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作品] 「藍絲」、「黃絲」與雞鴨

我曾在某個討論區看到不少大陸網友分享他們不論身處國內還是海外華人社會,都毫不例外地被三觀相反的、幾乎成為社群全體的絕大多數戰狼粉紅自乾五包圍的經驗,這令他們產生了異類感、孤獨感、自我懷疑感、及因為對現實及前景的渺茫無奈感而產生強烈的對幸福烏托邦的渴望,希望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群,屬於自己的家鄉。看了這些分享,我的內心產生了很大的共嗚,他們好像就是在述說我的某段人生。他們的心路歷程,我全都經歷過。跟他們不同的是,我已跨過了那種無奈階段,實實在在進入了掌握自己命運的理想之鄉。因此,我向他們講述我的經驗,邀請有感應者與我結伴同行。

跟上述鬱悶的網友一樣,我自成年以來,總覺得自己與身處的中港人群不大咬弦,像鴨生活在鷄群一樣,非常鬱悶,對大陸人喜歡抱團稱兄道弟,因隨便介入對方私人空間而導致糾紛的生活方式非常不習慣;相對而言,我發覺自己在香港人群中的舒適感比在內地強多了,但鷄鴨之別的感覺仍然存在。感謝上天,我有幸慢慢活成了一個有能力隨意移民的人,於是,我決定移民到一個群鴨聚居之地,過一種對得起自己的生活。

為了尋找鴨巢之所在,我通過資料研究及實地考察,走訪了美加、歐洲各主要國家、太平洋島國、東南亞諸國、以及日本臺灣等,最後認為鴨群在日本,於是學日語,然後去日本生活了兩年。但這兩年的生活,雖然帶給我很多舒適和喜悅,但感覺上缺少了一種在其他國家習以為常的愉快感,這是什麼呢?日本不是真鴨巢,那麼真正的鴨群在哪裏呢?天地之大,為何就找不到屬於我的樂土呢?心中充滿了吉卜賽人的淒愴。

香港這幾年的社會運動,人群被區分為「黃絲」及「藍絲」。某次,當我偶然走進香港純黃絲人群時,忽然發現自己屬於這個「民族」。通過由這個角度的觀察與思考,發現在中國內地也存在著的跟我一模一樣的黃絲「同胞」,以上在網上討論區分享經驗的網友正屬此類。此時,心中隱隱出現了一個夢想:如果有一群黃絲人湊錢在一個苦寒之地買下一個島,建立一個黃絲國,我一定毫不猶豫地移民過去。

因為覺得臺灣人基本符合我心目中對「黃絲」的定義,我帶著這個觀點到臺灣重新思考鴨巢的問題,但發覺這群臺灣鴨子還是有很多令我不順心的地方。此時終於明白:若想在世界上找到完全適合自己的群體是不可能的,衹能相對,沒有絕對。

以上所說的,衹是我經驗的一部分,接下來說的才是重點:
除了尋找人間桃花源,我亦在信仰上經歷了長期的對靈魂之鄉的追尋之旅。我曾涉獵過耶、佛、道等各大宗教及其衍生出來的一些新興教派,亦曾正式入門臺灣、越南、印度等一些宗派,吃全素認真修行過十多年。經過長期的認真實踐,跟上述在世界上尋找鴨巢的經驗一樣,連靈魂桃花源的路牌也找不著。在萬分徬徨灰心之際,偶然再次接觸到數十年前曾經認為是不究竟的低級宗教而被我忽視的理論 ——— 耶穌基督的教導,內心竟然有一種久違的感覺,於是我嘗試誠心向耶穌發問:「耶穌,若果你是真的,請袮進入我心,回答我以下問題 …… 」,說也奇怪,緊接著的一段時間,我好像換了一個腦袋似的,很多數十年來百思不得其解的屬靈大難題,竟然自自然然地不斷得到非常合理合邏輯的答案,人生的疑惑/無奈的原因亦獲得透徹的解釋,感覺就像迷霧與坎坷中,忽然間晴空萬里,看見了桃花源的入口。

經過慕道及學習,我受洗成為了天主教徒。在不斷思考與學習的過程中,我現在明白當初不斷尋找鴨巢的努力,雖不全錯但終不可能找到終極目標,明白到在日本生活時內心感覺到所缺乏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愛,這是日本社會的法律、紀律、自律以及互相尊重等元素都無法填補的核心空間;剛好相反,在中國內地則經常遇到真真假假或帶有私心或強加於人的愛,令人感到煩擾;亦明白到雖然臺灣及香港的情形則剛好介乎於中日兩地之間,其那仍存在著令我不舒服的元素,是人類的原罪使然。祇有在耶穌基督的聖教會內,人群才能跟隨唯一正確的嚮導並依照正確的路線圖,找到世界及天上的永久舒適區域。

因爲現在我已知道了解除苦腦與迷惘的要訣,所以尋找「黃絲國」這個想法對我來說不那麼迫切了,我發覺自己從「黃絲」漸漸蛻變成一個「耶絲」———耶穌基督的粉絲,學習以聖言為基準去思考及判斷世間的任何境遇,包括黃藍絲之間的矛盾。

