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生活感言

當初我畀呢間學校嘅高大校舍、文明有禮嘅校長、符合世界人權宣言嘅文明校規、校刊上刊載嘅強大教務團隊、齊全嘅學系、同埋看似熱烈嘅學習氣氛所吸引,進入此校學習。入到嚟之後先至發覺原來學校入面水靜鵝飛,除咗校長外只得一兩個三日打魚20日曬網嘅導師同三幾個全日制學生,校長及導師基本上只管控校規,學生以自學為主,學習內容非常單調重複,而且唔衛生。
我曾經對咁樣嘅學習環境心生疑惑:自己從中可以學到啲乜嘢呢?......
今日我諗到嘞,喺呢個特殊嘅校舍中我觀察到社會上冇咁明顯嘅現象,從學習中體會到人類接受或拒絕天主超性智慧之光而造成兩者嘅分別,呢個分別係亞當厄娃食分別善惡樹嘅果子時已經形成。
喺特殊嘅學校有特殊嘅收穫,感謝天主!
你所講的學校就係離教者之家嗟!唔算好特殊囉!少人發言係因為怕引起爭論。而且,基本上是無神論者和基督徒互相對抗的局面。我本身其實不反對耶穌,但反對聖經內的天主的形象,認為非要改革不可。
哈版友清醒既時候,比好多人都清醒。

請盡量保持清醒,為大眾之福。
支持鼓勵每位離教者
入到一間野雞學校,唔怪得樓主會「感謝天主」。
本帖最後由 leefeng 於 2020/6/26 00:17 編輯

入到一間野雞學校,都可以利用來傳教?邪教份子無孔不入,危險!
多謝抽刀斷水兄的謬獎。小弟其實在近幾年受不住共產黨的刺激,已經是有時清醒,有時不清醒,精力及分析力已經大不如前了。媽咪念大悲咒及地藏經的確有幫助。

在離教者之家超過十年了,不記得多少年,依然是無神論者和基督徒互相對抗的局面。一個人在離教之後投入佛教的話,其實很少會批評耶穌,並且認為天主教和基督教有一定的價值。我自己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我在差點被拉入基督教之後,就一直抗拒基督教,但對天主教有好感。在2005年開始接觸天主教較多之後,我才有離教的感覺。或許,我在三十年前接觸基督教之時,就已經種下離教的遠因了。
在這裡傳教,其實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吧。但leefeng叫人離教,有時會有反效果的。這就是leefeng的問題了。
在這裡傳教,其實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吧。但leefeng叫人離教,有時會有反效果的。這就是leefeng的問題了。 ...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0/6/26 04:36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包含住好精妙嘅天主聖言同神學觀點。天主創造咗包括人在內之萬物本皆完美,奈何墮落人性使其產生恶變,墮落之快之深已非變質之人所能明白理解,我對此迷像極之好奇。
我曾經多次講過我係一個非常好奇嘅人,認屎認屁講得好聽啲就係一個好學嘅人。入黎呢間特殊學校,除咗想同大家分享下福音之外,學啲唔知乜教話齋『一為神功二弟子』(好似神打術語),我自己真係想學下嘢,咁特別嘅學校咁特別嘅學習機會唔學就笨喇。世間萬物皆為我師,每次我想學嘢都會有豐富收穫,多謝哈佛老師同埋其他導師。
多謝哈佛老師同埋其他導師
逃出魔幻紀 發表於 2020/6/26 10:25

    唔使多謝嘞,「學」咗幾十年,「學」來「學」去,結果連大是大非都分唔清楚,白嘥上天賜予嘅米飯。
回覆 1# 逃出魔幻紀

跳躍式思維,一跳就去到結論。還是根本就預設咗立場,無論任何狀況還是一樣的結論?


扮謙卑不嬲是基督徒的拿手好戲!
在教堂/在社會都有機會見到扮謙卑,扮善良,扮好學,扮正人君子的十字耶穌教徒!
他們用羊的面具來迷惑你,然後向你傳教!
但他們的背後是否像他們口中的所謂謙卑好人呢?NO
我見過的教徒原來個個都是人前一個樣,人後一個樣的偽君子!

十字耶穌教徒全都是天下烏鴉竟然無一例外?!




在這裡傳教,其實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吧。但leefeng叫人離教,有時會有反效果的。這就是leefeng的問題了。 ...
哈佛專家 發表於 2020/6/26 04:36



一個邪惡虛偽的邪教,唔叫人離教?唔通叫人去信呢個邪教才是冇問題?究竟係邊個既問題呢吓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