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又係冇鬼用,明知耶稣教係假野同危害國家,重比佢地耶稣教存在同繼續傳教,蠢!
中共又夠明知共產主義係假野同危害國家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共產根本就唔惦,同耶稣一樣,遲早耶稣同共產主義齊齊玩完!可以開香檳!
兩樣唔掂嘅嘢在党中央監管下都可以同時運作啦, 太陽系又夠遲早同全宇宙齊齊玩完!到時先開香檳!
de omnibus dubitandum
羅馬教宗表示願訪問大陸 中方:願相向而行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2017/01/25 14:27:00

『你很快會去大陸嗎?』『當邀請我時。他們知道的。』22日,羅馬教宗方濟各接受西班牙《國家報》採訪,做出的這番表態引起媒體關注。在大陸外交部23日的記者會上,有記者就此提問『中方是否願邀請教宗訪華?』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對於中梵關係,中方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中方對中梵改善關係抱有誠意,並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雙方保持暢通、有效的接觸對話管道。我們願與梵方共同努力,相向而行,推動建設性對話和雙方關係改善進程不斷取得新進展。

環球時報據西班牙《國家報》報導,《國家報》的專訪中還問到『梵蒂岡是否不久就會與大陸建立外交關係?』方濟各表示,事實上,梵蒂岡的一個工作組多年來一直與大陸保持接觸,雙方每三個月舉行一次會談,會談的地點在北京和梵蒂岡兩地交替進行,雙方也進行了多輪對話。他稱,兩三個月前,梵蒂岡博物館展覽在北京成功舉行,2017年有關中國博物館等內容的展覽也會來到梵蒂岡。

在採訪中,被問到如何評價美國新總統川普時,方濟各稱『我不喜歡預先評判他人,我們要看的是他如何去做』。他說,我們正處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邊緣。他擔心的是財富分配不均。移民必須被整合,而不是形成貧民窟。

另據西班牙COPE電台22日報導,在農曆新年即將來臨之際,教宗方濟各向包括大陸在內的東方國家表達新年祝願:『我誠摯祝福他們的家庭,希望他們彼此尊重、加強交流、相互無私地照顧對方。』德國教堂廣播電台23日稱,教宗向大陸、越南等國人民送上新年祝福。大陸和越南都沒有與梵蒂岡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但農曆新年前教宗送上問候,已經成為一個傳統。這被看作是教宗的一種善意。

『從未這麼近』,德國《南德意志報》指出,梵蒂岡和北京的關係在過去幾個月裡從未有過如此親近的時刻。儘管雙方還未就大陸主教任命問題達成最終協定。原來預計,北京和梵蒂岡可能會在去(2016)年11月初就這一問題達成一致,但現在已經錯過了這個時間點。奧地利福音網23日稱,方濟各曾多次表達希望前往大陸的願望,現在這種願望達成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前不久,梵蒂岡與大陸代表進行秘密會面,就雙方『最艱難的問題』達成共識。有分析人士認為,大陸方面已經展示更多的靈活性。

德國新聞電視台23日指出,教宗訪華的日子,應該是大陸和梵蒂岡簽訂協定的日子。如果雙方建立外交關係,對宗教界是一個大的好消息,有利於擴大梵蒂岡的影響力。

https://m.nownews.com/news/2384075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教宗稱樂意到中國訪問

2017-12-04

  教宗方濟各上周六結束緬甸、孟加拉訪問之旅返問梵蒂岡,他在專機上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樂意訪問中國,惟目前未有計劃。教宗又透露,教廷與中國談判屬是高層級別,文化內容包括雙方舉辦文物交換展覽、中國神父和教授在教廷大學授課;雙邊亦有政治對話,特別是針對中國教會問題;至於涉及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的對話,方濟各認為必須步步謹慎進行,目前做法亦是緩步進展中,他相信近日雙邊教會將在北京舉行聯合會談。

http://hd.stheadline.com/news/daily/chi/626550/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暗批陳日君 教廷:教宗獲忠誠滙報
2018/1/31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早前指,對於內地有兩位主教被教廷代表要求讓位予中方屬意人選一事,教宗方濟各並不知情。教廷新聞發言人罕有發表聲明,不點名指有主教的言論令人驚訝和遺憾。

