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基督教最古老的耶穌復活記載——他沒有復活

基督教最古老的耶穌復活記載——他沒有復活


作者︰G. 呂德曼(原德國新教神學教授)



我們從新約福音中最古老的關于耶穌復活的文字開始,這就是馬可福音16:1-8所記載的三個女性發現耶穌的空墓。首先需要強調的是,只有通過這篇文字才能確定,耶穌的空墓是否具有任何歷史價值,因為,其他的三部福音都是對馬可福音的加工,他們根據自己的藥店對馬克的講述進行了修改。特別引人注目的是,馬可福音16:8所說的“什麼也不告訴人”,在其他福音都說反了。



(為方便閱讀譯者在此加入所引經文段落︰

16:1 了安息日,抹大拉的,和雅各的母親馬米,了香膏,要去膏耶的身體。


16:2 七日的第一日早,出太候,他們來墓那里。


16:3 彼此誰給把石頭從門輥開呢。


16:4 那石很大,他一看,卻經輥開了。


16:5 他們進墓,看少年人坐在右,穿著白袍。就甚恐。


16:6 那少年人們說,不要恐。們尋梢那十字架的拿撒勒人耶。他已經復活了,不在里。看安放他的地方。


16:7 可以去告他的徒和彼得,他在以先往加利利去。在那里他,正如他前所告訴你們的。


16:8 他就出墓那里逃。又抖,又奇,什也不告人。因害怕



馬可福音16:1-8的敘述由三個部分組成︰三個女人在往墓室的路上 (2-4),然後在墓中(5-7),最後逃離墓室(8)。實際上她們發現的不是空的墓穴,而是那個少年人,而這個少年人宣布耶穌已經復活(6)是這個故事的核心。可以確定的是,這個故事的結構很巧妙。



那麼,其中講述的內容的歷史真實性如何呢?



為了發掘歷史的核心,經常用一種排除法。因為這段文字里有太多不可信的因素,剩下來的內容就僅僅為,三個提到名的女性在第三天到耶穌的墓穴,或許,她們發現墓穴空了也可以算作剩下的內容。



奇怪的是,一個否認敘述內容歷史真實性的論據到現在都沒有得到重視。這段故事在結尾時說,三個女人沒有像少年人所說得那樣把話傳給使徒們,原因是︰“害怕。”(8)這一句話是馬可福音的結尾。可以肯定的是,作者這麼做是有目的的,因為,即使在古代,一部文學著作的開頭和結尾也是刻意安排的。這對闡釋意味著什麼呢?



馬可對結尾的這種安排,是想說,墓穴變空的消息原來一直是不為人所知的,因為那三位女性沒有講。他自己是第一個提這件事的人。



這樣得出的結論是︰耶穌墓穴變空的說法是在馬可福音寫作的年代出現的,就是大約在公元70
——
耶穌死後40年。可以說,關于耶穌的空墓穴的說法,其歷史價值等于零。



分析最古老的關于耶穌復活的文字,歌林多前書15:3-5,結果是一樣的。在這里,保羅先提醒收信人,在建立教會時他向他們傳授了什麼,並且強調,這都是他自己領受的
——
可能是在他歸信耶穌後不久(大約公元34年)。使徒保羅隨後又把保羅時代之前的傳承按順序引用了一遍,這對我們復原歷史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



(譯者將所用保羅文字加入如下︰

15:1 弟兄,我如今把先前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告訴你們知道,福音受了,又靠著站立得住。


15:2 若不是徒然相信,能以持守我所傳給你們的,就必因福音得救。


15:3 我日所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的罪死了。


15:4 而且埋葬了。又照,第三天活了。


15:5 顯給磯法看。然後顯給十二使徒看。


15:6 後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在,卻也有已睡了的。


15:7 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


15:8 末了也顯給我看。我如同未到期而生的人一般。

……)



這個由兩個平行句子組成的傳承,講的是兩個“雙重”證據︰一方面是聖經證據,但只是泛泛地提到,另一方面是證明經文的事實。在這里,關于耶穌被埋葬的說法強調他死去的這一事實,而關于耶穌向的顯現則強調耶穌的復活。耶穌向磯法的顯現顯然是信條“耶穌復活了”的原因。



這對“耶穌復活問題”來說意味著什麼呢?



