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深的愛——頑強的愛

愛與嫉恨本應是最矛盾、相克的一對,但這裏聖經卻把它們列在一起。因爲:

  (一)愛情是頑強的。雅歌8章6節中的“殘忍”,可譯爲頑強,也就是說,因強烈的愛情而引起的嫉恨,是頑強、牢固,“如陰間之殘忍”的。陰間得著一個死者,絕不會再把他交出來,絕不會再放他生還而失去他(箴30∶16)。當你所愛的心上人被別人霸占時,你絕不會撒手、放棄!世人爲愛情而起的殘忍的報複、爭鬥,真是不可計數!

  基督的愛中沒有殘忍,卻更頑強、更牢固。在創世以先他就按名認識了我們,把我們視爲聖潔的新婦(參彼前1∶2;羅8∶28-29),今日,他絕不允許惡者占有我們,傷害我們。

撒旦雖然不愛我們,卻要極盡所能霸占我們,吞吃我們,有時候已經把我們叼在口裏。這時候,主的愛會産生嫉恨,他要與惡者拚命,他要冒死從撒旦口中奪我們出來,正如主自己所說,誰也不能從我手中把你們奪去。他救我們就拯救到底,因爲他愛我們已經愛到底了!

  (二)愛情是專一的。愛與嫉恨發生關聯,還因爲主對我們的愛情是專一的。愛情真是奇妙難明,她既有舍棄、犧牲的一面,也有專一的一面,這應該是愛情的規律。真正愛著一個人,你不但願意爲他(她)付出,也對他(她)非常在乎,要求他(她)完全屬于自己,當然也願意對方向自己有同樣的要求。

所以《雅歌》中的密女在要求“良人屬我”的同時,也要求良人把她“放在心上如印記,戴在臂上如戳記”,永遠不要忘記自己。耶和華稱自己爲忌邪的神,就是因爲他對選民愛的專切,也要求選民專屬自己。

  愛情如果不專一,勢必引起對方的嫉恨,這在愛情的範疇內是合理的。作爲配偶,最能使你受傷的,尚不是對方的其它弱點,乃是他(她)對你的不忠,在你以外另有所愛。因愛情問題引起的痛苦最深,受傷的時間最長,導致的後果最嚴重。基督徒如果愛主不專一,不遵行主的命令,也能引起主的痛苦嫉恨。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曾嚴厲責備哥林多的信徒,這種嚴厲的態度正代表了基督的心情,他“所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林後11∶2,現代中文譯本,“我愛你們到了嫉妒的程度,象上帝對你們一樣,因爲你們好象貞潔的童女,我只把你們許配給一個丈夫。”),當哥林多信徒對基督心偏于邪,不夠專一的時候,這種忌邪的愛就出來了(林後10∶-11∶)。

雅各書四章五節,許多譯本都更加達意:“經上說,他使那居住在我們裏面的靈戀慕以致于嫉妒,你們想這話是徒然的嗎?”基督徒如果不專心愛主,在主以外另有他愛,會辜負主的愛心,傷透主的愛心,甚致引起嫉恨,受到主愛的責備、管教!以色列民正是因爲心持兩意,既拜耶和華又拜巴力,以致受到上帝的管教。
雅各書四章五節,許多譯本都更加達意:“經上說,他使那居住在我們裏面的靈戀慕以致于嫉妒,你們想這話是徒然的嗎?”基督徒如果不專心愛主,在主以外另有他愛,會辜負主的愛心,傷透主的愛心,甚致引起嫉恨,受到主愛的責備、管教!以色列民正是因爲心持兩意,既拜耶和華又拜巴力,以致受到上帝的管教。


朋友
你有沒有想過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為什麼整部聖經大部分都在講以色列人拜別神離棄耶和華的事情?
你也知道 中世紀是信仰很虔誠的

為什麼耶和華在整不聖經
不管什麼方法都用盡了
但都不能阻止以色列人離棄祂
但到了門徒保羅在羅馬傳教
和羅馬基督教變成國教後
聖經常講的拜別神的事情
卻自動消失了

很奇怪不是嗎
如果耶和華是神
祂應該有辦法得到自己想要的
耶和華很想要的
祂自己得佈道
但只是個人類
船了基督教
就得到了耶和華很想要的
把如信仰祂 和不拜別的神

