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约拿·杨 於 2008-7-31 12:51 發表
  一位着名的牧师做完见证后,说:“诸位兄弟姐妹,你们对于信心还有什么怀疑之处吗?”
  一名学生举手问道:“为什么我们教堂顶上要装避雷针呢?”
  牧师回答:“因为基督徒建造的教堂不能违背上帝创造的规律,如果教堂不装 ...


是嗎?倒是有些傢伙還真相信上帝又可以違背自己的規律,令沒有糖份和酵素的清水變成酒。
類似的問題,還有「全善的上帝可以違背自己定下的倫理嗎?」「全知的上帝可以推翻自己的預言嗎?」
在基督教的系統中,這些全是矛盾。
原帖由 约拿·杨 於 2008-8-1 11:30 發表
至于其他的恩典或者患难都是帮助人来领受这个恩典,对于这点不愿意理解的人是无法明白的。

那些只想在神那里得到属世恩典的人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基督信仰,也不明白基督在十字架上牺牲的可贵。 ...


又是那句「殺人與救人的價值相同」的說法啊

贈你一言:
一個沒有固有物理行動可參考的所謂倫理信念,跟遊樂場上的扮演遊戲是毫無分別的。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4 23:29 發表
本來都唔想回... 因為又係老掉大牙的問題~

出生三個月的BB點解會受到神不平等的審判?

如果善惡觀未能在生死之上, 再討論根本沒意思...


是嗎?
生死是人作為意識在此世的開始和結束
如果一個系統連保留和消滅生命間都無從取捨的話
它自稱為「此世中的行為」的善惡標準的說法也只值荒謬二字。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4 23:35 發表
是的, 我們係無q用...

基督徒們, 為何香港沒有神蹟奇事, 要俾d離教者係度拿來作笑柄?

離教者們, 非官方數據, 外國一個月平均有十單死人復活...


如果心臟停了就算死了的話
這種復活簡直是廉價得滿街可見。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4 23:37 發表
得啦, 你繼續唔好信啦~


你都可以繼續發難(笑)

回復 22# 的帖子

我有叫你看密宗嗎?沒有吧?
我只是說過「如果心臟停頓都叫死亡的話,那復活就真是普通得滿街可見」而已

我說你可以繼續發難,都是體貼你而已嘛。
根本沒興趣猜。
說穿了,只有系統預設的ABCD嘛
或者信了還會更放蕩哪,那些人的「律法」的話。

[ 本帖最後由 Nomad 於 2008-8-15 01:38 編輯 ]
是嗎?
未聞耶教,還可以說未聽過
聽過了,到時就算信了耶教,跟著排他,日後別人來討債就說他自私,信錯教,又落地獄
不排他,又說他信心不足,騎牆派,又落地獄。
>耶穌的史料, 已有很多考古學家去印證追尋, 不用我們費心~

你又當然沒其他人費心啦,因為無論找到甚麼,都有群教徒在大肆宣傳他們造出來那套
沒印證,就沒真偽了嘛。

>可能沒有人會那麼用力去追尋釋迦牟尼真人其人或沒有, 可能人寧可他是一個概念吧?

就算釋迦牟尼只是個空想人物,佛教還是一個很完整的思想體系(因為佛根本就沒啥權威)
沒有耶穌出來替你贖原罪,你的尼西亞信經都沒多少個字剩下來囉。

>就是耶穌只是一個概念(我相信有很多人都被他的純道理打動),

不看看耶經下面行細字當然會被打動啦。

>也是實在主宰世界頂尖學說(基督教及神學影響著中世紀哲學路向),

還真是呢!
有甚麼問題就暴動解決,看到別教的刊物就燒書了事,結果600年的文盲期以後
他們對於哲學分歧的解決方法還是殺,殺,殺。
最後連自己是基督徒的苗卡兒都忍不住囉,來弄個懷疑主義來。
這還真是「主宰世界」的「頂尖」學說呢!
要是我們讀科學的還是這副神學德性的話,我們可就要高高興興的回到石器時代囉。

> 而就是祂不是只停留在一個道理(因為祂說的話是真實及帶有權柄), 其存在就更不能單單停留在單純學說上~

主體都不存在帶甚麼權柄呀,別耍啦。真實?都是那句,看看行小字先吧。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7 10:51 發表
聖經的確有描述怎樣追求真理, 不過描寫出的是一個態度和概念~

腓立比書 3:14 向著標竿直跑,要得 上帝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


嗯,依附著沒有根據的權力支配世界,享受著看著別人在BBQ裡燒,
以願力期望他人死亡而得償所願的獎賞哪。(尼釆調。)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7 22:18 發表
嗯, 至少我認識的"基督教"不是這樣的...


