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確實感覺到聖神的帶領

我今天(8月30日)的讀書及望彌撒經歷非常特別,為聖神在本年初給我的啟示提供了助證。

我在學習聖經的過程中,有一個非常大的疑問經常困擾著我:根據聖經所言,天主在創世之前已在基督內揀選了我們(基督徒),那麼是否表示非基督徒就是不為天主所揀選,即被天主放棄的人呢?如果是這樣,耶穌基督為什麼說天國的福音必先在全世界宣講,給萬民作證,又命令宗徒去使萬民成為門徒,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 我心中的疑問是:被揀選了的,他自然會找到天主;不被揀選的,豈非你向他傳福音他亦沒有資格進入天國嗎?

我向天主祈禱求問有關答案,持續了一段時間都未得到答覆。於是我尋找資料,嘗試瞭解基督徒對有關問題的看法,結果發現這在基督教內也是一個難點,分成預定論及自由意志論兩大派。我再帶著有關問題去請教兩個七十多歲及八十多歲的資深神父,問他們天主是怎樣揀選的,是否凡是姓孔的便揀選(他姓孔),甚至召叫為神父,其他姓氏便永不揀選?一個神父回答說是全部都揀選,不是揀一些不揀另一些;另一個神父說天主有其揀選的標準,我們人類企圖明白天主的全部,是否太驕傲呢?很明顯,前者偏向自由意志論,而後者就跟我的思想差不多,但信德顯然比我的大很多。

由於好奇的性格使然,我還是不放棄,繼續相關祈禱。說也奇怪,就在我請教神父的翌日,當我正在做戶外運動時,忽然間有一個意念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

人是有自由意志的,接受或拒絕天主耶穌基督,是人自己的選擇,若福音傳遍了天下讓所有人都聽到之後,那些拒絕天主的人,今生結束時其靈魂看到了真相並發覺自己身處不理想的狀態時,便會明白一切責任在其自己,已經沒有任何藉口去抱怨或詛咒天主耶穌基督了。

嘩!這是天主的答覆嗎?這個解釋很合理啊,包含了“自由意志”及“揀選”兩大派的精髓,充滿了仁慈及公義的元素,這令我想起了哪位滿懷信德的謙卑神父的觀點。

自此,這個“揀選”的問題在我心中釋然了,我基本相信這是聖神給我的答案。

今天早上,讀聖女加大利納《對話錄》第36章時,書中記錄關於天主的以下發言令我如醍醐灌頂:

' …… 這是我懷著極大的愛火,為拯救人靈所發出的持續不斷又溫柔的譴責。他們不能推託說:“沒人告誡過我!”…… 並非一位天使來教導他們這端道理與真理,免得他們會說:“天使是真福的神體,既不會感覺肉情的誘惑,也沒有肉軀的重擔,一如我們一般。” 這種推託之詞已不能存立,他們也不能再辯駁,因為這道理是經由我的真理,取了你們有死之肉軀的聖言所通傳的。誰是跟隨聖言的人呢?就是如同你們一樣有死有壞,且能受苦的受造物,有靈肉鬥爭的人,比如我的榮福宣佈者保祿及其他許多聖人,他們都忍受過這樣或那樣的情慾的痛苦。我以前曾允准過,現今仍允准人靈受情慾之苦,是為增加他們的聖寵與德行。他們也像你們一樣生於罪污,並受同樣的食量所哺養,而我是今日和昔日的天主,我的權能毫無減損,也不會減損,因此,我有能力救助,也願意和知道如何救助那些渴望我幫助的人。…… 所以,他們沒有理由推諉,因為真理不斷地在警告他們,向他們顯示。…… ’

天主的以上說話,印證了我上述在做運動時所收到的信息。

今天下午去教堂望彌撒前,用手機打開app“我靈讚頌主”預看彌撒內容時,發覺當天的福音是《瑪竇福音》25章1-13節耶穌基督説十個童女迎接新郎的比喻,五個沒有準備好燈油的童女被主家拒於婚宴的大門之外。這故事也正好說明,不準備好的人需對因自己不醒寤而導致的後果負責。

在同一天,天主及耶穌基督都給我論證了那天所得到的啟示的正確性,令我更堅信我所收到的是聖神的啟示。
這是我的半個離教見證,嘗試跟逃出魔幻紀分享我的宗教經歷。以前也曾經在離教者之家的討論版出現過。

-----------------------------------------------------------------
一個佛教徒對耶穌基督的看法的轉變(官方版本)

看這個題目,相信有很多人有興趣一探究竟。這算是一篇離教見證。在這篇文章中,讀者可以看到一個佛教徒如何認識耶穌基督,以及如何捨棄耶穌基督而去。回歸佛陀和觀世音菩薩的懷抱之中,也可以看到作者對基督教是如何的厭惡。在下一段,我會以篇幅適中的長度介紹我的離教經歷。

