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18 13:05 發表



愈討論愈離譜,挑起性極強。
有些事不需要試過才知道。有些物不需要看過才相信。
至於耶穌存在問題,從歷史角度看,大家如果真的想知,可能到圖書館看看。從邏輯角度看,竟然有人覺得一個偽造的人物可以令大家放咁多假,影響 ...


菩薩這人都未必存在 - 至少肯定沒有那麼多個扮相。
亞瑟王,沙士比亞都未必存在,他們的傳說倒是賣個世界通行。

想來,一個賣了兩千年的戰爭販子,我倒祝願他不存在 - 不然國際法庭可單是審他都應該審個不停。
呀,幾乎忘了,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0:31 發表
基督以自己的死拯救人, 是舊約的預言, 基督本身的宣告, 以及使徒們所申延的真理


所以就是說你們當然就想沒有人去為他存在與否去費心
因為這可不是講道理的佛教,
要是連這人的存在的論點都站不穩的話,基督教這個所謂預言,所謂宣告,所謂真理,就連底子都沒有。
(現在基督徒去掩飾自身那個「愛人如己不過殺了神學不純的鄰居」(Mark Twain)的所謂倫理系統,不過就是靠那一句「不過耶穌是真理,沒辦法」(一個空泛的循環論))
回覆前最後: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18 13:05 發表
有些事不需要試過才知道。有些物不需要看過才相信。


所以我都不用再上十年教會來知道那是個勾心鬥角的災難。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9:33 發表
如果係咁講, 上帝唔止殺人滅族tim, 仲殺埋自己友, 仲要親手果隻...

16:31 摩西剛說完了這一切話,他們腳下的地就開了口,
16:32 把他們和他們的家眷,並一切屬可拉的人丁、財物都吞下去。
16:33 這樣,他們和一切屬他們 ...


何謂「自己友」?國家?民族?服從自己的一堆人?
你的耶神看起來,不過是最後一種 - 國家人群不再支持自己了,就反目成仇(因為不為自己作奴的就不是「自已友」)
舉這些出來,一點都沒改變。

還有,十倍有之?現在住在巴勒斯坦的「外族」呢?以色列人倒是整個民族在那裡。
殺人一萬當不存在,殺自己一個當成十倍,這就是耶教的「公平」哪。

當這些殺人放火的事情,主語換上別人的名字之後(哪怕是別的語言中同一意義的「阿拉」),就全都作假了
這種所謂倫理觀,都蠻「普世」哪。


所以還是同一段:

你今日連教會教你上帝「曾經」叫人去殺人滅族,你都無從反抗,你憑甚麼說他們不是?
你憑甚麼說你「將來」又不會接收同一個指令?
所謂的教義扭曲,教義修正,不過是被殺者的番號換了而已。

我曾經說過,也會不厭其煩的再說一次:唯獨是現代還依附著Thomas Aquinas用十字軍製造出來的神聖指令說,用馬丁路德以猶太人的血鍊出來的唯憑信仰說的基督教,沒資格去說這句所謂「過去的基督徒根本沒有跟從聖經」。
原帖由 Paul_Bard 於 2008-8-18 19:03 發表
簡單的一句到尾 - - 一個人根本就不用懷疑自己的存在, 以他有思想來證明~

因為基督徒信仰有神存在, 而且和自己有直接的關係, 所以根本不會懷疑自己到了這個程度,

笛卡兒懷疑自己的意念被魔鬼滲入, 而他確實是... 因為信仰可以排除懷疑, 但他卻任由這個懷疑去操控自己的心~


毛澤東都會跟你說,信就不用懷疑哪。

任何信念都只有經過懷疑和實證才有可信的價值,單單是信就遮蔽自身的矛盾,不過是和文革的個人崇拜沒有兩樣的廉價信仰而已。

倒過來說,一個佛教徒跟你說他的信仰可以排除懷疑,他的信仰就是未見之事的實底,他的信仰就是真理,你又可以如果反應?

[ 本帖最後由 Nomad 於 2008-8-19 04:33 編輯 ]
>理性從來不能說服任何人,它只是強迫人接受可見的事實,而真理往往是神袐而不可見的。

理性當然不能說服人 - 因為人類的腦袋是動物本能先行的,自己翻翻Neurology的書吧。

其實,你可以不接受啊
以後走到街上的時候,你就不要看著紅綠燈和駛來的車輛過馬路吧。
或者真的會看到看不見的真理也說不定。

>為何要批判自己所不認識的上帝呢?難道這不是在滿足自己批判慾?

是嗎?這裡的人對基督教的意識隨時比你要多,
倒是一群從未拾起一本學界書藉的所謂謙虛信徒,一天不停的找達爾文,佛祖和穆罕默德去滿足他們的批判慾。

>請自己去發現上帝,否則不信就好了,你不是也不希望別人干預你的信仰嗎?

