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 導致有分裂的, 絕對不會是在委任中國主教這個細微細眼的事上
beebeechan 發表於 2018/2/21 23:55



    你認為主教的任命權,是細微細眼麼?比較起皇帝離婚呢?
中梵建交丫拿

中國教堂安裝視頻監控惹爭議 揭宗教自由問題

編輯室 2018 三月 1日, 星期四 21:44

中國自去年於各地增設監控系統,現時全國現已有1.7億個監控視鏡頭,未來三年再安裝約4億個新鏡頭,,而監控系統亦安裝人臉辨認系統。今年 2月中國鄭州員警配備面部識別墨鏡以識別嫌疑犯,可快速掃描人群識別出逃犯。去年溫州地區傳出不少教會被當局強行安裝視頻監控,有被批評政府擁有更多權力,侵犯人權及宗教表達自由。

早於2015年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科技部等九個部門聯合頒發檔指,「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是新形勢下維護國安全和社會穩定.....打擊暴力恐怖犯罪。」

國家宗教事務局於同年製訂「工作通知」下達各省市宗教局,將宗教場所監控率達100%,而宗教活動場所不限於基督教及天主教,包括伊斯蘭教,去年2月,當局就以「反恐防暴」為理由,在浦東新區內唯一的清真寺進行提升視頻監控的改建工作。

基督教中國宗教文化研究社社長、香港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於該社通訊對此發表,中國政府為保障及維護公共安全設視頻監控緝查罪案,雖沒有人會質疑,但過往規定列明涉及公共安全而安裝視頻監控的場地時,未有將宗教場所包括在內。他認為,市民對宗教場所安裝視頻監控感憂慮無可厚非,當局不能以「宗教不在法律以外」、「宗教不應有特權」由予以解釋。

邢福增表示,「為何部分宗教場所自行安裝視頻監控無法確保公共安全,而要由政府掌握的全方位聯網及監控?」他指更令人憂慮是,「如今在教堂內安裝視頻監控,參與崇拜聚會者的個人身分便成為當局掌握的資料,這是否構成了對公民集會自由及宗教信仰自由的侵犯?同時,由於在整個講臺也列入監控範圍,此舉難免令人產生疑問,是否要對誰人講道、內容也列監控?

他質疑,此舉是否侵犯宗教表達自由及言論自由?在教堂內安裝視頻監控,反映出當局將宗教活動列為有可能危害「公共安全」的監控範圍,這是否對宗教的偏見和歧視?

最後,邢福增認為政府宗教領域控制愈嚴,愈揭示中國宗教自由存在根本的問題。

http://chinese.gospelherald.com/ ... %95%8F%E9%A1%8C.htm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抽按:幻覺黎既姐,嚇我唔到既,無事。

指標主教郭希錦被失蹤 中梵談判添變數
2018-03-27 20:43中央社 梵蒂岡27日專電

近期傳出北京已派代表團前往梵蒂岡,協商簽署中梵主教任命協議,不過教廷知情人士透露並無此事。另外,閩東教區地下主教郭希錦昨晚被公安帶走,為中梵談判投下新變數。

今年59歲的郭希錦,是中梵談判主教協議中的指標性人物。

梵蒂岡早前向中方釋出善意,破天荒要求2位教宗認可的合法主教,遜位給北京任命的愛國主教,其中一位是高齡的汕頭主教莊建堅,另一位是郭希錦,他被要求讓位給梵蒂岡處以「絕罰」的非法主教詹思祿。

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Asia News) 今天報導,中國宗教事務局昨天下午3時左右,打電話要求郭希錦到辦公室討論至少2個小時,晚上7時左右郭希錦回教區收拾行李,10時就被公安帶走。