其實我能夠理解人為了色情 錢財不斷犯錯
然後歷史不斷的循環這些錯誤
但我就是不能理解人為了拜偶像
而且你不斷的去殺
還講不聽
這很不合常理
我們會常看到這些字眼

耶和華興起誰誰誰拯救以色列
然後過不久以色列又去尋求別神(如果你們各位真的認為在世界上以聰明聞名猶太人會如此無聊 和如此笨
明知道自己神會殺人 而且還被殺過好幾次還殺不聽)

但很奇怪的是這些事情
在基督教會卻自動沒有 消失
教會其實只是有異端 和教義的紛爭

照理說
這應該和色情金錢一樣
人在歷史上不斷的重蹈覆轍

但大家看看
在基督教卻沒有這些事情
大家不覺得很奇妙嗎?
為什麼耶和華各種手段都用盡了
都沒用

但只是他們十二使徒來了後
卻輕易解決了

很奇妙不是嗎
照理說
耶和華是神
應該有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
自己再舊約 甚至殺人 亡國都用盡了
但以色列人還是寧願找別的神明


大家不覺得奇怪嗎
我看是耶和華自己有問題
不然為什麼大家不論如何都不願規像祂(一個殺人魔 神經病 人會想歸向祂才有鬼)
你們仔細思考我講的這段



如果你們各位真的認為在世界上以聰明聞名猶太人會如此無聊 和如此笨
明知道自己神會殺人 而且還被殺過好幾次還殺不聽
如果是那為什麼諾貝爾獎常常都是他們猶太人得的
而不是我們中國去得


各位好好想想
你們真的以為猶太人那麼笨嗎?
被殺那麼多次殺不聽?

而且是有什麼好處?
沒有不是嗎?

這些事情用常理就想的出有不對勁
你當人家猶太人那麼閒?
整天抱者金屬 木頭做的偶像拜?


如果你為了中大奨去拜誰誰誰
但長久你都沒有成功
不管是誰
你也不會繼續拜下去
管祂事麼財神

沒有好處不是嗎?
  (一)愛情是頑強的。雅歌8章6節中的“殘忍”,可譯爲頑強,也就是說,因強烈的愛情而引起的嫉恨,是頑強、牢固,“如陰間之殘忍”的。陰間得著一個死者,絕不會再把他交出來,絕不會再放他生還而失去他(箴30∶16)。當你所愛的心上人被別人霸占時,你絕不會撒手、放棄!世人爲愛情而起的殘忍的報複、爭鬥,真是不可計數!

  基督的愛中沒有殘忍,卻更頑強、更牢固。在創世以先他就按名認識了我們,把我們視爲聖潔的新婦(參彼前1∶2;羅8∶28-29),今日,他絕不允許惡者占有我們,傷害我們。

撒旦雖然不愛我們,卻要極盡所能霸占我們,吞吃我們,有時候已經把我們叼在口裏。這時候,主的愛會産生嫉恨,他要與惡者拚命,他要冒死從撒旦口中奪我們出來,正如主自己所說,誰也不能從我手中把你們奪去。他救我們就拯救到底,因爲他愛我們已經愛到底了!

tot416 發表於 2012/8/17 10:44


公元七世紀的尼奇烏主教約翰(Bishop of Nikiû),對她的死有如下的敘述,他顯然是取材自所奎德,但做出不同結論,並將希帕提婭描寫成一個巫婆:

「那段日子的亞歷山大城裡出現了一個女哲學家,一個叫做希帕提婭的異教徒。她所有的時間都投入魔法、天體觀測儀以及樂器上,以她惡魔的巧計哄騙許多人。該城的地方長官對她過度尊崇,因為她也以魔法將他玩弄於股掌之間,他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固定上教堂……一群虔信上帝的信仰者聚集在一起,跟隨著司法官彼得的指引──他現在是完美的信徒,全心敬信耶穌基督──開始搜尋這個以魔力誘惑官員與市民誤入歧途的異教女人,當他們發現她的下落,便上前接近,發現她高高地端坐在椅子上,為了讓她下來,他們將她拉到地上,帶到一所名叫西賽隆的大教堂中,撕去她的衣服,將她帶到大街上拖行示眾,直到她死去。他們又將她帶到一個叫做辛那隆的地方,以火焚燒她的屍體,於是所有的人圍繞著總主教(patriarch)西里爾,稱他為『提阿非羅再世』,因為他摧毀了亞歷山大城中偶像崇拜最後的餘毒。」[3]
愛德華·吉本(Edward Gibbon)在他的《羅馬帝國衰亡史》中,則有如下敘述(後來的《史密斯希臘羅馬傳記與神話大辭典》"Smith's Dictionary of Greek and Roman Biography and Mythology"中,幾乎逐字照錄):