我覺得在這裏參與討論的網友,肯花時間與精力去討論或思考形而上的問題,都是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如果大家內心經歷著上述大陸網友的吉卜賽人/猶太人流浪嘆息的掙紮,那是上天賜予他們珍貴的資源,我極力建議大家走進基督的國度學習(必須是信仰三位一體,耶穌基督是最後救贖的教派。尤其是從宗徒傳下來的天主教會,存在著兩千多年以來,天主/耶穌基督透過眾多聖人所傳達的聖言記錄),嘗試一下從全新的角度去思考問題,看看是否有新體驗。不要浪費了自己擁有的極珍貴的資源。
de omnibus dubitandum
除了你個人的神秘經驗之外,耶教還有甚麼比起你曾涉獵的其他宗派優勝的呢?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回覆 2# 沙文
多謝提點, 我係用語音輸入, 已經儘量執, 以後再留意多啲。
請問語音輸入點打「」,、?
de omnibus dubitandum
回覆 3# 抽刀斷水

我在其它宗教獲得的神秘經驗比較多,但在那些宗教內認真探索修行,人生及靈魂的疑難始終得不到合邏輯的答案,在迷惘與混沌的狀態下,再多的神秘經驗亦只會令我產生懷疑與恐懼,不想再與這些神秘東西相遇。
在天主教的神祕經驗不多,遇到時亦感覺到其指向的目標相當正面及明確及合邏輯,給我帶來喜悅感,期望再次經歷。跟隨耶穌基督最大的收穫是:通過在基督內的學習與實踐,每天都感覺到自己在道德、智慧、及能力方面實實在在的進步,每天都在為今日的我比昨日的我更成熟而高興。
閣下還是先用下腦,想下為啥唔聽「天主」話,將家中童男童女燒熟供牠打牙祭。為啥唔聽「主耶穌」教誨,殺死世人和親屬吧。
另類耶教宣傳:很榮幸做鴨
回覆 5# 沙文

請問語音輸入點打「」,、?
沙文 發表於 2019/11/3 22:01

與其懷疑d標準符號, 我覺得不如集中思考d實際問題比較有幫助, 就好似leefeng同旁觀者執著於思考的鹹濕問題同埋殺子女問題一樣,  我當年亦都執著於質問天主點解好似黑社會收靚噉收猶太人做靚而去屠殺其他民族, 呢個問題執著咗幾十年, 而家發現, 衹要你有心向耶穌請教, 你始終會有明白嘅一日, 但係,佢答你應該係有條件嘅我諗, 條件為何? 亦都係一個非常好嘅思考項目。正在學習呢個項目,頗有進展。
衹要你有心向耶穌請教, 你始終會有明白嘅一日
逃出魔幻紀 發表於 2019/11/3 17:30

OK, 我試下問佢點L樣用語音輸入標點啦。thanks anyway
回覆 11# 沙文


    如果用唉瘋,可直接講「逗號」、「句號」。
回覆  沙文


    如果用唉瘋,可直接講「逗號」、「句號」。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9/11/4 10:05

我係用Android,輸入係用大陸「訊飛」,我唔知佢講唔講得出標點符號,我不嬲都都係篤篤下,有啲煩,點都舒服過打字。這套系統母語係普通話,所以輸出正體字同粵語有時short  short 地。
回覆  沙文


    如果用唉瘋,可直接講「逗號」、「句號」。
抽刀斷水 發表於 2019/11/3 18:05

主啊!用此法中間出分號冇問題。但如果我係想打逗號、句號4個字呢?  阿孟。
佢就無教:
https://support.apple.com/zh-hk/guide/iphone/iph2c0651d2/ios

但我試過,可以逐個字好慢咁讀,但咁就好容易認錯字。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衹要你有心向耶穌請教, 你始終會有明白嘅一日, 但係,佢答你應該係有條件嘅我諗
逃出魔幻紀 發表於 2019/11/4 09:30

    你搞咗一大輪,連移鼠係乜都未知,就話佢係「最高智慧者」,我看你都唔使學咯,學都嘥氣。
你搞咗一大輪,連移鼠係乜都未知,就話佢係「最高智慧者」,我看你都唔使學咯,學都嘥氣。 ...
旁觀者 發表於 2019/11/4 23:53

我肯定我係已知同認識耶穌係最高智慧。邊句説話令你有誤會?你唔明我點解不斷學習同思考?「條件」?「項目」?
向最高智慧者學習,不斷思考唔通有錯咩?無論搞幾大輪都唔應該停止學習。
至於耶穌答唔答你,就視乎你係味真心想學,一個人嘅知識豐富程度同佢嘅虛心求知慾係成正比嘅,世間知識係噉,天上知識亦係噉,ABC嘅道理啫。我識得一D人,從智能手機出現時就逢人講:「我剩係用手機打電話,其祂功能多餘嘅。」呢D人而家進步咗少少,識玩微信同遊戯,其他一概唔識。
我識得一D人,從智能手機出現時就逢人講:「我剩係用手機打電話,其祂功能多餘嘅。」呢D人而家進步咗少少,識玩微信同遊戯,其他一概唔識。
逃出魔幻紀 發表於 2019/11/5 05:35


在信仰上, 
旁觀者可能仍是用寫信戔, 貼郵票寄出的那種, 不曉whatsapp, email
(佢滿腦子仲係僻邪紀實)
classical吖嘛。妖酋又夠中意著古裝啦
de omnibus dubitandum
向最高智慧者學習,不斷思考唔通有錯咩?
逃出魔幻紀 發表於 2019/11/5 05:35

    移鼠話求佢嘅,佢乜都應承。你求佢將世上所有知識輸入大腦,一嘢搞掂,使乜學咁戇鳩呀﹖
    信耶穌嘅,就如追星族,浪費青春,害人又害己:
http://ent.ifeng.com/c/7rKy61oDMzI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