陳日君周一在社交網站發文稱,本月12日在梵蒂岡與方濟各見面約半小時,討論教廷代表要求兩位內地主教辭職,讓位給中方屬意人選。他引述方濟各稱,已經告訴教廷高層不要製造另一宗折磨主教的事件。他又引述韓大輝總主教早前指,方濟各對要求辭職的事件並不知情。

教廷新聞發言人的聲明則稱,方濟各一直有就內地的事務與教廷高層保持聯絡,獲得忠誠滙報。

http://www2.hkej.com/instantnews ... 0%E6%BB%99%E5%A0%B1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暗批陳日君 教廷:教宗獲忠誠滙報
2018/1/31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早前指,對於內地有兩位主教被 ...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8/1/31 15:18


今日既傳媒記者, 寫野水平真係一落千丈.

標題就嘩眾寵:暗批陳日君
但文章內容卻又是:教宗獲忠誠滙報
不見得「忠誠滙報」是一項「批」


另外:
教廷新聞發言人罕有發表聲明,不點名指有主教的言論令人驚訝和遺憾。

是指陳主教的言論?
指韓大輝主教的言論?
指教廷內說內地地下主教要退位的那位?


與西方傳媒報導來對比一下後, 更發覺没有「教廷新聞發言人罕有發表聲明,不點名指有主教的言論令人驚訝和遺憾。」這項,
本地中文的傳媒又來習慣性地加鹽加醋。
把無水準的文轉轉貼貼的, 也好不到那裡
主教話教宗方濟各並不知情

教廷話教宗獲忠誠滙報

即係教廷話咁講既主教係老吹啦

咁簡單都唔識睇, 今日既教徒, 睇野水平真係一如既往。不如以後隨報加一份導讀畀教友(需另付費)
Vatican rebukes Hong Kong cardinal over China bishops
de omnibus dubitandum
引述埋陳日君的網誌,大概會比較清楚:

新聞界的各位朋友
發表於 2018 年 01 月 29 日 由 oldyosef
二零一八年一月廿九日

新聞界的各位朋友

亞洲通訊社日前報導了一些消息,關於中國大陸天主教某些合法主教被教廷要求辭職,為讓位給非法的,甚或被絕罰的,所謂主教。接着,在媒體上出現了一些不同的陳述和解釋,相當混亂,大家又知道我早前曾去羅馬,就都來問我能否為事件作出一些澄清。

其實去年十月汕頭莊建堅主教已收到教廷的指示,他請我幫他聯絡教廷。我托人親手把他的信送去傳信部,又請傳信部部長轉交一份副本給教宗,不過我不知道那副本是否到達教宗枱上。還好那時韓大輝總主教還在羅馬,他向教宗道別時有機會和他談了汕頭及閩東的事,原來教宗並不知情,且答應韓總主教他會關注。

聽了韓總主教轉告我教宗說的話我放心了。但十二月發生的事使我更加吃驚。當傷心而年老的莊主教請我把他對「教廷赴北京代表團」所傳訊息向教宗回應的信傳去羅馬,我當然一口答應了。但我有什麼辦法能保證他的信能到教宗手裡(我自己的許多信也不肯定是否到了他手裡)?

為能肯定教宗聽到我們的聲音,我毫不猶疑決定去羅馬走一趟。我一月九日晚上啟程,十日清早到羅馬正好及時趕到(該說「稍遲到」)參與教宗每星期三公開接見教友的udienza。在udienza完結前樞機和主教們能向教宗行「親手禮」並交換兩句話。我就在這機會上把信件交在教宗手裡(莊主教的信,我的意文譯文及我的一封信),我對教宗說我來羅馬就是為能把信交到他手裡,希望他有空看看。

我本來希望我的出現不要引起太多注意,但我的遲到使大家格外注意到我的在場。其實現在誰也可以在網上見到梵蒂岡電視台的錄影(有些傳媒報導錯了,udienza是在保祿六世大禮堂,不是在伯多祿廣場;我雖稍遲到,卻沒有需要「在寒冷中排隊等候入場」)。