那就先請你們停止所有傳教吧(那已經是干預別人的信仰)。

[ 本帖最後由 Nomad 於 2008-8-19 04:46 編輯 ]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19 01:51 發表


停一停,諗一諗。我是不是耍你。

(1)歷史證明耶穌存在的資料是可以在圖書館找到的,如果你從來未曾到過圖書館查考過,在這裡說更多的話,你只是說出你的感受。
(2)不要太主觀看事情,我從來沒有意思要將問題解決,我覺得信仰 ...


停一停,喝個茶,清醒點再回來啦。

圖書館?你看哪本書?拿個書名出版社出來看看?(九成都猜到是誰出版的)
,網路時代,你自己上wikipedia看reference啦。

「上教會,試過行不通哩,繼續上教會啦!上到你「服」為止。你從前已經去過嗎?去我那所啦!」

要是你上教會學習到的求知態度就是這種的話,上機鋪倒是學到更多。


都是那句,所謂長進,不過是換了個番號而已。

最後,

>(4)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唔好諗著凡事都要100% 證明到才信,100%證明到的事不需信心、也不叫信仰。

要是你誠實地以這種態度取決信仰的話,你將會是世上所有宗教的信徒。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20 17:08 發表
我只說了神不能全面被了解、證實,不是說信神不需要經過了解、求證。只是神不能被人全面了解、證實。臨床實驗用的是inductive reasoning,但也不能證明有經絡、穴位的存在、和它的原理。而然中醫師們會相信有經絡、穴位 ...



真會迴避。
因為這個類比的問題就是中醫理論的臨床價值。
穴位,經胳理論可以對人體做出一個可否證(Falsifiable)的推論(實際上中大和港大中醫學院每天就正在制造這些推論)
耶教可不可以?

而且,中醫和西方科學本質上就源自兩個不同的知識系統,辦識方向不同當然難以相通
最重要的是在中醫本身的知識系統中,它對於醫藥是否能製造一個有實驗價值的推論。

反過來,
耶教有多少次是在它自己是系統框架中不矛盾的?
有多少個字(除了權)是仍然保留有一個固定的意思的?
無法面對DCT系統下所有語言的無意義化,是基督徒在思考上無法長進的最大原因。

就算是儒家倫理系統,都可以在不單以主語的身份作為準則分辦一個行為的對錯,耶教做不做得到?(一個可以誠實地列出Divine Command Theory的假設的人,已經知道這問題的答案)

當你連這兩個問題都答不出的時候,將耶教當是中醫,科學等等的學術相同的地位宣揚,就已經是無知於兩者的根本分別 - 這還要假設你是有誠信去處理自己的信仰。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20 17:08 發表
當然,人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你們"可以說神邪惡, 神不存在時,在基於我講的"只要自己覺得那是好的、對人有益的,很自然會對人宣講"", 不過你要懂得自己說什麼,相信什麼,好像既然相信神不存在,就應該放棄神邪惡說。


到此我實在無法理解你(和一般的基督徒)在哲學上的誠信
因為這是個很根本的邏輯錯誤

不同的假設的辯者間,是可以進行一種辯證的
邏輯上這叫做Dialectic Argument - 以對方的假設去推論一個statement,或是矛盾
所以不同信念的人的確是存在有溝通的空間(當兩者都誠實面對自身的假設時)
實際上,所有的reductio ad absudum(矛盾表現)都是Dialectic Argument
沒有人會先去「相信」別人的假設,然後說那是矛盾的。
一定是實驗性地以別人的假設去做一個Statement,而後證明其與同一個假設set中有誤
所以一種所謂「不信就不要作辯」,「不信就不要做任何跟神有關的statement」的說法
是種不誠實地迴避任何假設被證明為矛盾的做法

耶教為了打擊其他宗教,利用這種dialectic argument去聲稱對方的信仰是不可信是非常常見。
(即令有些根本就是不誠實地自己創作別人的信仰)
反過來到別人去用同一種方法去證明耶教的問題時,卻要發這種難?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20 15:29 發表


我只係順序回應之前的問題,Statament 1 與 Statement 2 不是引申關係。是獨立的 Statement。
首先,我承認神存不存在是二元論,所以只能"有"或"無"。但我要說明,我覺得證明神存在是困難的。而證明神不存在也是困難的。所 ...


我說,你上空65km的軌道上有隻固定浮著的茶杯
請窮盡一生去證明它不存在吧。
原帖由 Mara但以理 於 2008-8-20 11:23 發表



對,神存不存在是二元論。
這個問題的重心是"不能全面了解、證實的東西能不能宣傳開去"?
我的答案是"可以的",醫學上有很理論也不能全面了解、證實,尤其是中醫的理論(E.g. 針灸)。這代表這些理論不能相信、不能對人說 ...


http://cectic.com/172.html
高級模式 | 發新話題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換一個