「數學家席昂之女希帕提婭,受其父學說啟蒙,她以淵博的評註,精準完備地闡釋阿波羅尼奧斯與丟番圖的理論;她也在雅典與亞歷山大城公開講授亞里士多德與柏拉圖的哲學。這位謙遜的處子顏如春花初綻,卻有成熟智慧,她拒絕情人的求愛,全心教導自己的門徒。最榮耀、最顯赫的大人物們,個個迫不及待地想要拜訪這位女哲人。而西里爾以忌妒之眼,盯視她講學處門前雲集的冠蓋車馬、隨從奴隸。於是在基督徒間謠言悄悄散開,他們說席昂之女是羅馬官方與大主教之間握手言和的唯一絆腳石。這塊絆腳石很快就被移開了,在一個致命的日子裡,在四旬齋的神聖齋期裡,希帕提婭被從她的兩輪車中扯出,衣物給撕得稀爛,一路拖到教堂,並遭禮拜朗誦士彼得(Peter the reader)、一群蠻人與殘忍的狂熱分子們,以徒手毫無人性地屠戮致死,尖銳的蚌殼將她的肉從骨上刮下,還在顫抖的斷肢則被投入火中。正義的調查與懲罰最後因適時奉上的禮物而作罷,但希帕提婭的謀殺案,已在亞歷山大的西里爾的人格與信仰上,印下無法拭除的污點。」
德國作家索丹與赫比(Soldan and Heppe)[5]則曾提出論證,認為希帕提婭可能是第一個受到基督教會勢力迫害的所謂「女巫」。許多站在批判教會立場的作者也指稱,希帕提婭「以鐵鉤將骨肉扯離」的死法,似乎符合君士坦丁二世對巫術明正典刑的方式。

好可怕的愛啊!愛不到就殺人,可恥的耶和華。
//zh.wikipedia.org/wiki/File:Sanzio_01_Hypatia.jpg
拉斐爾在畫作《雅典學院》中所繪的白衣女子,後世咸信即為希帕提婭
古希臘學者
古典哲學
出生ca. AD 351–370
亞歷山大港
逝世AD 415
亞歷山大港
學派新柏拉圖主義
主要領域數學, 天文學

显示▼隐藏▲受影響於



显示▼隐藏▲施影響於




希帕提婭英語:Hypatia,希臘文: Υπατία;370年-415年),希臘化古埃及學者,是當時名重一時、廣受歡迎的女性哲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占星學家以及教師,她居住在希臘化時代古埃及的亞歷山卓,對該城的知識社群做出了極大貢獻。根據後世資料顯示,她曾對丟番圖的《算術》(Arithmetica)、阿波羅尼奧斯的《圓錐曲線論》(Conics)以及托勒密的作品做過評註,但均未留存。從她的學生辛奈西斯Synesius of Cyrene)寫給她的信中,可以看出她的知識背景:她屬柏拉圖學派──雖然我們只能假設她曾採納普羅提諾的學說(普羅提納斯為公元三世紀時的柏拉圖門人,也是新柏拉圖學派的創始者)。另外有少許證據顯示,希帕提婭在科學上最知名的貢獻,為發明了天體觀測儀以及比重計。她最後被狂熱的基督徒暴民襲擊致死。2009年其生平被改編成西班牙電影《風暴佳人》(Agora)搬上銀幕。
目錄 [隐藏]
[编辑] 生平與事業
在1908年賀巴德(Elbert Hubbard)出版的作品《Little Journeys to the Homes of Great Teachers》中,希帕提婭的想像畫。



希帕提婭是席昂(Theon)的女兒,席昂身為亞歷山大博物館(Museum of Alexandria)的最後一位研究員,既是希帕提婭的父親,也是她的導師。希帕提婭並未在亞歷山大博物館中執教,而是在自己的家中講學。約在公元400年

英國畫家查爾斯·威廉·米契爾(Charles William Mitchell)1885年作品〈希帕提婭〉(Hypatia)。
李沃成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