在羅馬我見過亞洲通訊的貝納德(B. Cervellera)神父和他談了我來羅馬的目的,但我請他不要寫任何新聞,他答應了。但現在既然另有人向他詳細報告了汕頭的事情,我也不介意肯定那報告是正確的(至於那報告中說「相信」那位率領教廷到北京見莊主教一組人的那位主教是克勞迪奧‧瑪利亞‧切利(Claudio Maria Celli),我不知道他以什麼身份參與了這事,但我也有理由「相信」那人正是切利總主教)。

在這關鍵的時刻,訊息又混亂,我既直接知道汕頭的事,又間接知道閩東的事,覺得有責任分享我對事件的瞭解,關心教會的人有權到知道真相。那末我這樣做會不會洩漏一些秘密呢?我以為在這事上「知情權」跨越「保密的責任」。

抱着這信念我決定繼續分享事情的發展。那天(一月十日)下午我接到「聖瑪爾大之家」來電,告訴我星期五(一月十二日)傍晚五時半教宗會接見我(在教廷新聞版上這「接見」,祇在星期日才登出來)那正是我85歲的最後一天,上天給我一份大禮物!(其實教宗那天正在預備智利、秘魯之行,一定很忙。)

見面約半小時,我說話也不太有次序,但我以為我成功讓教宗意識到了他在中國的忠誠兒女們的憂慮。

我對教宗問了一個我在信上也提出的問題:他是否已有機會,如他答應了韓主教的,處理了那些事情?教宗說:「有,我告訴了他們(教廷的高官)不要製造另一個敏真諦(Mindszenty)事件!」我現在這樣說不是洩漏了秘密嗎?但我以為我那時是代表國內受苦的兄弟在教宗面前,教宗的話更該是為了安慰和鼓勵他們而不是我!

我覺得教宗的答覆實在不能更對題,更富意義。(Mindszenty樞機在共產政權下的匈牙利首都任主教,也是全匈牙利的首席主教。他被共黨監禁數年,受盡折磨。在1956年「短暫革命成功」的日子,革命者把他從監獄救出。在紅軍鎮壓革命前,他到美國大使館找到庇護。在政府的壓力下教廷命令他離開祖國,並立即任命一位政府歡迎的主教接他的職位。)

我以為新聞界的朋友及我們國內的兄弟有權利知道這真理。

目下我們該做的是為教宗祈禱。傳統的那支 “Oremus” 特別適用。

“Oremus pro Pontifice Nostro Francisco. Dominus conservet eum et vivificet eum et beatum faciat eum in terra et non tradat eum in animam inimicorum ejus.”

———————-

我順此也回答一些媒體朋友的疑問

1. 合法主教們為何拒絕辭職?

他們並不反對辭職,有些老主教,雖然在國內退休年齡的法例從來沒有執行,他們多次請教廷給予接班人,但不得回覆。另一些已由教廷任命了他們的接班人,甚至也已有教宗委任狀,教廷也不准他們進行祝聖,為免得罪政府。

他們反對的是讓非法的及被絕罰的所謂主教來接班。

2. 我知道的是汕頭和閩東的事。還有另外五位非法的,教廷是否也準備一起承認他們合法我不知道。不過似乎教廷也計劃認可四川的雷世銀。我見過一封信的副本,一位年長的女士,已退休的大學教授,很熟悉國內教會的,她寫信給切利總主教,勸他千萬不要贊同把雷世銀合法化。

3. 我是悲觀者?我可以承認,但我的悲觀是基於我長期的直接經驗。在1989至1996年的七年中,我每年六個月在大陸地上修院教書,親眼見證政府如何奴化,侮辱我們的主教。

現在也沒有理由改變我的悲觀:政府訂出了更嚴格的宗教規則,有些早已存在而不執行的規則也要嚴格執行了。從二月一日起地下教友絕不許參與地下神父的彌撒了(大家等着看吧)!