你唯一認識的基督教就是在教會啊,外面死了多少人你當然當不存在了。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7 22:18 發表
一陳再陳的就是, (雖然也是老生常談), 信基督的科學家也是有人在, 相信理性的方法也是我在 ...


大有人在 - 萬中一個嘛,還是是像吳氏那種專門耍賴的。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7 22:18 發表
如果人所犯的一切錯誤也要算在內, 不要忘記數算蘇格拉底被議會毒死~

議會毒死了多少個蘇格拉底?
一個以暴力為常規的宗教,我們是不會將之與以暴力為偶然的機制相比。
原帖由 weakest 於 2008-8-17 23:12 發表
"最後連自己是基督徒的苗卡兒都忍不住囉,來弄個懷疑主義來。"

----->Reply 得遲了點...別忘記: 苗卡兒最後還是用"耶神愛我們, 所以不會deceive 我們"的concept去解決懷疑主義...但"我思故我在"要比"耶神愛我們, 所 ...


我可沒說過笛卡兒高明哦,難委我是休謨系的(苦笑)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7 22:32 發表
那請看看, 在此行動之前, 有無時間俾埃及王悔改... ?


歷史上幾乎翻半對於基督徒的屠殺,都是有事先預警的。
原來它們全都算不上是暴力。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7 22:30 發表
那請佛祖救救天下所有的蟻, 所有的微生物, 因為它們都有其生命, 而你就每分鐘都逼使它們在它們應有的生存時間前提早輪迴...

唉... 善哉善哉... 施主為免再生靈塗炭, 以一人之命以害萬物, 又何必繼續阻住地球轉呢?  ...


在佛教中,佛根本就不是神,別耍賴啦。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0:31 發表
就是你們不認同不嘉許, 基督教這個宗教, 道明了救贖的方法, 傳至現在, 受惠的何止以人計, 卻是歷世歷代

基督以自己的死拯救人, 是舊約的預言, 基督本身的宣告, 以及使徒們所申延的真理


死?照這種信仰,死多少次都可以變回來的廉價生命,誰都可以去死一次。

說起來,你基督教救贖了甚麼?六百年的災難?無窮無盡的宗教戰爭?
口口聲聲說歷世歷代受惠,結果除了將歷史的暴力集中化,量向化招致更多的災難以外,甚麼都做不到。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0:25 發表
多麼的可悲的是, 笛卡兒連自己的存在都要以思想來證明...

上帝親自成為我們存在的理由, 要我們知道我們的存在不是死了如燈滅, 不是圖朝令夕改的價值觀...  


上帝的價值觀本身就維持不了三十頁紙,你別敢說它比現世的價值觀「可靠」
真夠噁心哪。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0:25 發表
相比下, 祈克果的我在故我思, 就是我們存在的正確描述 ...


這僅是文字反轉的遊戲而已
更何況,我對跳崖跌死的哲學沒有甚麼興趣。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2:10 發表
我不認為這是單純的反轉文字遊戲, 自稱在大學修理科兼修哲學的你應該比我清楚得多吧?

簡單點說, 根基放在那一點出發, 方向及結果出來是兩碼子的事~ ...


還是說不懂哪。

說我思故我在,是以我思的存在,作為思的作始者「我」的存在證據,是種實證主義的想法
我在故我思,是以「我」在為假設而闡述「我思」的現象

但是就此一句話而言,在「我思」作為既成現實的此刻,不過是一種將邏輯倒過來的文字遊戲而已。
雖然此揭示了齊克果哲學一部的闡述,不過他與笛卡兒的「不同」和他的「跌死」在於更深入的事情。

而你原來的Post首兩句連Final Cause和Structural Cause都未分清,還敢找我晦氣啊。

只以一種裝作詩人的眼光去隨便找句話就說是「正確」去敷衍了事,不會令思考有所長進。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2:07 發表
你所言的六百年時期裡, 這些你所說的宗教人仕, 根本就沒有跟從聖經的教訓生活


你又憑甚麼說這句話?耶經?哪個解釋?你製造的?教會的?
你今日連教會教你上帝「曾經」叫人去殺人滅族,你都無從反抗,你憑甚麼說他們不是?
你憑甚麼說你「將來」又不會接收同一個指令?
所謂的教義扭曲,教義修正,不過是被殺者的番號換了而已。

我曾經說過,也會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唯獨是現代還依附著Thomas Aquinas用十字軍製造出來的神聖指令說,用馬丁路德以猶太人的血鍊出來的唯憑信仰說的基督教,沒資格去說這句所謂「過去的基督徒根本沒有跟從聖經」。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18 13:09 發表
By the way, 如果大家真係想知道多一點基督教,可以Email 俾我。我可以帶大家返教會,我唔想係li 度打 多咁多字。


這裡的人,可能平均在教會待過的時間要比你長得多。
所以這種改個番號就說問題解決的掩飾把戲,就拜託別再耍了。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