我叫哈佛專家,大約1970年出生,是名符其實的香港人。因為我是在香港出生及成長的,至今仍然在香港生活,沒有離開過香港,移民別的國家。我是在大約1990/91年開始知道有耶穌基督的。因為我的中學朋友可憐我,介紹我到基督教的教會去認識朋友,順便也希望我跟基督教朋友一樣信上帝信耶穌基督,因此得永生的份。但他的如意算盤沒有打響。在一次偶然的誤會中,我以為他們好像對我不利,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所以中斷了來往。那次的誤會之前,教會已經迫不及待要我信教。經歷了一年或一年多,那個教會要我去信教。這一切我都有些蒙在鼓裡。那時,我還是很希望繼續信仰佛教的。所以我也就和教會內的少數年長的姐妹有衝突。她不滿意我信佛教信觀音。我相信教會的牧師夫婦及一些未出席的兄弟姐妹也不滿意我信佛信觀音,認為我是信邪教信魔鬼。不知道是不是觀世音菩薩的安排,在偶然的誤會下,我終於離開了基督教。那只是預備式而已。由這時開始,我已經對基督教感到十分恐懼,也感到十分厭惡。我想不到基督教根本就是這麼霸道,這麼不講道理。基督教認為,只有信上帝及耶穌基督的人才是真正的義人。其他信其他不同的宗教的人都是邪教,都是魔鬼。由於有這樣不幸的經驗,所以我一直抗拒基督教。

但我對介紹我參加教會的同學朋友感到十分歉疚,也十分勞氣。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樣,對我很好。但為什麼她會信仰這麼排他的基督教?我至今仍然沒有理解到。後來在1992年1993年開始,我接觸到陳健民上師的遺著。對於他提倡的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的說法一直感到很歡喜,也很安慰。我也請教了林鈺堂博士,我很討厭基督教,要與基督教爭執。這些問題如何處理。林博士就寄給我一本英文小書"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Liberation",中譯就是"跨越解脫的門檻"。這本書對我的幫助很大。我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事實上,陳健民上師和林鈺堂博士有幾本小書或幾篇文章都講解了基督宗教(Christianity)的問題。有心的讀者可以查看這方面的資料。

大約1993年,我第一次開始接觸天主教。第一個就利用互聯網來接觸天主教教友總會,向他們表示,我很喜歡天主教,但我不能放棄對觀世音菩薩的信仰。而且,我說我相信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由於雙方仍然有分歧,結果不了了之。要說我信耶穌基督,相信就是在1993年開始,在我接觸天主教開始吧。天主教才是我信仰耶穌基督時的真正的人生的歸宿,而不是基督教。我既對基督教不感興趣,也不歡迎基督教。天主教可以說是我在信仰耶穌基督時的最佳的選擇。但那時我還是繼續信仰佛教。而且,我還沉迷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的說法的內心喜樂之中。

從1993年開始到2005年,我仍然是信仰佛教。我的最重要的信仰是觀世音菩薩。我仍然皈依觀世音菩薩。我仍然盼望著觀世音菩薩。我無時無刻不在盼望觀世音菩薩。但在2005年開始的香港的民主化問題令我深深地感到憂慮。於是,我又向天主教求助。在2005年至2007年兩年之間,我慢慢深入天主教的懷抱中。我向天主教呼救。那時的我是同時在信仰佛教和天主教。換句話說,我是同時信仰觀世音菩薩和耶穌基督。可以說在2005年或2007年開始,我才開始真正信仰天主教。而知名的天主教神父駱鏗祥就是其中一個見證人。他不但德高望重,還十分慈祥。在2005年或2007年開始,我就開始有一個大問題,這個問題就是:

「信耶穌基督,得民主自由」這個命題是不是真的?但到現在還是無解。人言人殊。而且,「信耶穌基督,得民主自由」的說法也不見得很有說服力。

坦白講,我對耶穌基督是很相信的,但我更加相信觀世音菩薩。在許多時候,我是向觀世音菩薩呼救,而不是向耶穌基督呼救。我十分信賴觀世音菩薩。

但大約六年或七年來,我發現我信仰耶穌基督,還是無法幫助天主教或基督教和佛教和平相處,反而增加許多不必要的困擾。作為一個佛教徒,我尊敬耶穌基督,並沒有令基督徒更加尊重佛教。相反,我尊敬耶穌基督,恰好令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基督徒變得更加傲慢,更加自大,更加目中無人。尤其是基基(即信奉基督教的基督徒)更加鄙視佛教,更加會嘲笑佛教。效果是相反了。所以,我今年(2014年)開始,決定要高舉三界伏魔大帝關公(即俗稱的關帝)來挫傷基督徒。我要以關公來代替黃大仙和耶穌基督。我要用關公來壓制基督徒,尤其是壓制基基的狂妄的氣焰。

因為我仍然堅持信仰佛教和觀世音菩薩,所以我現在已經和天主教疏遠了不少。相信在我進一步高舉關公的旗幟後,我跟天主教的關係會再跌到新低點。

我是大約在2008年開始,開始大量在離教者之家的論壇留言的。在離教者之家那裡,我可以自由地抒發我對耶穌基督及天主教的思考,也可以自由抒發我研究耶穌基督的心得。早在2004年或2006年,我已經聽聞過離教者之家這個網站。因此,我也能看到不少離教者的留言及見證。