4. 那些說現在教廷的政策是為避免裂教,那真可笑極了。現在獨立自辦的教會客觀上早已是裂教了,歷代教宗避免用「裂教」兩字祇因為在這「裂教」裡許多不是自願的,而是被逼的,有的還陽奉陰違。現在教廷逼所有教友加入這「裂教」,完成「合一」,且給予教宗的祝福。甘願在那裂教中做奴才的終於可以挺胸抬頭,他們投注成功了;有些一直堅持不入愛國會的,現在也可能放心到地上去了。(教廷說沒有問題了!)

5. 解決中梵多年的敵對不是好事嗎?但和一個獨裁政權能有協議嗎?他們要你投降或你必要被磨難(聖若瑟能和黑落德王達成協議嗎?)

6. 教廷目下的政策可以說是負賣教會嗎?當然,若看看這幾年他們所做的,我不能不這樣說。

7. 有教會事務專家說:以為習近平要收緊宗教政策不合邏輯。但我們這裡不是在討論邏輯,而是想澄清一些事實,鐵一般的事實。

8. 我是不是中梵修和的最大阻礙?如果那協議是不好的,我絕不介意做成其最大的阻礙!

------

答覆幾位記者朋友關於梵蒂岡國務院昨天發出的「聲明」
發表於 2018 年 01 月 31 日 由 oldyosef
今天早晨我答應幾位記者朋友關於梵蒂岡國務院昨天發出的「聲明」,我會一次答覆他們的問題。

該「聲明」說了三件事

1.(直接):教宗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2.(間接):教宗同意他們做的

我的言論引起混亂和爭論
甲.

(1)其實我的文章中沒有說教宗不知道,但教宗確實對韓總主教說了「那小組為什麼沒有和我商量」。

(2)教宗對我說的話確實表示他和他們的看法不同,那末「聲明」既不可能懷疑教宗說了謊言,就是肯定我說了謊話。

我的文章說他們做了壞事(錯事?)卻沒有說他們說了謊,現在卻需要讀者判斷是我還是他們說了謊。

乙.如果他們強調的正是(2),那末也就是說教宗同意他們做的那些事。也就是要教宗為他們做的(壞)事負責了。那也就是我的文章想阻止的。

丙.我當然知道我的言論會引起爭論,但不是混亂,我希望爭論的結果是:大家承認他們現在做的是壞事(錯事?),他們該懸崖勒馬了。

http://oldyosef.hkdavc.com/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我托人親手把他的信送去傳信部,又請傳信部部長轉交一份副本給教宗,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8/1/31 18:00

點解煩蒂肛通訊咁赣鳩?一個e貓就得啦。
武則天時代都識設直接通訊機制 -- 銅匭

乜教廷仲未有嘅咩?
點解煩蒂肛通訊咁赣鳩?一個e貓就得啦。
武則天時代都識設直接通訊機制 -- 銅匭

乜教廷仲未有嘅咩? ...
沙文 發表於 2018/2/1 10:49



    有些經營賭場等偏門行業的人士,名片都不會留太多資料,以免被騷擾、投訴或惹上其他麻煩。

大概教廷都是如此。
you're God damn right.
de omnibus dubitandum
地下主教軟禁8個月獲釋 曾被逼簽署認同愛國會
編輯室 2018 二月 2日, 星期五 4:59

天主教媒體「天亞社」報導,去年5月8日中國溫州政府人員將華東浙江省溫州教區地下教會伯多祿·邵祝敏主教帶走,軟禁在青海西寧,期間迫令他簽署支持愛國會和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檔卻被拒絕,愛國會是中共設成獨立於聖座的機構。邵主教被軟禁長達近8個月後,上月3日在青海獲解除看管,返回溫州教區受到教區神父教友歡迎。

邵主教被軟禁期間,溫州宗教局官員兩次要求他簽署一份檔,內容有四點:支持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自選自聖主教;跟非法主教(未獲梵蒂岡認可)共祭;祝聖非法主教,支持並注重愛國會的發展。

