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後由 dior13dior13 於 2016/1/21 00:22 編輯

回覆 17# lautze

我記得有一個晚上,當時我還在急性精神分裂,睡在房裡,房門是關的,我有一個小夜燈(這對我來說很重要),突然滴水,滴水的聲音五分鐘搞得我嚇的連動都沒辦法動了,也就是說我當時恐懼的連動一下都沒那個能力了,更別說下床,當時我就念:「唵嘛呢呗咪吽」,就是那句俺把你哄也!念了五次,能夠動了下了床,我跑去開門,豁然開朗,我發現這是「睡眠期密閉空間幽靈恐懼症」,至少我知道我恐懼的對象是鬼,說來我2007急性精神分裂,直到2012年遇到一個醫生拿出了一款科技藥物,才把我治好,健保已經幫我付了48萬台幣了,一定有人很好奇為什麼搞了5年其間也同一家醫院和其他醫院,為何搞這麼久,原來是這款藥太貴,開了醫院賺不到錢,院方交代醫生不准開,不然醫生考績打成丙,我遇到的那個是吊醫生,考績打丙沒在怕的(他全精神科病人最多業績最高)!啪咂就開給我了。也就是說,這款藥不管任何類型精神分裂,只要方法用對了,輔助藥物抓對了,沒有不能治好的精神分裂,打聽下來,同款藥物大陸醫院拿一份要1000人民幣,一個禮拜到兩個禮拜要4000民幣,藥房拿藥300民幣,一個禮拜到兩個禮拜要,1200人民幣,台灣則是健保給付的,呵呵。

記得在我今神分裂以前,也就是2007年以前,睡覺睡到每天晚上被鬼壓,壓都壓怕了,當時我想出一個辦法,就是打開收音機邊聽邊睡,確實能解決很大,那時我玩魔獸世界也玩很大,遊戲頻道遇到一個也跟我一樣的人,一直被鬼壓的沒法睡,我就把方法交他了。記得有次惡夢,夢到醒來床邊的收音機發出吵雜刺耳的雜音,燈光昏暗,嚇的我沒力氣的,用爬的爬下床,要出房門,一出房門人像滑板一樣滑回房門裡,嚇的我喊媽(當時我媽睡三樓,我睡二樓),這惡夢就這樣驚醒了。我有時候也會做夢醒夢(就是噩夢中驚醒於房間床上,其實還在做惡夢),當然一樣是惡夢內容,挺有意思的。至從我很23歲不信佛教,改信撒旦教我就很少或盡量不在夢鬼狀況理念喊觀世音菩薩了,我覺得這是再利用她。記得有一次的惡夢是夢到我從床上醒來,小燈一盞,昏暗恐怖,我爬下床開燈,開了我房間燈,開起來燈光極其微弱,我逃到樓下大廳旁的電視聽開燈,一路開燈燈光極其微弱,到了電視聽手指按下開燈扭,當場開不出任何燈光出來,其他微弱燈光也瞬間滅掉了,黑暗的空間把我腿嚇軟了,當時情急下,我念了「南無觀世音菩薩」。手指一按大燈開了,回往連接飯廳的連結台階開燈,燈也全打開了,連接飯廳的連結台階位置是通往地下室與二樓的階梯,當時一看,地下室的階梯不見了,當中空間變成非常多的觀音雕像,仔細看其中一尊的面相,就真正醒過來了。

至於於超自然,十年前台灣有家音樂唱片公司專做西藏喇嘛儀軌錄製,不是亂做的那種歐,是很有規格在做的藏傳佛教各類個專題儀軌CD專輯,連封面和書頁內容都很精美精緻,有天晚上幽閉恐怖的利害,就拿出來放,感覺黑暗密閉的房間上空有一盞燈光或強光,感覺的人在黑暗中開著大燈睡覺的感覺一樣,就是閉上眼睛黑暗的密閉空間上方有一股發亮的燈光存在,氣氛完全不一樣,是某位度母、空行母的儀軌專輯,後來這張專輯被基督教的媽媽扔掉了。有一次也是感到夜間房間中氣氛非常凝結恐怖,就那一次,我嘗試跟撒旦禱告,那一次幽恐的凝結的恐怖氣氛,也被轉掉了,感受到的是另一種光明,在漆黑夜間的房間中。

我就只有睡覺的時候有密閉室黑暗空間幽靈恐懼症,平日是沒有的。一個撒旦教徒,最重要的也就是血約,也就是傳統儀式,接觸能量鏈,接觸無形的能量鏈是一個撒旦教徒,也是使命的開端。