亞洲新聞指出,大陸地下教會教友透露,郭希錦拒絕在復活節瞻禮期間,與非法主教詹思祿共同主持祭禮,遭公安帶走。去年復活節前夕,郭希錦也曾「被失蹤」,20天後才現身。

復活節是天主教重要節日,過去地下教會主教多次拒絕於典禮配合中共當局,在復活節前夕被失蹤。例如地下教會溫州主教邵祝敏,去年復活節期間4度被無預警帶走。

去年6月梵蒂岡曾透過發言人柏克(Greg Burke)發表強硬聲明,表示教宗懷著焦慮心情,強烈關注邵祝敏被帶走事件,並強調這不利於梵蒂岡與中國,就天主教在中國的地位達成諒解的努力。

邵祝敏被失蹤是中梵恢復談判3年來,梵蒂岡首度對主教遭囚禁事件發表聲明。

此外,外界早前傳出,中梵可能在復活節聖週期間達成主教任命協議,不過熟悉談判的教會人士認為,中國當局近日的強勢舉動,為中梵談判增加新變數。

https://udn.com/news/story/7331/3055085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抽按:點解嘅?

梵蒂岡︰短期內不會簽中梵協議
2018年03月30日

【中梵關係】

【本報訊】中梵主教任命協議未簽,雙方先就簽署日期針鋒相對。中方放風指協議最快或在明日簽署後,教廷昨晚即澄清,表明協議不會在短期內簽署。

內地《環球時報》英文版前晚引述中國官方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主教團秘書長郭金才稱,中梵主教任命協議最快可能在明日簽署,指談判已經進入最後階段,預料雙方最快可能在本月底簽署協議,令外界以為中梵將於日內簽定協議。不過,梵蒂岡發言人伯克(Greg Burke)昨晚表示,雙方不會在短期內簽定協議,但強調雙方保持溝通。一名教廷高層人士昨向路透社表示,教廷不知道中國高層代表團將於何時到羅馬簽約。

中國社科院:仍存變數

中國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員王美秀指出,中梵簽署協議仍存變數。她指出,除非雙方就教廷承認7名北京自選自聖非法主教達成另外協議或發表書面文件,否則主教任命大原則協議將不會出現。她表示,教廷僅僅在名義上承認非法主教還是授權他們主管教區,事關重大。她表示,中梵能否簽定協議還要取決於內地近期政治及法制的轉變。內地上月1日實施新宗教事務條例,被指有打擊地下教會之嫌。北京在此之後更將宗教局併入統戰部,加強中共對宗教事務的直接管控。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昨在例行記者會上沒否認中梵雙方將達成協議,僅強調中方有誠意和梵蒂岡發展關係,希望雙方繼續對話,取得積極成果。台灣外交部發言人李憲章昨稱,外交部和台灣駐教廷大使館密切關注中梵主教任命協議的發展。

■記者盧燕儀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 ... e/20180330/20347214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依家搞到好似強國好想簽咁。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為中梵建交鋪路? 教宗籲中國教徒活出信德 與教廷「圓滿共融」
撰文:吳梓楓
2018-05-24

梵蒂岡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當地時間周三在接見信徒時,呼籲普世教會為中國天主教徒祈禱,願他們慷慨地活出信德,與伯多祿繼承人(教廷)圓滿共融。

據悉,中國許多地下天主教徒均不同意梵蒂岡早前嘗試推動與中國政府就主教任命問題達成共識。

教宗方濟各當地時間周三(23日)在公開接見活動結束時,特別提到翌日5月24日是上海佘山聖母「進教之佑」瞻禮,籲請普世教會為中國天主教徒祈禱,願他們慷慨地活出信德,也使他們能做出友愛、和諧與修和的具體行動,並與伯多祿繼承人(教廷)完全共融。教宗續指:「在中國跟隨上主的極可愛門徒們,普世教會偕同你們並為你們祈禱,讓你們即使身處困境依然能將自己託付於天主的聖意。聖母必會助佑你們,以她的母愛守護你們。」

對於教宗的發言,位於美國得州的民間組織「對華援助協會」負責人傅希秋表示,教宗明白許多中國地下天主教徒對梵蒂岡試圖向中國妥協這點很不滿意,因此此舉似乎在要求教徒們表現出與他共融的態度,而教宗在這時候「向中國的天主教徒作出這種呼籲,說明他也清楚地認識到,中國的宗教自由已到了文革結束後的最糟糕狀態。但他如果試圖要求中國地下天主教徒向中國政府妥協的話,那將是對他們最大的出賣和褻瀆」。