看守人員脅迫下,邵主教最終簽署但在檔上附加字句「簽名只是代表看過檔內容,但並非同意當中條件,主要問題還得認真考慮。」

邵祝敏是溫州地下團體的主教,去年底溫州教區地下團體發起每月18日朝拜聖體、守齋和參與彌撒,為邵主教祈禱。

溫州教區分為「公開」和「地下」團體,約有13萬教友,其中超過8萬人為非官方團體,共70名司鐸。

自2016年9月7日,屬於公開教會團體的正權主教朱維方離世後,由管理該教區地下團體的邵祝敏助理主教,按教會法自動繼任為正權主教。受聖座的認可,但不受中國政府的官方承認。

近年中梵雙方試圖改善關係,梵蒂岡要求兩名教廷認可的中國地下天主教會主教讓位給北京挑選的主教候選人,以換取中方同意梵蒂岡提名的主教人選,此舉引發天主教界質疑教廷對華的外交走向,以及對中國地下教會和主教前途的關注。

http://chinese.gospelherald.com/ ... %9C%8B%E6%9C%83.htm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這樣大家就明白多啦:

路透社:中梵就主教任命達成協議 教宗支持效忠教廷主教「讓位」
撰文:        鄭子健 發佈日期:2018-02-02 10:54 最後更新日期:2018-02-02 20:10

據路透社2月2日報道,梵蒂岡消息人士透露,中國與梵蒂岡已就主教任命達成框架協議,有望幾個月內簽署作實。即使只是部份解決主教任命問題,是次協議都可能重啟中梵談判,引領兩國邁向重建中斷約70年的外交關係。


傳梵蒂岡讓步,要求兩獲教廷認可主教讓位中方「自選自聖」主教。(路透社)

路透社稱,中梵建交有助教廷看守內地1200萬天主教信徒,並與信徒與日俱增的基督教一較高下。在華天主教分為兩派,一派屬於官方認可「愛國會」,由政府任命主教,另一派屬於「地下教會」,奉教宗為權威。

按協議內容,就未來主教任命,教廷將有權發表意見,消息人士稱:「這不是最佳協議但我們不知道未來十年或廿年情況,那可能會更加差。」他又指出:「之後我們仍然好像籠中鳥,但鳥籠會大一點。這不容易。困難仍會繼續。我們會為擴大鳥籠範圍寸土必爭。」

5名「非法主教」獲教宗寬恕及認可

該名消息人士又不點名反駁「某資深樞機」,否認教廷準備「出賣」在華教會。此前,榮休主教陳日君稱,梵蒂岡為求與中國達成協議,迫使兩命獲教廷任命但不獲中國政府認可的內地主教「讓位」,改由官方「自選自聖」主教頂上。陳日君透露曾親赴羅馬向教宗陳情,教宗得悉事件後承諾就此調查。

路透社引述同一名消息人士,指教宗一向密切跟進對華談判,並支持兩名效忠教廷的中國主教轉任其他聖職,以助與中國政府所支持主教和解。此前有7名官方「自選自聖」主教遭教廷視為「非法」及處罰,據知當中5人經已向教宗求情並獲接納,5人聖職對梵蒂岡而言已屬「合法」。

https://www.hk01.com/%E4%B8%AD%E ... %E8%AE%93%E4%BD%8D-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好似2013三月習一做總裁時, 這個宗教他們又讕係立刻同一日時三月中用鬼影呀,跟蹤呀, 同動作gay的方法捧個阿教皇去模仿複製習總步伐, 說是習總抄他們步伐是可以但其實應該不是, 習總唔係新屍羅白皮, 宗教家要抄步伐點解不抄之前的元首.
今次旁觀者切腹都得嘞

中梵關係「大突破」 任命主教達成協議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中國和梵蒂岡關係有望出現六十多年來最大突破。路透社引述教廷高層稱,雙方已就內地主教任命這個爭拗多年的棘手問題達成共識,可望數月內簽署框架協議,為中梵建交鋪路。根據協議,七名由官方任命的主教只要得到教宗的大赦,就能夠成為中梵均承認的合法主教;獲教廷支持的「地下主教」則會讓位或轉任輔理主教。中國官方天主教愛國會主席房興耀昨天對本報表示,歡迎有關安排。