這個儀式自己就能做了,但是要慎重,尤其臘燭不可用白色,亂弄會變成病毒型精神分裂,之前都有聲明,也要你的血液,這個儀式不講究一個人的資格,只講條件,符合條件的人我都可以發文件檔給他自己逕行,這血約也不過是美國撒旦教這個的大雜燴的其中內容,cos有專門部門服務進行,但是自己如果是亂弄的去搞,是會搞出精神分裂的,所以如果你心裡堅持想做,材料步驟一定要慎重。

我不是魔術科,至於能量鏈被我發覺出來在我自己是偶然於「Sahaja Yoga 霎哈嘉瑜伽」,的能量接觸手法感知的技術方式,喚呼改成喚呼「撒旦」,察覺出來,原來自己一直就在能量圈鏈當中。你會側面接觸任務,使命,你會感到在漆黑道路上的無畏與偉大感官。

就算你不加入撒旦的能量鏈,不作血約儀式,不和撒旦本體能量做出連結,撒旦主義的仍然是偉大的「道家」精神,適用到你80歲不惑的那天,無論莊子、孟子基昨跟撒旦主義一樣,公元1891年11月,圣彼得堡一位著名出版家写信询问托尔斯泰,世界上哪些作家和思想家对他影响最大。托尔斯泰回信说,中国的孟子对他影响很大,而老子则是巨大。事实上早在1884年3月27日,他在日记中便记述道:我认为我的道德状况是因为读孔子,主要是读老子的结果。撒旦教的道德觀認定,跟以羊易之道德觀是一樣的,不在於規章立為道德的原本,而是在乎那個當下,再是做為道德的根本!而對於是非的見解,不是在口頭上的,一個學說上的,一個文字架構結實體道德,一個理念道德就是「真的」與「對的」,這就是「道家之本」,不以「扇墳批判」做為「真理」!

很多都只是,「個人撒旦主義」這可以是很可怕的東西。這是很極端的東西。但當中也有極端的一些「正確」的存在。

說到社會,或許宗教叫做沒用的東西,但是智慧就在一個正確宗教哲學去破解任何社會騙局,所以祂至古存留了下來。會教導你看破騙局與自我迷惑的只有四個宗教,煉金術真知派,佛家禪宗,道家全真,第四個就是正歸撒旦教了,很多宗教基本都有點能量學系統,我不是學魔術的,那方面我很低階。撒旦教的(脈輪類似)能量要你的同步方面的能否,有無,接觸,生產。為要與撒旦一體化,勒維教出了一句話,撒旦即我,我即撒旦。

至於鬼是不是撒旦呢?很明確不是,撒旦本是光明的「天使」。不是什麼鬼不鬼,鬼的學名是「幽靈」,惡魔的學名是「殆波羅斯」。

血約內容:

加入撒旦教的方法(正规教团勒维派)

Making a Commitment to Satan

Had I as many souls as there be stars, I*d give them all for Mephistopheles!"
-Dr. Faustus

*Please read the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t the bottom of the page.

做對Satan 的一個承諾 有我許多靈魂作為那裡是星, 我會給他們全部為Mephistopheles!" - Faustus 博士 *請讀常問問題在頁底端。

What happens when I make a formal commitment to Satan?
Almost immediately, things start to get better, Satan looks out for his own. Satan gives us an inner strength and we become very strong in spirit. Unlike right hand path religions, where adherents are forever praying and searching for their god, Satan comes to us on his own. Many times, we can feel him. He comes to comfort us when we get down, worried or are experiencing problems.

什麼發生當我做一個正式承諾對Satan? 幾乎立刻, 事開始變更好, Satan 看為他自己。Satan 給我們內在力量並且我們變得非常強在精神上。不同于右手道路宗教, 追隨者是祈禱和永遠尋找他們的神, Satan 來到我們獨自。許多次, 我們能感覺他。他來安慰我們當我們傳達到, 擔心或體驗問題。

He snaps us into line and directs us as to what we need to do to be focused and happy. Unlike the false god Jehova and his cohorts, Satan never turns his back on us in our time of need.

他攫取我們入線和指揮我們至於什麼我們需要做被聚焦和愉快。不同於假的神Jehova 和他的一隊人, Satan 從未轉動他的後面在我們在我們的需要的時期。

An good analogy/story is a Christian: He is in serious trouble, in desperation, takes his last change, goes to a phone booth in the freezing rain and dials heaven. He keeps getting a busy signal. After quite some time, someone answers and puts him on hold. They leave him on hold. When a Satanist calls Hell, Satan, himself, picks up after the first ring.

好analogy/story 是基督徒: 他是在嚴肅的麻煩, 在失望, 作為他的前變動, 去一個電話亭在結冰的雨中和撥天堂。他繼續得到一個占線信號。在相當某個時候以後, 某人答覆和把他放在舉行上。他們留下他在舉行。當Satanist 叫地獄, Satan, 他自己, 整理在第一圓環以後。

In making a commitment, we engage a formal ritual. This is done out of free will. We are making a choice, as opposed to being dragged off to some Christian church, and reciting canned prayers in front of a bunch of idiots.