正如許多離教者所言,聖經的內容及思想很多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也有很多很不合理的內容和說法。另外一種離教的因素很重要。那就是教會內部是很黑暗很腐敗的。許多曾經加入教會而後來離開教會的離教者都說,他們無法接受教會的虛偽、黑暗、自私和腐敗。我相信這些問題在天主教也一樣會有。對我來說,做天主教的慕道者不是很難。但是要我閱讀大量的聖經經文才能接受洗禮及成為信徒,則真的是強人所難。

說到這裡,相信有很多人好奇我與西藏密宗之間的關係。由於篇幅的關係,我只能扼要敍述如下:

我是在少年時代也就是在1980年代,因為靈仙真佛宗創始人盧勝彥的書開始迷上密宗的。而且,我也看了幾本介紹正宗密宗的書。我是因為家中的外祖母與母親皆是信仰佛教和觀世音菩薩的關係,也跟著他們一樣信仰佛教和觀世音菩薩。而我特別信仰觀世音菩薩的救苦救難。其實,我皈依西藏密宗的因緣是很多的。在1988年1989年,我開始找金剛乘學會。那時找金剛乘學會是誤打誤撞得來的。1989年開始,知名作家兼佛教徒王亭之發表一系列佛學問答文章。這些佛學問答文章在後來結集成書,叫談佛談密,也叫談佛家宗派。這本談佛談密的書也令我得益匪淺。因為遇到金剛乘學會的創始人之一劉銳之上師的關係,我便可以打開進入金剛乘的大門。後來我陸續接觸大寶法王噶瑪巴、陳健民上師、林鈺堂博士,也有接觸黎日光上師及陳建強博士,以至接觸藏傳佛教四大派。都是因為接觸了真正的密宗--劉銳之上師和金剛乘學會。二十年來風風雨雨很多,也就不詳述了。

西藏密宗是一般人對藏傳佛教的習慣稱呼。正確的叫法是藏傳佛教。因為藏傳佛教不僅包括西藏密宗,也包括顯教的教授。宗喀巴大士著作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略論、攝頌三種就是藏傳佛教的顯教的精華。而藏傳佛教亦從教授顯教的五部大論開始。因此,我們不能說藏傳佛教只有密宗而沒有顯教。藏傳佛教是世界三大佛教系統之一。世界三大佛教系統分別是南傳佛教、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南傳佛教也就是上座部佛教。藏傳佛教主要有四大派別,包括紅教、花教、白教與黃教。最著名的藏傳佛教領袖有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大寶法王噶瑪巴、第二世敦珠寧波車無畏金剛智等。限於篇幅,對藏傳佛教的介紹到此為止。

有一點很重要,我不覺得我離教會得罪天主,因為在佛教眼中,天神不是只有一個,而是多個。佛教指出三界二十八天的存在,包括無色界四處、色界十八天及欲界六天。佛教特別否定上帝創造萬物的理論。佛教不否定天神有很大的能力,但佛教不承認天神是天地萬物的來源。

離教對我有一些特殊的意義,第一是否定基督教及天主教的上帝是唯一的天神,否定上帝耶和華是唯一的造物主,指出上帝耶和華只是許多天神中的一位或一種,可能是大梵天王或帝釋之類。但我不是否定天神的存在。佛教是講六道輪迴的。佛教認為,天神也是在輪迴之內,沒有真正的擺脫輪迴。我的離教並沒有全面否定天神的存在,只是否定上帝創造萬物的神話。

現在我的最新的結論是,我不需要耶穌基督,更不需要去信什麼天主教和基督教。我想我還是要跟天主教保持友善的關係的。但我會一如以往一樣抗拒基督教。或許,這個結論就是我今生的永久的結論。我不需要耶穌基督。我真正的需要是仰賴觀世音菩薩的救命和慈悲。我永遠信仰觀世音菩薩。


21-10-2014
2014年10月21日寫好草稿
2014年10月24日正式定稿,列為「官方版本」,並授權離教者之家自由使用本人提供的版本,版權歸離教者之家擁有。

註:在2014年10月24日,我同意正式離教。正式不承認耶穌基督是我的「救世主」。我的「救世主」是觀世音菩薩。不承認天主教及基督教所講的「上帝」是唯一的「造物主」。根據佛教的理論,所謂的「造物主」是不存在的,不曾存在過,亦永遠不會出現。
我比較傾向全部得救的理論,不太贊成預定論。
我比較傾向全部得救的理論,不太贊成預定論。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19/9/6 08:02

從文章看出,你在2014年寫此文至今,思想會有改變過,一直高舉著伏魔什麼大帝,所以文章所述其他動作都是沒有意思的。
其實,我的看法一直沒有改變。——

耶穌基督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而且是佛教的秘密事業護法。
頗有“怪談”的味道
我愛耶穌

我愛釋迦牟尼佛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