主教任命爭議一直是中梵關係發展的最大障礙。內地約估計有一千二百萬天主教徒,各地主教有「公開」及「地下」之分,前者是經官方愛國會認可的,後者則拒絕接受愛國會領導,但獲羅馬教廷承認。中國自一九五八年起自選自聖主教,引起教廷不滿。二○一三年,方濟各接任教宗後,雙方關係改善,恢復談判。二○一六年,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撰文暗示中梵在主教任命上達成協議。

路透社昨天引述梵蒂岡高層人士透露,教廷與北京之間有關主教任命的框架協議已經準備就緒,幾個月內就可以簽署,將是中梵關係的重大突破,甚至可能促成建交。報道稱,七名獲中國官方認可的主教只要得到教宗大赦,就能夠成為中梵均承認的合法主教。

報道稱,其中一名八十七歲「地下主教」退任後,將獲中國政府承認為榮休主教,之後由中方任命的主教接棒。另一名「地下主教」也願意為教會更大福祉犧牲,將轉任輔理主教,讓位予政府支持的愛國會主教。總共七名由中方自行祝聖的主教,已向教宗尋求赦免。《華爾街日報》引述知情人士稱,教宗已決定承認這七位主教。

天主教網站「天亞社」早前報道,被要求退位包括汕頭教區主教莊建堅,他○六年獲教廷祝聖,但不獲中方承認。自去年十月,教廷兩度要求八十多歲的莊建堅讓位,把主教職務給予曾被教廷「絕罰」(逐出教會)的愛國會主教黃炳章。福建閩東教區「地下主教」郭希錦也被要求降級為輔理主教,協助官方選出的主教詹思祿。

梵蒂岡高層人士對路透社稱,這是一份「君子協議」,依據雙方的協議,梵蒂岡對未來主教的任命將有發言權。但他同時說:「以後我們仍將像籠中鳥,但籠子會大點。這並不容易。苦難將會持續。我們將一點一點爭取,加大籠子的尺寸。」他又重申教宗一直知悉這份協定。

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房興耀主教昨天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歡迎協議的安排,但有關談判由中國政府及教廷之間進行,他不清楚具體內容。他強調,中梵關係改善甚至恢復邦交,都對中國教會有利。
https://hk.news.yahoo.com/%E4%B8 ... D%B0-221112901.html
de omnibus dubitandum
無渠道同教宗見面的人,唯有以公開信形式表達心聲。

給教宗的信

最可敬的教宗方濟各:

你好!我是一名天主教徒Layman。自你上任後,天主教會開始貼地,呈現生機,我等感到鼓舞!我和身邊的朋友都非常欣賞你!香港最近天氣寒冷,風雨飄搖,想必梵蒂岡亦不遑多讓。

近日,我從新聞知道梵蒂岡有意向北京方面低頭,派人將教廷認可的兩名主教勸退,為了教會的「更大利益」作出犧牲,讓路給中國政府的「自選自聖」的主教人選。據聞中國與梵蒂岡將就任命內地主教的架構問題簽署協議,條件是七名由北京政府自行祝聖的主教全獲教宗赦免,成為合法主教。如果事件屬實,我會極度憂慮及困惑!

從信理角度看,天主教的核心信仰就在《信經》,裏面有說:「……我信唯一、至聖、至公、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我們是天天念,周周念。按天主教教理861條,「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的意思是「宗徒們為使委託給他們的使命,在他們死後仍能繼續,就把他們已開始的工作,像遺囑一般,留給自己的直接助手,託付他們去完成和鞏固,並叮囑他們照顧整個羊群,因為聖神已委任他們去牧養天主的教會。所以宗徒們選定了這些人,並吩咐他們在去世後,要有其他可靠的人繼承他們的職務。」因此,主教是宗徒的繼承人,必定是可靠的人。現時那七名主教是由北京政府自行祝聖的,並不是按教律的合法繼承人。縱使教宗有不能錯權Infallibility,但我仍很難相信教宗的全赦免會令他們由不可靠(新聞說他們部份有女友及子女)變得可靠,他們在求全赦時甚麼都答允,可能只是陽奉陰違,因為他們背後的老闆是中共。因此,「被退位」事件在信理角度是有問題的。