(自由亞洲電台/梵蒂岡廣播電台)

https://www.hk01.com/%E5%8D%B3%E ... F%E5%85%B1%E8%9E%8D
雷射針——中梵對話 三百年轉折
雷射針 - 雷鼎鳴 2018-06-29

  上周三教宗方濟各接受路透社一位記者專訪,大談與中國的對話。路透社與教廷的「亞洲新聞」把這訪問都報道了,但後者更加詳盡。

  教宗表示,兩國對話進展良好,雙方都釋出善意,除了外交,當有文化上和非正式的接觸。教宗又認為,陳日君樞機可能因年紀關係,有些膽怯,但教宗認為若不溝通便肯定更糟,所以就算有風險,他也寧願與中國對話。

  最耐人尋味的一段說話,是教宗認為中國人值得拿耐心諾貝爾獎,中國人很好,懂得等待,時間在他們一方,他們有多個世紀的文化,是非常有智慧的民族。教宗說非常尊敬中國。

  梵蒂岡與中國對話,主要目標當然是中梵建交。正如教宗年前在接受一位意大利的墨子專家與傳媒人郗士兵訪問時提到的,這是兩個文明的相遇。這兩個文明各有十多億人口,合起來是世界人口的四成了,它們相遇上,那能不是歷史上的大事?香港媒體中,無線電視新聞觸角敏銳,最早高度重視中梵建交的進展,持續地做過多次報道。

  上述教宗稱讚中國人有耐性有智慧的一段話應如何解讀?按常理應是中央政府願意等待梵蒂岡,教廷甚為感激。這也意味着梵蒂岡需要一些時間去解決她的一些問題。主教任命的權力及程序本來一直是卡住整件事的主要因素,但此事早已有了眉目,所以教廷要應付的問題應是有些人,包括香港、台灣,與美國都有人反對中梵建交。

 教廷與中國都擁有悠久的文明,處理問題的時間常以世紀作單位。我今年初在友報寫過兩篇長文,一篇是講十六至十八世紀期間天主教在中國傳教遇上的各種困難,第二篇討論近年中梵建交過程的跌宕起伏。兩篇文都花了我大量的研究時間,我的感覺是,歷史雖不在重演,但卻有驚人相似之處。

  在明清時,以利瑪竇為代表的耶穌會教士來華傳教,他們十分尊重中國的文化,祭祖祭孔等「中華禮儀」他們不介意,把「天主」稱為帶有物質性的「天」或字義上帶有祖宗含義的「上帝」,他們也認為無傷大雅。中國文化與天主教教義有相通之處,理應受到尊重,最重要的是他們希望能在中國立足傳教。但後來到達中國的方濟各與道明會傳教士,卻比耶穌會教士教條主義得多。他們認為中華禮儀是異端,也絕不能稱呼天主為天或上帝,違者要受到比死刑還嚴重的「絕罰」,他們把狀告到教廷處,一七○四年教宗格筋孟十一世終頒下禁令,全面推翻利瑪竇定訂下的尊重中華禮儀的規矩。康熙本來禮待天主教,但後來見到禁令後大怒,將並不打算永遠留在中國服從朝廷命令的傳教士全部驅逐出境,後來更索性禁了教,天主教要轉入地下。

  直到十九世紀,天主教才得以返華,但這回卻是倚靠帝國主義船堅利行的欺壓才能回來。此事引起了頗多不公,一九二二至一九三三年在華主理傳教工作的剛恆毅反對帝國主義的欺凌,認為主教應由中國人擔當,所以他在回到意大利前都拒絕升任當樞機。

  在今天,教廷中一樣有人反對入鄉隨俗,更遑論與無神論的共產黨打交道。但這樣一來,天主教在華信眾人數一直停滯不前。今天反對中梵建交的人,與當年耶穌會以外的某些傳教士胸懷的教條主義不懂變通的精神一脈相承。