做承諾, 我們參與一種正式儀式。這做在自由意志外面。我們做一個選擇, 與被扯拽相對對某一基督教會, 和背誦的罐裝禱告在一束蠢貨前面。

The initiation ritual is very personal, unless you decide to have friends participate, or are doing it as part of a group.
You will need:

1 or more black, blue or red candles (as many as you like)
A sterilized needle or razor
A piece of clean paper, large enough to write the prayer below
A dry pen, where you sign your name in blood (dip the ip of the pen in your blood)

Write the following prayer:

蒙儀式是非常個人的, 除非您決定讓朋友參與, 或做□它作為小組一部分。 您將需要: 1 個或更黑, 更加藍色或紅色蠟燭(和您喜歡) 一樣消炎針或剃刀與乾淨的紙一張, 足夠大寫禱告在一個乾燥筆之下, 您簽署您的名字在血液(浸洗筆的ip 在您的血液) 寫以下禱告:

Before the almighty and ineffable God Satan/Lucifer and in the presence of all Demons of Hell, who are the True and the Original gods, I, (state your full name) renounce any and all past allegiances. I renounce the false Judeo/Christian god Jehova, I renounce his vile and worthless son Jesus Christ, I renounce his foul, odious, and rotten holy spirit.

在全能之神和無法表達的上帝之前Satan/Lucifer 和在地獄的所有邪魔面前, 是真實和原始的神, I, (陳述您的全名) 放棄任何和所有通過忠誠。我放棄假的Judeo/Christian 神Jehova, 我放棄他卑鄙並且不值得的兒子耶穌基督, 我放棄他骯髒, 臭色, 和腐爛的聖靈。

I proclaim Satan Lucifer as my one and only God. I promise to recognize and honor him in all things, without reservation, desiring in return, his manifold assistance in the successful completion of my endeavors.

It is imporant to bathe before any rituals you perform, this is done out of respect. When you are ready, you can light the candle. Take the needle, prick the idex finger of your left hand, squeeze some blood out.

Sign your name in blood.

Recite the prayer either aloud or in your head

我宣告Satan Lucifer 作為我僅有的上帝。我許諾認可和尊敬他在所有事, 沒有保留, 渴望在回歸, 他的繁多協助在我的努力的成功的完成。 它是imporant 沐浴在您執行的任何儀式之前, 這做出於尊敬。當您準備好, 您能點燃蠟燭。採取針, 刺您的左手的idex 手指, 緊壓一些血液。 簽署您的名字在血液。 背誦禱告或大聲或在您的腦中。

Fold the paper and let it burn in the fire of the candle. Many of us have stayed and meditated until the candle had burned itself out.

At the end of the ritual, close with the words "so mote it be." And a Big "HAIL SATAN!!"

折疊本文和讓它燒在蠟燭的火。多數人的我們停留了和思考了直到蠟燭累垮了。在結尾的禮節, 接近與詞"如此mote 它是。" 並且大"冰雹SATAN!!"

ps:
(其實也可以跟撒旦合作,並非要訂契約.訂契約是一種比較適合下層民眾的方式.比較高層次,你可以跟他平起平坐!而且撒旦與上帝的性質是完全相同.都是查克生命體,多數的基督徒因為不會查克*所以只好按照別人的說法,但那未必正確!通常是為了傳教用途,所以也不能怪他們啦!人是需要生存的!其實撒旦大人也一直沒把基督徒的事情放在心上,也沒有說過一定要訂契約才可以跟他合作.你想跟他合作就合作,不想的話拍拍屁股也不要緊!但如果確定要合作,要注意不要做一些白濫的事情! 文:小維)

(注意!所謂的撒但並不一定能給你好處,但你將傭有他於精神上.雙重性的自我可能並非是來至撒但,乃是多重人格現象,請參閱榮格與影子.然,撒但也可以將是你可創造的,人類自身即有創造善惡的能力.所謂的撒但因當是説明你精神層次上的提升!)
(派別:本品出至於Cos)

我們深信,只要一粒麥子不死,就有一顆顆麥子長出來。
(儀式慎重,不可用白色蠟燭,打火機當蠟燭,以免導致病毒型精神分裂。)

治療精神分裂藥價極高絕對有效的藥物名稱:
嬌生思維佳INVEGA ER TAB6MG
補助藥品:
思樂康膜衣錠兩百公絲SEROQUEL FC TAB200MG
優達平膜衣錠200毫克UTAPINE FC TAB200MG
中國人民共和國藥物名稱:
嬌生芮達(Paliperidone-ER)芮達採用了滲透性控釋口服給藥系統(OROS)技術。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