從倫理角度看,天主教會教導我們進行倫理抉擇時可按不同的原則行事。以優先原則來說,如果條件相同,應先選擇較高的價值。但我不禁要問,中梵建交的價值會比「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的教理價值重要嗎?此外,我們知道衡量價值時,也應考慮實現價值的成功機會及價值的長遠情況。從新聞中得知教會高層指出雖然這並非好的協議,但梵蒂岡未能預計10至20年後的情況,甚至可能會更壞。我不禁要問,教會作出要了何等的成效預測,抑或沒有考慮,有任何機會也作嘗試?再者,如果惡是無可避免,就應選擇最輕微的惡lesser evil。但我不禁要問,損害了「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這教理是無可避免嗎?是最輕微的惡嗎?還有,衡量價值時,要考慮一己的行為對別人的影響。但我不禁要問,教會當局有沒有考慮「被退位」的兩名教廷認可的主教的心境和處境嗎?有沒有考慮是次決定對其他天主教徒的影響?

中共乃無神論者豈會妥協

除了優先原則,聖多瑪斯St. Thomas Aquinas提出的雙果原則principle of double effect,意即要滿全四點,包括行為本身是好的,不能是道德惡;行為者的意向是好的,並無存心要惡果;善果與惡果同樣地直接由行為產生,善果並非由惡果而產生;以及容許惡果產生,必須有相稱的嚴重理由。我相信教庭是次決定的行為本身及行為者的意向都是好的,但我不禁要問,中梵建交(假設能成功)這善果不是正正由破壞「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這惡果而產生嗎?再者,容許破壞「從宗徒傳下來的教會」這惡果產生並沒有足夠相稱的嚴重理由。

於倫理模式而言,天主教會於倫理抉擇是靠向義務論Deontology的,即是行為道德與否視乎行為本身的對錯,不會為了目的不擇手段,墮胎及避孕是明顯的例子。是次「被退位」事件背後所採用的倫理模式是靠向目的論Teleology,似乎跟教會一直倡議的不一樣。我感到無所適從!因此,從倫理角度看,「被退位」事件是站不住腳的。

從政治角度看,有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但如果「被退位」事件失敗了,教庭會繼續拿甚麼來妥協或交換中梵建交呢?是台梵邦交嗎?中共乃無神論者,如果教廷被要求放棄一神論,會妥協嗎?甚麼可以或甚麼不可以妥協呢?我們作為天主教的信徒很想知道!

教廷高層曾形容是次情況就像籠中鳥,而教廷會逐步爭取將籠子變大。縱使鳥籠比清遠長隆那個佔地五公頃的大鳥籠還大,仍然是一個籠。如果信仰能被政治籠化,我相信不少信徒會認真反思自己是否繼續適合存在於這個教會的籠。請教宗三思!

主祐!

天主教徒
安中玉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 ... e/20180205/20295565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東拉西扯  陳日君

發表於 2018 年 02 月 05 日 由 oldyosef
- 有些關心我的人勸我不要多講話了,還是多祈禱吧。當然多祈禱絕對正確,我們的希望全該放在天主身上,並依靠聖母的轉求。

- 勸我不要多講話的人大概是怕話講得多了也容易被人攻擊。這我倒不怕,祇要我肯定講的是公道的話,有益的話,那末憑我的年齡已不怕什麼得失了。

- 我之所以還想多嘴,是因為我怕很快我再不能講話了。請大家容忍我。

今天我想講的:

(一) 本主日第一篇讀經是約伯書,他承受「苦痛的長夜」,他說「我的眼晴也看不見幸福」。但答唱詠(詠146)立即回答說「請讚頌上主,他醫治了破碎的心靈」。

大陸的兄弟姊妹這幾天聽到了梵蒂岡準備向中共屈服了,心裡大概很不舒服。見非法、絕罰的主教都將被合法化了,而合法的反被逼退下了,那末地下的合法的主教們,不都會為他們的命運擔憂嗎?神父、教友們想想不久就要服從及尊敬那些今天是非法、絕罰的,明天因政府撐腰而獲教廷認為合法的主教,會有多少苦痛的長夜?