磯法的幻象經歷是隨後幾乎具有傳染力的個人和群體幻象的開端,其內容是被上帝提升到天上去的耶穌。神學的引申是,上帝把無力地被掛到十字架上處死的耶穌從死者中喚醒了。因為沒有耶穌的門徒自己留下的資料,許多細節和解釋模式沒法得到最後的印證。(……)



耶穌的顯現從天而降,而且並不象新約所記述的復活傳說那樣以一個天神的在人間的形式發生。在新約復活傳說中,耶穌當著弟子的面吃了魚和餅,讓弟子觸摸他,復活40天後才回到天上去。換句話說,新約中的復活故事大部是後人附會,目的是強調耶穌的肉體復活,以抵抗有關耶穌只是精神上復活的說法。至于最初受難和復活之間發生了什麼事,這些傳說沒有提供任何東西。



對研究更有意義的是保羅所經歷的復活,因為我們有當事人自己留下來的材料可用。這一經歷可以通過他的書信中其他相關的說法明確地確定為幻象。在這一點上特別要參考歌林多前書9:1的說法︰保羅見到了主。這一內容在新教的聖經研究和教義學中被否認,針對幻視幻听的(Vision und Audition) 不解史還沒有得到研究。保羅的幻視不僅僅局限于大馬士革事件,即使他的晚年也還伴隨著幻視性的經歷,其代價經常是疾病。



既然保羅自己從來沒有親自見過耶穌,他怎麼能夠觀看到耶穌呢?是不是他的復活者的形象從一開始就與耶穌的弟子們的不同?保羅怎麼能夠讓耶穌的弟子們相信他所見到的耶穌是“真”的呢?如果從歷史的角度來試圖理解基督教運動最初的階段,這樣的和類似的問題可以說是堆積如山。



理解保羅的經歷的一把重要的鑰匙,是他迫害基督徒的活動。大約30歲的時候,他的生活通過所謂的大馬士革事件發生了決定性轉變。這是怎麼發生的呢?



我們可以做一個思考試驗,就是,如果在大馬士革事件發生之前,我們可以對保羅進行分析,那麼,分析結果有可能是,他此前就被基督強烈吸引,甚至可以說,與下意識地接受基督已經相差不遠。保羅針對基督徒的進攻性態度和狂熱,可能是因為他無意識地被那些他所迫害的基督徒的某些基本因素所吸引,但是,他又懼怕自己無意識的努力,于是就把這種努力投射到了基督徒身上,然後更激烈地進攻基督徒。



通過幻象基督,保羅獲得了一次層次調整。迫害基督徒積蓄起來的負罪情結被與基督一體的信念所取代,迫害者簡直就是沖入基督,把這種經歷體會為一種解放、悟和生命。他體驗到自己獲得了一個新的我,而且是與基督等同的。這個陌生的我從大馬士革幻象之後越來越突出顯現,而且度過了耶穌遲遲不到的再次降臨。保羅超越了時間概念,晚年時獲得確信,認為作為宇宙和個人形式的與基督合一不是在世界末日才到來,而是直接在死亡時實現。

(鄉下人評注︰對保羅的這種心理分析顯得過于牽強,遠不如文本分析有說服力。)



對基督教最古老的耶穌復活記載進行分析的結果,從歷史角度看是明確的︰開始的時候是耶穌的幻象,這種幻象帶來的結論是,耶穌還活著,上帝把他提升到了自己身邊。與此相對應的是,如果耶穌的尸體不是在十字架上被飛禽野獸吃掉了的話,那麼他的墓不是空的,尸體也腐化了。



同時需要強調的是,我對最初的復活信仰的分析與基督教的信條相違背,不會再讓任何一個誠實的人繼續自稱基督徒。



本文譯自呂德曼先生網頁的公開資料︰http://wwwuser.gwdg.de/~gluedem/ger/index.htm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