所说服都是“最恶劣的人”,并认为这是基督教摧毁异教的庙宇神坛、屠杀与他们意见不一致的人或所谓异端这种非宽容的原因。他把这些归罪于活着的人,“因为不论耶酥还是保罗都没有让你们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从来没有臆想到你们有一天会取得这样的权势。”

6、        他指责保罗超过“各地各时的一切骗子”,“为了自己的成就”篡改了耶酥的学说,因为,耶酥说的只是犹太人的上帝,而保罗却声称,这个上帝也是外邦人的上帝。Julian问道:“如果这个上帝真是所有人的上帝,他为什么原来没有注意到我们?”

7、        他指责基督徒不仅破坏了传统,而且放弃了“对整体更高度的自然应有的虔诚敬意”,一切都以洗礼可以洗净前生为理由。他问道:洗礼连肉体的病都洗不掉,怎么偏僻就能洗掉道德上的过失呢?

8、        Julian还认为基督徒是野蛮人:“属于我们的是文学和希腊文化,属于我们的也是对诸神的崇拜,而属于你们的却是文化的缺乏和粗野的无教养,你们的智慧,除了一个‘信吧!’一无所有。”

9、        他对基督徒采取宽容的态度:“向诸神发誓,我的意愿不是让加利利人被杀被打或受其他的苦”。同时,他又明确为基督徒规定界限:“……但是我要声明,诸神的崇拜者必须优先于他们,因为,加利利人的愚蠢几乎断送了一切”。

(作者﹕ 乡下人进城)
(出處﹕ http://dtzp.5d6d.com/viewthread.php?tid=9043&page=1&fromuid=210#pid39595)
有沒有宗教,好人都會做好事, 壞人都會做壞事。但要好人做壞事, 那需要宗教。-- 史蒂文·溫伯格(Steven Weinberg)
耶穌真是惡魔,毀了我人生的黃金光陰。
這個信仰的幫凶若不付出代價,實在沒有天理。
李沃成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簽名被屏蔽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