不要說明天,就是今天大災禍也已開始了。從二月一日開始政府會嚴厲執行宗教規則了,上海地下神父已通知教友們不要去參與彌撒了,固執不聽話的大概會被拘捕了!

不要害怕!天主會醫治破碎的心靈!

(二) 教廷國務卿說「我們了解中國兄弟姊妹們昨天和今天的苦痛」。哎呀!這個少信德的人,他懂什麼是真正的苦痛?!大陸的兄弟們不怕傾家蕩產,不怕鐵窗風味,也不怕傾流鮮血,他們最大的痛苦是被「親人」負賣!

帕羅林也作了一大篇訪問,全是似是而非的謬論(希望不是心口不一)。不過最不體面的,是一位堂堂國務卿竟敢侮辱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斷章取義地引用了他十年前給國內教會的信。帕羅林祇說教宗本篤說了「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但教宗本篤接着說的話他卻沒有提了:「同時,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信4.7)」

Non è decente per un alto ufficiale della Santa Sede manipolare la lettera di un Papa, anche se già ritirato, citando la frese (4.7): “la soluzione dei problemi esistenti non può essere perseguita attraverso un permanente conflitto con le legittime Autorità civili” nascondendo che la lettera segue immediatamente dicendo“nello stesso tempo, però, non è accettabile un’arrendevolezza alle medesime quando esse interferiscano indebitamente in materie che riguardano la fede e la disciplina della Chiesa.”

教宗方濟各在亞洲青年日,在韓國,對亞洲主教們也說了「對話的第一個條件是要忠於自己的本質(Coherence to one’s own identity)。

「教廷高層消息人士」很謙虛地說:「我們仍將像籠中鳥,但鳥籠會大點……我們將寸土必爭鳥籠的空間。」天呀!問題不是鳥籠的大小,是誰在鳥籠裡呀?!地下團體的教友本不在鳥籠裡,現在是你們要逼他們進鳥籠,和已在鳥籠中的「合一」!?當然在籠中有些是奴隸,但有一些是甘願在籠中耀武揚威的奴才。(我是第一個說了在中國祇有一個教會,地上教會的人心中也都愛教宗。現在我不敢這樣說了。)

既然我已決定以真理及公義為優先價值(我所說的都是為了保護教宗的聲譽及給大家澄清教會的道理),我也不妨告訴大家:三年前我得到教宗方濟各私人接見。我用了四十分鐘向他報告了我對「對話」的看法,教宗留心聽了我四十分鐘,沒有打斷我,祇有當我說「大陸地上教會客觀來說已是裂教(獨立自辦,政府辦教)」,教宗說:「當然啦!」(“Certo!” “of course”)。

(三) 昨天不少人親身或電話來「安慰我」,因為我被教廷發言人痛駡了。這又是一個大誤會,我絕不需要同情,不如讓我們一齊去安慰那發言人吧!他才是籠中鳥,被逼擔任這麼尷尬的職務:這次他這麼有效率,第一時間對我的言論作了批評(當然是別人寫了,他讀出來的)。但一年多前,國內開第九屆中國天主教代表大會前,他不是說「看了大會確切的事實後才會作出判斷」嗎?(“Holy See is waiting for hard facts before it makes a judgment” “La Santa Sede attende di giudicare in base a fatti comprovati.”)已一年多了,我們還在等着那判斷哩!

(四) 南華早報的那評論員A. L.也很值得同情,他每天都要找個對象來批評、來諷刺,他該是萬能博士(能談論de omnibus et aliquibus aliis, 所有的題目,還有另外的一些。)他那天寫了文章說我喜歡政治多過宗教。我想提醒他 “Where angels fear to tread, the fools rush in”,他懂什麼是宗教?什麼是信德嗎?他說我決定要大陸的信友受苦,他懂得:為有信德的人什麼才是真的痛苦嗎?不過他最後一句話倒說對了:“The Vatican has to readjust its wordly diplomacy, whatever its spiritual preferences.” 不過,那些不祇是preferences,是not-negotiable principles!

http://oldyosef.hkdavc.com/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