前科技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

雷鼎鳴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849/20180629/680408/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絕罰主教首赴梵蒂岡會議 教宗哽咽歡迎

【本報訊】中梵雙方就中國主教任命簽署臨時協議不到兩星期,7名曾被處絕罰者重新獲教廷承認,其中一人、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秘書長郭金才和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副主席楊曉亭更獲邀出席昨日起在梵蒂岡舉行的世界主教會議。教宗方濟各在彌撒講道時特別歡迎二人,其間更一度哽咽,「今天,第一次,有來自中國大陸的兩位主教和我們在一起,我們熱烈歡迎他們」。

除了方濟各對兩名中國主教出席感激動外,聖座傳播秘書處顧問、耶穌會刊物《公教文明》總編輯Antonio Spadaro亦在Twitter分享與兩名中國「主教」的自拍照。

陳日君:對天主教的侮辱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周二晚上率先批評二人出席會議,又指如果是教廷邀請的話,「那末教廷完全推翻了以前教宗的標準,竟邀請了兩位徹底依附政府的奴才!」否則若是教廷接受了北京的安排,「按那秘密的協議將來的教會『名正言順』地全由政府辦了。」

他昨早再在網誌以意大利文發文,指「無神論迫害者政府的兩位使者的臨在,是對中國的好主教和天主教世界主教會議的一種侮辱」,最後以中文寫到「不要無恥,回家去吧!」

同一時間,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罕有接受路透社訪問,表示擔心即使已簽訂協議,北京當局仍會繼續鎮壓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徒,敦促中國政府提供被拘留的神職人員的資料。他承認,中梵雙方需要時間解決主教任命以外的問題,「我不認為簽署這項臨時協議意味着一切問題得到解決方案」。

儘管如此,楊仍然支持今次協議,「經過了這麼多年的困難和談判後,雙方同意某些議題並向前邁進,是至關重要」。他表示,今年8月與教宗方濟各會面時,曾向教宗建議要盡力達成協議,但要保持警覺。」

■記者張嘉雯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 ... e/20181004/20514569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教宗籲香港以對話創造和平 分析指不想因評論影響中梵關係

發表時間: 27/11/2019 - 10:14

作者:
香港特約記者 麥燕庭
香港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持續至今近半年,教宗方濟各首次作出響應,呼籲香港和其他國家處理示威時,以對話創造和平,又說期望訪問北京。報道引述教廷知情人士分析指,教宗不希望因為評論香港問題而受到中國質疑,破壞中梵關係,並影響對中國主教有任命權的臨時性協議。

教宗方濟各26日結束日本訪問,在飛返羅馬途中在飛機上接受隨團記者訪問,根據路透社報道,當被問及香港示威抗議活動時,他表示,示威是普遍的事,不只是香港,民主的法國都經歷一年黃背心革命,智利、尼加拉瓜以及拉丁美洲國家,甚至是歐洲國家都有類似問題,期望大家以對話創造和平。他強調,這不只是針對香港,希望所有陷入衝突問題的國家都擁有和平,西班牙也應如此。

對於在去程時經曼谷飛往東京途中曾向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北京及台灣發電文問候,祝願林鄭月娥得享和平,教宗表示,這是出於禮儀慣例,是禮貌地要求通過相關國家或地區的領空,沒有任何譴責或支持的意思。他又表示,自己熱愛中國,渴望訪問北京。

http://www.rfi.fr/tw/%E4%B8%AD%E5%9C%8B/20191127-%E6%95%99%E5%AE%97%E7%B1%B2%E9%A6%99%E6%B8%AF%E4%BB%A5%E5%B0%8D%E8%A9%B1%E5%89%B5%E9%80%A0%E5%92%8C%E5%B9%B3-%E5%88%86%E6%9E%90%E6%8C%87%E4%B8%8D%E6%83%B3%E5%9B%A0%E8%A9%95%E8%AB%96%E5%BD%B1%E9%9F%BF%E4%B8%AD%E6%A2%B5%E9%97%9C%E4%BF%82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